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1044章 金刚不灭功
    要不了半个时辰,方笑武就觉得双腿无力,手中无力,若非意识强大,早已昏倒在地。▋?■■?&nbp;。

    好在他有须弥珠可以使用,在欲昏未昏之间,总算借着须弥珠的力量保持一些体力。

    但来也怪,无论使用了多少须弥珠的力量,都只能够他维持一会儿。

    待又陷入将倒没倒之中后,须弥珠又再次提供他力量。

    如此过了几个时辰,方笑武不但觉得须弥珠的力量可以使用更多,就连精力也能保持得越来越长。

    正当他为之欣喜之际,空禅大师突然罢手。

    而他正好一“剑”刺出,因为没有章法,便没能收回来,竟是连人带着树枝一起冲出。

    霎时间,他竟是穿过空禅大师的身体,跑到了空禅大师身后数丈外。

    方笑武愣了愣,急忙回头一看,却见空禅大师早已转身,双手合十,手中树枝早已抛掉。

    “大师,您……”

    方笑武眨了眨眼,似懂非懂。

    空禅大师道:“佛法无边,菩提无尽,般若不空,金刚不灭。”

    “什么?”方笑武诧道。

    陡听空禅大师张口一吼,竟是对方笑武施展出了佛门狮吼功,犹如雷音,震得方笑武神智大震,瞬间扑倒在地,人事不省。

    ……

    晃晃悠悠间,方笑武醒了过来。▽▽‥?&nbp;?

    当他睁开双眼后,现自己早已被人送回了碧落居。

    他依稀记得空禅大师在震昏自己之前,曾经对着他过十六个字,好像是什么:佛法无边、菩提无尽、般若不空,金刚不灭。

    这十六个字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一种功法口诀?

    但十六个字的口诀未免太少了,怎么领悟?

    倏然间,方笑武想起了一件事。

    达摩寺有一门功法,叫做金刚不灭功,难道这十六个字就是金刚不灭功的真言。

    方笑武空想了一会,忽然闻到了阵阵饭菜香味。

    没等他从床上爬起来,却听吱呀一声,有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少爷,你醒来啦?”进来的人是雪莉,腰间系着围裙,像是个持家有道的媳妇。

    方笑武点了点头:“雪儿,你做好了饭菜?”

    “嗯。”

    “啊,闻着真香,谁要是娶了你,那就是他的大福气。”

    “少爷,雪儿只会给你一个人做饭吃。”

    “是吗?”

    方笑武笑了笑,心中顿时充满了浓浓的幸福。

    ……

    吃饭的时候,方笑武随口问道:“谁把我弄回来的?”

    “我。■▋▋??”站在一边的沙乐道。

    “原来是你。对了,空禅大师已经离开了武道学院吗?”

    “离开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三天前。”

    “三天前?今天是什么日子?”

    “五月初三。”

    “五月初三?”方笑武呆了呆。

    如果今天真是五月初三,这就意味着他上次昏睡了十来天。

    原先他还以为自己上次醒来的时候也就过了一天左右,没想到他竟然会在那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躺了这么长。

    “五月初五。”沙乐突然道。

    “五月初五怎么了?”方笑武问道。

    “黄泉谷。”

    “黄泉谷?黄泉谷不是京城三大凶地之吗?你突然提到它,是什么意思?”

    “比武。”

    “和谁比武?钟元膺?”

    “我不知道。”

    “你还知道什么?”

    “一个人。”

    “我一个人去?”

    “嗯。”

    “还有呢?”

    “没了。”

    沙乐将自己要的全了后,就没再吭声,如一根站桩的木头。

    方笑武一边吃,一边心想:“这一天终于到了,除了钟元膺之外,天刀院应该再也没人是我的对手。那家伙上次和无忌兄斗了一下,尚未分出胜负就跑了,实力之强,可见一斑。”

    又想:“为什么比武的地方会选在黄泉谷,而不是在武道学院,难道这次比武见不得光?奶奶的,那地方乃京城三大凶地之,去哪里比武不是找死吗?到底是那个龟儿子想出来的?”

    当晚,李大同突然驾到碧落居。

    方笑武还以为他是来给自己明比武的事,可没想到的是,这老狐狸什么都不,只让自己跟他走。

    方笑武有心多问一句,李大同却二话不,向外走去。

    方笑武追出碧落居外,眼见李大同乘风而去,生怕追丢了,便急忙展开乘风飞行术,紧紧跟在后面。

    两人在武道学院里飞掠了好一会,才落到了一座光秃秃的山顶。

    方笑武落下地后,本想上去揪住李大同好好的问一下,但他看到李大同自从落在山顶后,便双手背在身后,站于山崖边,不但一言不,且还纹丝不动,只是望着黑沉沉的夜空。

    这一瞬间,方笑武有种不敢上去惊扰李大同的心虚。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李大同才出一声轻叹:“上穷碧落下黄泉。”

    方笑武一呆,接道:“两处茫茫皆不见。”

    李大同本是随口感叹的一句话,没想到方笑武会接上,转过身来,一脸纳闷:“什么?”

    方笑武见他这样,促狭心起,便装模作样的朗声引道:“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李大同问道:“这是什么诗?你作的?”

    方笑武摇了摇头:“不是。这是我时候从一本古书里看到的,作者名叫白乐天,号香山居士。”

    李大同自然不知道白乐天是谁,只道是古时候的某个人。

    他道:“现在不是吟诗的时候,我把你带到这里来,是想让你看看我的剑法。”

    “为什么只是看?不是教么?”

    “这种剑法不能教。记住,教出来的剑法都不叫剑法,真正的剑法是道法自然。还有,你看了我的剑法之后,不要去记,而是要忘,忘得越多,对你越好,若是能全部忘记,你便已经学会了。”

    “……”

    “听懂了吗?”

    “……”

    “你怎么不话?”

    “我已经忘了你过什么。”

    “好。”

    李大同没想到方笑武的悟性会这么强,顿时有种后继有人的感觉,随手朝天一指,便见夜空下窜出一道银光。

    “剑之道,法自然,天地为师,上可为星辰,下可为山川,剑指八荒,为一,虚实相生,动静皆宜……”

    李大同一边口述,一边以手为剑,引动银光,使得银光上下狂舞,如银龙腾跃,极尽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