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1109章 十八的鸡骨头
    不久以后,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很快夜幕降临。?□▃?&nbp;?

    等到天黑之后,差不多过了半个时辰,忽见地道的出口之处,微微动了一下,便从里面飞出了四条人影。

    其他三人的修为倒不怎么高,惟独为那人的修为,竟是高达合一境巅峰初级。

    “该死!”为那人颇为恼怒的道,“竟然让他们跑了。以辰刚的本事,绝不可能击毙那三个人,一定有能人在帮他。这人会是谁?居然本事那么大,可以击杀三个合一境后期的绝世强者。难道是与我同级的绝世高手?”

    那人站在原地想了一会,突然将手一挥,登时,其他三人分从三个方向迅离去。

    内中一人刚好从方笑武身边丈外过去,居然没有察觉到方笑武就在十尺开外,这让方笑武更加相信自己的能力。

    那三个修士去后,只见那人双手背在身后,面露诡异笑容,道:“朋友,出来吧,难道真要让我请你出来不成?”

    方笑武大吃一惊,还以为这家伙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气息。

    孰料,就在这个时候,北面的数十丈外,缓缓站起一人,手里拿着一只烧鸡腿,一边吃,一边道:“我是你的朋友吗?我怎么不记得你是谁?哟哟哟,这鸡腿真好吃。”

    令狐十八!

    方笑武又好笑又惊奇,心想:“这老骗子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看来他是故意要让那个人现他的。”

    “你是……”

    那人眼神一聚,看清令狐十八的模样后,面色微微一变,“你是令狐十八!?”

    “哟哟哟,原来你真的认得我呀。”

    “令狐十八,你干的好事!”

    “我干了什么好事?”

    “你自己明白。”

    “你可别诬赖我啊,若是我干的好事,我绝不否认,若不是我干的,你打死我我也不会承认。”

    “你……”

    此时,令狐十八已将烧鸡腿吃完,啃了两下鸡骨头,突然将手中的鸡骨头弹了出去。

    那人明明看到令狐十八将骨头弹向了另外一个方向,根本不可能打着自己,可就在下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脑后生风,想要躲时,却已经来不及,只能运足元力抵御。▽‥?▋?

    咚!

    那人应声倒下,也不知道死了没有。

    只见令狐十八笑嘻嘻的走了过去,竟从地上捡起了那根鸡骨头,吹了两下,便将它吃掉了。

    “出来吧,别躲了。”

    令狐十八道。

    “嘿嘿”一笑,方笑武从潜伏之处跃起,转眼来到近前,道:“你怎么知道我躲在哪边?”

    “哟哟哟,你这是在考我吗?我才不告诉你呢。”令狐十八叫道,“你这子好大的胆子,竟敢去招惹这些人,幸亏你义兄我本事大,帮你想到了一个解脱的方法,可保你无事。”

    “什么方法?”

    “这人已经中了我的鸡骨头,等他醒来之后,就会神智不清,谁也破解不了。他的那些伙伴治不好他,就会疑神疑鬼,不定会怀疑这件事跟十大奇人中的游龙子有关,最后自会不了了之。”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怀疑游龙子前辈?难道你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来历?”

    “知道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反正我不会告诉你,免得你又到处惹是生非。”

    “我……”

    方笑武想了想,也不打算解释了。

    这老骗子的想法天马行空,与其跟他解释,倒不如走一步算一步。

    “走吧,这里不是话之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保证让你大饱眼福。”

    “什么好地方?”

    “去了就知道。”

    当下,兄弟两人离开了现场,直奔令狐十八要去的地方。

    ……

    “我靠,原来你的好地方就是妓院啊。”

    方笑武跟着令狐十八来到所谓的“好地方”之后,才知道自己上了令狐十八的大当。▽▽‥?&nbp;?

    “什么妓院?这是青楼。这不是好地方吗?要美女就有美女,要酒喝就有酒喝,要听曲就可以听曲,找遍全京城,也找不到第二个这么好的地方,进去吧。”

    令狐十八伸手一拉,便扯着方笑武进了这座名叫“百花楼”的烟花之地。

    不久之后,令狐十八左搂右抱,脸上尽是一个个的香唇印子,颇有些忘乎所以的样儿。

    方笑武正襟危坐,一副坐怀不乱的神情。

    似乎在他的眼里面,这百花楼里的任何一个女子,都是些庸脂俗粉,提不起半点兴趣。

    “你怎么不好好享受?”令狐十八问道。

    “这种享受不要也罢。”方笑武道。

    “你不会是……”

    “什么啊,别乱想,我比你正常得很,只是不想胡来而已。奇怪,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自从我认识你以来,从未听过你这么好色啊。”

    “我闷骚还不行吗?”令狐十八瞪了瞪眼,一副索然无味的样子,将包间里的粉头全都叫出去,道,“我本来想带你来这里好好的玩一次,没想到你子这么不给我面子,好吧,我就正事吧,能不能将那个东西借我用一用。”

    “什么东西?”

    方笑武故意问道。

    “就是那个东西,你懂的。”

    “哦,原来你的是那个东西啊,你这老骗子还好意思,那东西都被你掰弯了,你要是再把它……”

    “你放心吧,七天之后,我一定将它弄直。”

    “你保证?”

    “我以我的人格担保。”

    “鬼才相信你的人格。”

    话虽这么,但方笑武还是十分爽快,将玄兵图拿出来,交给了令狐十八。

    令狐十八得了玄兵图后,便一个劲的喝酒。

    忽听他叫道:“哎哟,酒喝多了,得去尿尿。你等着我啊,别跑了,我去去就来。”

    话落,他便一溜烟似的出去了。

    方笑武喝了一会酒,不见令狐十八回来,顿时醒悟过来。

    “奶奶的,这老骗子又骗我,居然尿遁了,下次再敢这么干,看我还相信你不。”

    不久,方笑武一个人从百花楼里出来。

    当然,他与令狐十八在里面的一切开销,全都算在他一个人的头上。

    他不生气令狐十八尿遁。

    他愤怒的是,那老骗子临走的时候,居然还从百花楼的厨房里带走了几十只鸡腿。

    银子是事,但这种伤害他幼心灵的伎俩,让他实在难过。

    改日见到了这老骗子,他非得揪掉老骗子的头不可,哪怕只是一根,也算是报了大仇。

    当天深夜,方笑武回到了客栈,也没跟其他人自己遭遇的事,只武仙桥确实毁掉了。

    次日,方笑武陪着雪莉跑了一趟武圣丘。

    一眼望去,哪里还有什么武圣丘,全都是废墟,犹如遭遇了天灾。

    雪莉十分难过。

    她很想再见南宫夫人一面,但她与方笑武在武圣丘附近徘徊到天黑,也看不到半点人踪,便知道南宫夫人不会出现了。

    其实,方笑武也想见一见万巧巧,但现在看来,无论是南宫世家的人,还是万巧巧,都早已离开,不知去向,今后只能万巧巧来找他,而不是他去找万巧巧。

    同样的道理,如果南宫夫人真想见雪莉的话,自会来找雪莉,用不着雪莉去找她。

    方笑武担心的是,就怕南宫夫人不再想见到雪莉,纵使雪莉哭干了眼泪,她也不会现身出来。

    这天深夜,月明星疏,刚从武圣丘回来的方笑武,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喝酒。

    他本来有不少地方可去,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住在客栈里,无非是想过几天安静的日子。

    奈何他是个静不下来的人,表面上是在享受美酒,其实脑子里在想许多事,半刻也不得闲。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

    不等他站起身来,忽见一条人影窜上了屋顶,却是沙乐。

    “咦,这呆子好强的听力,竟然也听到了脚步声。”方笑武心想,“他在武道学院到底是什么身份,好像是李大同暗中收的徒弟,又好像是宗正明的弟子,不如借这个机会看看他的本事究竟有多大。”

    于是,他便打定主意,无论来人是谁,就算是敌人,也不动手,而是交给沙乐处理。

    “谁?”沙乐望着远方,开口问道。

    “在下顾仲,来自顾家。”

    “什么事?”

    “在下奉家主之命前来请方公子到顾府一叙。”

    “明日再。”

    “在下诚心而来,还请阁下行个方便。”

    “……”

    “在下……”

    “走。”

    “走?”

    顾仲的语气听上去十分诧异,仿佛在他看来,自己来请方笑武是给足了方笑武面子。

    “滚!”沙乐道。

    “阁下这么话未免太不给面子了,我顾家乃四大世家之一,高手如云,难道你就不怕自己的言行害了你家主人吗?你若是为你家主人着想,就该好好话,而不是……”

    “爬!”沙乐道。

    “好子,竟敢得寸进尺,报上名来,老夫倒要听听你这个奴才叫什么名字,竟敢不顾主人的生死。”

    “……”

    “方笑武!”

    顾仲突然大吼起来,“你不要以为我顾家不知道你做过什么。你再不回应,莫怪我顾家揭破你的丑事。”

    方笑武听了,仍是没有回应。

    他倒想看看自己有什么丑事被顾家知道了。

    片刻之后,顾仲显然是被方笑武的不理会惹恼了,厉声道:“玄龙!你真以为你可以瞒天过海吗?你在武神城的种种劣迹,已尽被我顾家查知,识相的话,就出来跟老夫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