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832章 输就是输!(下)
    铛!

    木剑与木刀相碰,再次出一声猛烈的撞击声,听上去比刚才更刺耳,也更惊心动魄!

    而就在下一刻,方笑武与吕群突然互相换了一个位子,快得好些人都没有看明白是怎么回事。

    接下来,全场一片安静,犹如一潭死水,而就算是看出了结果的人,也没有出声。

    少顷,龙虎台上,背对着背站立的两人,都是猛然一动。

    方笑武转过身来,将木剑收回腰间,望着吕群的背影沉声道:“吕群,你输了!”

    与此同时,吕群全身乏力,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只见他手中木刀当啷落一声,掉落在台面上,而他,却是面色苍白,肩上多了一个伤口,乃是剑伤。

    许多人都不明白吕群为什么就败了,但对于真正的高明之士来说,吕群的落败,乃是理所当然的事。

    先,方笑武以静制动,一剑将吕群的木刀挡住,就破掉了吕群刀法中的一半。

    其次,方笑武一剑刺向吕群的胸口,让吕群不得不选择防守,等于是把吕群的刀法完全破掉。

    最后,方笑武仗着年轻力强,就是要和吕群比一比谁的力气大,虽说吕群修为比方笑武高,可以抵消一些力气,但说到底,他又怎么可能在力气上比得上过方笑武?

    他要是不输,那才叫奇怪呢。

    不过,对于修为到了合一境后期的绝世强者来说,吕群之所以会落败,不是因为他的力气不如方笑武,而是因为方笑武的剑术已经到了看似粗糙,实际上已经到了行云流水的地步。

    以方笑武刚才的表现来看,就算吕群的修为再高一个层次,结果也还是落败的命。

    两次交手,吕群均是以一招落败。

    吕群不但令自己颜面尽失,且让天刀院输掉了多于圣剑院十分之二的年俸,恨不得抓起木刀,当场自刎。

    可是,他真要这么做了,那就真的是让天刀院蒙羞了。

    稍稍调元之后,吕群拿起木刀,站了起来,红着脸道:“方笑武,你的剑法比我的刀法厉害,我输了。”

    说完,他便灰溜溜的离场而去,而迎接他的,将是天刀院对他的处罚,以及许多人对他的不满。

    要知道天刀院失去的十分之二的年俸,到时候要平均到每个人的头上,连院长也不例外,若不是吕群自己逞强斗狠的话,又怎么还会把其他人也连累了?

    反观圣剑院这边,虽然要扣除十分之一的年俸,但方笑武的获胜,大大的鼓舞了士气。

    别说是十分之一,就算是十分之三,谁都心甘情愿。

    尤其是高东城,已经暗中打定主意,要把自己全年的年俸拿出来,减少其他人的损失。

    很快,方笑武也下了场,不过与吕群不同的是,他的下场属于英雄般的退场,别说是圣剑院的人,就连其他分院的人,都对他刮目相看,认为他确实值得受到英雄般的待遇。

    方笑武回到静候室内后,本来要回到看台上,不料就在这时,干将教席突然进来了,赞扬道:“方笑武,你好样的,总算为我们圣剑院出了一口恶气!”

    方笑武笑了笑,说道:“部长,我只是依照你的话去做,是你调度有方才对。”

    干将教席哼了哼,骂道:“你小子少拍我的马屁。走,跟我去一个地方。”

    方笑武愣了愣,说道:“部长,比赛还没有结束呢,我们就这么走了,不怕吗?”

    “怕什么?反正你今天不会有比赛了。明天是最后一天,在决战之前,咱们先去喝两杯再说。”说完,不管方笑武答不答应,干将教席就拉着方笑武离开了静候室。

    ……

    白剑部的大堂内,干将教席与方笑武相对而坐,一点也不像是上级与下级的关系。

    在他们之间的方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吃食,全都是方笑武最喜欢吃的东西。这顿酒饭是干将教席请客,而这在干将教席的历史上,还属于第一次。

    方笑武起先还有些拘谨,毕竟对方是白剑部的部长,可过了一会之后,方笑武就不把干将教席当做部长了,有什么说什么,倒好像是干将教席的朋友似的。

    方笑武喝了几斤酒后,一时兴奋,就问道:“部长啊,你与莫邪部长之间……”

    没等他把话说,干将教席的面色便阴沉起来,像是很不高兴。

    方笑武顿时酒醒,暗道:“糟糕,这家伙毕竟是我的上司,我问这个问题,岂不是让他难堪吗?”

    忽听干将教席哈哈一笑,面色好转,笑道:“你这小子真有胆儿,竟敢问我这个问题,不过你现在是我的酒友,俗话说,酒桌之上无高低,既然你敢这么问,说明你对我的事确实很关心,我就不妨告诉你吧。”

    方笑武没想到这家伙会变得这么快,只能干笑两声:“部长,你真不想说的话,那就不用说了。”

    “哼!”干将教席突然不高兴了,叫道:“方笑武,你把我干将当做了什么人?我能说话不算数吗?我要你听,你就得我听。换成是其他人,就算是院长,我也未必告诉。”

    方笑武点了点头,道:“那好,我洗耳恭听就是。”

    只见干将教席一口气连喝三大杯,然后将酒杯放下,咂了砸嘴,目芒,问道:“你知道我与莫邪部长是什么关系吗?”

    “略有所闻,你们好像既是师兄妹,又是一对情侣。”

    “那你知不知道我们的师父是谁?”

    “是谁?”

    方笑武确实很好奇。

    “我们的师父是武道学院的一位宿老,曾经做过圣剑院的副院长,现在如果在世的话,应该也有九百岁了。他老人家生前有三位弟子,大弟子就是我,二弟子就是莫邪部长,而三弟子,名叫鱼裳……”

    “鱼肠?”

    “不是鱼肠,是鱼裳,霓裳羽衣的那个裳。我与莫邪部长一起进的师门,但这位鱼裳小师妹,却比我们小三十多岁,是师父他老人家去世前十年收的关门弟子。

    鱼裳小师妹进入师门的时候,不过六七岁,十年后,已经出落得花朵儿一般。

    本来师父去世后,我与莫邪部长因为是鱼裳的大师兄和大师姐,对鱼裳小师妹更加疼爱,但也因为如此,我与莫邪部长之间,就开始产生了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