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849章 剑虎
    “谢谛,我虞家庄和你们八虎山素无往来,也没有任何仇怨,你为什么要上门挑衅,甚至是打伤虞某的徒弟?”

    虞谦沉声道。

    谢谛以前本来还有些忌惮虞谦,但他这次打退虞谦之后,自信心顿时暴涨,不屑的道:“被老夫打得半死的那人是你徒弟吗?看来你后继无人啊,就凭他的修为,连我们八虎山的前五十名都进不来。”

    他这话说得虽然十分刺耳,但却是事实。

    谢谛有几个弟子,年纪都在百岁之下,大徒弟修为最高,乃入圣境前期,但真要和八虎山的那些强盗修士相比,就大大不如了。

    要知道八虎山不是一个门派,而是一个个修士加入进来的势力。

    别说那二三十个绝世强者,就算是顶级、高级武圣,也有二三十人,先前被谢谛打伤的那人,正是虞谦的大弟子,以他的修为,确实连前五十都没办法进入。

    “谢谛,你不要欺人太甚!”

    虞谦看上去像个老农夫,十分老实,可再老实的人,也会有动怒的时候。

    谢谛怪笑一声,说道:“虞谦,老夫没打死你的徒弟,就已经算是很给你面子了,你不要惹毛了老夫,你最好是闪到一边去,老夫有话要对白秃驴说。”

    白上人是虞谦的朋友,当然不会让虞谦为了自己的事而与八虎山的为敌,说道:“谢施主,老衲与你素不相识,你何以率众前来,还打伤了虞庄主的弟子?”

    谢谛冷冷地望了一眼白上人,喝道:“白秃驴!你听清楚了,老夫与你确实无怨无无仇,不过你这个人实在太讨厌,竟然敢招惹大哥,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别人!”

    白上人本来就怀疑八虎山的人突然找到这里来,正是跟邓斯才有关,闻言之后,便淡淡地说道:“哦,原来白虎山的大老虎就是邓斯才,老衲……”

    “大胆!”

    八虎山的一个绝世强者喝道:“白!大当家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别看你是有名的九大高僧之一,可真要打起来,我八虎山随时都能将你灭了,你跟我们去八虎山,向大当家磕头认错,我们就……”

    忽听有人说道:“阿弥陀佛,这位施主如此咄咄逼人,不觉得有失强者的身份?”

    说话的人正是空禅大师。

    谢谛在看到空禅大师的时候,本就觉得这个和尚非同小可,只是不清楚空禅大师是什么人,所以多少还有些不放在心上。

    此刻,他听到空禅大师说话,便抢在那个绝世强者的面前说道:“和尚,这件事与你无关,你最好是别管。你若要管,就是和我八虎山为敌,到那时候,就得跟白秃驴一个下场。”

    他本以为自己这么一说,空禅大师若还有点自知之明,自然会选择住嘴,不敢乱说话。

    岂料,空禅大师听了之后,却是淡淡一笑,说道:“谢施主,你们八虎山的威名,老衲以前倒是有过耳闻,只是谢施主想过没有,老衲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

    “因为老衲与白上人有交情。”

    “那又如何?”

    “白上人与你们白虎山大当家的事,老衲可以不管,但你们八虎山若想趁人之危,老衲就不能坐视不理。”

    话音未落,忽见人影一晃,就在空禅大师的跟前,突然多了一个人,施展的正是瞬移。

    而这个人,就是刚才那个叫嚣要让白上人去八虎山给“大老虎”磕头认错的修士。

    砰!

    此人一掌打在了空禅大师的身上,冷笑道:“老秃驴,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竟敢……”

    刹那间,他突然将手收了回来,一步步的往后退。

    而他的那只手,此时就像是中了什么招法似的,五指肿胀,粗大无比,想多用些力都不可能,完全失去了用武之地。

    谢谛目中射出道道电芒,喝道:“和尚,你到底是什么人?说!”

    空禅大师道:“阿弥陀佛,老衲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今日来的不对……”

    谢谛刚要说些什么,突然之间,他有所预感,便选择了沉默。

    下一刻,半空中产生一道漩涡,而漩涡之中,却有一道剑芒悄然吐出,诡异万分。

    忽听“诤”的一响,那道剑芒完全吐出,尔后化作一股奔雷,以灭山踏海的气势刺向空禅大师。

    铛!

    不等剑芒来到,空禅大师屈指一弹,出一道指气,便将剑芒挡住了。

    剑芒急旋转,犹如陀螺。

    随后,就像是变戏法似的,转眼之间,就在剑芒的尾部,突然多了一道人影,跟着剑芒一起转动。

    “螺旋剑法!”空禅大师口中低低地叫了声,虽没有如临大敌,但也皱了皱眉。

    据他所知,螺旋剑法原本是五百年前的一个顶尖修士看家本领,乃天级上品。

    此剑术可螺旋之力,十分惊人,人一旦陷入了螺旋之力当中,即便是同级高手,也会显得束手束脚。

    忽听“咣”的一声,一颗石子飞出,打进了尚未散出来的螺旋之力里面。

    石子瞬间粉碎,而使剑的人,也在同时被震得全身微微晃动,收剑向后倒飞数十丈,站于谢谛身边。

    此人貌似中年,相貌堂堂,与八虎山其他人看上去像是不一伙的,倒好像是来自大门大派。

    只见他将宝剑放到了身后,左手往前一伸,喝道:“白!此地不是交手之处,你若有胆,就跟我们走。”

    打出飞石之人正是白上人。

    闻言,白上人哈哈一笑,说道:“听说七十年前,八虎山来了一个用剑的高手,叫什么蓝明皇,曾经以一支剑震住了好几只虎,最后还是老虎亲自出手,将他打败,成为了剑虎。想必你就是剑虎吧。”

    “你知道就好。”

    “蓝施主,老衲看你英气焕,不像是占山为王的匪类,为何自甘堕落,要与一班……”

    “住口!这是蓝某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白,就算你是九大高僧之一,你今天也逃不出去,还是乖乖地跟我们走,免得动起手来,对你不利。”

    白上人的伤势虽然没有痊愈,但他怎么说也是九大高僧之一,自忖除了邓斯才之外,其余七虎就算一起来了,他也有应对的方法。

    现在八虎山的七只虎只来了两人,他根本就没有看在眼中,当然不会说走就走。

    “老虎、剑虎,你们听着,过几天就是天下武道大会,你们真要想和老衲比一比的话,尽管去参加此大会,届时老衲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

    话刚说到这里,忽见空气中涌起几丝波动,就在谢谛和蓝明皇的附近,突然多了四道人影,形同鬼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