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1216章 躲不开的劫(下)
    独孤老人完自己要的话之后,担心黄锡公走得不见踪影,急忙追了上去。□??‥▼

    很快,这两大高手渐行渐远,终于消失在天边。

    这时候,慕容白、铁一指、平向南、杜世安、曾洪五人全都醒了过来,只是他们受伤颇重,一时半会之间,也没有办法站起来,只能坐在地上。

    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布满了惊异之色。

    他们本以为自己会死,但没想到的是,他们的经脉居然不知什么时候愈合了,难道是有人救了他们吗?

    蓦地,铁一指全身一震,像是现了什么,面色显得十分震惊。

    “铁兄,你怎么了?”平向南问道。

    铁一指颤声道:“我……我体内的锁元丹好像不见了……”

    “什么?”

    慕容白四人面色大变。

    他们急忙展开内视之术,现以往那颗留在体内,怎么也破解不掉的锁元丹,居然消失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七绝公子已经给他们吃过解药,化解了他们体内的锁元丹?

    可是,七绝公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现在何处?

    这时候,方笑武和阳天一起朝他们走了过去,来到近前之后,方笑武笑道:“五位,你们可好?”

    慕容白定了定神,谨慎的问道:“方公子,七绝公子呢?”

    方笑武道:“他已经死了。”

    “死了?”

    不光是慕容白,其他四人也都呆住了。

    过了一会,才听得杜世安叫道:“七绝公子真的死了?那柳含烟呢?她怎么样了?”

    “她也死了。□?▋?&nbp;■”方笑武笑了笑,补充似的道,“她是被我打死的。”

    “被你打死的!”

    慕容白五人全都惊呆了。

    如果柳含烟是被独孤老人和黄锡公联手打死的,他们多少有些相信,但要方笑武打死了柳含烟,他们就有些怀疑了。

    柳含烟的实力虽然不如七绝公子,但好歹也是个妖物,连武道巅峰级的绝世强者都未必是对手。

    方笑武想要打死她,那得需要多大的力量。

    “哼!”阳天见他们一副难以相信的样子,开口道,“方兄既有龙脉战神的名号,区区一个柳含烟又怎么能是他的对手?还有,你们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吗?要不是方兄出手帮你们,你们以为自己还能活下来吗?”

    慕容白第一个反应过来,心想:“对了,如果七绝公子和柳含烟还活着的话,又怎么可能不在这里?既然看不到他们,那就明他们已经死了。如此看来,我们确实是被方笑武救活的。”

    他想到自己体内的锁元丹已经被破解,对方笑武甚是感激,急忙拱手道:“方公子,大恩不言谢,今后有你要什么差遣,尽管吩咐就是,无论刀山火海,在下定当从命。”

    铁一指、平向南、杜世安、曾洪四人本来就不是笨蛋,略微用脑子一想,就猜到了大概。

    一来方笑武救了他们,帮他们解除了体内的锁元丹,二来方笑武居然有本事杀掉七绝公子和柳含烟,实力之强,远远胜过了他们,所以他们全都朝方笑武拱手,了和慕容白差不多的话。

    方笑武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是五条人命?五位若不嫌弃的话,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

    慕容白五人面色微变,不清楚方笑武是什么意思。

    难道方笑武也会像七绝公子那样,口中虽然着好话,但其实是想控制他们吗?

    方笑武一见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误会了自己,就解释道:“我这个人喜爱结交朋友,如果我对五位有所贪图的话,又怎么可能帮你们治愈经脉?”

    闻言,慕容白五人都是面色一红,觉得自己倒是有些以人之心妒君子之腹。▋?■■?

    不过,他们可不敢与方笑武称兄道弟,而是将方笑武当做“救命恩人”,以免冒犯了方笑武。

    方笑武想了想,叫道:“铁帮主……”

    “在。”铁一指忙道。

    “我先前听你提到什么凤舞九天,难道你知道凤舞九天是什么吗?”方笑武问道。

    铁一指面色微变,但是很快,他便如实道:“方公子,你有所不知,我以前曾从家师口中得知凤舞九天乃凤家的至高身法,凡是懂得凤舞九天的人,都是绝世奇才。

    至于家师是怎么知道凤舞九天,好像是许多年前,我的一位祖师爷,曾与凤家的高手比过指力,最后被凤家的灵动一指击败,心服口服,与对方做了朋友,然后从对方口中听到了凤舞九天这四个字。”

    方笑武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难怪你当时见到我二叔飞在半空中,就像是见到了神魔似的。”

    铁一指道:“我听家师过,凤舞九天一旦施展出来,便会具有神魔之力,以方大总管的武学造诣,确实足以当得上妙手神龙这四个字。”

    他和其他四人一样,因为没有看到方惊飞,心中颇为奇怪,但又不敢多问,所以只好将方惊飞得那么神,借此讨好方笑武。

    这时,远处突然来了一人,显得神神秘秘。

    没等众人看清他的样子,他便朝这边飞身过来,颇为惊讶的叫道:“咦,慕容兄、铁兄、平兄、杜兄、曾兄,你们……”

    慕容白五人见了这个人,认得是横刀门得门主唐横,都是吃了一惊。

    以他们五人现在的状况,如果唐横要提刀砍他们的话,他们绝对没办法抵挡,只能成为唐横的刀下亡魂。如果他们死了,唐横再打败妙剑无双,今后的朱雀城岂不就是唐横的天下?

    “这位是……”

    方笑武猜到了唐横的身份,但装作看不出来。

    “在下唐横,横刀门门主。”

    唐横道。

    “原来是唐门主,失敬,失敬。”

    “不敢。”唐横拱手道,“方公子帮过我横刀门,唐某早就想请方公子到我门中作客,但只因七绝公子太过强势,唐某担心方公子会卷入这场没必要的纷争之中,所以就没有……”

    方笑武笑道:“唐门主不必客气,如今七绝公子已死,朱雀城天下太平,应该不会有人再为所欲为了。”

    “什么?七绝公子死了?是谁杀了他?”唐横失声叫道。

    “天残地缺。”方笑武道。

    “天残地缺!”

    唐横没想到天残地缺会来朱雀城,心神不由微微一震。

    慕容白五人虽然不知道方笑武为什么要这么,但他们尊重方笑武,也就没有妄自开口。

    阳天则是道:“方兄,天残地缺确实重伤了七绝公子,但真正杀死七绝公子的人是你……”

    “谁杀死的都一样,反正七绝公子已经死了。咦,那边好像有人来了,啊,原来是沙乐。”

    方笑武目光转动,看到了沙乐的身影,正朝这边过来,分明就是放心不下他,特来看看情况的。

    ……

    独孤老人和黄锡公离开朱雀城后,施展乘风飞行一路南下,谁都没有出声。

    半日后,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终于,独孤老人憋不住了,开口问道:“师弟,你到底要把我带去什么地方?你若不,咱们都别走了。”

    黄锡公笑道:“怎么?师兄,你这么快就累了吗?”

    “我不是累,我只是觉得我们有伤在身,无论要去什么地方,都得先把身子养好再,万一……”

    “万一什么?”

    “万一遇到七绝公子那样的对手,我们岂不是死定了?”

    话音刚落,忽见前方十多里之外,隐隐约约多了一个人。

    那人背对着他们,双手负在身后,背影显得特别的高大,就如一尊魔神。

    此人一只手上戴满了扳指,颜色不一,分别是红、黄、白、黑、青,合在一起就是五色。

    独孤老人不认识这个人,当然不知道对方是谁。

    但黄锡公认识这个人,而且还颇为熟悉,所以看到之后,不但没有避开的意思,反而冲着这人过去了。

    独孤老人察觉到不对,但他相信独孤老人,所以就没有多问。

    转眼之间,天残地缺来到了那人身后十多丈外,落下地来。

    只见那人缓缓转过身来,脸上戴着一副面具,道:“地缺前辈,我请你办的事你办成了吗?”

    “办成了。”黄锡公道。

    “你们认识?”独孤老人满脸惊诧。

    “师兄,我和他不但认识,而且还很熟。”黄锡公道。

    “他是谁?”孤独老人问道。

    闻言,黄锡公并没有回答,而是突然坐了下来,将旱烟从身上掏出,点燃后慢慢抽着,显得十分悠闲。

    独孤老人皱眉道:“师弟,我知道你一向独来独往,从不与人结交,这人到底是谁?你与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他请你办的事又是什么?”

    黄锡公抽了几口旱烟,道:“师兄,我很想回答你的问题,不过我就算回答了,我们也躲不开这一劫。”

    “什么这一劫?”独孤老人不懂。

    这时,那人将脸上的面具拿下来,带着笑声道:“地缺,你既然知道我会杀你灭口,你为什么还要来?”

    “你是圣宫的人!?”

    独孤老人因为看不清那人的脸,不由想到了那个圣宫的高手,也就是和老刀爷子对了一招的那个人,心头难免微微一震,面露吃惊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