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老僧难缠(下)
    手机阅读<b&t;

    灵瑞老僧道:“萧施主当初从贫僧这里借走还魂丹,目的是拿去救人……”

    方笑武插嘴问道:“大师知道萧前辈要救谁吗?”

    灵瑞老僧摇头道:“贫僧不知。??●?&nbp;□&nbp;不过据贫僧观察,萧施主要救的那个人,与他有莫大的关系,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与贫僧拼命。”

    “拼命?”

    “贫僧虽然只是让他接了三掌,但那三掌乃是贫僧的绝学,本以为他接不下,没想到他却能接下,若没有很强的斗志,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贫僧也实话了吧,萧施主当年接了贫僧三掌之后,受了内伤,只是他故意忍着,不想让贫僧看出,而贫僧见他如此拼命,就没有破,反而成全了他。”

    方笑武想了想,道:“大师,你的意思是,如果萧前辈拿不到还魂丹,他会一直和你纠缠到底,就算被你打死,他也不会离开?”

    “是的。”灵瑞老僧道,“试问这样的一个人,好不容易得到了放在降龙木盒里的还魂丹,自然是视如生命,又怎么可能会把降龙木盒送给别人?”

    方笑武道:“那是因为……萧前辈当时已经疯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我相信他要是没疯的话,他一定不会把降龙木盒送给我。”

    “既然到这件事,贫僧倒想问一问当时的情况。▋▋□▽?”

    方笑武觉得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没人知道萧河山当初送给他的那个东西是什么罢了。

    所以,他就把萧河山的事简单的了一遍。

    灵瑞老僧听后,略微沉思了一会,这才道:“没想到萧施主一代英雄,竟然会被人利用。奇怪,以萧施主的实力,怎么会变成那样呢?难道是因为他当年受了伤,没有及时治疗,所以才会……”

    其实。这件事方笑武以前和萧明月讨论过。

    只因为萧河山清醒之后,没过多久就死了,再加上利用萧河山的朱神最后也死了,此事就成了一桩悬案,所以再怎么推测,都不可能得出真正的答案。

    至于萧河山送给方笑武的东西,那是方笑武冒着生命危险得到的。所以萧明月也一直没问方笑武。

    “大师,萧前辈为什么会疯的事。现在已经没人能得清楚,这也不是我们要讨论的事。我刚才已经过,我之所以能得到降龙木盒,那是因为萧前辈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如果他是清醒的,他又怎么可能会掳走自己的曾孙女?”

    方笑武本以为自己这么之后,定可以难住灵瑞老僧。

    不料,这老和尚甚是固执,笑道:“不错。▋?▼??萧施主当时确实不清醒,他将降龙木盒送给你可能是一种错误,但有句话叫阴差阳错,凡事都可以用命数来明,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命数?”

    方笑武没想到这老和尚如此难缠,不觉张大了嘴巴。

    灵瑞老僧仿佛没有看到他的神色,继续道:“再者。萧施主最后不是清醒了吗?虽然时间不长,但足以让他交代尚未完成的事,可是,他却好像忘记了自己将一件珍贵的东西送给你了,以贫僧对萧施主的了解,他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听了这个理由。方笑武自己也觉得此事颇为蹊跷。

    按理来,萧河山当初记得自己是谁后,也就意味着他想起了一切。

    降龙木盒既然对他那么重要,他不可能不跟方笑武要回来,就算他不方便这么做,他也会叮嘱自己的女儿,也就是萧可人。想方设法都要从方笑武手里拿回来,可他没这么做。

    这是为什么?

    没人得清楚。

    而正因为没人得清楚,所以这件事才会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如果萧家跟方笑武要降龙木盒,方笑武有自己的理由不还。

    而方笑武自己要是高兴的话,他也有可能会将降龙木盒还给萧家。

    反正决定权已经不在萧家,而是在方笑武手里。

    从这一点来,反而证实了降龙木盒已经是方笑武的,除非是萧河山复生,否则谁也别想以正当的理由拿走降龙木盒。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萧河山就快死了,什么都放下了,对他来,降龙木盒里的还魂丹已经不重要,他只想静静地死去,不受世俗的打扰。

    “还有……”灵瑞老僧出了自己的第三个理由,“上次在天书大会上,本来所有人都在劫难逃,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后活下来的人还有三十六个。”

    “三十六个?”方笑武诧道,“大师当时数过?”

    灵瑞老僧点了点头,道:“贫僧当时扫了一眼,加上贫僧在内,确实有三十六个人,而其他的人,全都消失了。在那种大劫里面,消失的人自然就是死了。”

    “那又如何?”

    方笑武想不通灵瑞老僧为什么要在这件事上斤斤计较。

    “方公子,难道你不觉得有一件事很奇怪吗?”

    “什么事?”

    “你们一行人里面,居然全都活着。”

    方笑武呆了呆,道:“可能是因为我们命大吧。”

    灵瑞老僧笑道:“命大也要看本事,就拿无空和尚来吧,他明明本事不大,为什么可以活下来?”

    方笑武哈哈一笑,道:“大师,这你就错了,无空的本事虽然不大,但他不是一般的人,你知道他的来头吗?”

    “贫僧只知道他是达摩寺的一个扫地僧,后来被空禅大师找借口赶出了达摩寺……”

    “这只是表象而已,其实无空在达摩寺的时候,还接触到了一个人。我在这里不方便这个人的来历,但我敢,这个人肯定在无空的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句得罪的话,就算大师你不幸遇难了,无空也未必会死。”

    灵瑞老僧听了,却没有生气。

    只见他点了点头,道:“好,就算方公子得对,但温面冷佛呢?他修为连武道巅峰都没有到,为什么可以活下来呢?要知道死在那场大劫的人里面,可有不少实力在他之上,甚至是远远在他之上的地仙级修士。”

    “这……”

    “就让贫僧来帮方公子解释吧,温面冷佛之所以没死,那是因为他是方公子身边的人。贫僧虽然不知道方公子是怎么保住他的性命的,但贫僧敢断言,他是方公子救下的,至于方公子如何救的他,贫僧就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