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1853章 雪魔斗鬼魔
    那道士出现的瞬间,嘴角就泛起一丝冷笑,也没有些什么,而是伸手一拍,打向了雪魔的右手五指。┅&nbp;┠┇┄&nbp;┅&nbp;-`````-`-`----c`-

    本来以雪魔的反应能力,可以及时避开对方,但他身为魔教第一代古魔,且自认是古魔中的第一人,若是不与那个道士斗一下的话,岂不是明他怕输给对方?

    他连张长生都不怕,他还会怕那个道士?

    于是,雪魔根本就没有多想,而是将右手五指递了上去。

    在雪魔看来,这个突然出现的道士虽然有些本事,甚至还是个神级高手,但与他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他只需要一招,就可以将对方打伤了。

    霎时间,两人的手掌碰在了一起,均是从掌心里吐出了浓浓的魔力。

    也就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雪魔只觉得心头微微一跳,巨大的压力袭来,竟是有种遇到劲敌的感觉。

    不过,那道士也好不到哪里去,也被雪魔的魔力逼得面色十分凝重。

    “你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雪魔大声叫道。

    “雪魔,你连老子都不认识了吗?”那道士道。

    “你是……”

    “老子当年还和你打过,难道你已经忘了老子是谁吗?”

    “你是鬼魔?!”雪魔有些不相信的道。

    “老子当然是鬼魔。”

    “奇怪,你怎么变成了道士,而且还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老子当年去攻打道藏门的时候,原本已经死了,但老子有造化,并没有死绝,最后遇到了一个道藏门的道士,就附身在他的身上。没想到的是,老子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办法从他体内出去,只好一直待在他的体内。”

    这道士其实就是冲光道人,也就是鬼魔。

    他被天魔救了之后,就被天魔带回了魔教,并用一种魔功治好了他的身体。

    而他原本是个高傲的人,谁也不服,就因为这件事,却对天魔心服口服,无论天魔叫他干什么,他都愿意去干。

    之前雪魔来的时候,天魔就担心雪魔会乱来,但天魔自己又不好亲自出面,所以就让鬼魔出来对付雪魔,以免雪魔将事情闹大。

    方笑武是见过鬼魔的,见他这么快就恢复了原有的实力,不觉为天魔的治疗手段所吃惊。

    要知道鬼魔并不是一般的高手,而是神级高手,而越是本事大的人,一旦受了重伤,恢复就越困难。

    以当初鬼魔受伤的程度,差不多也是个半死,而天魔也不知道用了手段,竟然可以让鬼魔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恢复了,这种手段也未免太强了,如果只是依靠人力的话,恐怕也得是准圣级的力量。

    “原来是这样。”雪魔叫道:“不过你这家伙为什么要跟我做对?我可不是你的敌人。”

    “教主要见张长生,你却阻拦张长生,你眼里还有教主吗?”鬼魔道。

    “咦,你这家伙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怎么会听魔化元的号令?难道他是第二个武春秋?”雪魔道。

    “教主是不是第二个武春秋老子不清楚,老子只知道天魔十分支持教主,凡是天魔支持的东西,老子就支持。”

    “哈哈,我明白了,你是不是被天魔揍了,所以才会……不对啊,如果是以前,除非是你想抢教主之位,否则的话,天魔是不会和你过不去,但是现在,就算你想抢教主之位,天魔也不能干涉。啊,我知道了,天魔是不是也想抢教主之位,所以你就和他打了起来,结果……”

    “你的全他妈都是废话,老子现在没时间和你解释,如果你一定要阻拦张长生去见教主,那就先杀了老子。”

    听了这话,雪魔不由火冒三丈。

    “好你个鬼魔,你以为你这么我就怕了你吗?我告诉你,我现在连天魔都敢斗,更何况是你?既然你非要和我过不去,那我就和你斗到底,看你这些年究竟长了多少本事。”

    话间,雪魔与鬼魔都是暗中加力,都想把对方压制下去。

    可是,他们都是魔教的第一代古魔,修为差不多,就算实力有高低之分,但一时之间,又怎么可能分得出胜负?

    所以,两人不但没有将对方的气势压制下去,反而形成了僵持局面,没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根本就没有办法打破僵局。

    飘渺天士看到这里,也没有多管,对张长生道:“张兄,雪魔已被古魔缠上,我们现在就走吧。”

    张长生点了点头,道:“好。”

    “张前辈……”

    有人喊了一声,正是方笑武。

    张长生闻言,便顿住了身形,道:“方公子,有事请。”

    “五柳前辈真的被魔教的人抓了吗?”方笑武问道。

    “如果贫道没有将张五柳带出魔教总坛,方公子可以去问魔化元,贫道相信魔化元不会在这件事有所隐瞒。”张长生笑道。

    方笑武听后,沉默了一下,然后问道:“你真的要去见魔化元?”

    张长生知道方笑武这么的意思,遂淡淡一笑,道:“这是贫道的劫,贫道不能不去。”

    方笑武是个聪明人,立刻明白了张长生为什么要这么。

    没有人逼张长生,是张长生自己要去见魔化元,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也是命中注定的事。

    是以,方笑武没再多什么,而是目送张长生和飘渺天士朝着飘渺天士来时的方向过去了,很快就消失在远方。

    时间过得很快,雪魔与鬼魔斗了半个多时辰后,两人身上的魔气越来越浓烈,无论是谁,都感受到了一种压力扑面而来,强如方笑武和阳天,也不得不将压力化解。

    至于其他人,绝大多数都已经远远退开,而那些没有退开的,面色都显得异常艰苦,相信坚持不了多久。

    眼看一盏茶时间过去了,雪魔与鬼魔身上的魔气均已达到极限,但奇怪的是,他们所形成的压力,却开始减弱了。

    方笑武就站在擂台上,所以第一个察觉到这是为什么。

    原来,雪魔与鬼魔身上散出来的魔气,竟是触动了擂台的魔力,将他们两个散出来的魔气所形成的气场给分解了。

    换句话,这座用来比武的擂台,是一个强的离谱的魔阵,连雪魔与鬼魔的魔气都可以吸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