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2576章 无人不劫(上)
    人消失之后,那人便坐了下来,身上的光芒像是不会褪去似的,仍是布满了全身。

    不过就算如此,在众人的眼中,他就是面具人。

    轩辕相等人全都走到了那人身后,一副为他护法的样子。

    至于吴伯考,因为和轩辕相已经闹翻,所以没有去到那人身后,而是独处一处。

    这让好些神域大神都感到诧异。

    只听凶神问道:“老吴,你怎么不过来?”

    吴伯考笑了笑,道:“我要是过去,有人就要杀我。”

    凶神问道:“谁要杀你?”

    吴伯考道:“我师侄。”

    闻言,不仅凶神一人,就连其他大神,全都变了神色。

    那黑衣老妪沉声问道:“轩辕相为什么要杀你?”

    她虽然是在问轩辕相,但她的口气很重,谁都听得出她是在责问轩辕相不应该这样对吴伯考。

    吴伯考听后,却没有回答。

    他知道那人就是面具人,而轩辕相知道他的事,也是面具人告诉的。

    没有面具人在场的时候,他或许还能与与轩辕相争论一下,可是面具人此时就在现场,他要是还要和轩辕相争,那就是自讨苦吃了。

    不过他也不担心面具人会对付他,因为面具认认识东老,而东老与北老都是混沌五老中人,面具人看在北老的面子上,绝对不会对他下手。

    换言之,如果面具人真想对付他的话,不可能会让他成为自己的手下,早就对他出手了,根本不会留到现在才出手。

    “轩辕相,你为什么要杀你师叔?”

    凶神见吴伯考不,还以为吴伯考有什么难言之隐,问道。

    轩辕相道:“你们真想知道原因?”

    凶神道:“当然想知道。”

    “我怕我出来你们会对吴伯考大失所望。”

    “有这么严重吗?”

    “比你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既然严重到这种程度,你更应该出来了。”

    “好,你们既然都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们,瑞帝的死,跟吴伯考有莫大的关系。”

    闻言,那些还不知道这件事的人,无不大吃一惊。

    许多大神都知道,吴伯考与瑞帝,也就是轩辕公孙的父亲,关系很好,可以是瑞帝能够成为神帝的一大助力。

    没有吴伯考的帮助,就算瑞帝最后能当上神帝,恐怕也要推迟好几年。吴伯考为什么会害死瑞帝?他们无法理解。

    轩辕相道:“我知道我出来你们未必相信,可我还是要,瑞帝就是被吴伯考害死的。”

    一位大神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又如何能证明?”

    轩辕相道:“这还用得着证明吗?如果吴伯考没有干过这种事,我这么他,他早就怒了。他既然没有怒,那就是他心虚。况且我还有两位证人,他们能证明我的属于事实。”

    有人还是不甘心,问道:“你的两位证人是谁?”

    轩辕相伸手一指,道:“就是他们。”

    他所指的人正是下佐岁神和右寒王。

    下佐岁神见轩辕相扯上了自己,不由一笑,道:“大长老,我们是能证明你的没错,但我们无法证明吴伯考真的害死了瑞帝,毕竟当年的事,我们都没有亲眼所见。”

    右寒王道:“是啊,我们也只是听,并非亲眼目睹。”

    本来轩辕相只需要把面具人告诉他的事出来,相信没人会怀疑,可是轩辕相不会这么做。

    面具人告诉他这件事是为了让他对吴伯考有所认识和警惕,绝非要帮他对付吴伯考,他要是把面具人牵连进来,那就是对面具人不尊重了。

    是以,他在听到下佐岁神和右寒王含糊其辞的回答之后,便淡淡一笑,道:“其实无论你们能不能证明这件事,我都早有计划。”

    这时,吴伯考却是问道:“你有什么计划?”

    轩辕相道:“瑞帝虽然是你害死的,但这件事早已过去,我追究毫无益处……”

    吴伯考笑道:“师侄,这才是你身为大长老应有的气度。”

    “不过……”轩辕相道:“我不会再和你同处一个阵营,就算你身后有北老,我也不会把你当自己人。”

    听了这话,道青阳不由道:“瑞帝的死,乃是天定,你们两个根本用不着为了这种事闹矛盾。”

    轩辕相面色一变,道:“东老,你……”

    道青阳将手一摆,道:“既然你知道你师叔当年的事,那我问你,你知道那位想要帮瑞帝赶走龙侍者的神秘人是谁吗?”

    轩辕相道:“是谁?”

    “他就是南老。”

    南老!

    轩辕相极为震惊。

    其实别是他了,即便是吴伯考,也万万没有想到。

    “南老为什么要这么做?”轩辕相问道。

    “因为龙侍者已经变了,虽然这是龙侍者的劫,但对于南老来,也有自己的劫,而南老的劫就是在龙侍者生变化以后,想办法对付龙侍者。”

    道青阳把龙父称为龙侍者,可见他早已清楚龙父的来历,只是他的“劫”究竟是什么意思,许多人都听的不太明白。

    轩辕相想了想,道:“既然那位神秘人就是南老,那不就是意味着南老当年失败了?”

    道青阳笑道:“表面上看是失败了,但实际上,这也是南老的劫,所以当年的事根本没有输家和赢家,只是两位大能为了应劫而各自做出的选择。”

    道上尊身为宇内顶尖大能,比洪荒世界的这些宇内大神不知高明了多少,他虽不清楚洪荒世界的事,可道青阳所的“劫”,他早已听出个玄机。

    他问道:“那么你呢?”

    道青阳道:“我什么?”

    “既然龙侍者和道九重都有自己的劫,想来你也有自己的劫,你的劫是什么?”

    众人听了这话,方知道南老的名字叫道九重。

    道青阳笑道:“我的劫早在很久以前就种下了,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应劫的。”

    道上尊怪笑一声,道:“据我所知,你与你师妹关系非同寻常,莫非你的劫就是你师妹?”

    以道青阳的脾气,若是放在以前,肯定会为道上尊的话怒而出手。

    可是道青阳自从离开洪荒世界以后,经历了不少事,已不是从前的那个道青阳了。

    况且他自己也了,他这次回来是为了应劫的。如果他连这种事都要生气的话,又怎么还能应劫呢?

    道青阳淡淡一笑,道:“不错,我的劫就是我师妹。但这是我的事,我一人解决就行,不用别人插手,别人也插不了手。可是你呢?”

    “我?”道上尊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否认道:“我没有劫!”

    道青阳道:“你不是没有劫,而是你到了现在也还看不清。”

    道上尊自认是宇内最强大能之一,如果他真有什么劫的话,他早就看清楚了,根本用不着道上尊提醒,所以道青阳的话,无疑是在“侮辱”他。

    他颇为不悦的道:“道青阳,你这么,那就是看出了我身上有什么劫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