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最新章节 第175章 我的追求!
    听了华飞龙的话,方笑武心头一震。?▋??●

    那天晚上,他确实看到了夜奴的相貌,如果夜奴揭开了斗笠上的黑纱,他该怎么办?

    是大打出手,还是赶紧逃命?

    仅仅只是一瞬间,方笑武的脑海中就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这些念头里面既有大打出手,也有赶紧逃命,但就在夜奴即将揭开面前黑纱的那一刻,方笑武既没有大打出手,也没有赶紧逃命。

    他脸上一片诧异,感觉就像是他不明白华飞龙的话,向华飞龙传递了一个讯息,却是:我与你的这个随从见过面吗?我怎么不知道?

    只见夜奴浑身冷冰冰的,伸手一揭,顿时揭起了斗笠上的黑纱,露出了那张既美貌,又冷酷无情的面庞。

    方笑武佯装定睛一看,想了想,面色陡然大变,失声道:“你是……”运功护身,想要动手。

    然而,他迟疑了半天,却是没有动手。

    这种表现落在华飞龙的眼里,当然是认为方笑武不敢动手,而这,也正是他为什么会让夜奴揭开黑纱的原因。

    华飞龙将手一挥,让夜奴将斗笠上的黑纱拿下,嘴角一掀,冷冷的问道:“方笑武,你现在是不是什么都明白了?”

    方笑武略微定了定神,问道:“华公子,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派这个女人来杀我?”

    华飞龙道:“你不知道吗?”

    “我当然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你不应该来华阳。”

    “为什么?”

    “因为自从你到了华阳后,华阳城原有的宁静已经被你打破了。”眼见方笑武一副要开口询问的样子,华飞龙沉声道:“你没有必要知道你到底打破了什么,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nbp;▋”

    方笑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问道:“哪两个选择?“

    “第一,我要你明天从华阳城消失。”

    “第二呢?”

    “第二,我要你现在就消失。”

    “这有什么区别吗?”

    “有。你明天消失的话,可以活下来,但你现在消失的话,我绝不会再给你活命的机会。我看得出来,你有些聪明,不然的话,刚才你已经动手。”

    方笑武叹了一声,道:“我刚才是很想动手,但我不敢,我一旦动手,我就会死在你的手上。”

    “你知道就好,所以你最好的选择就是明天从华阳城消失,夜奴上次没杀死你,我就当作是上天眷顾你,而这一次,你要是敢不听我的话,我保证,上天绝不会再眷顾你第二次。”

    “谁的?”话音一落,方笑武运足全身力量,展开自创的身法,向后倒飞出去。

    “你跑不了!”

    电光石火间,华飞龙亲自动手,一抖身便逼近了方笑武,一掌拍向方笑武的脑门。

    他自信这一掌威力强大,别方笑武是一个尚未进入出神境的高手,就算方笑武是一个高级武神,他也能够一掌粉碎方笑武的肉身。

    “巴酒仙,你终于回来了。”

    方笑武突然面露欢喜之色,骤然动上丹田的元力。

    他不知道自己能够动多少潜藏在紫府的元力,但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赌一把,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活下来。

    “神仙来了也不管用。”

    华飞龙一掌按在了方笑武的脑门上,十亿元力爆出去。▼??▃▽

    这一瞬间,外面倒是来了人,但不是巴酒仙,而是华阳夫人,笑道:“方笑武,我听你要……咦,这是怎么回事?”

    “嘭”一声,夜奴陡然转身,朝带着两个丫鬟进来的华阳夫人出了一道无形劲道,但华阳夫人只是水袖一甩,转眼便将夜奴出的这股暗含近十亿的劲道完全化解。

    华阳夫人修为之高,就算没有达到武圣,只怕也是一个高级武仙,甚至连顶尖武仙都有可能。

    “夜奴住手。”

    华飞龙手掌在方笑武的脑门上轻轻扫了一下,像是要给方笑武扫走什么脏东西,转眼飞回夜奴身边,心里却是大吃一惊。

    他不是吃惊华阳夫人的修为,而是吃惊方笑武的脑门为什么那么坚硬。

    他刚才明明已经对方笑武暗下毒手,但方笑武的脑门就像是一道坚不可破的钢板,他出的劲道居然没能打进去。

    而另一边,方笑武暗中松了一口气。

    就算来人不是巴酒仙,换成华阳夫人也一样,华飞龙胆子再大,也不敢当着华阳夫人的面杀人。

    况且以华飞龙的身份,应该知道华阳夫人是平西王的女人,他更不会贸然杀人了。

    “好险,华飞龙刚才那一掌的力量分明就是功了,我之所以没事,全靠开了紫府,要不是开了紫府,我现在连肉渣都不剩了。”方笑武心中暗道。

    “方公子,你没事吧?”

    华飞龙佯装一副与方笑武关系很好的样子。

    “没事。”

    方笑武不是那种喜欢告状的人,而且他也知道告状没用,便淡淡的道。

    “没事就好,我刚才看到你脑门上有一只苍蝇,一时情急出手,有失礼数,希望你不要见怪。”

    方笑武打个哈哈,道:“好,好。”

    华飞龙深深地瞥了方笑武一眼,转对华阳夫人道:“原来是夫人驾到,她是我的手下,方才冒犯了夫人,还请夫人宽宏大量,原谅她的无礼。”面色一沉,喝道:“夜奴,还不快跪下给夫人赔罪?”

    “噗通”一声,夜奴跪在了地上,道:“请夫人降罪。”

    华阳夫人随手一挥,笑道:“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就算了,起来吧。”

    等夜奴起来后,华飞龙知道今天要杀方笑武已经不可能,没必要留在这里,便向华阳夫人告辞,带着夜奴离开了苑。

    二人走后,华阳夫人突然出一声类似少女般的咯咯娇笑,望着方笑武道:“你用不着装了,你以为本夫人刚才看不出华飞龙要杀你么?”

    方笑武伸手抹了抹脑门,像是要擦去头上的冷汗,然后朝华阳夫人一拱手,道:“幸亏夫人及时驾临,如若不然,晚辈今天就要死在了华飞龙的手中。”

    “你不恨华飞龙?”

    “我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但他修为远远高过于我,我再怎么恨他,全都不管用。”

    “你不是有一个义兄叫做令狐十八吗?以他的本事,应该可以帮你收拾华飞龙。”

    “夫人,你也太看我了,这种事岂能假手他人,我要报仇的话,也要亲自动手。”

    闻言,华阳夫人美丽的双眸中突然闪过了一丝方笑武没有察觉的魔光,盈盈一笑,顿时艳光四射,连花儿都要为之失色。

    方笑武自认定力强,却也觉得这个女人再过几年就是四十岁了,但她的美貌,她的华贵,她的风姿,确实称得上大武王朝十大美女之一。

    对于一个女子来,十八岁以前,脸蛋再怎么漂亮,五官再怎么精致,都只能是青春的美。

    而十八岁以后的美,才能称之为真正的美人,因为有沉淀的美人,才算得上大美人。

    华阳夫人被评为十大美人的时候,尚在十年前,当时的她,二十五岁。

    那个时候的华阳夫人,一定比现在更动人心弦,所以才会让华阳君将他当作宝贝。

    然而,现在的华阳夫人,要论高贵的话,肯定要在十年前之上。

    岁月可以让一个女人的动人心弦打折,但岁月也可以铸造一个女人的雍容华贵。

    “难怪你会把那个丫头迷得晕头转向,原来你的魅力确实很大,连那个见过不少公子哥的丫头也掉进了你的陷进中。”

    “哪个丫头?”

    “还有哪个丫头,当然是平西王的女儿。”

    方笑武愣了愣,道:“夫人,你是在开玩笑吧?那个丫头每次见了我,都会摆出郡主的架子,怎么会被我迷得晕头转向?”

    华阳夫人道:“有一种晕头转向是潜移默化的,一旦深入骨髓,那就着了魔。我奉劝你一句,这华阳城不是你的久留之地,当然,除非你愿意以后娶菁雯郡主为妻,不然的话,我敢断言,你将来的日子一定不是你想要的。”

    方笑武心头微微一凛,暗道:“听她的意思,不但是平西王要招我为婿,就连朱菁雯那个丫头,也对我产生了好感。糟糕,我连身边的女人都没有喜欢上,又怎么可能喜欢朱菁雯?如果要让我在白婵、薛宝儿、朱菁雯三人中选一个人做老婆,当然是白婵,朱菁雯只能排到最后。将来有一天平西王要让我做他的女婿,我敢违背吗?

    换言之,我真要成了郡马,我这辈子就算完了。我来到元武大,绝不是为了享受荣华富贵,我真正要追求的是武道巅峰,只有达到了武道巅峰,羽化成仙,我才可能脱凡人,寻找到回家的道路。”

    他的这些心理活动,华阳夫人当然不知道,但华阳夫人看得出他在思考,所以没有打扰。

    过了一会,华阳夫人将手一挥,示意两个丫鬟出去。

    那两个丫鬟聪明伶俐,知道华阳夫人的真正意图,很快出去守着,以防有人偷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