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1020章 一掌迫敌
    三月二十四。??■▋?

    方笑武率领先锋队不快不慢的行进在道路上,颇有些无聊的味道。

    这几日来,他带着队充当先锋部队一路长驱直入,直到进入雍州,并在雍州境内赶了数千里,任何风吹草动都没有。

    他不禁心想:“难道是老子的威风太大,前方的反贼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全都吓得跑了?嘿嘿,真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也算是第一流的人物了。”

    当然,想归想,他并不觉得这就是事实。

    事实上,他已经被这种随时防备的气氛弄得有些厌倦了。

    要知道这一路上,他根本就不敢喝酒,乃至于吃肉都没多少胃口。

    雪莉曾经偷偷的要他喝一口酒,可他知道想喝是一回事,能不能喝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再怎么想喝,都不能违反纪律。

    况且他还是先锋队的领,若不以身作则,又何以服众?

    是以,当他率领队伍赶了一段路之后,看到左数里外有一条河流,自忖可以在此停顿半个时辰,就建议大家去河边洗洗脸,顺便歇一歇脚。

    那三十个人里面,有一个人叫马峰,不但是队长,还属于时不时提醒方笑武该往何处去的带路人。▼??▃▽

    他在得知方笑武的想法后,表示同意,但时间不能过半个时辰。

    就这样,他们一行朝河边过去了,而以他们的度,转瞬就至。

    方笑武脱掉铠甲,用河水洗了一把脸之后,就坐在河边的草地上享受这难得的休歇时光。

    以方笑武的性格,即便是雪莉在场,他也会脱个精光,进入河中洗一洗,随便游几个来回,只因马峰等人洗完脸后,全都机警的站在四周,这个想法才未能实现。

    养了一会神,方笑武起身走到河岸边,望着河水,竟能看到水底下的游鱼,便突然想起了我是谁。

    不知道这个傻瓜大哥是否逃脱了百里长空的追逐?

    如果他早已逃脱的话,又不知他现在何处?

    须臾,这条河的下游尽头,约莫三里之外,突然出现了一只舟。

    舟上站着一个人,乃是个青衣男子,双手背负,像个读书人似的,颇有几分书卷味。

    方笑武愣了愣,心想:“这人要是反贼的话,那天底下就没有几个人不像反贼了。”

    那只舟并无人操浆,但它的度却非常快,要不了片刻,舟便逆流而上,逼近方笑武等人所在之处。▋▃●□?

    方笑武看似不放在心上,其实早就提高了警惕。

    而马峰等人,早已将青衣男子视为假想中的“反贼”,青衣男子一旦有所异动,他们便会将青衣男子拿下,若不能拿下,那就直接将青衣男子杀了,绝不能让青衣男子逃走。

    蓦地,那青衣男子朗声一笑,中气十足的问道:“敢问公子可是姓方?”

    方笑武见他朝着自己话,便点了点头,回答道:“我是姓方。”

    青衣男子道:“原来真是方公子。方公子的大名在下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方公子确实乃人中之龙……”

    方笑武不知这家伙是敌是友,便任由他。

    “方公子,我家主人有请。”

    青衣男子话锋一转,突然道。

    “你家主人是谁?请我去做什么?”

    方笑武问道。

    “我家主人自号万世生,想请方公子过去喝一杯酒,顺便谈谈天下大事。”青衣男子笑道。

    方笑武哈哈一笑,道:“多谢你家主人的好意,不过我对天下大事不感兴趣。”

    青衣男子淡淡一笑,道:“既然方公子对天下大事不感兴趣,为何还要跟朝廷中人走在一起?这实在叫人难解。”

    方笑武此时已经确定青衣男子就算不是反贼,也是和反贼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可疑人物,遂微笑着道:“阁下这话得不对。”

    “哪里不对?”

    “我虽然对天下大事不感兴趣,可这不代表我就要杜绝和一切朝廷中人做朋友。反之,有许多人身在朝廷之中,却不关心国家大事,那岂不是这些人都是混账?”

    青衣男子没想到方笑武给出的解释话如此犀利,先是一怔,接着便仰天一声大笑。

    他笑过之后,脸上流露出十分赞赏之色,道:“没想到方公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见识,难怪我家主人会派在下来请你过去喝酒。方公子,你若不去的话,在下很难交差,还请你移樽就教,随在下走一趟。”

    方笑武笑道:“我若不去呢?”

    “你若不去,那在下就只好得罪了。”

    话罢,青衣男子身形一起,从舟之上飞起,宛如一枝利箭,当空朝方笑武扑来。

    “我来。”

    方笑武高叫一声,不让其他人插手,腾身而起,挥手击出一掌。

    嘭!

    青衣男子的修为虽然在方笑武之上,所用的掌法也属于天级最顶尖,可与方笑武真的对上一掌之后,却抵挡不住方笑武的掌力,被震得倒射出去,转眼落回舟之上。

    青衣男子暗中催动舟,让舟迅顺流而下,瞬间便去了二十多丈。

    马峰等人本来要追上去,但方笑武将手一摆,阻止了马峰等人的行动。

    青衣男子越去越远,声音传来:“方公子,你既然有这么大的本事,又何必为朝廷卖命?”

    方笑武目送青衣男子远去,笑了笑,道:“我并不是在为朝廷卖命,这只不过是我的任务,我也没有必要跟你清楚。

    我让你走并不是我怕你,而是你看上去像是个读书人,我想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有下次,我就要留下你啦。

    还有,回去告诉你家主人,就他如果真要有心请我喝酒,就该表明真实身份,而不是用万世生这种虚假之名来引我过去。”

    青衣男子闻言,不由得大笑一声,震得河水哗啦啦作响,舟度更快,转瞬消失于下游尽头。

    但是随后,青衣男子的声音却是远远传来:“想我百叶书生,自负学富五车,满腹经纶,乃状元之才,今日却被一个少年教训,实乃生平第一遭。方公子,咱们后会有期。”

    方笑武本来想回一句“后会无期”,但他仔细想了想,却未出口,而是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