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计算无空(上)
    手机阅读<b&t;

    朱菁雯摇摇头,道:“方大哥,你有所不知,我现在已经不是凡人。▋?■?&nbp;▃要不是在这里偶然遇到你,我也不会与你相认。师祖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叫做阿青。从以后,阿青就是我的新名字。”

    “阿青!”

    方笑武心头微微一震,觉得现在的朱菁雯已经变了,再也没有以前的刁蛮任性,浑身上下充满了一股灵气。看来她死过一次之后,不但脱胎换骨了,就连心灵上,也和以前大不一样。

    “方大哥,你听过天书大会吗?”

    阿青朱菁雯突然问道。

    方笑武点了点头,道:“听过。怎么了?”

    “不知你收到了飘渺宫的帖子吗?”

    “收到了。”

    “我师祖也收到了,他老人家到时候也会去,如果你去的话,我们还会在天书大会上相见。”

    方笑武听袁公也会去天书大会,不由得暗暗吃惊,看来这个天书大会确实很大,比起圣宫上次举行的天下武道大会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连袁公那种世外高人也惊动了。

    方笑武想了想,道:“好吧,既然我们还能在天书大会上相见,那你就先回去向你师祖复命吧。??□??不过,你既然还活着,无论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我都觉得你应该回去看一下你爹爹,我相信他能体谅你。”

    阿青点头道:“好的,到时候我会去的。”

    当下,阿青与水晶了一些告别的话,就先离开了灵鹫寺。

    阿青走后,方笑武与水晶在旁等了一会,见王弃终于恢复,便一块儿出来,来到了地上面。

    王弃将之前被自己撞昏过去的灵幻和尚拍醒,而灵幻和尚醒来后,见王弃变成了和尚,不由十分惊奇。

    王弃让灵幻和尚到寺内检查一下还剩下多少活人。灵幻和尚不敢不答应,也不敢趁机跑掉,乖乖地去检查。

    不一会儿,灵幻和尚回来,有六百多个僧人还活着。

    王弃听后,想了想,从身上掏出一个瓶子。交给灵幻和尚,道:“这瓶子里有一些灵液。我走以后,你把这些灵液给那些还活着的人服下,他们就会恢复。”

    灵幻和尚虽然不清楚生了什么事,但他早已猜到灵空和尚已经死了,想到王弃与惊梦禅师是一起来的,王弃不定就是惊梦禅师的徒弟,便道:“灵鹫寺现在已经变成了这样,贫僧也无脸再当灵鹫寺的掌门,还请师兄……”

    王弃笑了笑。▽??▃?道:“你想让我做灵鹫寺的掌门?”

    灵幻和尚一脸认真的道:“灵鹫寺若能得到师兄的庇护,一定可以恢复往日声威……”

    他这么,自然是想讨好王弃。

    但王弃听了,却是突然沉下脸来,喝道:“灵幻,我听师父过你,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你记住我今天的话,在我走后,你和其他僧人一把火将灵鹫寺烧了,到别的地方去。

    我不管你们以后是继续做和尚还是还俗,只要让我听到你们继续作恶或者为虎作伥的话,我不会放过你们。知道了吗?”

    灵幻和尚吓了一跳,急忙跪了下去,叫道:“师兄教训的是,贫僧以后再也不敢胡来了。”

    片刻之后,方笑武、王弃,还有水晶,一起离开了灵鹫寺。

    至于灵鹫寺。则是随着日后的一把大火烧起,从登州除名了,登州三大佛宗从此也成为了历史。

    一日之后,方笑武带着王弃和水晶回到了方家,方笑武简单了一下此行的经过,就把王弃介绍给其他人认识。

    至于水晶,因为与白婵早就认识,所以就由白婵介绍,倒比王弃省事得多。

    转眼过了几天,已经是一月底,就快进入二月,方笑武眼见一切太平,就打算实行第二步计划。

    他不可能一直待在武阳城,他在去参加天书大会之前,得去一趟华阳城,而且华阳城是鬼谷派的地盘,白婵身为掌门人,也是时候回去了。

    于是到了二月初三这天,方笑武将武阳城的事务全都交代清楚后,就打算让白婵等人先去华阳城。

    至于方笑武自己,要去见一个人,等见了那个人之后,就会立即赶去华阳城与白婵等人会合。

    就在他们将要离开武阳城的前一天,吴乐突然喊人来把方笑武叫去,是有一件重大的事要跟方笑武。

    方笑武才刚进入吴乐居住的屋子,却见这里早就有了好几个人,除了吴乐之外,还有令狐十八、阳天和王弃。

    奇怪的是,原先一直处于昏睡中的无空,此时却醒了过来,而且还一副要走的样子。

    因为无空是被吴乐点倒的,所以没人会无缘无故的将无空弄醒,无空现在醒来,当然就是吴乐所为了。

    无空见了方笑武,不等其他人开口,就张口道:“方公子,你来得正好,你帮我话。”

    方笑武笑道:“大师,你要我帮你什么话?”

    无空面色微红,道:“方公子,你以后别叫僧什么大师了,僧年纪不大,当不起大师二字。”

    方笑武笑道:“不叫你大师的话,那我叫你什么?难不成叫你无空老兄?”

    “阿弥陀佛,僧是个出家人,无空老兄这个称呼听上去颇为刺耳,方公子叫僧一声和尚就行了。”

    方笑武摇摇头,道:“不行啊,我不能叫你和尚。”

    “为什么?”

    “因为你连大师都不是的话,又怎么会是和尚呢?”方笑武道。

    其实,方笑武过来之前已经猜到了吴乐为什么会把自己叫来。他看得出来,吴乐想收无空为徒,如果无空还是和尚的话,吴乐就没办法收无空为徒,那最好的办法就是逼无空还俗。

    无空怔了怔,问道:“方公子,你的意思是……”

    方笑武笑道:“我记得你以前过,你只不过是达摩寺的一个扫地僧,算不得达摩寺的弟子,对不对?”

    “对啊。”

    “既然你不是达摩寺的弟子,那你就不是真正的和尚了。”

    “这……”

    “还有,对于一个出家人来,最要紧的是慈悲为怀,但你当初放出暗器对付半山老叟的时候,一点也不慈悲。所以,就算你还想继续当和尚,佛祖恐怕也不会答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