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1521章 两败俱伤?
    手机阅读<b&t;

    方笑武看到无忌公子将赤练剑的力量全部催动后,心头亦是微微吃了一惊。▽●▋?▃&nbp;

    无忌公子的斗志似乎已经恢复了,要不然的话,以无忌公子之前的状态,根本就不可能有这样的潜力去激赤练剑的气息。

    方笑武暗暗吸了一口气,突然向前一步走出,手中的水石剑朝着无忌公子一指,大声叫道:“无忌公子,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狠狠地拼一次吧。”

    无忌公子没有出声,而是望着方笑武,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虽他是要和方笑武真的打一次,可是当他可以催动赤练剑的全部力量之后,他开始有些犹豫了。

    因为他不知道方笑武是否能够和现在的自己对敌。

    要知道他一旦出手,就一定会全力以赴,毫不保留,方笑武要是一不心,重伤在了他手中的赤练剑下,甚至是死在了赤练剑下,那他的做法岂不是正好中了敌人的奸计吗?

    所以,他想看一看方笑武的反应。

    然而,方笑武的反应就是没有反应。

    而正是这种没有反应的反应,使得无忌公子看懂方笑武的想法。

    换句话,如果方笑武有反应的话,那意思就是告诉无忌公子自己未必能招架得住。?▼▽□▽

    而方笑武没有反应,那就是告诉无忌公子,让无忌公子尽管出手,自己有能力应付。

    于是,无忌公子不再有所顾忌,而是用赤练剑在身前抖了一个碗大的剑花,倏然一剑刺向了方笑武。

    无忌公子这一剑的招式可以用平庸来形容,但是这一剑的力量一点也不平庸,就算是青衫老人,自忖也没有能力招架得住。

    而方笑武看到这一剑之后,面色也开始凝重起来。

    眼看赤练剑距离方笑武越来越近,只剩下不足两丈的距离,就在这时候,方笑武的手臂微微一动,水石剑破空而出,迎着赤练剑刺了过去,剑法也是平庸,但力量绝对不平庸。

    刹那间,两把仙家级的宝剑碰在了一起,窜起了一道诡异的火光,照亮了两人的面孔。

    虽然只是一个照面,但方笑武和无忌公子都从对方的眼神里读懂了他们接下来要干的事。

    只见方笑武与无忌公子都是不断的催动剑气,要将对方逼退,而就在下一刻,水石剑与赤练剑缠住了,顿时成了僵持不下的局面。

    不料,就在两人相持了一盏茶工夫之后,方笑武的面色突然微微一红,嘴角流出了一丝流血。

    “呃……”

    方笑武口中出一声低吟,猛然向后退了三步,像是抵御不住无忌公子的剑气。■□▋▼‥

    当然,无忌公子跟着就向前走了三步。

    看到这里,青衫老人还以为无忌公子已经占了上风,方笑武早晚会败在无忌公子的手中。

    哪里想到的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方笑武身上突然散出一股怪异的气息,竟是给方笑武带来了巨大的力量。

    短短几个呼吸之后,无忌公子手中的赤练剑竟是在水石剑的“逼迫下”开始寸寸断裂。

    青衫老人见了,不由得双目大睁,惊怒交集。

    那可是他的佩剑!怎么能如此毁掉?

    青衫老人想动手,可他思考了一下之后,并没有付诸行动。

    片刻后,赤练剑终于毁掉了,只剩下剑柄。

    而这个时候,无忌公子的面色显得十分苍白,感觉就像是耗光了全身力气似的。

    噗!

    无忌公子脚下一个踉跄,张嘴吐了一口鲜血。

    本来以他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再出手。

    可就在这时,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竟是左手一指,将手指当做宝剑来用,“嘶”的一声,点向了方笑武的心口。

    方笑武虽然用水石剑震碎了赤练剑,但他的样子看上去一点也不好受,甚至连手臂都垂了下来。

    因而,当无忌公子的手指点来时,他想要用剑去挡也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嘭”的一声,方笑武心口狠狠地中了一指,一股剑气进入了他的体内。

    哇

    方笑武张嘴喷了一口鲜血,向后飞了出去,落在了地上。

    不过,方笑武身上同时散出一股奇异的反震之力,顿时也将无忌公子震飞出去,看上去伤的更重。

    这一战可以是两败俱伤。

    不过真要比较起来的话,还是无忌公子要重一些,因为他落地之后,本来想爬起来的,但因为伤的太重,竟是爬不起来,只能趴在地上。

    另一边,方笑武不但爬了起来,而且还坐了起来,一手拿着水石剑,一手在胸前迅的翻动几下,像是在调元。

    砰!

    陡然之间,一条人影出现在方笑武的头顶,左手掌打在了方笑武的脑袋上,足以摧毁千里大地。

    方笑武整个人向下一沉,地面顿时裂开了许多口子。

    不过,那个偷袭成功的人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一声闷哼之后,竟是被方笑武的气息震得远远飞出,落在了地上,还向后退了好几步,却是那三个黑衣人中的一个。

    黑衣人面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他这一掌尽了全力,方笑武重伤在身,绝对禁受不住,不死也要昏死,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方笑武居然可以在极为短暂的时间内对他施展反击,这种反应能力也未免太恐怖了。

    如果方笑武没有受到重伤,以他的实力,能在方笑武面前走过两招只怕也算是很不错了。

    这时,那锦袍老者带着另外两个黑衣人出现了,至于半空中的青衫老人,也出现在了地面。

    “马师兄,人呢?”青衫老人问道。

    “走了。”

    “走了?”

    青衫老人不解的问。

    在他看来,别是锦袍老者,就算是三个黑衣人中的任何一个,不出二十招,都能将之前跑掉的高登开打死,可是锦袍老者却高登开已经走了,难道是生了什么大变故不成?

    锦袍老者看出了青衫老人的想法,解释道:“是我放他走的。”

    青衫老人听了,不觉一怔,道:“你放他走的?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放他走?”

    锦袍老者道:“因为他是魔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