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1891章 伪教主?(下)
    “我当然会负责。??????????&nbp;?&nbp;?c?”

    话音刚落,场上又多了一个人,正是“镜魔”尉迟藏锋。

    他冷冷望着地魔,一副谁也别想让他闭嘴的样子,道:“我既然敢这么,当然是有证据证明魔化元曾经做过什么。”

    按理来,话已到了这个份上,地魔身为魔化元的心腹,应该会问地魔有什么证据,但奇怪的是,地魔却没有这么问。

    他只是道:“无论你有没有证据,我倒要问你一句,你魔鼎天的失踪跟教主有关,那教主为什么要这么做?”

    尉迟藏锋冷笑道:“为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当然是为了坐上教主之位。”

    地魔哈哈一声大笑,道:“尉迟藏锋,你真是越活越糊涂了。”

    尉迟藏锋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地魔道:“很简单,就算魔鼎天不失踪,只要他一死或者退位,教主之位还不是教主的?教主乃雄才大略之人,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换言之,如果教主真的做了这种事,一旦被人揭破,那岂不是成了我们魔教的公敌?要是你的话,你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尉迟藏锋认为自己有证据,当然不怕地魔为魔化元狡辩,冷笑道:“地魔,看来你已经被魔化元的话给蒙蔽了,无论他什么,你都觉得是对的。我虽然不不清楚魔化元当年为什么要急着坐上教主之位,但我敢,魔鼎天的失踪,正是魔化元造成的,我甚至怀疑魔鼎天根本就没有失踪,而是……”到这里,怪笑两声,却没继续下去。

    而听了尉迟藏锋的这番话,地魔目中却是闪过了一道诡异的精光。

    方笑武何等眼神,早已察觉到了地魔的古怪,心里面不禁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是:尉迟藏锋现在所做的事,正是地魔想要看到。

    只不过这是魔教的事,方笑武身为外人,根本就没有“资格”插手。

    而对于另外一个人来,也就是阳天,虽然承认自己是阳魔的徒弟,也参加了比武,但是阳天根本就不在乎魔鼎天被魔化元迫害的事,自然也不会把自己知道的事出来。

    况且魔鼎天当年失踪的事太过复杂,无论是方笑武还是阳天,现在要是突然出来,万一让被软禁在魔教总坛内的魔鼎天送了性命,岂不是他们害死了魔鼎天?

    这样的事,他们可干不出来。

    “而是什么?你把话清楚,不要只一半。”地魔沉声道。

    “地魔,以你的聪明,不会听不出我想什么吧?难道非要我当众出来吗?”尉迟藏锋冷笑道。

    “尉迟藏锋,你少在我面前打哑谜。你有什么话,你就尽管,不要遮遮掩掩的。”

    “好,既然你非要我,那我就不客气了。如果魔鼎天没有失踪,而教主之位又落到了魔化元的身上,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魔鼎天早已被魔化元暗害了。”

    此话一出,几乎所有魔教中人都是大吃一惊。

    一些人是曾经怀疑过魔鼎天之所以离开会魔教总坛,不知所踪,是被魔化元逼的,但这些人绝不会想到魔鼎天会被魔化元暗害,因为这种事别身为天下第一教的魔教,就算是一个门派,若是有人敢做这样的事,那就是全修真界的公敌,名声永远是臭的。

    地魔听了尉迟藏锋的话,却十分镇定,笑道:“尉迟藏锋,你究竟是吃了什么迷药,连这种话都敢出来,难道你想颠覆我们魔教吗?”

    尉迟藏锋冷声道:“颠覆我们魔教的不是我,而是魔化元。他身为魔鼎天的弟子,却做出欺师灭道的事,天地不容,人人得而诛之。”

    听了这话,方笑武不觉想道:“糟糕,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想要收回已经不可能。尉迟藏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魔化元,无疑是没有任何退路,要是‘活死人’突然现身,且用话语‘维护’魔化元,那尉迟藏锋可以是死定了。”

    到了这时,方笑武也就明白了魔化元当初为什么没有杀魔鼎天,以绝后患,原来魔鼎天对于魔化元来,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假设魔鼎天已经被魔化元杀了,尉迟藏锋今天一旦拿出了可以证明魔化元迫害魔鼎天的证据,那魔化元能耐再大,又怎么可能让其他人相信他没做过暗害魔鼎天的事?

    而魔鼎天并没有死,他要是现身出来为魔化元话,无论尉迟藏锋找到的是什么证据,那就没有半点效果了。

    只不过,魔鼎天为什么要甘心被魔化元利用呢?

    想来就是为了魔教的大业吧。

    换句话,为了魔教的大业,就算牺牲一个镜魔,对于魔鼎天来,也不算什么。

    从这一点来,魔鼎天与魔化元确实是一对师徒。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方笑武的假想,至于真相是不是这样,那就要看事情是否真如方笑武所想的那样展了。

    只听地魔道:“尉迟藏锋,我本以为你还有救,想不到你为了污蔑教主,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种地步。”

    尉迟藏锋针锋相对道:“丧心病狂的是魔化元,我这次到总坛来,就是要揭穿魔化元的虚假面具,让大家看清楚他的……”

    “够了!”

    忽听天魔的声音响起,“尉迟藏锋,如果你现在收回之前过的话,我身为天魔,可以帮你向教主求情,饶你不死。”

    尉迟藏锋早已豁出去了,谁的话都不管用,冷笑道:“天魔,你身为我们魔教的第一古魔,理应维护我们魔教的‘道’,而不是因为某个人有些能力就打算一手遮天的包庇他。如果你真的要包庇魔化元,那我就在这里一句,你不配当天魔!”

    “听你的口气,你是认为我明明知道魔化元干的事,却要包庇他了?”

    “显而易见。”

    “放肆!你有几个脑袋,敢这么对我话?”

    “你要杀我,易如反掌,只是你真要杀了我,那就更加证明你确实想包庇魔化元……

    “够了,你不用再了,我也不会杀你。你不是魔鼎天被教主暗算了吗,那我现在就让你听一听魔鼎天的声音。”

    话音刚落,就听”活死人”魔鼎天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尉迟大哥,你还听得出我的声音吗?”

    尉迟藏锋听了,浑身一震,张大嘴巴,却是一句话都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