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2562章 道心老祖(上)
    塔塔听了鸿运童子的话,自是不服,道:“你渡劫成功又怎么样?我照样可以赢你。&nbp;”

    “大言不惭!”

    “那你就动手啊,我倒要看看你现在有多大的本事。”

    鸿运童子何尝不想动手,只是他刚才出过一次手,偏偏被方笑武给拦了下来,如果方笑武一心要插手他和塔塔的事,就算他能耐再大,恐怕也不可能击败方笑武。

    而只要越不过方笑武这道坎,他又怎么还能“报仇雪恨”?

    所以,鸿运童子得想办法支开方笑武,或者让方笑武不能插手他与塔塔之间的事,这样他才有机会和塔塔动手。

    鸿运童子冷冷一笑,道:“你有方笑武帮忙,我就算能打败你,只怕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

    塔塔道:“如果我不让他帮我,你就会和我打吗?”

    鸿运童子道:“当然。”

    塔塔道:“那好,我给你机会。方笑武,你听到了吧,他怕你插手这件事,你若真是为我好,就不要帮我。”

    方笑武道:“我若不帮你,以你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连你都这么?”

    “他已经不是轩辕无痕,而是鸿运童子,除非你恢复道婴之身,不然的话,无论怎么打,你都打不过他。”

    听了这话,鸿运童子又是哈哈一笑,道:“丫头,你听到了吧?连方笑武都这么,你还有什么好的?你就干脆承认不是我的对手算了,我一高兴,就不会找你的麻烦了。”

    塔塔冷声道:“就算我现在不是你的对手,我也要和你斗一斗。”

    鸿运童子道:“你和我斗只有死路一条,不过方笑武担心你会死在我手中,所以他是不可能让你和我斗的。”

    塔塔张嘴欲言,方笑武突然问道:“鸿运童子,你就这么想杀塔塔?”

    鸿运童子哼了一声,道:“若不是这丫头多次缠着我,以我当时的造化,不出万年,定能取得突破。我若不报此仇,何以为道?”

    方笑武道:“可是虚无老祖不是救了你吗?”

    鸿运童子道:“虚无老祖救我只是顺应道意,我不欠他的。”

    方笑武又道:“那你现在比以前厉害,不就是取得了突破吗?你还想怎么样?”

    鸿运童子道:“怎么样?哼,我只想证明我比她强,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我都是比她强。”

    方笑武想了想,道:“好吧,既然你非要证明自己比塔塔强,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我不帮塔塔,你们两个随便动手,但有一点我希望你能记住。”

    鸿运童子听方笑武不会出手帮塔塔,心中暗喜,问道:“哪一点?”

    方笑武道:“如果塔塔有个三长两短,也不会放过你。”言下之意,如果鸿运童子敢杀了塔塔,他就会为塔塔报仇。

    鸿运童子暗道:“这子造化那么大,以我目前的实力,最多也就是和他打个平手,不过岁神会把造化金斗送给我,只要我有了造化金斗,不出十年,定能打败这子。”

    这么一想,已有主意,道:“你放心,这丫头是虚无老祖的养女,我再怎么想杀她也不会真的把她打死,最多也就废了她。我要是废了她,你不会也想找我报仇吧?”

    方笑武道:“只要塔塔不死,你想怎么出手都行。”

    “好,我们就这么定了。”

    鸿运童子完,就要动手。

    然而就在这时,一人从远处走了过来,脚下度虽然不快,可步伐轻盈,宛如行云流水,一看就知道是不是寻常之辈。

    况且地牢第九层极为特殊,许多大神进了一半都要停下来,更不要深入内部了,这人竟然可以来到这边,可见他的强大。

    如此一来,众人目光都不由自主的望向了此人。

    只见那人走到近前之后,却没有一个人认识他,而他的样子也显得十分普通,并无任何出奇之处。

    下佐岁神身为地牢名义上的最高领,看出那人不是岁寒山的人,颇为震惊,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到这里来?”

    那人目光一扫,问道:“于世故呢?”

    下佐岁神惊疑不定,问道:“于世故是谁?”

    其实他早就知道了,只是故意这么问而已。

    那人道:“于世故就是岁神。”

    下佐岁神知道瞒不下去,只好道:“岁神不在这里。”

    那人道:“既然他不在这里,你们为何聚在此地?这间牢房里关着什么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的气息。”

    下佐岁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正在想如何应对时,方笑武突然问道:“你也是来找岁神报仇的?”

    那人目光锁定在方笑武身上,眸子内微微流露出了讶然之色,点头道:“不错。”

    方笑武道:“我能问问你与岁神之间的过节吗?”

    那人道:“于世故偷走了我的东西,我找了他许多年,最近听到他在这个世界,所以就找上门来了。”

    方笑武哑然失笑,道:“原来岁神也偷走了你的东西,他怎么到处偷人家的东西啊。”

    道上尊原本还在猜想那人的身份,但在听到岁神也偷了那人的东西之后,对那人不由生出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问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那人反问道:“你是道上尊?”

    道上尊笑道:“原来阁下知道我是谁。”

    那人道:“我不但知道你是谁,我还知道你当年被于世故偷走了造化金斗,是吧?”

    道上尊道:“不错,我的造化金斗确实是被于世故偷走了。既然你的东西也被他偷走,那他就是我们两个的共同敌人。你若有兴趣的话,我们两个不妨联手对付于世故,让他把我们的东西还给我们。”

    那人道:“我一个人就能拿回自己的东西,不需要你。”

    道上尊怪笑一声,问道:“你以为于世故没有帮手吗?”

    那人愣了愣,道:“于世故还有帮手?他以前不是独来独往的吗,什么时候有了帮手?谁能做他的帮手?”

    道上尊为了拿回造化金斗,便将鸿运童子拉了进来,道:“你有没有听过鸿运童子这个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