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3096章 镖局(下)
    听到方笑武要托镖,两个汉子均是愣了一下。

    旋即,之前问话的那个汉子说道:“十分抱歉,本局月内不接任何生意,阁下请下月再来吧。”

    方笑武道:“其实我是来吊唁阎总镖头的。”

    两个汉子又是一愣。

    在他们眼中,方笑武就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怎么会与总镖头认识?

    “还是很抱歉,本局不接受任何外人的吊唁。”

    “外人?我不是外人,我是……”

    不等方笑武把话说完,前方大步走来了一个年纪四十出头的镖师,目中带着丝丝精光,问道:“不知阁下贵姓大名?”

    方笑武反问道:“你是哪位?”

    那两个汉子见方笑武这么不客气,双眉都是往上一挑,眼看就要发作,好在那个镖师脾气不错,挥挥手,让他们稍安勿躁,然后对方笑武说道:“在下是双龙镖局的一位镖师,名叫丁畴。”

    方笑武笑道:“原来是丁前辈,晚辈名叫武方。”

    “武方?”丁畴把自己所听过的人物想了一遍,却从未听过,“武少侠,不知你到我们双龙镖局来,有何贵干?”

    方笑武道:“我是来找人的。”

    闻言,那两个汉子不由大怒。

    从一开始,他们就问方笑武要找谁,但方笑武却说自己是来托镖的,等他们说不接生意时,方笑武又改口说自己是来吊唁的。

    而今,方笑武居然说自己是来找人的,这不是故意来找茬的吗?

    如果他们能做主,肯定早就对方笑武动手动脚了。

    “丁爷,这小子嘴里没一句实话,我看他是故意……”

    “不得无礼,这位武少侠既然来了,那就是我们双龙镖局的朋友。对了,武少侠,不知你要找谁?”

    方笑武见丁畴不失气度,倒也不好隐瞒了,开门见山的道:“我要找的这个人名叫赵承天。”

    那两个汉子听说方笑武要找赵承天,面色都是微微一变。

    赵承天可不是寻常人,乃是双龙镖局的少镖头,而且还是总镖头阎大龙的弟子,别说他们了,即便是身为镖师的丁畴,见了赵承天,也得低一下头。

    赵承天所结识的人,均不是等闲之辈,而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怎么会来找赵承天?

    “原来武少侠是赵少镖头的朋友,失敬,失敬……”

    丁畴暗自惊讶,他在双龙镖局待了二十多年,是看着赵承天长大的,赵承天认识什么人,他就算不是全都知道,但据他所知,赵承天为人高傲,绝不可能与方笑武这种打扮的人做朋友。

    方笑武笑道:“丁前辈,你误会了,我不是赵承天的朋友。我找他是想问他一件事。”

    丁畴听方笑武不是赵承天的朋友,不由想道:“我说呢,赵承天的朋友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公子哥儿,怎么可能与这个武方做朋友?原来是我看走眼了。”念头一转,问道:“不知武少侠找赵少镖头要问何事?”

    方笑武笑道:“这件事我只能当面问他。”

    丁畴皱眉道:“可是赵少镖头这几天没空……”

    “他没空?那不行啊,这件事十万火急,不容有失。这样吧,丁前辈,麻烦你把赵承天叫出来,他见了我,一定……”

    “好你个小子,竟敢跑来我们双龙镖局撒野,是不是以为没人敢教训你?”

    那两个汉子中的一个心中早已有火,也不管丁畴是否在在场,握拳上去就想揍方笑武一下。

    丁畴见了,却是没管,因为他也开始怀疑方笑武是来捣乱的。

    方笑武往后退了几步,大声叫道:“赵承天,你给我出来,你要是不出来,我就把你的所作所为……”

    “哟呵,你还得脸了?竟敢在我们双龙镖局门前大呼小叫!少镖头的大名是你能叫的吗?快跟我滚。”

    那汉子追上前去,唰唰唰就是三拳。

    只是方笑武脚下颇为灵动,居然全都躲开了。

    丁畴见方笑武步法古怪,不像是武功,但又有效果,担心方笑武颇有来头,忙道:“住手!”

    那汉子听了,不敢再追方笑武,而是退了回去。

    丁畴问道:“武少侠,你真的要见赵少镖头?”

    方笑武道:“是啊。”

    丁畴道:“那好,你且在此等着,我这就去把赵少镖头请来。你们两个好好听着,不要对武少侠无礼。知道吗?”

    那两个汉子见丁畴暗中向他们递了一个眼色,顿时明白了丁畴的意思,齐声说道:“丁爷,我们知道了。”

    “好,我去去就来了。”

    话罢,丁畴转身迅速进了镖局。

    那两个汉子本以为方笑武看到丁畴真的去请赵承天出来,定然会吓得转身就跑,而他们也早已做好了拦下方笑武的准备,可是他们等了一会,见方笑武丝毫没有要跑的意思,仿佛真的是来找赵承天,都不觉懵了。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难道就不怕赵承天出来之后把他抓了?

    赵承天的脾气他们可是领教过他,谁要是得罪了赵承天,不死也要脱层皮啊。

    又过了一会,只见丁畴终于把赵承天从镖局里请出来了。

    赵承天一身孝服,面带不悦之色,分明就是不想出来见人。

    而等他看到了方笑武以后,先是皱了一下眉头,跟丁畴说道:“丁镖师,要见我的人就是他吗?”

    丁畴诧道:“赵少镖头,你不认识他?”

    赵承天道:“我……”

    方笑武叫道:“赵承天,你好啊。”

    赵承天听了这话,面色不觉一怒,喝道:“从哪里跑来的野小子,竟敢……咦,是你?”终于看出了方笑武正是师妹照顾了好几天的那个人。

    方笑武似笑非笑的说道:“对呀,就是我。赵少镖头,我们能找个地方谈谈吗?”

    赵承天原本是吃了一惊,但他毕竟是见过不少大场面的人,迅速冷静下来,哈哈一笑,说道:“武老弟,你来的正是时候,我找你找的好辛苦。”

    闻言,丁畴暗暗叫奇。

    他本来想问些什么,可这个时候,赵承天居然走了上去,拉着方笑武的手,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一块儿进了镖局。

    而方笑武的样子,也没有任何不爽。

    丁畴正要跟上去,赵承天突然说道:“丁镖师,我要和武老弟好好聊聊,你就不必跟来了。”

    若是以前,丁畴肯定还会多问两句,但今时今日,丁畴心知赵承天的身份和以前有点不太一样了,所以也不敢得罪赵承天。

    他站住脚步,目送方笑武和赵承天一起消失在镖局的大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