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龙脉战神 > 正文 第3350章 镖师之胆
    曹日华笑道:“那位大师也想见见两位,不过他老人家已经离开镖局,两位不妨把住址说一下,一旦那位大师回来,定当登门拜访。”

    “哼!”金赤冷笑道:“曹总镖头,你是明白人,难道真想与我们母子为敌吗?”

    曹日华道:“曹某怎敢?只是……”

    “够了。”金二娘发话了,一副没把曹日华放在眼中的样子,“姓曹的,我实话告诉你吧,你镇远镖局的镖,是我们母子劫的,你镇远镖局的人,是我儿子打伤的。我们母子有个规矩,凡是伤在我们母子手中的人,只能听天由命,不得有人帮忙,谁要是敢帮忙,谁就是与我们母子过不去。”

    “这么说,两位认为那位大师得罪了你们,你们想找他老人家的麻烦?”

    “他要是肯认错,我们就饶了他。他要是不认错,哼哼,他不死也要脱层皮。”

    曹日华听了这话,便知道今日之事无法善了,就算他退让九分,对方也会不依不饶。

    是故,他也不再客气,说道:“两位,我镇远镖局不知何处得罪了你们母子,你们母子非要抢走镖货不可?”

    金赤哈哈大笑,说道:“曹日华,你沉不住气了吗?我告诉你,我们劫镖那是看得起你们镇远镖局,换了别的镖局,我们看都不看一眼……”

    “好大的口气!”有人说道,正是陈安。

    金赤瞟了一眼陈安,不屑问道:“你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陈安淡淡说道:“你不用管我是谁,你不是很嚣张吗?你敢不敢与我比比?”

    金赤火冒三丈,怒道:“连曹日华都不是我的对手,你竟敢……”

    “我就问你敢不敢!”

    陈安往前踏出一步,气势为之一变。

    金赤没有看出古怪,但金二娘看出来了,皱眉道:“姓曹的,想不到你镇远镖局还有这等人物,难怪江湖传闻你镇远镖局藏龙卧虎,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金赤叫道:“娘,这家伙武功比曹日华还要高?”

    金二娘道:“反正很高,就算你能赢他,也要花些功夫。”

    金赤道:“那没什么,既然他想找死,我就成全他,赐他一死。”说完,就要动手。

    “慢着。”金二娘道,“你要是杀了他,这件事就没法收场了。”

    “不知娘有什么高见?”

    “我们要找的人是那老和尚,只要镇远镖局肯把他交出来,我们就没有必要和镇远镖局打打杀杀。”

    “可是他们不肯交人啊。”

    “就算他们不肯交人,我们也不能说杀就杀,得按江湖规矩来,否则被六扇门的人盯上,很麻烦。”

    “娘,我们连东厂、锦衣卫都不怕,还怕六扇门吗?”

    “傻孩子,你以为朝廷成立六扇门是为了什么?如果东厂、锦衣卫能够镇得住江湖上的人,还需要六扇门吗?”

    “难道六扇门比东厂、锦衣卫还要厉害?”

    “这不是厉害不厉害的问题,而是……”金二娘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得话锋一转,“反正六扇门最近才成立,急需立威,无论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都敢抓。”

    “啊,我明白了,这就叫新官上任三把火。”

    “明白就好。所以……”

    “所以你们母子最好交出镇远镖局的镖货,不要让我们六扇门的总捕头阳大人为难。”

    随着话声,王捕头带着二十几个六扇门的一等捕快迅速来到了厅门外,但没有进入,而是围堵在外边,看样子也是忌惮电母雨子的手段。

    金赤回头看了一眼,冷笑道:“你们是六扇门的人?”

    王捕头道:“不错。”

    金赤嘲讽道:“你们六扇门的总捕头见了我老母,也不敢放肆,你只不过是个小捕头,居然敢这么跟我们说话,信不信我打得你找不到东南西北。”

    对于金赤来说,王捕头确实是小捕头,但对于许多人来说,王捕头绝不是小捕头。

    他是镇远府的负责人,也即是说,整个镇远府之中,六扇门以他为大。

    一府之内,知府最大,乃正四品。

    虽说王捕头的身份不能与镇远知府相比,可六扇门直属于刑部,别说六扇门的捕头,即便是六扇门的捕快,除非有特别命令,否则也不会轻易听知府指挥。

    真要遇到了什么难事,知府大人也得请教六扇门捕头。

    而这种朝廷“恩准”的待遇,也使得刚成立没多久的六扇门,大有后来追上,要与东厂、锦衣卫一较高低的意思。

    “金二娘,你们母子当真想与我六扇门过不去?”作为回应,王捕头故意不理会金赤,而是与金二娘交涉。

    金赤大怒,但金二娘将手举起,使得他不敢发作。

    “你姓什么?”

    “姓王。”

    “王捕头,我们母子又不是朝廷钦犯,怎么会与你们六扇门过不去?不过有一件事王捕头应该明白,那就是江湖事江湖了,你可以问问曹总镖头,他真想让我们母子吐出镖货吗?”

    王捕头以前也是江湖中人,当然知道金二娘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只要曹日华不追究这件事,那六扇门就无权过问。

    果然,曹日华说道:“金前辈,如果你真喜欢那对价值三万两的龙凤宝钗,就当做是我镇远镖局送给你的见面礼。至于陈福总镖头,他已无甚大碍,我可以保证他不计较此事。”

    金二娘听了,怪笑着问道:“王捕头,你听到了吧?”

    王捕头望了一眼曹日华,见他没什么表示,只得说道:“既然如此,那倒是王某多事了。

    稍微吩咐了一下,把其他捕快全都遣走,只留下两个,进了大厅,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王捕头当然不是想看热闹。

    他担心电母雨子会乱来,只要他还在这里,电母雨子就不会滥杀无辜。

    他这么做是在“保护”镇远镖局。而这并不是因为他知道镇远镖局的底细。

    真正原因在于,镇远镖局乃纳税大户,六扇门得重点照顾。

    此时,金二娘伸手一指陈安,说道:“你不是想和我儿比试一下吗?当着王捕头的面,你还敢不敢像刚才那样挑衅我儿?”

    陈安道:“有何不敢?”

    金二娘道:“那好,赤儿,你上去教训教训他,别让娘失望。”

    “知道。”

    金赤早已摩拳擦掌,得到老母同意之后,一点也不客气,飞身而出,一拳打向陈安,劲道强横,一流高手也无法招架。

    他出手这么狠,分明就是要废了陈安。

    不料,陈安也是一拳对轰而来,要与他硬怼。

    砰!

    两人拳头相碰,陈安固然被打得退了出去,但金赤也觉得拳头火辣辣得疼。

    金赤没想到陈安得力量会这么大,怒吼一声,展开一套掌法,呼呼声中,与陈安斗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