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一章 一甲子的穿越
    民国二十六年,六朝古都南京。

    雨花台和紫金山上,已经飘扬起侵略者的旭日旗。大队大队身着土黄色军装的异族士兵,就像一股股洪流,从中华门、光华门、水西门、中山门涌入失去抵抗能力的国都,带来的是逐渐蔓延至全城的血色。

    泰和桥的一处废墟中,林笑棠静静的躺在地上,额头上是一块触目惊心的伤口。他的双目紧闭,不时露出痛苦和思索的表情,而眼皮下的眼球却在飞快的转动,脑袋也在不停的扭来扭去。

    因为一个幽灵侵入了他的身体,攻陷了他的脑海。来者自称是一名来自六十年后的一名华族特工,因为在执行秘密任务中牺牲,谁料灵魂竟然穿越一甲子的时光,来到了六十年前同一天的南京。

    而现在的南京,正处于历史中最黑暗的时刻。

    林笑棠只觉得一道暖流钻进自己的脑袋里,就像是一座空荡荡的仓库,忽然间被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随着涌进来的东西越来越多,那种膨胀的感觉也随之不断扩大,蔓延至自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终于,林笑棠一个激灵,猛的睁开了双眼。

    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变了样子,空气中弥漫着黑色的硝烟和纷纷扬扬的尘土,浑浊的让人无法顺畅的呼吸,不时响起的整耳欲聋的爆炸声和毫不停歇的枪声几乎能将人的耳膜击穿。

    林笑棠一扭头,面前有一张人的脸,但好像仅仅是脸而已。

    因为他,只剩下一个头颅,灰白无神的眼球静静的看着林笑棠,仿佛在诉说着自己的不甘和愤怒。林笑棠认得他,自家隔壁药房的方老板。

    林笑棠的瞳孔急剧收缩,像是被什么东西猛然间咬了一口似的,手忙脚乱的向后爬去,心脏不由自主的剧烈跳动起来,混乱的思绪夹杂着恐惧和伤口传来的疼痛让他心乱如麻。

    忽然,一阵熟悉的哭声传来,是方柔,方老板的女儿!

    林笑棠努力摇摇头,这才清楚现在并不是在梦中,他站起身快步跑向房屋废墟上仅剩的窗口,探出半个脑袋,小心翼翼的向外看去。

    废墟前边是一个窝棚,透过门口,依稀可以看见一个穿着黄色军装的日本军曹正将一个娇弱的身影按在破旧的门板上,双手不断的撕扯着她的衣服;而和自己一起长大的邻居二狗就跪在门口,手被反绑着,身后一个矮壮的日本士兵一手提着三八式步枪,另一只手用力扳着二狗的脸,逼迫着他“欣赏”窝棚内的惨剧。而二狗的脚边,则是一具穿着长衫没有头颅的尸体。

    一团不可遏制的怒火瞬间在林笑棠的心头点燃,双拳慢慢攥紧,他站起身,右脚在窗框上一蹬就跳了出来。

    挟持着二狗的日本兵回头看见林笑棠,,忙抄起步枪,作势要拉枪栓。

    一双眼睛几欲喷火的林笑棠一拳击中那矮壮日本兵的咽喉,将其喉结要害记得粉碎。然后大踏步走进窝棚,双手扳住背对着自己的军曹的脑袋,用力一扭。

    杀气渐渐从林笑棠的眼中消退,林笑棠呆了半晌,看看地上的两具尸体,又看看自己的双手,突然跑出窝棚,扶着棵烧焦的大树干呕不止。

    二狗挣脱了绳索,跑到林笑棠的身边,“七哥,你没事吧?”

    林笑棠扬起苍白的面孔,苦笑着示意他先看看窝棚里的方柔怎么样了。

    二狗扶着目光有些呆滞的方柔走出窝棚,直到看见林笑棠,披上二狗外套的方柔的脸上才有了一点血色,但一眼瞥见地上的无头尸身,方柔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双手捂着嘴,无声的哭泣。

    林笑棠叹口气,只得强打起精神,颤抖着将方老板的头颅捧出来,和尸身摆放在一起,又找了张席子盖在上面。

    这时,林笑棠的思绪才逐渐清晰起来。南京已经被围一周有余,守城战也打得有声有色,今天,林笑棠原本是回大学和同学们商议组织人手到前线慰问的事情。可突然传来国军撤退,日本人进城的消息,南京城顷刻间乱成一团。

    林笑棠赶忙回家找大哥大嫂,想和他们会合尽快出城,但刚到家门口正赶上日军炮击,他被炮弹的气浪震飞,晕了过去,直到刚才醒来。

    “我大哥大嫂呢?”林笑棠双眼直直的看着地面,问道。

    “听我的”二狗的声音有些低沉,“别找了,都被埋在这下边了。只有我和方老板还有小柔跑了出来,正在救人呢,日本人就来了,那些畜生,逼着方老板对、对方柔……,方老板不从,被一刀砍下了脑袋。”

    “不行,我得找到他们,也许他们还没死呢。”林笑棠似乎没听到这些,傻傻的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作势就要走。

    二狗和方柔哭着拉住他,“七哥,不能再找了,日本人已经进城了,见人就杀,当兵的和老百姓都朝渡口那边跑去了,我们再不走就是死路一条啊!”

    两人带着哭腔的叫喊总算让林笑棠清醒了过来,他抚摸着自己的额头,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流淌下来。怎么会这样,自己怎么会没有家了,曾经温暖的家在炮火中灰飞烟灭,大哥大嫂在转瞬间便已经和自己阴阳相隔,这种突如其来孤立无援的感觉让林笑棠的心里很是惶恐和迷茫。

    “七哥,你要拿个主意啊,咱们到底要去哪里,再不走,可就真的走不了了!”二狗焦急的看着林笑棠,方柔无助的拉着林笑棠的衣袖,刚刚十七岁的她显然已经被今天遇到的一切吓坏了。

    “走,去渡口,先到江北再说!”林笑棠忽然冷静下来,他的头脑飞快的计算着。

    南京被围后,蒋委员长和南京卫戍区司令唐生智都说要死守,还说坚持几个月不成问题,所以连老百姓都没疏散。但现在,不到十天,城防却突然崩溃了,而且日本人的挺进速度快的惊人,现在居然已经通过外围防线进了城。南京几个城门那是不要想了,一定落入了日本人的手中,这时候,只有下关的码头渡口可以去了。

    林笑棠有些惊讶于自己的冷静和沉稳,这与以往懦弱、内向、毫无主见的他大相径庭,或许刚刚自己晕倒时并不是在做梦?但,这么荒诞的梦境又怎么解释呢?

    擦干了泪水的林笑棠略一思忖,捡起军曹佩戴的南部手枪和弹夹,拉起二狗和方柔,沿着已经残破不堪的街道向着下关码头的方向飞奔而去。

    昔日的繁华的国都,已变为今日的鬼域,炮弹不时落在三人的身侧,溅起几米高的泥土,那泥土带着腥味落在身上,已分辨不出那究竟是土腥味还是血腥味,和着空气中焦糊的味道,掀起每个人内心的惊惧和无助。

    三人刚转过一个街口,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古怪的口音,“这边,这边有人,好像还有女人。”

    林笑棠一愣,居然是一句日语,而自己竟然听得懂。

    他回头一看,身后飞快的跟上了七八个身影,身上穿的是刺眼的日军土黄色的九八式军服,手里拎着三八式步枪,边跑边向自己等三人的方向追来。

    二狗“妈呀”一声,险些坐倒在地上,林笑棠伸手一扶,同时抓紧了方柔,“快跑!”

    三个人不敢再回头,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向着下关的方向飞奔。身后的日本兵也开枪了,子弹擦着三人的头皮飞了过去,三人心胆俱裂,林笑棠开始有意识的带着两个人绕着弯儿跑,但身后的追兵就是甩不掉。

    林笑棠一抬头,前边就是青林路的国民百货大楼,原先这里是一片繁华的街区,可现在除了被炸塌了一半的百货大楼,周围已经是一片平地了。

    林笑棠张大了嘴,努力平复狂跳的心脏,一面跑一面对二狗说,“看见百货大楼没?”

    二狗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只是点头。

    “跨过前边那条深沟,你带着小柔进大楼,在里边转一圈,再向码头跑,我留下来,引走身后的日本人。”

    二狗一听,涨红着脸想要反驳。

    “别废话,再这样跑下去,咱们谁也跑不掉!”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大楼前边那条深沟,林笑棠感觉挺眼熟,好像是一条标准的战壕,而奇怪的是,自己居然认得。

    林笑棠将手抽回,使出全身的力气将两人推了出去,“向前跑,别回头。”说完,他一纵身,跳进了一人多高的深沟中。

    二狗拉着方柔向着百货大楼跑去,方柔吃惊的张大了嘴,不停的回头看着,看样子是想要挣脱二狗的手臂,但二狗攥的很紧,拉着她一路踉踉跄跄的消失在大楼的入口处。

    林笑棠蹲在沟里,尽量压抑着呼吸,右手握着手枪,左手则不停的在地面上摸索着,摸了半天,只摸到一快千疮百孔的木板,他骂了一声,只得捡了一块分量十足的砖头,然后紧紧的贴在深沟的墙壁上。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