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你们都是她的陪葬
    教官宿舍和后边的教员食堂是一个单独的大院落,原本不属于临澧县县立中学,特训班搬来以后,就征用了紧邻着校园的这个院落,用来供教官和训练班的头头们使用,教官宿舍是栋三层的小楼,而后边的教员食堂则是一栋四层的红砖结构小楼,其中一层是食堂,二层和三层是余乐醒、谢力公等训练班高层的办公室和宿舍,四层则是专门用来接待的客房。

    出事的时候,林笑棠和沈最以及大头两人已经见到了有些微醺的训练班主任余乐醒。听完沈最和林笑棠的汇报,余乐醒的酒意顿时消退的干干净净,浑身上下出了一身透汗,他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看看地上捆着的日本特务,心头不由涌上一股寒意。

    余乐醒立刻命令沈最,将日本人交给谢力公,不管他用什么方法,总之今天晚间一定要撬开这人的嘴巴!同时又命令电讯班,以他本人的名义给长沙的薛岳司令官发报,请他立刻调动临澧周围的部分驻军移动到训练班附近,等待下一步命令。

    沈最答应一声转身刚要走,余乐醒又叫住他,犹豫了一下,“另外,马上将应对措施上报重庆戴老板,并请他指示下一步行动!”

    沈最走后,余乐醒打量着林笑棠三个人,刚要说几句赞许的话。却只听身后“噗通”一声,一个身躯径直摔在离余乐醒不远的地方

    余乐醒大惊失色,随即大喊道:“来人!”

    宴会厅中的宾客和门口的卫兵都被惊动了,所有人都慌忙赶了过来,看清楚场内的情形,一个个都呆若木鸡。

    坚硬的青石板地面上,静静的趴着一个娇小的身影,脸侧向一边,正对着余乐醒和林笑棠的方向,身上灰色的女式军装被扯的凌乱无比,雪白的肩膀暴露在空气中。身下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而血迹的轮廓正在逐渐扩大,一双失去了生命光彩的大眼睛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们。

    “不好了,有人跳楼了!”一声尖叫响起。人们这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看到那女人身上凌乱的衣衫,回想起刚刚宴会上裴中伟的丑态,所有人都明白了事情的原因,纷纷交头接耳,一起看向场中央的余乐醒。

    余乐醒脸色铁青,大喝一声,方才让四周恢复了平静。

    地上女人熟悉的身影让林笑棠的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他情不自禁的走近两步,待到看清了女人的相貌,林笑棠的心头仿佛被重锤狠狠撞击了一下,眼前顿时漆黑一片,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大头此时也看清了女人的样子,接着看到林笑棠向前栽倒,他和小屁赶忙上前,扶住林笑棠,同时环顾四周,悲愤的长啸一声,“是谁,是谁干的!”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向着楼上看去,院子中明亮的灯光下,四楼的阳台上现出一张苍白的面孔,众人看的清楚,那失魂落魄的男子正是前来巡视的裴中伟,此时的他衣衫不整,身上只披了一件白衬衣,还敞着怀,露出凸起的肚腩。看到众人的目光直射向自己,裴中伟慌忙缩了回去。

    自从南京的劫难之后,林笑棠和二狗、方柔三个人九死一生的逃了出来。从那时起,林笑棠就将方柔和二狗这两个一起长大的玩伴当作自己仅剩的亲人,在他的心目中,他们就是自己的弟弟和妹妹。这也是当初在挹江门他恳求萧山令将两人送上船的原因。刚刚小屁回来说没找到方柔的时候,林笑棠的心里就有种不祥的感觉,可万万没想到,仅仅是耽搁了这些许时间,方柔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在自己的面前,连一句话都没留下。

    林笑棠低下头,颤抖的伸出手,将方柔脸前的长发拢到一边,直视着方柔那依然没有合上的双眼,那眼神里充满了屈辱和不甘。

    两行清泪顺着脸庞流下,林笑棠用手轻轻的掩上方柔的眼睛,嘴里喃喃的说道:“小柔,你放心,七哥一定为你报仇!”

    大头和小屁嘶吼着向楼梯的方向冲去,却被卫兵们拦住了去路,两人与持枪的卫兵纠缠着。余乐醒、谢力公和其他训练班的长官大声劝阻,却没有一点效果。

    林笑棠慢慢的站起身,胸中的怒火虽然已经点燃了他的每一寸躯体,但报仇的念头却使得他渐渐冷静下来。他大吼一声,“大头,你们给我回来!”

    接下来,林笑棠静静的走到余乐醒的面前,敬了个礼,“余主任,学生的妹妹被楼上那个王八蛋害死了,请您主持公道!”

    余乐醒的脸上也极不自然,“你放心,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咱们军统对这种人不会姑息。”说着他看向傅胜兰,“傅处长,裴中伟是您的人,您也说句话吧!”

    傅胜兰尴尬的说:“这个,裴中伟是跟我来的没错,但我也不是他的长官,这件事最好还是请示戴老板,请他老人家定夺吧!”

    余乐醒点点头。

    林笑棠冷眼看着两人的表演,心中雪亮,原本他也没指望这些个盘根错节的官僚们能帮自己主持公道,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想先表明一个态度,让长官们放心自己不会私自行动。至于裴中伟,他,一定活不过今晚!

    忽然,学校大门方向传来炒豆似的枪声,众人一愣。但随即,从学员宿舍方向传来两声巨大的爆炸声,火焰腾空而起。

    人群顿时乱作一团,一个士兵从院子外飞快的跑进来,向余乐醒报告,“长官,不好了,大门口保安团的卫兵不知为什么和巡逻队火并起来,还有,宿舍那边遭到不明人员攻击,火力很猛,我们死伤不少!”

    余乐醒的脸色有些发白了,他不是傻子,很明显,日本人已经对训练班动手了,他不由对傅胜兰和裴中伟恼怒起来,这两个丧门星,来得真不是时候,来就来吧,还惹出这么大的事,害的自己连从容应对袭击的时间都没有。

    余乐醒还没答话,院门口就是一阵大乱,二十多个突然出现的劲装黑影手里端着自动武器对着警戒的士兵就是一通扫射,瞬间就有七八名士兵倒在了血泊中。

    余乐醒等人也不愧是身经百战的特工,猝然之下,倒没有乱了阵脚,余乐醒拔出随身携带的手枪,指挥着大大小小的特务开始还击,双方就在院子中开始了对射,一时间僵持起来。

    林笑棠悄无声息的拉着大头和小屁退到楼梯口的阴暗处,冷静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态势,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三个人,一转身就上了楼。

    小屁忐忑不安的问林笑棠想干什么,林笑棠发现他惊恐的表情,回头看看大头,大头倒是脑筋转的飞快,一脸决然的冲着他点点头。林笑棠心中轻叹一声,将小屁留在了三楼的楼梯口,让他帮着两人把风,有事情的话就先走。

    小屁一脸愧色,没有再说什么。

    林笑棠两人来到四楼的客房,踢开房门走进房间。

    屋里却空无一人,大头有点奇怪,林笑棠检查屋里的摆设,走到大床边,俯下身看看,轻声说道:“裴长官,出来吧,余主任让我们护送你出去!”

    裴中伟这才瑟瑟索索的从床底下爬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把柯尔特手枪。

    裴中伟接着灯光看清了林笑棠的样子,不由一愣,“怎么是你?”

    林笑棠狞笑一声,劈手夺下他的手枪,紧接着便是一拳击在他的小腹上,裴中伟闷哼一声,就像是一只被煮熟的的大虾,一下子弓起了腰。

    大头拉过一张椅子,林笑棠抓起裴中伟按在上面,揪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脸面向自己,“裴长官,你还认得我?”

    裴中伟痛苦的点点头。

    “在南京的时候,我和何冲就拜你所赐,差点死在日本人的手上,那时候我就知道,我们救了一只他妈的白眼狼!”林笑棠瞪着通红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裴中伟,裴中伟想要挣扎,但被林笑棠死死的按住。

    “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救了你,等于是间接的害死了我的妹妹!”林笑棠一提他的头发,流着眼泪一字一句的说:“就是刚才被你逼得跳楼的女孩,你知道吗,她才十八岁!”

    大头实在听不下去了,跳过来就想给裴中伟几个耳光。却被林笑棠拦住,“别动他!”

    林笑棠又是一拳击在裴中伟的胸口,裴中伟就像一滩烂泥软倒在椅子上,胸口剧烈的起伏,眼中满是哀求和恐惧。

    “裴长官是畏罪自杀,咱们不能留下什么痕迹!”林笑棠阴沉的说道。

    说完,他拿过裴中伟扔在桌子上的一双军官特有的白手套,戴上。擦干净枪身上自己的指纹,把枪塞进裴中伟的手里,用力扳着他的手将枪口塞进了他自己的嘴里。

    裴中伟睁大了眼睛,想要挣扎,却被大头按住。

    林笑棠看着裴中伟无助而绝望的眼睛,“记住,你和楼下的日本人都是我妹妹的陪葬!”说完,他面无表情的扣动了扳机。

    清脆的枪声混在楼下杂乱的射击声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