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青田的遗憾
    下楼后,林笑棠弯着腰抓住方柔遗体的脚脖子,用力一拉,总算将方柔的遗体拉到了楼道口的阴影中。外边依然是子弹横飞,双方交火正酣,军统方面虽然大部分人都是在黑暗世界中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老牌特工,各个枪法和身手都不错,但猝然受袭,手中又都是些手枪之类的武器,面对着日本人清一色自动武器的攻击,所以一时间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林笑棠掏出手绢,默默的将方柔脸上的血污擦去,看着那张稚气未脱熟悉的脸庞,他不禁悲从中来,眼前的方柔似乎只是睡着了,就好像依然是那个整天跟在屁股后面要糖吃的小丫头,也好像是那个在学校受了欺负,第一个会来告诉自己的学生妹,看着自己熟悉的人永远的离开自己,这是林笑棠无法接受的。

    似乎每到这个时候,林笑棠身上的暴戾气息就会不由自主的显现出来,血债必须用鲜血来偿还。

    训练班的校园里已经乱了套,学生们四散奔逃,爆炸燃起的火焰照亮了整个夜空,日本人在人群中肆无忌惮的开枪,而手无寸铁的学生们只能狼狈的躲藏,零星的还击来自于驻守在这里的警卫团的士兵,但规模太小,对穷凶极恶的日本特务根本不起作用。而此时,训练班的教官和军官们还都被二十几名全副武装的日本特务压制在院子里,丝毫无法救援外边的人群。

    林笑棠扭头看看小屁和大头,示意他们看护好方柔的遗体,就在两人一错神间,林笑棠已经一猫腰冲进了子弹交织的火力网中。

    林笑棠从地上一名阵亡的国军士兵手中抄起他的中正式步枪,顺手捡起子弹带,然后转身弯腰跑至院子西边的茶水房里,将枪架在窗户上,顶上子弹,就着忽明忽暗的灯光和射击火焰,瞄准了目标。

    一连五个准确的点射,林笑棠瞬间击毙了五名日本特务。日本人的火力为之一弱。余乐醒和沈最等人也感到身上的压力一轻,纷纷扭头看向茶水房的方向,看到却是一个托着枪托稳稳射击的身影。

    青田觉察到对方忽然冒出一个枪法如神的狙击手,立刻高声招呼同伴隐藏身形,并判断出林笑棠的方位,摸出身上的一颗手雷,用力在地面上一磕,甩手扔向茶水房的位置。

    林笑棠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扔进了茶水房,马上迅捷的做出反应,扔掉手里的步枪,一弯腰抄起了那颗手雷,返身扔了出去,一声爆炸过去,两名躲藏在花园里的日本特务被炸得腾空而起。

    青田咒骂一声,又叫上两名同伴,三个人每人都向茶水房扔出了一颗手雷。

    林笑棠见势不好,顾不上再拿上步枪,赶忙向着窗户疾奔过去,就在他钻出窗户的那一刹那,手雷“轰隆”一声爆炸,气浪将林笑棠的身体推了出去。

    林笑棠的背上顿时一股灼热感出来,他就势一个打滚,落在双方交战中间的空地上。

    青田喊了一声“八嘎!”,马上对着林笑棠连开几枪,林笑棠站不起身,只好翻滚向一边躲闪,子弹打在坚硬的青石板上,激起一溜火花。

    沈最马上开枪掩护,总算压制住日本人对林笑棠的围攻,余乐醒顺手抄起一只驳壳枪,扔向林笑棠,“接住!”

    林笑棠一跃而起,在半空中接住驳壳枪,马上将枪口九十度翻转,冲着日本人的方向呈扇面扫出一梭子子弹,立刻干掉了几名探出身来的日本人。

    余乐醒又是手一扬,扔给林笑棠一个弹夹。

    林笑棠落地之后,一把接住,飞快的退出打光了子弹的弹夹,换上新的。

    管事没想到大好的局面被突然冒出来的林笑棠搞得形势逆转,心中恼羞成怒。这次的突袭行动是派遣军司令部特高课和梅机关联合筹划的,目的是消灭中国最大的特工机构——军统方面的精英力量,破坏军统的特工培训计划,造成中国秘密战线上的补血不足,从而获得间谍战的主导权。

    为此,特高课和梅机关从一年前就开始布局,包括摧毁军统在上海的青浦特训班也是这个计划中的一部分。而此次临澧特训班,军统明显加强了戒备和安保工作,但国民政府高层中的保密工作就差了许多,也可以说是千疮百孔,所以,有关于训练班的情报很快便被日本人挖到了手里。日本人在得悉军统派遣骨干力量和大批中层干部赴临澧的情报后,立刻拟定了攻击训练班的计划。

    这次攻击日本人是倾巢而出,调动了湖南潜伏人员中的绝大部分参与行动,所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尤其是,特高课方面还派遣特使负责协助湖南方面完成这次的任务,说是协助,但青田也明白,这位特使其实就是前线的监督者,她的到来,同时也显示了上层方面对这次行动的志在必得。

    青田咬着牙,冲着不断移动的林笑棠连续开枪,他恨透了这个突然杀出来的“程咬金”,如果不是他,自己将很快消灭这些所谓的中国特工精英分子,而自己也将一战成名,在帝国情报战史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青史留名。但现在呢?

    林笑棠利用院子中的草木等敏捷的躲避着青田的射击,而余乐醒和沈最等人则被日本人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军统方面的伤亡也在加大,好几名中层干部都倒在了血泊中。

    林笑棠一边奔跑,一边打量着院内的态势,那个紧盯着自己不放的日本人看来是个头领,所有的日本人都在为他掩护,使得他有时间从容的追杀自己,看来,只有干掉他才能一举击溃日本人。

    林笑棠打定了主意,随即改变策略,开始有意识的向着青田靠近,离青田大概又十几米的距离时,林笑棠大踏步从草木从中冲出。

    青田狞笑一声,接过身旁一名手下递过来的压满子弹的百式冲锋枪,毫不停歇的冲着林笑棠扫射。

    林笑棠的左臂一颤,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枪,他哼了一声,忽的身子一矮,沈最和余乐醒看得清楚,“啊”的一声脱口而出。

    但林笑棠并没有倒下,而是借着这几步的狂奔,直接扑到在青石地板上,院子里倒下了不少人,鲜血已经糊满了整个院子的青石板面,踩在上面湿滑无比,林笑棠就是看准了这一点,飞身向着青田滑去。

    青田大惊失色,但由于林笑棠是紧紧贴着地面滑行,他隐身在一块势头的后面根本看不清,于是他赶忙站了起来,双手端着冲锋枪就想瞄准越来越近的林笑棠。

    林笑棠等的就是这个机会,青田刚一站起来,林笑棠立刻举起手中的驳壳枪,“啪啪啪”,就是三个准确的点射。

    青田刚刚站稳,但胸前就连续中了两枪,刚一愣神,小腹上又中了一枪,他手一松,冲锋枪掉在脚下,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此时林笑棠已经滑到他的脚边,一个挺身,半蹲在地上,有些发烫的枪口直接顶在了青田的下巴上。

    余乐醒和沈最看的清楚,不由得大喜过望,沈最的心里除了惊喜,还夹杂一些复杂的味道,他也没想到这个林笑棠竟然悍勇如斯,以一己之力,生生的将整个战局扭转了过来,沈最的心里不禁想到,“做到这一切的那个人,为什么就不是我呢?”

    余乐醒招呼手下一声,所有人都加强了火力,开始向日本人积压过去,全力掩护林笑棠。

    青田口中满是鲜血,他摸摸自己的胸口,应该是肺部被打穿了,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他仔细端详着面前举枪对准自己的男子,那冷冷的目光让他的心落到谷底,他不由轻轻叹了口气,“就差那么一步啊,我就可以成为帝国的功臣了!”

    但随即青田就陷入到永恒的黑暗之中,原因是,林笑棠手中的枪,响了!

    青田的尸体并没有倒下,林笑棠抓着他的衣襟,将尸体直立起来,变为自己身前的屏障。

    余下的七八名日本人,眼睁睁的看着青田被林笑棠一枪爆头,纷纷怪叫着调转枪口向着林笑棠开枪。他们中的几个人被军统等人的子弹击中,剩下的人反倒没了顾及,干脆站起来向着林笑棠逼过来。

    林笑棠蜷缩在青田的身后,面前的青田不时被子弹击中,不停的发出子弹入肉的“扑扑”声。

    林笑棠不动声色的将枪口伸到青田的腋下,看着一个个向着自己跑过来的狰狞的身影,扣动了扳机。

    不到一分钟,日本人全部倒下。

    林笑棠丢开青田的尸体,慢慢站直了身体,走到每一名日本人身前,面无表情的补枪。

    余乐醒和沈最等人也从隐蔽的地方走出来,看着林笑棠的动作,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多没说什么。

    院子外的轻声忽然密集了许多,但没有多长时间就沉寂下来,黑暗中,大批国军士兵奔跑进训练班的校园,开始搜捕残余的日本特务。

    余乐醒在沈最、谢力公等人的保护下走出院子,看着满目疮痍的校园,额头的冷汗涔涔而下。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