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内斗
    各处追剿残敌的行动逐渐停止。前来增援的国军是临澧驻军的一部,他们会同警卫部队陆续前来报告,所有突入训练班营地的日本特务已经被全部消灭。总人数共计六十七人。

    而训练班的伤亡要远远超出这个数字,学员伤亡八十多人,还有训练班中的教官和军官也阵亡了五个人,受伤的还有十来个。

    余乐醒脸色铁青的听着各部的报告,他深知顶头上司戴老板对这个训练班的期许,但还没派上用场,人员救损失了这么多,还有那些如同宝贝疙瘩一般的教官,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好手,却意外的死在日本人的偷袭之下。

    余乐醒几乎可以确定戴老板的雷霆之怒将会毫不保留的撒在自己和其他训练班高层的身上,特别是他余乐醒。

    手下还来报告,发现裴中伟死在客房中,看情形应该是畏罪自杀。余乐醒听完,只是哼了一声,扭头看看不远处的傅胜兰,傅胜兰显然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但他的表情似乎没什么波动,眼神中倒是多了些复杂的意味。

    余乐醒的心中很快有了定计。傅胜兰和裴中伟都是郑介民一系的人马,这次裴中伟不分场合、时间的找女人,还因此弄出了人命,造成应对日本人偷袭的布置延误,毫无疑问他就是最合适的替罪羊,他的死也来得正是时候。

    如果裴中伟还活着,看在他那在国防部任职的亲生大哥的面子上,或许余乐醒还会有些顾及。但现在等于死无对证,也无所谓什么责任不责任,到了戴老板那里,就算他有罪,也自然会为他开脱,从而为国防部的那位大佬保留足够的颜面。至于训练班中的诸位,有了替罪羔羊,料想他们也不会多说什么,这次的事情等于是一箭双雕,既保全了郑介民的心腹傅胜兰,又可以名正言顺的打击广东派,想来这也是戴老板乐于见到的。

    至于国防部那位大佬的怒火,完全可以将其迁移到那个林笑棠身上。关于裴中伟的死因,打死余乐醒都不会相信他是自杀,至于是谁下的手,余乐醒忍不住看了看远处的林笑棠。

    这个年轻人倒真是这行的好材料,身手好不说,脑筋也转的飞快,表面上看他在寻求自己的帮助,借助军统上层的力量来为他的那个妹妹报仇,其实呢,不显山不露水、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干掉了裴中伟,竟然还布出一个畏罪自杀的局。

    想到这儿,余乐醒不禁嘴角微微上扬,“这小子,有点意思!”

    余乐醒想得很明白,国防部姓裴一定会报仇,反正裴中伟的侄子裴刚还活着,就由他的嘴对姓裴的说去,姓裴的混到今天也不是傻子,这样一来,矛头就直接对上了林笑棠,跟自己和训练班没一毛钱的关系。

    再说,这个林笑棠的背景也不简单,他是允公钦点的人,允公现在虽然离开了军统,但这些年倒是和领袖夫人一系的人马走的挺近,听说他和小蒋先生的关系也不错。到时候,就让这个老家伙和姓裴的掐架去,自己乐的从旁看热闹,相信戴老板对这样的局面也会颇感兴趣。

    余乐醒脸上诡异的笑容更浓烈了。

    而和林笑棠在一起的沈最则有些担忧,自从听到裴中伟的死讯,他就断定这是林笑棠下的手。虽然明知道林笑棠不会承认,但他还是忍不住从旁敲打了一下,将裴中伟身后的背景都讲了一遍。连大头和小屁都一脸诧异的看着他,完全不明白这个时候沈最将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

    包扎好伤口的林笑棠却毫不避讳的向他道谢,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的确,有些事情明白就好,没必要讲得那么明了。

    日本人的尸体都被单独清理出来,整整齐齐的摆放在营地的操场上,包括他们使用的武器也被整理了出来,统一摆放。可惜的是,除了知道他们是日本人外,军统对这些人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这些人身上连一件表明自己身份的个人物品都没有,根本也无从知道他们究竟隶属于哪个部门。

    忽然,林笑棠在一具日本人的尸体旁边停下了脚步。这具尸体的裹尸布并没有盖严,露出了尸体的头部。沈最也走过来仔细看了看,没什么出奇之处,这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脸色有些发白,据说是日本人控制的那家大发货栈的掌柜一类的人物,估计属于日本特务中的头目。

    想到这儿,沈最也有些后怕,戴老板虽然驭下甚严,但国民政府内部的不良习气和作风还是不可避免的渗透进来,就拿这家大发货栈来说,是两个月前刚刚更换的,沈最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总务处的某个长官收了好处才更换的供应商。还好自己谨慎,要求每批运进的食材和原料都要详细检查,确定无毒之后才送进食堂使用。要不然,日本人根本用不着大费周章的突袭,直接下点毒,训练班就全都乱套了。

    这具尸体的长相也很普通,没什么出奇之处,只是鼻子尖上有一颗硕大的黑痣。

    林笑棠站起身,转身对沈最说:“这个人我见过!”

    沈最一愣。林笑棠这才将在南京救出楚玉颜这个女人、以及将她送到长沙大发货栈的经过告诉他。

    很明显,那个楚玉颜八成也是日本人的特务,只是这次她并没有现身,想来她有可能是日本人在湖南的高级特工。

    沈最听完,认真想了好一会,才小声叮嘱林笑棠,这件事不要外传,尤其是余乐醒那里不要提及。沈最隐晦的提到了军统内斗的事情,这件事如果传出去,说不定会有人以此来大做文章。这次见到林笑棠的身手以及头脑,更坚定了沈最要拉拢林笑棠的决心,处于对他的保护,沈最决定亲自向戴笠报告,因为临来之前,戴笠已经安排他监视训练班的一举一动,并且给予他直接报告的权力。这件事关系到能否挖出日本人在湖南的情报网,还是越少知道人越好。

    第二天,傅胜兰就匆匆离开了训练班,赴上海上任,当然,走之前,所有的事情他都和余乐醒商量妥当,务必要将裴中伟惹出来的祸消弭于无形,对此,余乐醒好像并无异议。

    裴刚也带着裴中伟的尸体踏上了返回重庆的旅程,出发前,他找到林笑棠,扬言让林笑棠等着,杀叔之仇他一定要报。林笑棠懒得搭理他,一句话都没说,反倒是大头和小屁与裴刚大吵一架,险些动起手来。

    之后的一个星期,训练班上下都有些茫然,余乐醒在全体大会上专门做了检讨,说明自己身为主管要对此次的事情负责,接着就当了甩手掌柜,将自己禁闭在宿舍里,从此再不出门,对外说要等待上面对自己的处理意见。但所有人都清楚,余乐醒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给戴老板看。

    借这段时间,林笑棠将方柔安葬在了临澧县城外的一座山脚下。看着那座简单的坟茔,林笑棠内心的孤寂感觉愈发浓烈了,二狗还不知身在何处,方柔却已经魂归天国,此时的世界对于他来说显得越发寂寥了。

    整整一个星期,林笑棠没说过几句话,训练班的课程都已经停了,就连周围的驻军都多了两倍,林笑棠就躲在宿舍里,每天就是和大头、小屁以及一些谈得来的同学喝酒,一个星期下来,人瘦了一圈不说,就连胡子也没刮,活脱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大头和小屁想劝他,但不知道怎么开口。

    一个星期后,重庆来人了,来的是戴笠的代理主任秘书,有“毛座”之称的毛人凤。

    毛人凤是军统内部浙江派的领军人物,此人一直在戴笠的身边,属于戴笠的头号心腹和助手,虽然是代表了浙江派的利益,但此人深谙为官之道,这么多年来一直保持低调,“不事张扬、只顾埋头干活”。加之处事公平、不偏不倚,因此深得戴笠信任。据说不论大小事情,他都要亲力亲为,细致周到,每天不到深夜十二点,他是不会下班的,因此得名“毛座”。军统上下每个人对他的印象都是谦和、勤勉,也因此官运亨通,很快升至代理主任秘书,大有取代郑介民的趋势。

    这次派他来,也是一个信号,至少说明戴笠要借这次事件打击郑介民的广东派,不然也不会派一直与广东派对立派系的领军人物毛人凤过来。

    毛人凤果然不负“毛座”的称号,一到训练班,便坐进了办公室,开始调查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期间,也找了训练班上上下下几十人逐一谈话,其中也包括林笑棠。

    出乎林笑棠的意料,毛人凤并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长官架子,反倒是很和气的和林笑棠聊起了天。

    毛人凤详细的问了林笑棠知道的一切,包括他和方柔的关系,与裴中伟的恩怨,这一点,林笑棠也没有保留,他还特意提到了何冲的名字,表示何冲很了解自己和裴中伟之间的事情,如果有需要,长官可以找何冲这个当事人了解情况。

    不出所料,毛人凤很惊讶,但并没有说什么,显然,他也是知道何冲这个名字的。

    毛人凤也暗示林笑棠,当初他在南京救出的允公对他很是欣赏,要不然也不会大费周章的将林笑棠从57师那里要过来,同时毛人凤也对林笑棠的能力和功绩大加赞赏,这让林笑棠顿时有种恍若萧山令当时在挹江门时的心境,总之,感觉是不太好。

    原因林笑棠也说不清,但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卒,搅和进上层之间的斗争,终归不是什么好事。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