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不流血的布局
    常欢哭笑不得,伸手摘掉帽子扔给林笑棠,“狗咬吕洞宾,我好心好意替你拿回帽子,倒被你倒打一耙!”

    “这么说,我刚到上海就被你盯上了?”林笑棠立刻警觉的问道。

    常欢打个哈哈,“放心,咱们是一条船上的,我老板答应了万墨林,让我来帮忙的!”

    林笑棠一双眼睛在常欢身上不停的打量着,他心知这个年轻人不可能刚见面就将实情全盘托出,但自己一到上海就在别人的掌控之中,这种感觉确实不怎么让人舒服。

    “枪响的时候?难道你们一会儿要硬来?”林笑棠敏感的抓住了常欢话中的关键字眼。

    常欢没好气的回答,“那你说还能怎么办?”

    “不行,这里是日本人的地盘,硬来或者用人命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掩护目标撤退都不是合适的办法,一来牺牲太大,二来风险太高。来的时候,我摸清楚了这一带的情况,四个街口外就有宪兵队的军营。枪一响,不出十分钟就能赶到!”林笑棠斩钉截铁的说。

    常欢愣住了,他没想到寓公安排的方法,竟然会被这个人说的一文不值。

    “吩咐你的兄弟,一切听我的指挥,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开枪!自己人的性命,每一条都比日本人和汉奸珍贵百倍!”

    一句话说得常欢心头有些发热。诚然,他和他的兄弟们既然走上这条道路,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尤其是为了身后对自己恩深义重的两位老人,他常欢随时可以将性命豁出去,但没想到,面前这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比自己还要瘦弱的年轻人却说出了这样一番沁人心脾的话语。

    “可,可负责开枪的是重庆方面的人!”常欢嗫嚅道。

    林笑棠眉毛一挑,“上海军统?”

    常欢点点头。

    “人在哪儿?”

    常欢指指舞厅的吧台。

    柳乘风小口抿着一杯威士忌,眼睛却在打量着舞场中每一个人,高陶两人的相貌他早就烂熟于心,从他们和林笑棠等人一走进舞池,柳乘风就明白,动手的时间就要到了。

    之前他已经和王天木安排的援兵,也就是常欢等人接上了头,初步的计划也是那边制定的。由于外边是段白虎的手下在严密的监视,如果估计不错的话,段白虎和大队人马很快就会出现,到时就由柳乘风带人首先发难,全力攻击段白虎,常欢就带领目标趁乱撤退。当然,柳乘风也明白,凭自己手中这点人手,此举无疑是飞蛾扑火。

    想到这儿,柳乘风的手不禁有些颤抖,他忽然想到远在西南的家人,还有自己至今未曾谋面的一双儿女,而从明天起,世界上将不再有他柳乘风这个人,儿女也未必能记得他这个父亲的模样。家人所能见到的只能是他的骨灰盒一封绝笔书,也许,连骨灰都未必能够见到。

    柳乘风一口喝干杯中酒,吩咐酒保再来一杯。

    “两杯!”身旁一个声音响起。

    柳乘风转过头,借着舞厅里闪烁的灯光看清了身边那人的面貌,这是个岁数不大的年轻人,身材瘦弱,两只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刚刚和高陶一起进来的人中就有他。

    林笑棠将一杯酒推到柳乘风的面前,“喝一杯!”

    柳乘风一愣。

    林笑棠看着酒保走到一旁,将身上的夹克解开,左手藏在衣服中,冲着柳乘风晃了晃手中的证件。

    柳乘风看的清楚,那分明是军统内部的黑色证件。

    这还是当初沈最偷偷帮林笑棠办的一份证件,身份是假的,但证件却是货真价实,原本沈最也是为了林笑棠能在上海有个保障,不至于伤在自己人的手中,所以才私底下帮他办了这个军统特派员的证件。

    柳乘风接过来,名字上印的是“林佑中”三个字,他赶忙递还回去,“长官!”

    林笑棠摆摆手,“不必说客套话了,今晚一切行动听我指挥!”

    柳乘风面露难色,“长官,我没接到上峰的通知,这个……”。

    “别废话,出了篓子我担着,再说,你难道非要付出去几条兄弟的性命才开心?”

    柳乘风看看林笑棠坚定的面容,最终低下了头。

    林笑棠拍拍他的肩膀,向他指指舞池中正在进入癫狂状态的大谷,“放心,我这儿有个日本军官做挡箭牌,听我的吩咐,我担保大家高高兴兴出门来、平平安安回家去!”

    这时,火眼靠过来,“林先生,段白虎来了!”

    段白虎风风火火的赶到舞厅外边,得知元剑锋竟然溜走了,气的狠狠打了那头目几个耳光,但好在是,已经确定了目标就在这里边。唯一棘手的就是,他们竟然跟日本人在一起。

    段白虎一跺脚,“妈的,不管了,先抓到人再说,日本军官那儿交给上面去摆平!”

    一众人推开舞厅门前的服务生,冲进了舞厅。

    舞厅的经理看到段白虎带着人气势汹汹的冲进来,立马知道要坏菜,赶忙挤出一个笑容迎过来,但还没说话,就被段白虎一个耳光打得满脸开花。

    一个手下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虎爷!”

    “人呢?”

    “跳了一会舞,这会进了包厢,咱们兄弟在那儿守着呢!”

    包厢的通道阴暗而狭窄,也难怪,这里本就不是什么高档的场所,设置这些包厢也是为了提供给一些猴急的客人和偷情的男女使用,自然是越不起眼越好。

    看到段白虎一群人凶神恶煞的闯进来,三名刚刚从房间里走出来的舞女瑟瑟缩缩的躲在通道边,一名淫心大起的手下忍不住用手掐了一把其中一个舞女的脸蛋,舞女忍不住身子一震。那手下顿时嬉笑不已。

    段白虎扭头狠狠瞪了那手下一眼,手下顿时收声。

    来到包厢门口,段白虎问一直守候在这里的几名手下,“人还在吗?”

    手下一拍胸脯,“虎爷放心,都在呢,刚刚只有几名舞女去上洗手间,听说里边的人要带她们出场。”

    段白虎点点头,回头看看头目,示意他上前踹门。头目向后退了几步,“虎爷,里边可是有日本人哪!”

    段白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废物!”

    段白虎一咬牙,一脚踹开房门领着手下冲了进去。

    屋里顿时一阵大乱,几名衣不蔽体的舞女赶忙躲到了沙发上,其中两个男子则一脸茫然的看着众人。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被舞女那遮掩不住的白花花的身体吸引过去,只有段白虎不停的在屋内众人的脸上不停的搜索。

    “怎么只有两个男的,高宗武和陶希圣呢?”段白虎查清了人数,不由得大惊。

    门口盯梢的手下也是一脸狐疑,“没错啊,刚刚进来的是五个男的,我明明数过。”

    这时,刚刚吃舞女豆腐的那个手下惊呼起来,“难不成是刚刚出去的三个舞女,怪不得,我说这舞女的脸这么肥,难道是男扮女装?”

    段白虎这时也醒悟过来,立刻命令手下去找刚刚出去的那三个舞女。

    段白虎阴沉着脸走到林笑棠的身边,“小子,你他妈好算计啊,不过,你也别得意,他们几个跑不了,这舞厅的周围全是我们的人,我……”

    话还没说完,段白虎的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脸上顿时显出五个指头印。

    大谷打完段白虎,一脚踩在茶几上就开始破口大骂。

    段白虎恼羞成怒,纵横上海滩这么久,还没被人这么削过面子,脑子一热就忘了对面人的身份,一脚回踹过去。

    一脚正中大谷的小腹,顿时将他踢到在沙发上。

    脚踢出去了,段白虎这才醒悟过来,听着大谷夹杂着含糊不清的日本话的惨叫声,心中懊悔不已。

    这时,门口一阵吵闹声,接着便是十几名荷枪实弹的日本宪兵冲了进来,最后进来的是一名上尉军官。

    大谷看见宪兵到来,吐了口带血的唾沫,就要站起来,林笑棠慌忙扶住他,来到那名上尉军官面前。

    段白虎一看这情形,心知不好,但无奈又不懂日语,只好任由大谷和林笑棠两个人添油加醋的把整件事情说了一遍。

    上尉军官虽然不待见第四师团的军官,但毕竟大谷军阶比他高,也是同胞,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再说,晚上睡得好好的,被一通电话召到这里,说是有日本军官被人殴打,心里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加上面前两个人一连串声情并茂的哭诉。这时,正好拿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国人发泄发泄。

    上尉阴沉的看着段白虎,冲着部下说了几句话,十几个如狼似虎的宪兵挥舞着枪托冲了上来,对着段白虎等人就是一顿胖揍。

    一通折腾之后,段白虎鼻青脸肿的向着大谷赔礼道歉,这时,在外边搜索的手下来报,外边根本找不到那几个舞女,只找到几件脱下来的旗袍还有假发。

    而上尉军官得了林笑棠送来的几瓶好酒,此时也乐得眉眼开花,浑然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又教训了段白虎几句,喜滋滋的带着手下离开。

    段白虎恶狠狠的看看林笑棠,但只得带着人退了出去。

    林笑棠命人换了间包房,又上了满桌的酒水,对着大谷就是一通恭维,大谷本来清醒了一点,但被林笑棠这通迷魂汤一灌,顿时有些飘飘然,加上几名衣着暴露的美女环绕身前,他更是不知身在何处了。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