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五十八章 谜一样的男女
    林笑棠看着台上的段羽然,眼前忽然浮现出在南京时的点点滴滴,眼前的她比起从前,更多了些雍容华贵的气质,完全没有一点当初落魄时的痕迹。

    林笑棠的嘴角微微上挑,“段羽然、楚玉颜,你到底有几个身份?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啊!”

    段羽然一曲《春日晴好》唱毕,台下掌声雷动,看得出,她在南京还是艳名四播。

    段羽然优雅的向台下还礼,此时,场中原本关闭的灯光全部打开,黑压压人群中,一双双贪婪、激赏、猥琐的目光中,她忽然察觉到了一点异样。

    远处的墙边,站着一个男子,虽然衣着、发式包括气质都有了很大的不同,但那道熟悉的不屑一顾甚至带着点玩味的目光还是让段羽然一眼就认出了他。

    “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段羽然的心脏忽然紧张的跳动起来,她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庞有些发烫,一瞬间,她的脑中一片空白,甚至连笑容都僵在了脸上。

    然而,也就是那短短几秒钟,段羽然立刻恢复如常,她赶忙俯身再次拜谢观众,然后袅袅婷婷的走下舞台。

    接下来,会议的司仪便宣布晚宴之后的舞会正式开始,由段羽然邀请她心目中的贵宾跳前两支舞。周佛海刚刚在讲话完毕便匆匆离开,现在会场中便以伪政府的实业部长梅思平的身份地位最为尊崇了,不出意料,段羽然果然是邀请了他跳第一支舞。

    梅思平是汪伪政府中的核心成员,也是汪精卫的心腹,是北京大学出身的高级知识分子,但因为跟随汪投靠日本人建立傀儡政府而臭名昭著,而令他闻名全国的却是十三岁的女儿梅爱文以及他的继母和两个妹妹前不久在报纸上发表公开声明,要与梅思平彻底断绝关系,原因就是他做了卖国求荣的汉奸。

    此时的梅思平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端倪,中等个子、一身合体西装显得温文尔雅,舞步轻快、熟练,拥着身材修长的段羽然游走于舞池,一时间,周围宾客又是报以一阵热烈的掌声。

    一曲舞毕,接下来,便是段羽然自主选择第二位舞伴的时刻了。众位宾客齐齐向前挤去,放出热切的眼神,希望能和心目中的女神共舞一曲,要知道,段羽然可是目前南京炙手可热的红歌星,听说接下来还要拍摄电影进军影坛,多少达官贵人欲求一亲芳泽而不可,今晚可是个大好机会啊!

    段羽然在众人环绕之中,全身被舞池的灯光笼罩着,嘴角含笑,迈出了步伐,所有人的目光一时都被她的方向和脚步所吸引。

    马启祥吞了口口水,“这女人真是颠倒众生啊,要不是我们家两只母老虎,说什么我今晚都要争一争!”

    马启文则眉头一皱,不知何时,已经悄悄退了出去。

    林笑棠冷眼看着场中众人的丑态,也打算找机会先出去透透气。

    忽然,人群中跳出一个人,手捧着一束硕大无比的鲜花,径直跑到了段羽然面前,“羽然小姐,我来陪你跳第二支舞!”

    段羽然被突如其来冒出来的人吓了一跳,待到看清了来人的面目,顿时脸上现出厌恶和不快的深色。

    来人年纪在三十岁左右,个子挺高,但瘦的就像就像根竹竿,一只鹰钩鼻尤其显眼,手中的那捧玫瑰花少说也得有几百支,看向段羽然的眼神热切无比。

    旁边有意上前邀请段羽然的宾客一看到此人,顿时像是被蜜蜂蛰了一般似的,连忙向后退去,空出老大一片地方。

    段羽然对面前的玫瑰花视而不见,语气冰冷的回答道:“严先生,请你明白,现在是我邀请贵宾共舞,对不起,失陪了!”

    说完,转身绕过那人继续向前走去。

    会场中不许抽烟,这会功夫,林笑棠已然是憋得浑身难受,正和马启祥四处寻找可以出去的偏门,却冷不防一束光线照到了他的身上。

    林笑棠措不及防,这才发现段羽然已经走到了面前,正笑吟吟看着自己,“先生,可以邀请您陪我跳支舞吗?”

    人群中顿时发出一阵惊呼,众人交头接耳,纷纷打听林笑棠的来历,竟然能让南京现在的第一美女亲自邀请跳舞,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远处舞台上的司仪一眼看见林笑棠,揉了揉眼睛,又对照了一下宾客名单,忽然用极其兴奋的声音喊道:“啊哈!段羽然小姐终于选好了今天的第二位舞伴,他是哪位贵宾呢?相信大家一定很好奇!那么,就由我来揭晓答案!”随即,乐队一阵适时的急促鼓点跟上,“他就是,来自上海的商界新贵、隆盛贸易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林笑棠先生!”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林笑棠站在灯光下,尴尬的看着伸出手的段羽然,小声说道:“我不会跳舞。”

    段羽然一把拉住他的手,“没关系,我来教你!”

    两人手牵手向着舞池走去。林笑棠在众人的注视下,一瞬间竟然有了想要逃跑的冲动,背上顿时冒汗。

    马启祥呆呆看着两人的背影,“我去,这家伙怎么女人缘这么好,这让那母老虎知道可怎么得了?”

    那高瘦男子却一步跨过来,挡住两人的去路,将玫瑰花扔在脚下,“不行,段小姐第二支舞必须和我跳!”

    段羽然杏眼圆睁,还没说话。这高瘦男子的出言不逊却让林笑棠分外不爽,他用手一拽段羽然,对着那高瘦男子轻轻说了一句,“滚开!“

    高瘦男子一愣,仗着他父亲的权势和身后的靠山,他还没遇到过这样嚣张,敢这么和他说话的人,于是怪叫一声,就一拳向林笑棠挥过来,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声。

    林笑棠连看都没看他,直接一拳击出,正顶在那人的拳头上,只听喀吧一声,那人痛哼一声,胳膊立刻就抬不起来了。

    林笑棠冷笑一声,“滚开!”

    高瘦男子不敢再阻拦,只得捧着自己的拳头看着两人步入舞池,他却在后边心有不甘的大喊道:“姓林的,咱们走着瞧,我一会就让你好看!”

    梅思平实在看不下去了,迈步走出来,“严孝义,你分清楚场合,这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严孝义一看是梅思平,顿时没了尽头,只得悻悻的离开,临走时还恶狠狠的看了林笑棠一眼。

    乐曲响起,林笑棠笨拙的随着段羽然起舞,周围的宾客看着他的舞步,哭笑不得。

    段羽然看见林笑棠额头上的汗,吃吃一笑,“别紧张,跟着我的脚步,顺着音乐的节拍!”

    林笑棠深吸一口气,说实话,面对枪林弹雨,他也远没有现在的这种紧张,他努力稳住心神,开始摸索音乐的节奏。

    心绪平复之后,他的手脚也渐渐放松下来,却觉得脑中有一股奇异的感觉在指挥着自己的四肢协调的动作,林笑棠心中苦笑,暗骂道:“这个死鬼魂,又开始臭显摆了!”

    围观的宾客惊奇的发现,不一会,林笑棠的舞步竟然顺畅熟练了许多,跟随着轻快的音乐节奏,还时不时来上一个高难度的回转,渐渐的,变成了林笑棠在带动着段羽然旋转。

    段羽然吃惊的看着林笑棠,这个男人给自己的意外实在是太多了。从南京第一次见面,他就对自己爱理不理,完全不像别的男人那样看到自己时眼中射出的强烈占有欲望。也许就是这一点,让段羽然察觉到他与别人的不同,也由此对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还有这次,刚下舞池的时候,他完全就是个门外汉,可一分钟不到,他已经能熟练的带着自己翩翩起舞,那种优雅、自信和纯熟,绝对不是可以伪装出来的。

    眼中的男人,就像一个谜,深深的吸引着段羽然。

    “我应该称呼你段小姐呢?还是楚小姐呢?”沉浸在林笑棠梦幻一般舞技中的段羽然被他的一句话惊醒了。

    段羽然眼中的慌乱虽然一闪即逝,但还是被林笑棠敏捷捕捉到。这个女人对于林笑棠来说,何尝不是一个谜啊?尤其是,她很有可能是一个日本女人?这让林笑棠在好奇的同时也加了小心。

    段羽然嫣然一笑,“你喜欢哪个名字呢?喜欢哪个就称呼哪个!”语气中充满了自信和一丝丝的娇柔。

    林笑棠情不自禁的叹口气,红颜祸水,实至名归啊!

    “你怎么会又回到南京来?”林笑棠只好岔开了话题,现在贸贸然的追查她的底细也不是明智之举。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