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六十三章 羽田空
    对于马启祥提出的问题,林笑棠不置可否,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出卖沈最的到底是谁,但林笑棠很清楚国民政府内部之间的倾轧,最大的可能就来自于聂尚允那个老家伙。根据白起的提醒,聂尚允对林笑棠的擅自做主来到南京很是不满,但同时,他又希望林笑棠能顺利掌控南京站,为自己的博弈添上一颗重要的砝码,所以综合考虑,他是很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至于沈最,他一到南京,消息便立刻传到了林笑棠的耳朵里。这要得益于尚怀士和马启祥的工作,南京站的情报网虽然还没有达到四通八达的地步,但在市井间的消息传递已经初见成效。

    马启祥利用自己的青帮身份,迅速整合了南京残余的帮会势力,这其实要感谢日本人,早在南京陷落之前,日本人便已掌握了南京社会名流、帮派大佬的详细资料,日军一进入南京便有针对性的先期控制了这一批人,将其家产抄没一空,各色人等杀的杀、关的关,这也为马启祥以最快速度掌握帮会提供了便利条件。

    沈最到达南京后,做了哪些事,见了哪些人,林笑棠心中有数,这也是让他心中格外窝火的原因。虽然早知道国民政府与伪政府、日本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这次却是自己亲眼看到沈最代表着戴笠来处理这些龌龊事,林笑棠心中的厌恶和愤懑可想而知。

    “派人盯紧他,不要和他接触,先晾他几天再说!”林笑棠最终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

    夜已经深了,南京颐和路日本宪兵司令部内依然是灯火通明,但却静的可,偶尔听到的,只有巡逻队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和狼犬粗重的喘息声。

    二楼的一个房间内,南京特高课主管川上忠辉换上了深色的和服,用清水仔细的冲洗过双手后,小心的点燃炭火煮水,不多时,水便煮开了。

    他熟练而轻柔的在茶碗中放入茶和煮开的滚水,并用竹制的茶匙将茶汤搅拌至泡沫状。

    川上左手托茶碗,右手五指持茶碗边,将身子微微俯下,轻轻的奉给坐在对面的段羽然。

    段羽然双手接过茶碗,点头致谢,而后三转茶碗,轻品、慢饮、奉还,动作轻盈优雅。之后,他闭上眼睛,似乎在回味茶的余香,良久才张开双眼,“川上叔叔,您南坊流的茶艺又精进了许多啊!”

    川上则一脸歉意,“美芽你过奖了,正值战争时期,原本淡雅肃穆的仪式迫不得已简化了许多啊,真是抱歉!”

    段羽然嫣然一笑。

    川上将茶几挪到一边,郑重的向段羽然深施一礼,段羽然一惊,双膝移开半步,“川上叔叔,您这是何意?”

    川上叹息一声,“自从派你到南京从事潜伏工作之后,我就一直为你担心,没想到城破之时,还是让你险些遭遇不测,这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后来安排你到长沙,没想到你却出色完成了任务,重创军统的临澧训练班,虽然帝国在湖南的情报系统损失惨重,但这牺牲却是有价值的。反倒是你,之后辗转回到南京,却始终不能以帝国军官羽田空中佐的面目示人,实在是辛苦你了,美芽!”说完,又是深鞠一躬。

    羽田空,也就是段羽然,眉头一蹙,弯腰还了一礼。“川上叔叔,我是您自小抚养长大,您的意愿对于我而言就是不折不扣的命令。”

    川上赞赏的点点头,“如今局势逐渐安定下来,南京经过我们和七十六号的大力整饬已经恢复了昔日的繁华,击败重庆政府指日可待。接下来,帝国的目光就要投向更远的地方。”

    羽田空咀嚼着川上话中的意味,从他那充满兴奋和憧憬的目光中好像发现了什么,“是不是,我又有了新的任务?”

    “没错”,川上大手一挥,“你的下一站便是亚洲的中心——上海!”

    羽田空有些兴趣索然,但并没有将这种情绪在脸上显示出来,“上海?”

    川上显得很是热切,完全没注意到羽田空声音的平淡,“上海是全亚洲的金融商业中心,虽然我们已经宣告了对其的占领,但大片的租界领域还控制在英美法诸国的手里。我们要做好接管的准备,到那时,大日本帝国便是亚洲的王者!”

    羽田空这才有些吃惊,“帝国要对英美法宣战?”

    川上这才发现自己的失言,但随即释然,“美芽,这是最高等级的机密。你也知道,帝国想来便有北上和南进两种战略思想,从战争爆发以来,这两派就一直争论不休,但现在南进派明显开始占据上风,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派你到上海的原因。”

    “还有一层原因”,川上笑眯眯的将手拢在袖子中,“慎一那小子跟我提过多少次了,他对我将你派去执行危险任务可是极为不满。他这次已经被任命为上海特高课的负责人。你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以前是为了帝国的大业,我不得不将你们分开,但现在,有了这么好一个借口,我也很乐意成人之美!”

    羽田空的心头一紧,那个熟悉的身影从心中的阴暗处猛的跳了出来,“上海、慎一,那他呢,就这样和他分别吗?”她默默的问自己。

    川上犹自在滔滔不绝,“你到上海之后,就作为我的代表辅佐矢泽慎一,一方面要尽可能的搜集英美法诸国尤其是租界的情报,另一方面就是要牢牢的控制住七十六号。“

    川上忽然叹口气,“中国人对权力的热衷是我没有想到的,李士群在我们的扶植下,迅速崛起,但此人的野心膨胀太快。丁默村在七十六号成了一个摆设,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还有他的心腹唐惠民在南京独当一面,前不久刚破获了中统在南京的谍报组织,此后便不可一世。我们不能容忍这类情况的发生。”

    羽田空努力集中起精神,“那我要如何做呢?”

    川上摇摇头,“什么都不要做,你和矢泽慎一只要监视住李士群就可以了。南京这方面,我们会采取措施,对他敲山震虎,接下来,就看李士群如何表现了!”

    ……

    两天了,沈最整整在街上游荡了两天,手下全部殉国,跟上面也失去了联系,期间,他按照和南京站联络的办法,在夫子庙警察局门前的告示牌那儿贴了一个失物认领广告,却如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回音。

    第一次深入敌后执行任务,便遇到这样的情况,这是沈最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这些年顺风顺水的日子过惯了,他实在没有机会来品尝这样的生活。

    酒店、旅馆、饭店,甚至于当铺他都不敢进,宏昌旅社里行李中的那些细软,不用问全都便宜了七十六号的那些狗杂碎,而他自己身上只有少的可怜的零钱。

    最重要的是,他根本没有证件,原先的证件已经曝光,再用的话只能是死路一条。可没有证件,被抓也是迟早的事。

    无奈之下,他一跺脚,将自己的衣服一股脑塞给了路边的一名乞丐,而从那乞丐手中换来了一身散发着恶臭和骚味的破衣烂衫。

    南京城里,好像只有乞丐不需要证件,但有一点,乞丐是不能出城的,要出城就必须到伪政府的救济署登记造册。于是乎,沈最成了风箱里的老鼠,进退两难。

    身上的那些零钱,全部换成了食物下肚,从今天早上开始,沈最就尝到了饿肚子的滋味,没办法,他开始跟着成群的乞丐游走于大街小巷,偶尔运气好的话,还能分到一口带馊味的馒头或者剩饭。

    下午的时候,沈最饿的头晕眼花,实在走不动了,便猫在街边一棵树下休息。看着街上络绎不绝的人群,沈最忽然有种想放声大哭的冲动,堂堂军统上校副处长,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怎么能不让他伤心欲绝呢!

    不远处,一个看来家境尚可的少妇带着一个佣人走过来,沈最擦擦眼角溢出的泪水,机械般的伸出一只满是油污的手,“可怜可怜吧,给点吃的吧!”

    少妇走到近前,忽然发现路边蹲着的沈最,赶紧撤开两步,捂着鼻子对佣人使个眼色,佣人朝着沈最脚边的破碗里扔了几枚铜板。主仆两个便匆匆离开,生怕沾染到晦气。

    铜板在破碗中丁零当啷的打转,让沈最的眼睛一亮,这足够买两个馒头来垫一垫了。

    沈最刚要伸手去拿铜板,旁边却突然窜出一个人,拿了破碗转身就跑。

    沈最一愣,脏话随即破口而出,“王八蛋,连乞丐的钱都抢!”

    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沈最一跃而起,迈开大步追了上去。

    前边那个瘦削的身影速度倒是不慢,而且看来对附近的地形颇为熟悉,专挑一些僻静的小巷奔逃。沈最一天水米没打牙,虽然早已没什么力气,但还是紧追不放,没办法,那碗里的可是他的救命钱啊!

    拐过两个街口,沈最追着那人进了一条偏僻的死胡同,那人跑到墙边,停下了脚步,沈最也喘着粗气接踵而至,手一伸,“拿来!”

    那人似笑非笑的看着沈最,一句话没说。

    沈最顿时大怒,刚要上前,却冷不防一口麻袋从天而降,顿时将他套了个结结实实。接着身后冒出两个汉子,一脚将沈最踢倒,麻利的将麻袋捆扎好,直接撂进了一辆早已等在巷口的黑色汽车的后备箱中。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