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六十六章 码头风云
    此时,远在重庆的戴笠已经焦头烂额。先前,他同意与林笑棠的合作,任命林笑棠为南京站代理站长,全权负责重建事宜。但不久之后,这件事情还是走漏了风声,聂尚允、郑介民纷纷发难,指责戴笠这项任命根本未通过特务委员会集体投票决议,就连黄山行营的老头子也间接表达了不满,搞得戴笠一时间很是被动。

    戴笠原本的打算是通过沈最与林笑棠商谈南京站的资金、人员、设备等事宜,以此来紧紧卡住林笑棠的咽喉,将其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但沈最这一去却如同泥牛入海,再无音讯,而恰在此时,聂尚允和郑介民两系人马开始对戴笠的所作所为大加指责,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无奈,戴笠只好召开特务委员会的常务会议,会上,在聂尚允、郑介民的推动下,通过了关于重建南京站的最新决议。任命钱新民为南京站新任站长、尚振声为副站长,强一虎为行动总队队长(注一),带领三十余名骨干人员,即刻奔赴南京。

    人刚走没几天,王天木传来林笑棠截获的情报,安徽站军统要员陈明楚被捕叛变,由于他的出卖,谭闻知和蔡胜楚相继被七十六号抓捕,安徽省站被破坏殆尽,沈最也险些被捕。

    戴笠大惊失色,先前钱新民等人出发时,他已经电告上海站和安徽站负责接应和护送,但陈明楚的叛变,意味着钱新民等人将是飞蛾扑火、自投罗网。

    果然没过多长时间,上海便送来了钱新民被捕的消息,他是在“小乐天”酒家与联系人接头时被抓获的。目前,生死不知,也就是说,他存在着叛变的可能。而派往南京的这队特工全部下落不明,与重庆失去了联系。上海站王天木唯恐受到牵连,已经命令全站转入隐蔽状态。

    戴笠接到这个消息,气的险些晕厥过去,继而大骂聂尚允和郑介民添乱,而聂、郑两人得到消息后,则偃旗息鼓,再也不发表意见了。

    戴笠无奈,只得自己动手收拾这个烂摊子。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千头万绪,陈明楚等人和钱新民都是军统的老牌特务,对军统的组织架构、工作流程和人员资料都非常熟悉,甚至是一些机密情报都有了解,他们的被捕叛变对沦陷区军统的秘密机构无疑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但此时,上海站已经全面转入隐蔽状态,电台联络不到;而林笑棠方面则根本没有配备电台。戴笠只好派出心腹火速赶往上海和南京,命令王天木和林笑棠尽一切可能救援被困人员。

    ……

    林笑棠怒气冲冲的赶回沈最藏匿的酒店,带着马启祥径直闯进了沈最的房间。

    沈最还在床上补觉,迷迷糊糊之间就被林笑棠从床上拖了下来,林笑棠将他按坐在沙发上,双眼圆睁,“你告诉我实话,上面除了派你过来,还有没有其他人!”

    沈最尚且是睡意朦胧,好容易才弄懂了林笑棠的意思,马上站了起来,“不可能,我和你是单线联系,戴老板不可能再派别的人!”

    林笑棠逐渐冷静下来,“那七十六号为什么广布眼线,看他们的架势似乎重庆方面要过来的是大人物。”

    马启祥向沈最解释了晚上酒桌上发生的一切。沈最听完,也沉默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好一会儿,沈最才幽幽的问道。

    “能怎么办,静观其变!”林笑棠发泄似的一拍沙发的扶手,“陈明楚的叛变势必会引起连锁反应,这个时候,重庆向南京派人本就是不智之举,更何况我们现在根本无法和重庆方面取得联系,除了等,我们还能做什么?”

    “这不也正是你乐意看到的吗?”沈最忽然看向林笑棠,眼中的精光一闪。

    林笑棠伸手抓住沈最睡衣的前襟,两人四目相对,几乎能贴到对方的鼻子。“你给我听清楚,我早就告诉过戴笠,现在这个时候,只有我才能重建南京站,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喜欢看到自己人白白牺牲,你明白吗?”

    林笑棠松开手,沈最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中。

    林笑棠扭头对马启祥说:“通知下面的人,密切注意码头、车站,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报告!”

    ……

    南京下关码头,数十条客船和货轮拥堵在一起,熙熙攘攘的人群排出两里多地。

    强一虎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队列,心中不禁有些焦躁。

    旁边人群中的几个客商议论纷纷,“今天怎么回事,往常检查没这么严哪,照这个查法,天黑也出不了码头啊!”

    “唉,这年月,日本人查完、汉奸查,谁都想在咱们身上捞点好处!”

    “嘘!”旁边的人赶紧示意那个口无遮拦的客商闭嘴,免得惹来无妄之灾。

    太阳已经快下山了,夕阳挂在布满火烧云的天空中,依然刺眼和炙热。眼前的一草一木,强一虎都很熟悉,南京陷落之后的半年,他就在这里度过,当时他奉命潜入南京,利用帮会的关系混进伪警察局,当了一个小头目,以此来做掩护搜集情报。

    但没想到的是,他这个警察从到任第一天起就没管过治安和案件,倒是一天到晚跟在日本人的背后,清理屠杀过后痕迹,掩埋焚烧尸体。想起那时候每天的所见所闻,直到现在,强一虎的心中还是不寒而栗。之后,由于日本人和七十六号加大了清查核对的力度,强一虎才不得不撤出了南京。

    人群慢慢的向前移动着。严燮背着包袱像条鱼一般从人群中挤了过来。“虎哥,前边检查的很紧,看情形还得一两个钟头!”严燮用袖子擦擦脸上的汗,凑近强一虎说道。

    严燮是强一虎在江北行动总队的老部下,人很年轻,二十多岁的年纪,还是从军统临澧训练班毕业的,身手没的说,还会摆弄发报机,人也很仗义,做事谨慎、机灵,因此很得强一虎信任。当初他还曾问过严燮,为什么这么好的条件却被分派到江北这穷乡僻壤,严燮回答倒是很简单,“一没钱、二没人,只能来这儿!”从那时起,强一虎就喜欢上了这年轻人的爽直脾气,所以,此次到南京就带上了他。

    人群中忽然挤过来一个半大小子,黑黝黝的脸庞,虽然身材瘦削,但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虎头虎脑的机灵劲,挤过强一虎一名手下身边的时候,不慎碰了一下,半大小子连称不好意思,强一虎的手下撇撇嘴,没出声。

    半大小子又向后挤去,径直来到了一个年轻人的身旁,那年轻人古铜色的脸庞,穿着短褂,一看就是在水上讨生活的人,看到半大小子过来,忍不住在他脑袋上拍了一记,“海生,别乱跑,挤丢了,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海生呵呵一笑,“姑父,这不是有你在呢吗!”接着,他靠近那年轻人,“前边那人身上有枪!”

    那年轻人正是伤愈归来的火眼,这次他带着精心挑选的三十名老兵潜进南京,目的就是要和林笑棠会和。按照林笑棠的吩咐,他们分批走水路或者陆路进入南京,火眼和海生带着两个人是最后一批。

    火眼皱着眉头看看前边,又叮嘱海生,“你小子,少管闲事,别乱跑,这儿可不比海上,到处都是日本人的眼线,惹出事来,你就给我滚回去!”

    海生吐了吐舌头,虽然不是很服气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跟在火眼身边,不敢再乱跑。

    一个钟头后,强一虎等人终于靠近了码头的检查站,火眼和海生等人就他们距离他们不远处,火眼不时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几个人,刚才他就发现,这几个人是一起的,经常用眼神或者手语来交流,而那手语,似乎和林笑棠用的军统手语很相像,这让火眼不禁对几人暗暗留了心。

    检查站这边,有二十来个日本兵,端着三八式步枪,明晃晃的刺刀散发着戾气,让等待检查的人们都不敢正视。

    几个伪政府的警察和两个身穿中山装的人执行着具体的检查任务,无非是搜身和检查行李,当然,要比平时严格了许多。

    强一虎刚将自己的包袱放在检查的桌子上,一边忽然凑过来一个警察,“呦,这不是张队长吗!”

    强一虎心头一凛,抬眼看去,一个獐头鼠目的瘦警察站在对面,手中握着一把警棍,洋洋得意的看着自己。

    强一虎暗道糟糕,真是冤家路窄。这个瘦警察正是自己当年在下关警察局的同事,但也是死对头,这人是地痞出身,日本人一来,就立马投靠过去,出卖了不少同胞,原本共事的时候就和自己没少起冲突,想不到,时隔这么长时间,他竟然还在这里。

    瘦警察用警棍挑起强一虎的包袱,冷笑一声,“张队长,你当年不告而别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啊?得了,也别检查了,请您跟兄弟我回七十六号一趟吧!”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