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六十八章 跟哥混有前途
    林笑棠这才发现火眼身后站着的严燮与强一虎等人,顿时忍不住惊呼起来,“螃蟹!”

    严燮呵呵直笑,“你还记得我的外号!”

    林笑棠飞奔着过来,一把抱住严燮,双臂用力将严燮举得老高,“你小子怎么跑南京来了!”

    严燮被勒的脸色发白,“七哥、七大爷!你怎么还是这招!”

    一旁的众人面面相觑。

    直到严燮不停的告饶,林笑棠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他下来,“小子,不错,体格比以前强多了。记得我和大头离开的时候,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我还以为你这辈子就废了呢!”

    严燮不服气的一撇嘴,“那是,这两年我在江北行动队,可是学到了不少功夫,再见到金民杰那个高丽棒子,我一定打他个满地找牙!”

    两人哈哈大笑。看到众人惊奇的表情,林笑棠这才向大家介绍,他和严燮其实是临澧训练班的同学,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就座以后,火眼和郭追等人去安顿海生和强一虎的手下,屋子里就剩下林笑棠、马启祥和强一虎、严燮。

    林笑棠问起训练班的情况。严燮不由得长叹一声。原来自从林笑棠和大头离开之后,训练班也转移到重庆,但不到半年时间就结业了,学员们星散四方。

    有关系有门路的都留在了后方,得到一个不错的职位。而像严燮他们这些流亡学生,除了极少数的骨干被沈最带走之外,其他的都被派遣到沦陷区,例如邓毅夫被派往青岛、李葆出去了北平、刘本钦最惨,去了南满站,至于小屁古为国,算是运气比较好的,他不知道搭上了哪条路子,先是被分配到重庆稽查处,那可是有名的肥差,不久前又被提拔,听说要调任泰国曼谷担任代理站长。

    “阳光、美女、沙滩、大象!”马启祥两眼直冒星星,“想想都很惬意啊!”

    “还有人妖!”林笑棠斜着眼睛说。“最重要的是,还有你媳妇整个一家族!”

    马启祥一头栽倒。

    听完严燮的叙述,林笑棠唏嘘不已,忽然间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你们这次来是……?”

    强一虎清清嗓子,“重建南京站,钱新民站长和尚振声副站长已经先期潜入南京。”

    林笑棠的脸色一变,真的又是一个南京站!重庆方面是发了疯不成。自己早已将陈明楚叛变的消息送了回去,这时候派人过来不是自投罗网吗?再说,这将自己置于何地,自己重建南京站以来,没花过重庆方面一分钱,就连手下做事的人都是从上海跟过来的,有了现在的局面容易吗?可重庆这是什么意思,釜底抽薪?

    看着林笑棠脸上变幻不定的神情,强一虎和严燮交换了一下眼神,严燮这才试着开口,“七哥,你和大头不是去了上海吗?你在南京是?”

    林笑棠摸摸下巴,笑容有点苦涩,“我要说我也是南京站站长,你们相信吗?”

    “啊!”强一虎和严燮呆若木鸡。

    “如假包换!”马启祥抬起头,一扫刚才的颓势,“不信的话,你们可以随时向重庆求证,前提是你们有电台。另外,重庆总部的沈最副处长就在南京,我们可以安排你们见面!”

    强一虎和严燮彻底糊涂了,高层的博弈对他们这些奋战在一线的特工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他们根本就弄不清这里边的水究竟有多深。

    林笑棠坐直身体,正色道:“还有一个消息,钱新民已经在上海被捕,上海站进入休眠状态,日本人在南京展开全城搜捕,目标也许就是你们!”

    ……

    谈话整整持续了两个钟头,看着强一虎和严燮两个人身心具疲的样子,林笑棠的内心却被满足感和成就感占据。重庆方面的一记昏招,间接的给他送来了三十多名经验丰富的特工人员,这对求贤若渴的林笑棠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现在钱新民被捕,这些人群龙无首,重庆方面重建新南京站的构想已经成了泡影,这个时候,正是将这些人员纳入麾下的最佳时机。

    虽然来之前并不知道强一虎和严燮他们会跟随火眼来到这里,但林笑棠内心想法就是将沈最先名正言顺的软禁起来,切断他和这些军统派遣人员之间的联系,这样也有利于林笑棠尽快掌控这些骨干力量。

    经过一番谈话,强一虎和严燮逐渐认识到目前形势的严峻,严燮自然没话说,他是孤家寡人,与其漫无目的、提心吊胆的在南京东躲西藏,倒不如跟着林笑棠。

    林笑棠只说了一句话——“跟哥混,有前途!”严燮就一口答应下来。

    强一虎还是有些顾虑,虽然钱新民被捕、尚振声下落不明,但他还没有接到重庆方面的最新指示,这种情况下,对于他这种习惯了听指挥的行动人员来说,心里还是觉得没有底。林笑棠倒不在乎这个,目前这种形势下,虽然强一虎还有顾虑,但他们没有别的选择,这一点,林笑棠极其有信心。

    众人商定了下一步的行动目标。林笑棠提出,鉴于钱新民已经被捕,而且日本人开始有目的性的全城搜捕,那就说明钱新民有可能已经叛变,这对于尚振声和余下的三十多名派遣人员来说将是极度的危险,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他们,接应他们安全潜伏下来。

    强一虎表示,他和这些人有约定好的联系方式,可以尝试着联系一下,虽然风险很大,但这是唯一的方法。

    林笑棠同意了他的建议,将郭追找了过来,郭追一直跟随在林笑棠左右,对南京的情况比较了解,就由他配合强一虎去联络那些潜入人员。

    至于尚振声,林笑棠打算由自己这方面与其联系,原因是,尚振声是军统有名的密码专家,这样的人才如果落到日本人手中,那损失将是无可估量的。还有一个原因,林笑棠的南京站也急需尚振声这样的人才,他绝对不允许别人的染指。

    现在这个时候,强一虎等人公然在南京的公共场所露面是不合适的,为了安全起见,林笑棠决定自己亲自去和尚振声联系,一方面是自己掌握的情况多,相比较而言是最合适的人选;另一方面就是彰显自己的诚意,能够给尚振声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便于自己实施招揽计划。

    地点就在夫子庙附近的新亚大酒店,这家酒店有着伪政府的背景,是目前南京城中最为豪奢的餐饮、娱乐场所,达官贵人云集于此,强一虎和尚振声约定的联络地点就在这里,时间是最近三天每天晚上的九点钟。

    ……

    下午的时候,白起秘密找到了林笑棠,告诉他寓公已经启程回上海去了。临行前,委托他将一批设备和资金转交给林笑棠。其中包括了两台最先进的发报机,美制窃听设备,一批炸药和军火。资金已经转入寓公提前告知林笑棠的秘密账户,随时可以启用。另外,寓公特意嘱咐林笑棠,尽快处理完南京站重建事宜,然后立刻返回上海,机会就快要来了。

    林笑棠的心中一动,机会?怎么来的这么快!

    白起大有深意的一笑,“求你个事呗!”

    林笑棠正在思忖寓公的嘱咐,没曾想白起来了这么一句,当即一愣,

    “我听说你在上海时就搞出了步枪的消音设备,能不能把其中的技术转让给我?”白起小声说。

    林笑棠当时就愣了,“你需要说一声就行了,我帮你加工,转让什么的用不着吧!这东西又不能大批量生产!”

    白起有些不好意思,“是这样,我有些朋友对这项技术很感兴趣!”

    林笑棠顿时警觉起来,“朋友?寓公知道吗?”

    白起哭笑不得,连忙摆手,“放心,寓公都知道的。他老人家信奉的是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你难道不知道是什么吗?”

    林笑棠糊涂了,“知道啊,不就是联俄联共扶助农工吗?”

    林笑棠腾地一下站起来,“你是说……!”说着,他用手指笔画出一个八字。

    白起笑着点点头,“没错,就是那边的朋友。而且这件事是经过寓公首肯的,但这技术是你的发明,他让我征求你的意见。”

    林笑棠慢慢坐下来,脑子转的飞快,用异样的眼神看看白起,“我到今天才知道你是哪一路的!”

    白起点点头,接着胡子一翘,“不止这些,我知道你有不少奇思妙想,还有那个什么空调之类的东西,现在敌后的抗日根据地面临的困难很多,缺钱、缺粮、缺武器弹药等等,我希望你能尽可能的帮助帮助我们!”

    林笑棠笑了,“我早说不是朋友那么简单,原来是‘我们’!”

    白起的神色逐渐庄重起来,“我今天可是和盘托出,你的意思呢?”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