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六十九章 什么最重要?人才!
    林笑棠一拍茶几,“帮,当然帮,只要是真心实意打鬼子的,我一定帮。”

    说完,林笑棠走到书桌旁,开始在纸上奋笔疾书,少顷,将两张写满字的纸郑重的交到白起手中,“一张是消音器的制作方法,原理很简单,需要的制作设备和工艺也不复杂,主要是通过加装管状装置来降低子弹引发的燃气冲出枪口的速度和流量,来降低声音最大峰值来实现消音的目的。你交给那边的专业人员,他们一看就会了解,但切记要多做些实验,目前的技术还不成熟,我这里只有一些初级的数据,具体操作还有待实践!”

    他又将另一张白纸翻出来,“这是一些促进粮食增产的办法,还有一些人造肥料的数据和制作办法,同样没有经过实践,需要你们继续研究。但一旦成功,粮食亩产将会有一个巨大的飞跃!”

    白起被震惊了,他很清楚这些东西对于敌后抗日根据地意味着什么,两张薄薄的纸片在他的手上就好像有千斤重,白起一时说不出话来,“小七,你……!”

    林笑棠摆摆手,“白大哥,我做人很简单,谁是真心抗日打鬼子的我很清楚,这点东西就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能物尽其用。”

    白起感激的点点头,

    “还有”,林笑棠继续说道:“我们的隆盛现在已经参与到伪政府的物资统制计划中,可以打着他们的旗号大批收购物资,包括棉布、粮食和药品,都是你们急需的,以后,我可以想办法为你们筹集需要的东西!”

    白起欣喜若狂。

    林笑棠一挥手,“别高兴太早,刚才的技术是我无偿交给你使用,可现在这是生意,记住,一定要付钱的!”

    ……

    送走了白起,林笑棠才能坐下来偷个懒,一天的奔波和筹划让他有些吃不消了,斜靠在椅子上竟然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林笑棠睁开惺忪的双眼,窗帘处的光线已经黯淡了许多,看样子已经快天黑了,林笑棠伸了伸懒腰,刚要起身,却听见房门处传来一声轻响。

    林笑棠心下奇怪,站里的人都知道他的习惯,一般来的时候都会先敲门,怎么竟然还有人直接就推门进来了。林笑棠索性假装睡着了,眼睛睁开一条缝,偷偷的打量着房门处的动静。

    房门轻轻的打开,一个小脑袋探进来,看了看,随即一个娇小的身影挤了进来,手里放着一个托盘,房间里随即便被一股浓烈的食物香味所笼罩。

    那身影没敢开灯,轻手轻脚的走到书桌边,将托盘放下,然后转身又蹑手蹑脚的向着房门走去。

    林笑棠好气又好笑,坐直了身体,拧开台灯,“小芝,你干嘛呢?”

    那身影一僵,慢慢转过来,正是尚怀士的孙女尚芝,尚芝的小脸在灯光的映照下,有些微红,“少爷,我,我……”。

    “打住、打住,这称呼怎么来的?”林笑棠颇有些奇怪。

    “上次,上次我称呼您长官,您不是骂了我一顿吗?那我就叫您少爷不就成了?”尚芝忽闪着两只略带着惊慌的大眼睛小声的说。

    是有这么回事,但这少爷的称呼也太……,反正林笑棠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

    “行,随你吧,这盘子里是?”林笑棠好奇的指着托盘问道。托盘中放着一小碗鸡丝馄饨,浓郁的汤汁中放着榨菜、葱花,漂浮着薄皮透明的小馄饨,依稀可见金黄色的肉馅,碗里还撒上了红通通的辣油,旁边是一碟青菜油渣和一碟茴香豆干,让人禁不住食指大动。

    “哦,我听祥少爷说您晚上还有个应酬,所以就先给您预备一些吃的,好垫垫肚子!这样喝酒就不难受了!”尚芝乖巧的回答。

    “我的房间和衣服平时也都是你在打理?”

    尚芝点点头。“爷爷和祥少爷商量过,您的书房很重要,所以就让我来负责,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一定改!”

    这个回答让林笑棠很是满意。尚怀士祖孙两个自从来到南京站,表现的中规中矩。站里人手奇缺,尚怀士自己就担着情报处的重任,情报处的四个成员都是林笑棠专门挑选的老兵,虽然有一定的文化水平,但应付情报工作还是有点吃力,这样一来,尚怀士除了要干自己的工作,还要竭尽全力的教授四个新人,辛苦可想而知。

    但尚怀士似乎乐在其中,精神头比刚来时好了许多,虽然每天都是小跑着工作,但整个人显得愈发年轻了。而尚芝则全心全意的照顾着林笑棠的衣食起居,林笑棠兼顾太多,对自己的一切倒不是很上心,但就在不知不觉间,他的一切都被打理的井井有条,林笑棠看在眼里,也记在了心上。

    林笑棠端起碗,就着小菜,顷刻间便风卷残云一般吃了个干净。尚芝看着林笑棠的吃相,想笑又不敢笑。

    林笑棠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就准备出发,还没说话,尚芝就已经将外套送了过来。

    林笑棠穿起外套,忽然想到了什么,“小芝,你今年十五岁,对不对?”

    尚芝一笑,“马上就十六了!”

    林笑棠摸着下巴想了想,“十六岁,应该在上国中是吧?”

    尚芝脸色一黯,“之前我一直在女中读书,可后来……”。

    林笑棠点点头,“这样,我联系一所中学,下个月你就开始上学,虽然是女孩子,但总一直呆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啊!”

    尚芝顿时睁大了眼睛,但随即眼神又黯淡下来,“谢谢少爷的好意,可我爷爷不愿意让我去日本人开设的学校!”

    林笑棠这才明白过来,目前的南京在伪政府的推动下,将原有的中小学教材全部废除,代之以充斥着亲日、兴亚言论的教材,目的无外乎是将青少年去中国化,这样的学校怎么能去呢。

    “那这样,咱们的电讯处马上就要正式成立,也会来一些专业人才,到时候我给你找个老师,你就认真学习一下这门课程怎么样?我想你爷爷应该也不会反对。学成以后,就留在站里上班,我一样发给你薪水,成吗?”

    尚芝高兴差点跳起来,但还是极力的忍住了,不住的向林笑棠道谢。

    林笑棠刚刚出门,但随即又将脑袋伸了进来,指指桌子上的托盘,“晚上再给我留点夜宵!”说完,冲尚芝一挤眼。

    尚芝涨红着小脸,不住的点头。

    ……

    夜晚的夫子庙依旧灯火繁华,林笑棠就带着郭追和林怀部,共乘一辆车,来到了新亚大酒店。

    下车后,林笑棠扭回身向着街对面一栋残破的大楼看了一眼,今天晚上,火眼就埋伏在对面的制高点,新亚大酒店的三层夜总会全是硕大的落地玻璃,也未狙击提供了便利条件。还有一批手下已经全部乔装改扮,散布在酒店内外,以备不测。

    林笑棠看看林怀部不服气的神情,不由得笑了,“你小子,不扳着脸成不,那枪迟早是你的,狙击手的位置就是给你预留的,等火眼告诉我你出师了,以后这样的活儿都交给你!”(注一)

    林怀部这才露出笑容,讨好的帮林笑棠掸掸身上的尘土,“这可是你说的啊,老板!”

    郭追偷笑不已。

    新亚大酒店林笑棠曾经来过两次,刚下车,前台经理便迎了上来,“林先生,马先生已经到了,夜总会预留了座位,您请跟我来!”

    林笑棠今天穿的是一身合体的黑色西装,白衬衫,没打领带,这样的着装在这种高档酒店也是不多见的。衬衫脖子领口的纽扣并没有扣上,下巴还留了些短须,整个人的气质显得既闲适又自信,加上身后跟着的两个身材魁梧的壮汉——郭追和林怀部,所以刚踏进三层的夜总会大厅,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一些认识林笑棠的客人纷纷上前来打招呼,林笑棠不卑不亢的一一应酬着。

    马启祥起身将他让进座位,这是一个靠近舞台的圆形豪华卡座,与相邻的座位中间隔着各种花木,距离也足够远,因此说话并不用提防被别人听到。

    林怀部转身走到大厅一侧的落地窗前,今晚,他将负责用手语向对面的火眼传达林笑棠的命令。

    马启祥看看周围的情况,压低声音对林笑棠说:“真搞不懂,为了这么一个尚振声,你还要亲自出马,再说,谁知道他今天会不会来?”

    林笑棠点上一支烟,“现在这个年代什么最重要?人才!”

    看到马启祥不屑的表情,林笑棠继续解释道:“你知道尚振声是什么人,那可是和池步洲(注二)齐名的电讯专家、密码专家,尤其他还是一流的情报策划专家。也就是此人秉性耿直、得罪了权贵才会被发配到南京来,否则,哪有咱们的机会?”

    林笑棠吐出一个烟圈,“当年在临澧训练班,他曾经来辅导过我们,学识没的说。再说,如果我是他,我这三天都会来这里,形势险恶,小心才能使得万年船哪!”

    “尚振声来不来我不知道,你的老相好可是来了!”马启祥不阴不阳的说道。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