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七十五章 喋血车站
    服务员推着小车,一步步向着贵宾包厢走过来,边走边将一根类似于香烟的东西含进嘴里,目光森然的搜寻着每一个包厢,嘴里的叫卖声有些心不在焉。

    忽然,他在林笑棠的包厢外停下了脚步,装作整理小推车上的香烟,却将眼神悄悄的投向正在和尚振声聊天的林笑棠,因为天气热,包厢门上的小窗户都是打开的。站在服务员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林笑棠的正脸。

    服务员整理好了东西,站直了腰,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装作点烟的样子,却将口中“香烟”的方向对准了正在说话的林笑棠。

    服务员深吸一口气,正要用力对着烟嘴口处全力吐出去,身后却忽然一阵恶风袭来,他一惊,顺势向前一扑,顺着“香烟嘴”疾喷而出的一道寒光随即偏离了方向。

    一人大喊:“有刺客!”

    林笑棠之前已经听见了门口的动静,刺客喷出东西的那一刹那,林笑棠下意识的将头一歪,只听一声轻微的声响,林笑棠侧头一看,一根明晃晃的钢针就插在沙发背上,离自己的头部不过十公分的距离,他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刺客扑倒,身后赶来的一人紧接着便上前想要拿住他,但那个刺客着实灵活,一击不中,随手将小推车向身后一拨,自己却快速的向另一边的通道口跑去。此时郭追和一个手下,已经牢牢的守在了那里,向着刺客紧逼过来。

    刺客见势不妙,一纵身从车窗钻了出去,脚一蹬便爬上了车顶,郭追赶忙也跟了上去。

    尚振声也吓得不轻,看到林笑棠想去拔那根钢针,他赶忙阻拦,从怀里掏出块手绢,这才小心翼翼的将钢针拔了出来,尚振声仔细观察了一下,针头在阳光的映照下,闪着蓝汪汪的光芒,他看看林笑棠,“有毒!”

    林笑棠也看了看,心跳这才慢慢平复下来,他忽然想起刚才示警的喊声,赶忙走出门外,发现门口站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中年人看到林笑棠出来,关切的问:“林先生,没事吧?”

    林笑棠冲他感激地点点头,“您是?”

    中年人一笑,随即看到包厢中的尚振声,欲言又止。

    尚振声识趣的笑笑:“你们聊,我到外边透透气。”

    中年人进入包厢后,这才低声说道:“我是白起的朋友,奉命沿途护送林先生您去上海!”

    林笑棠一愣,“白起的朋友?”随即恍然大悟,赶忙握住中年人的手,“多谢兄台的救命之恩!”

    中年人摆摆手,“您是对我们帮助极大地朋友,我们是不会坐视朋友出事的!”

    中年人自我介绍姓潘,奉命沿途保护林笑棠,开始也没发觉刺客,只是不经意间发现了一名被打晕的列车服务员,这次匆匆赶来。

    潘姓中年人心有余悸的说:“这次是林先生命大,蓝钢列车检查极严,看来刺客是仓促间上车,没有携带手枪等武器,否则……”。

    “兄台清楚刺客的身份吗?”

    潘姓中年人摇摇头,“不过,我们会继续调查的,林先生这边也不妨查一查!”

    说了两句话,潘姓中年人便起身告辞,林笑棠再三邀请他与自己同路,他还是婉言谢绝了,“林先生请放心,此次我也是赴上海公干,此后会长留上海,有什么需要,林先生可以随时找我!”

    中年人留下一张名片,之后便告辞离开。

    林笑棠看了看那张名片,“晋中书局,潘其丰”。

    郭追一脸讪讪的回来,刺客已经趁机跳车,踪迹全无。焦达此时也清醒过来,顾不上脖子后边的创伤,便红头胀脸的跑到包厢向林笑棠请罪,林笑棠和尚振声好一通解劝,才将他安抚住。

    之后的行程倒是平安无事,郭追和三名手下加了十二倍的小心,好在出发前,马启祥也和上海的大头、沈胖子联系过,到达上海车站时,他们会带人前来接应。

    一路上,林笑棠和尚振声倒有了谈资,但直到上海,两人还是无法确定刺客的真实背景到底是那一路的。

    到达上海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半,由于天气炎热,车站的人也不是很多,尚振声为了保险起见,特意等车上的旅客差不多都走光了,这才和郭追等人保护着林笑棠下了车。

    月台上,沈胖子和大头带着十来个手下真等的心急,看到林笑棠等人出来,这才兴高采烈的迎上来,看得出,这两个家伙最近的日子过得挺滋润,一个个人模狗样,就像是两个暴发户,头发打理的都站不住苍蝇。

    林笑棠一扭头,潘其丰已经从身边走了过去,走出十余步后这才冲着林笑棠微微点点头,林笑棠报以一笑,看着他消失在人群中。

    沈胖子等人开来的车就等在车站的大门前,一见面,就听郭追说起车上遇袭的事情,这让沈胖子和大头等人立刻紧张起来,一边招呼着手下四面布防,一边派人立刻通知车站附近的巡捕房加派人手沿途护送。

    林笑棠不禁莞尔,“总不至于一天来暗杀我两次吧?”

    大头赶忙捂上他的嘴,“呸、呸,少胡说八道,小心点总没大错!”

    除了车站门,下了长长的出站步行梯就是车站的广场,五辆崭新的福特轿车就停在步行梯的出口,零星的几个小贩散布在步行梯的四周,大队的黄包车等候在通道的尽头,不停的招揽着生意。

    刚下到一半,两个小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争执起来,声调越来越高,似乎还有动手的趋势。一时间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他们的身上。

    顺着出站口走出一个身影,在出站的人群中左躲右闪。悄然而迅速的靠近了林笑棠等人的身后。

    焦达始终窝着一口气,从当兵到如今,即使是和全副武装的日本鬼子面对面肉搏时,也没吃过今天这样的亏,他的脸上一直火辣辣的,满腹的好心情早已跑到九霄云外,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他发誓不会再允许类似的事情发生。

    身影是一个火车司机打扮的中年人,背着挎包,蓝色的帽子,帽檐压得很低。离林笑棠等人还有四五米距离的时候,他突然发力,快速的从人群中穿插出来,一把柯尔特手枪直接瞄准了林笑棠的背部。

    就在他开枪的那一刹那,一个身影忽然挡在林笑棠的背后,“老板,小心!”

    随着一声枪响,焦达胸口中弹,重重的摔在台阶上。

    林笑棠一个激灵,赶忙一侧身,身边的郭追和大头等人赶忙将他护住,林笑棠一眼看到倒在血泊中的焦达,顿时心头一紧。

    郭追等人乱枪齐发,将身后的刺客打成了筛子。

    此时,出站步行梯立刻乱成了一锅粥,巡捕尖锐的哨子响起,可就是不见有人过来,旅客们乱作一团,纷纷跑下步行梯。

    大头和沈胖子等人不敢乱动,紧紧护卫着林笑棠退到步行梯靠墙的一侧,举着枪,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四周的情况。

    郭追的两个手下赶忙将焦达也拖到一边,帮他紧急止血。

    步行梯下的黄包车队中,冲出七八个车夫打扮的人来,举枪向着林笑棠等人射击,大头和沈胖子的手下毫无防备,顷刻间被击倒了三个。其余的人赶紧还击。

    步行梯的顶端又冲出几个车站工作人员打扮的人,也是一言不发,举枪就打,双方一时陷入混战。

    大头和郭追紧紧护着林笑棠,大头脸色有些发白了,“还是大意了,早知道多带些兄弟过来了。”

    郭追眼角余光一扫,“老板,这边!”

    步行梯靠墙的一侧就是一个安全通道,门开了一条缝,郭追一脚踹开,大头在后边掩护,郭追拉着林笑棠就退进了安全通道。

    这条走廊看来已经很久没使用过,透出一股浓重的霉味,走廊里的灯虽然亮着,但灯光昏暗,有些灯一明一暗。

    郭追带着林笑棠跑在前边,大头也带着人保护着尚振生陆续推入走廊,留下沈胖子带了一批人在外边阻击。大头边跑边喊,“一直向前跑,应该是通向车站休息厅,休息厅的大门直通车站外!”

    众人一直跑了大概三分钟,前边赫然出现了一扇门,郭追让林笑棠退后,自己打开门,先走出去,外边的确是车站的休息厅,不少旅客听见了传来的枪声,都聚在一起议论纷纷,还有几个巡捕,躲在门边探头探脑。

    郭追等人的出现,吓了所有人一跳,尤其是他们的手中还拿着枪,整个休息厅顿时炸开了锅。

    郭追的大头驱散着人群,簇拥着林笑棠向着大门处跑过去。

    此时,几个原本缩头缩脑的巡捕一反常态,快速的包围过来,手中忽然多出几把手枪,冲着众人就开了枪。

    队伍中又倒下几个人,就连大头胳膊上也中了一枪。

    但巡捕毕竟人少,很快就被众人的火力所压制住,众人边打边向门外撤去。

    休息厅门口长椅旁,蹲着一个女学生,双手抱头,似乎被吓坏了。

    林笑棠等人经过她身旁的时候,女学生突然暴起,众人措不及防,林笑棠一时也有些发呆。

    女学生的枪口冲着林笑棠的胸口连开两枪,郭追怒吼一声,飞身扑向她,两人向后跌倒,扭打中,女学生的长发落地,原来竟是个男人假扮的,带的是个头套。

    一声枪响,杀手这才软软的歪倒,脖子被郭追击穿。

    众人回头看去,不禁大吃一惊。林笑棠的身子摇摇欲坠,胸前的要害赫然多了两个还在冒烟的弹孔。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