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七十六章 亦真亦幻
    张啸林最近这些天深居简出,原因无他,他也被季云卿的被杀吓坏了。重庆方面和七十六号在上海开战,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季云卿就是第一条,他张啸林可不想做第二条。

    这些天,张啸林连最喜欢和牌局都没敢参加,实在是手痒了,就叫几个牌友到家里边来开局。饶是如此,前两天司机开着他的车出门,还是遭了黑枪,虽然只是两个小小的弹孔,但张啸林却如惊弓之鸟,从此闭门谢客。

    刚刚,张啸林接到常耀的一个电话,刚一通话,常耀就大声指责张啸林不守江湖规矩,将张啸林一下给说懵了,听了半天才算明白,原来,今天下午,那个万墨林的小狗腿子林笑棠在上海火车站遇伏中枪,到现在还生死未卜。常耀就理所当然的将这笔账算在了张啸林的头上,这让张啸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指天画地的发誓,自己绝没有指派人去杀林笑棠,还说跟一个小辈斤斤计较的事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常耀这才悻悻的挂上了电话。

    放下电话,张啸林不由一脑门子火气,“一个阉人,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你以为这还是前清溥仪皇帝在位的时候?要不是看你是同门,迟早让你横死街头!”张啸林余怒未消的指着电话大骂。

    杀一个林笑棠,张啸林绝对有胆子去干、也一定愿意去干,关键是现在不能做,别的不说,林笑棠手中可是紧握着张啸林的账本,这个时候杀他,纯粹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张啸林一挥手,一旁的管家这才战战兢兢的将茶杯递到他手里,张啸林刚要喝,忽然一扭头,“去,把下午火车站的事情给我查清楚,看看到底是谁做的!”

    管家刚要走,张啸林又叫住他,“派些稳妥的人去,低调点,别让外边的人察觉!”

    ……

    晚上九点钟,上海劳尔登路云来茶楼,店里已经没有一个客人,只有二楼一个不临窗的小房间还亮着灯,一楼所有的灯都已经熄灭,两个茶楼的伙计趴在门口的的桌子上,一左一右,似乎都睡着了。

    天空中不知何时飘起了细雨,路灯在雾状的雨丝中忽明忽暗,一个黑影打着雨伞悄悄的来到了茶楼门口,看看四下无人,来人收起雨伞,走进了茶楼。

    两个伙计好像早知道他会来,只是抬头看了看,其中一个向二楼指了指,随即又趴下来。

    来人将雨伞放在柜台边,顺着楼梯上了二楼,直接走进了亮着灯的房间。

    屋里只有一位穿着长衫的老者,独自品着茶,手里拿着一本演义画本看得津津有味,来人走进房间的时候,他连头都没有抬,只是指指对面的座位,随即又倒了一杯新茶,推到来人的身前。

    “我不想今天的事再发生第二次,你知不知道,为了弥补你的失误,我动用了在上海隐藏的大半人手,虽然得手,但参与人员全军覆没!”老人的眼光依然停留在画本上,语气缓慢而平淡。

    “我……”。屋中潮湿而闷热,但来人却好像被寒意笼罩着,端着茶杯的手略有些颤抖。

    “不必解释,季云卿的事你做的很漂亮,我会记住。只要你做完这件事,上海站行动队队长的职位就是你的,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光了!”老人的语气没有一丝感情,就像是说一件毫不相关的事情。

    “我、我想见一下九妹!”来人鼓起了勇气,终于说出了憋在心头的话。

    “哼!”老人将画本扔在桌上,“我已经说过了,只要你搞定了姓王的,上海站就是咱们的囊中物,到时候,别说一个女人,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来人白皙的脸上阴晴变幻,最终还是点点头,“是,允公!”站起来走出房门。

    聂尚允看着他的背影,眼神中透出一股带着不屑的杀意。

    ……

    宝隆医院的特护病房,大头和沈胖子带着一众手下守在门口,一名手下匆匆来报告,“林老板手下的那个兄弟焦达已经脱离了危险,手术很成功,医院方面已经将他转入加护病房,安排了四个兄弟守在那儿!”

    大头端详端详沈胖子,伸手在他的胖脸上拧了一把,“胖子,你装出点难过的样子成不?”

    沈胖子劈手打开他的手,“小七又没死,我装的哪门子难过!”

    大头一瞪眼,“你挨两枪试试!”

    沈胖子刚要反驳,走廊传来脚步声,大头一拽他的衣袖,“来人了,注意表情!”

    两个人拨乱了头发,换上一副焦虑的表情,互相看看,差点没笑出声来。

    脚步由远及近,沈胖子看清了来人的面目,不禁一愣,“宗大哥?”

    宗飞卫护着庄崇先急匆匆的来到病房门口,庄崇先风尘仆仆,看来是刚刚回到上海,“林老板怎么样?”

    沈胖子向前一步,“庄先生有心了,小七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手术已经完成了,子弹也取出来了,但还没有醒,医生说,情况还不乐观。”

    庄崇先倒吸一口冷气。宗飞问道:“怎么会这么大意?”

    大头苦笑一声,“之前在火车上已经遇到过一次暗杀,幸亏发现的及时。在车站时,我们也加派了人手,但没想到对方计划的这么周密,连我们仓促之下的逃生线路都计算在内,也安排了伏击。”

    沈胖子一蹙眉,看向庄崇先,“庄先生,您看会不会是七十六号下的手,之前,咱们得罪了他们,会不会是他们的报复。”

    庄崇先摇摇头,“应该不会。一来他们正在全力和重庆方面周旋,恐怕没有余力组织这样规模的刺杀;二来,佑中目前和南京方面的关系处得极好,他们要动手,也会投鼠忌器,至少不会这么大张旗鼓。”

    几人正说着话,后边又传来脚步声音,一男一女手捧鲜花、提着果篮走过来。

    来的男子看见庄崇先,不由有些尴尬,赶忙上前,“庄先生也在?”

    庄崇先一回头,“是剑锋哪,你也来看林老板?”

    元剑锋笑着点点头,“我们夫妻和小七是同学,这不,听说他出事,特地赶来看看。”

    夏之萍手捧着一束鲜花,脸上浮现出关切之色,向庄崇先等人点头示意。

    大头冷淡的和两人打了个招呼。

    庄崇先摆摆手,“既然来了,就一起进去看看吧!”

    众人在大头和沈胖子的带领下,换上消毒服,这才进入到特护病房中。

    透过玻璃,众人清清楚楚的看到林笑棠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罩,胸前裹着纱布,医生和护士正在为他量血压。

    尚振声和郭追两个人就守在病房外,庄崇先又询问了林笑棠的伤情,眉头皱的更紧了。“希望佑中吉人自有天相,能够逢凶化吉啊!”

    夏之萍紧紧的靠着玻璃,看着林笑棠苍白的面孔,眼圈不由得红了。元剑锋轻拍她的肩膀,低声抚慰着她。

    这时,一名手下进来找大头,说是有人来看林笑棠,请示是否让来人进来。

    “是什么人?”大头问。

    “是一位小姐,就她一个人,自称是林老板的朋友,姓段。”

    尚振声一笑,“请她进来吧。”

    大头看向尚振声,尚振声冲他点点头,“没错,确实是老板在南京的朋友!”

    不一会,一个穿着素白旗袍的妩媚身影出现众人面前,还带着一顶宽大的女士凉帽,来人摘下帽子,一股令人窒息的美艳气息扑面而来。

    “哦,原来是段小姐!”庄崇先首先认出了来人。

    段羽然冲庄崇先微微颔首,“庄先生好。”长长的睫毛下,刚一说话,两颗晶莹的泪珠却先掉落下来。

    大头和沈胖子互相看看,又看看病床上的林笑棠,眼睛里表达着同一个意思,“这小子的桃花开的也太频繁了吧!”

    “你是红歌星段羽然小姐!”一旁的元剑锋观察了好一会,脱口而出。

    夏之萍看看段羽然,不禁吃惊于段羽然的美丽,心中忽然涌起一股酸酸涩涩的味道,听见丈夫的这一句话,不由白了他一眼。

    段羽然并没有理会元剑锋,而是痴痴的看着病床山安静的林笑棠,心头仿佛在滴血一般,脑子中只有一个念头,“是谁要杀他?”来之前,段羽然瞒过了上海特高课的主管矢泽慎一,悄悄动用自己掌管的情报系统,命令手下全力调查刺杀林笑棠的真凶,她也明白自己这么做已经是触犯了情报工作的大忌,感情已经彻底战胜了理智,但没有办法,她不容许任何人来伤害他,就是这么简单。

    庄崇先首先告辞离去,夏之萍和元剑锋呆在这里也觉得甚为无趣,虽然元剑锋心中满是幸灾乐祸的窃喜,但在夏之萍和大头面前他不敢轻易的表露出来,只得搜肠刮肚的想出一些安慰的话,这才将恋恋不舍的眼神从段羽然的身上收回,和夏之萍离开。

    离开时,夏之萍回头看看段羽然,段羽然看向林笑棠的那种伤痛的眼神,让她没来由的心中一慌,“我这是怎么了?”夏之萍悄悄的问自己。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