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八十六章 岳父的传奇
    之后的两天,林笑棠将公务全部交给尚振声打理,自己难得放了一个假,和大头一起陪着董嘉怡、何又箐游遍了整个上海。说老实话,林笑棠自从当年和大头来到上海,还从未这样悠闲过,上海他去的地方不多,相比之下,董嘉怡倒是对上海熟悉的很,所以到了后来,就成了他们三个跟着董嘉怡游玩。

    何又箐跟林笑棠和大头熟络起来,个性也渐渐显露出来,这是个爱说爱笑的女孩,和董嘉怡一样,性格直爽,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大头中间吞吞吐吐的很隐晦的试探过一次,但何又箐却没当作一回事。林笑棠私下问起董嘉怡,何又箐到底对大头是个什么意思,董嘉怡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这才几天啊?总要给又箐一个了解的过程吧,总之她对大头的印象还不坏,再说,当初我也不是一眼就看中你的啊!”说完,一挑林笑棠的下巴,笑着跑开了。

    第三天,林笑棠等人刚要出门的时候,常欢来了。之前在护送高陶二人的时候,两人已经打过交道,寓公也将要把常欢交到林笑棠这边,所以相见之下也不陌生。

    常欢带来寓公的口讯,“南洋来人已经到了,寓公让七哥您过去一趟,和来人见个面。”

    林笑棠歉意的看看董嘉怡,“实在不好意思,今天就不能陪你们了。”

    董嘉怡一笑,“没关系,反正我大哥昨天也已经到了上海,我帮你收拾一下,晚点去见他。让大头和又箐接着出去玩吧,咱们不在场,说不定两个人的关系还能再进一步!”

    之前,林笑棠的一应事务,都是小丫头尚芝在照顾,董嘉怡来了之后,和手下的几个人都住在柯华酒店,两个人的关系确定之后,林笑棠的内务就当仁不让的交给了董嘉怡打理。

    董嘉怡也很喜欢尚芝这个聪明的丫头,私下里塞给她不少从泰国带过来的小玩意。看得出,尚芝也很喜欢她这个脾气直爽、整天挂着笑容的未来少奶奶,只要董嘉怡在酒店,就整天黏在她的身边,宛如董嘉怡的小妹妹一般。

    董嘉怡帮林笑棠选好了出门的衣服,就要帮他打领带,林笑棠平时最讨厌的就是打领带,一看这个,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董嘉怡则笑意盈盈的解释,目前上海的正式社交礼仪中,打领带是最基本的一项要求,虽然天气热,但这个东西还是不能少的。

    也幸亏林笑棠从美国引进了最新式的空调。上海工厂的一批技工,包括专门聘请来的几名犹太人技师,在林笑棠的建议下,对整套设备进行了改良,制冷效果较之从前有明显的提升。柯华目前就装配了这样的设备,虽然柯华的规模目前还算不上上海最高端的酒店,但有了空调之后,生意立刻比从前翻了几番,在这个夏日里,经常是一房难求。

    只不过,现在林笑棠在上海的工厂,规模、人手还有设备都不算完备,所以目前来说,生产量远远满足不了整个市场的需求,林笑棠和董嘉怡合计过这件事,既然有利可图,就不妨让董嘉怡的家族加入到这个生意当中来,占上一定的股份,利用董家的财力、关系和人脉,把空调工厂尽快的扩建起来。这让董嘉怡欣喜不已,她很高兴林笑棠能站在自己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她和林笑棠的事情虽然还没有告诉家里,但如果这次合作能够成功,那两人的关系不用说,也将因此而更加稳固。

    “嘉怡,一会你去哪儿?我先把你送过去。”林笑棠对董嘉怡说。

    董嘉怡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汇中饭店,顺路吗?”

    林笑棠一愣,随即笑了,“当然顺路,我也是去那儿。”

    汇中饭店是上海外滩的标志性建筑,紧邻和平饭店,之前称作中央饭店,属于上海最早建成的的容餐饮、住宿于一身的综合性建筑。民国元年,中山先生就是在这里被选举为民国首任临时大总统的。

    饭店门口,林笑棠带上郭追,和董嘉怡告别后,跟着在门前等待的常欢进入大堂,上了电梯后,林笑棠才问常欢,“寓公已经到了吗?”

    “刚到,南洋方面的人马上就到!”

    林笑棠看了一眼和平时有些不一样的常欢,“我印象里你不是这么严肃的人啊?”

    常欢耸耸肩,“你马上就是我的老板了,当然要和以前有些区别。”

    林笑棠笑了,“行了,又不是第一次打交道,别抻着了,我没那么多规矩!”

    常欢苦笑,“还不是我叔,非要让我装出个老成持重的样子!”

    说话间,电梯已经停了下来。门前早已等候的两名西装男子径直将林笑棠和郭追带到了四楼的一个很隐蔽的房间。

    这是一个大型的套房,配备有小型的会议室,还有卫生间,家具都是意大利的手工制作精品,柚木墙壁,配以石膏雕花的平顶,显出浓浓的西洋风情。

    屋里除了寓公,暂时没有别的人,寓公见到林笑棠,赶忙示意他坐到自己旁边的沙发上,洋人侍应礼貌的跟进来问了林笑棠的需要,端过来一杯黑咖啡,随即退了出去,常欢、郭追等人也都守在外边。

    寓公闻着黑咖啡的味道就是一皱眉,“怎么喜欢喝这个?”

    林笑棠喝了一口,“事情太多,这个比茶叶提神效果好!”

    寓公轻笑,“这倒是很对一会儿要来的那个老家伙的胃口!”

    林笑棠很好奇,他还不知道这个来自南洋的大人物到底是何方神圣。

    寓公轻抚胡须,“这个老家伙,他这一辈子啊,完全可以写本书了。七八岁的时候,就跟着家里人下南洋,风里来雨里去,去了没几年,他家老爷子便凭着过人的头脑,准确的眼光,挣下了一份家业,是当时有名的华商。可你也知道,那时候,满清腐败,内外交困,列强环饲,咱们中国人根本没有地位。南洋当地的土人勾结洋人,施奸计谋夺了他家的产业,老爷子一气之下吐血而亡,家人四散,整个家族兴旺了不到十年便家破人亡。”

    “那一年,他才十七,一路被土人追杀,逃到了海上,拜在海上一位大豪的门下,他原本就习武,身手极好,自此之后就在海上闯出了名头,一时威震四海。那位大豪欣赏他的胆识和武艺,就把唯一的女儿许配给了他,成亲后倒也是琴瑟和谐。”

    “但经历的事情多了,他也悟出一个道理,任凭自己的实力再蛮横,身后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作为依仗,到哪里都是要受欺负的。为此,他一狠心,离开了新婚燕尔的妻子和视其为亲生儿子的岳父,毅然远渡重洋跑到了日本,报考日本帝国陆军学校,还居然给他成功了。几年的时间中,他在日本吃尽了苦头,但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在这中间,他结实了改变自己一生的人——中山先生。”

    “他为中山先生的学识、报复深深吸引,后来还相继加入了兴中会和同盟会。结束学业后,他回到南洋,接掌了岳父的事业,之后他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登岸,依靠自己的能力和中山先生的帮助,他再一次重振了家族,并借用自己在华侨中的威信,源源不断的为革命提供军火和资金,还将族中的优秀子弟送到国内参加革命。”

    林笑棠听得悠然神往,不禁一拍手,“这才是大丈夫的所为啊!”

    寓公情不自禁的指着他们所在的房间说:“小七,你知道吗?当年武昌首义成功后,同盟会就是在汇中饭店召开大会欢迎中山先生回国,这里就是中山先生曾经下榻的房间,他在当选民国第一任临时大总统后,我们就是在这个房间为他庆贺,一醉方休的!”

    “是吗?”林笑棠噌的站了起来,仔细的打量着屋内的陈设,心中刹那间涌上一股难以抑制的激情,这里竟然是革命先贤曾经居住过大房间,这其中的一桌一椅都是他老人家用过的,还有这个房间居然记录了我华族的一个伟大历史时刻,一想到这里,林笑棠就觉得热血沸腾。

    “老曾,你这老头子又在卖弄当年的事迹不是!”房间的两扇门被人推开,随着一声宛若洪钟的声音,一个穿着白色丝绸短衫的老者迈步走了进来。

    古铜色的脸庞,容貌却清矍出尘,留着一部短须,头发虽然全白,但脸上却是没有多少皱纹,手里拿着一把折扇,不停的扇着。

    “上海这天气怎么比南洋还要热,这汇中饭店也是上海数一数二的地方,虽然装了纳凉的设备,但还是热。对了,三丫头告诉我了,说有个叫柯华的地方,装了一种叫、叫什么,哦!对了,叫空调的东西,一进屋竟然凉爽如秋,我打算搬到那儿去,怎么样?”

    寓公站起身,“你这老东西,这么大年纪,还是那么大的火气。想去住柯华,简单,老板就在这儿呢!”

    老者这才发现毕恭毕敬站在一旁的林笑棠,一收折扇,指向林笑棠,“就是他?”

    寓公还没说话。

    门外又匆匆忙忙走进两个人,一个是穿着白色衬衣的中年人,三十多岁年纪,戴着金丝眼镜,走到老者面前,还没开口。

    后面又跟进来一个穿着淡紫色连衣裙的身影,没好气地数落老者。“爸,你走慢点儿,这么大年纪了,怎么也不小心一点!”

    林笑棠一愣,“你怎么也在这儿?”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