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九十四章 我想开家面包房
    车门打开,詹森脸色灰白,披了件西装,身上包裹着纱布,依稀可见淡淡的血迹。

    董嘉怡看见他的模样,有些吃惊,不自觉的抓住了林笑棠的手,林笑棠冲她一笑,“等我一下!”

    馄饨摊的摊主哪见过这种状况,向后连退了两步,手中的调羹也摔了粉碎。郭追掏出几张钞票放在他的手里,将食指放在唇边,示意他噤声。

    天空中不知何时又飘起雨来,薄薄的水雾从天而降,让视线变得有些模糊。强一虎快步跑到林笑棠的身边,“陈宫途已经到了上海,要杀这小子灭口。詹森杀了张德钦之后,中了陈宫途的埋伏,我们也折损了两个兄弟,他刚包扎好伤口,就非要来见您,您看?”

    林笑棠冷哼一声,“陈宫途,我倒要看看他能耍什么花样!”说着站起身,冲着詹森喊道:“你找我?”

    杰梅斯也下了车,想要搀扶詹森过来。詹森却推开她的手,捂着小腹的伤口,冒着雨丝向林笑棠走来。

    离林笑棠还有三米的距离,詹森停下了脚步,双膝跪倒在林笑棠的面前。

    林笑棠一皱眉,“你这是干什么?”

    詹森抬起头,“从今天开始,我的命就是你的!”

    林笑棠摇摇头,“我不喜欢拿命来做交易!”

    詹森倔强的说:“天地之大,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所,我只求你能收留我们,你要我做什么都行!”他一指杰梅斯。

    林笑棠看看远处的犹太人少女,“收留你们没问题,但我不要你的命!”

    詹森不解,“可我现在只有一条命!”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命都是属于自己的,没人可以替你做主。站起来吧,我也不喜欢别人给我下跪。我的人会帮你们安排新的身份和住处,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他们,等伤养好之后,你想去哪里都行。不过我建议你,国内是不能再呆下去了,如果你愿意去南洋,我来安排!”

    林笑棠说完话,刚转身走了两步。一脸惊愕的詹森却又开了口,“我只有一个要求!”

    林笑棠回过头,“讲!”

    詹森站起来,回头看看杰梅斯,忽然有些吞吞吐吐。“我,我想开家面包房!”

    ……

    回去的路上,车辆一路飞驰。董嘉怡将头靠在林笑棠的肩上,忽然笑出了声。“你好奸诈!”

    林笑棠莫名其妙。

    “你本来就是想收下那个人,对吧?欲擒故纵,还假惺惺的安排人离开,其实是打动他留下来!”

    林笑棠摸摸下巴,“这个人有他自己的执着,不是用钱用官位就可以留下的。原本我是这样打算。但他提出最后那个要求的时候,我改变主意了!”

    董嘉怡好奇的看着他。

    “人不能够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我相信这次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看着别人在自己的帮助下,能够过上安定的生活,我觉得,这种感觉也挺不错的!还有那个女孩,她的父母是因为我们的事情被害的,我有责任安排好她的生活,还有这次牺牲的两个兄弟,我都要负责到底!”

    黑暗中,董嘉怡的眼睛亮晶晶的,“我原以为你变的很多,没想到,原来你,其实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当年的那个小七!”

    “我知道,你和我爸我哥是同一类人,做的也是同一件事,我不想管,但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小心,别再让我担惊受怕,好吗?”

    林笑棠没有再说话,只是紧紧搂住了怀里的女人。

    ……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一个星期过去了。董镇南将上海的事务交给了董嘉诚全权负责,由他辅助林笑棠开展同盟会的工作,自己返回了泰国。寓公则去了重庆,说是要拜访一些老朋友,林笑棠知道,他和自己一样,心中始终放不下大哥大嫂的事情,此去重庆就是为了寻找一些新的线索。

    之前,尚怀士已经接到林笑棠的命令,着手调查杀死聂尚允的杀手使用的春田步枪的情况,这个相对来说容易些,很快就有了消息。但着实没什么价值。因为据调查,这种春田步枪,虽然购入的数量不多,但对于整个国军序列来说,这个数字还是相当惊人的。目前可以确定的是,第九、第六战区都曾分配过这种武器,主要用于中央军序列的精锐部队,其中包括直属于战区司令部的特务团和长官司令部的警卫部队,人数高达六千人,想要在这其中找到一支,谈何容易,况且,林笑棠的手中只有一枚弹壳,连枪支的编号都没有。

    所以说,线索只能暂时的中断。同样,二狗的下落,依然没有音讯。

    但事情总有转机,好消息就是,失踪了许久的洪查维终于和林笑棠联系了。

    之前林笑棠曾找过洪查维,但约定好的联系方式却没有任何回音,林笑棠曾一度怀疑他是不是出事了,这让他不禁忧心忡忡,不是他和洪查维有什么过命的交情,而是林笑棠希望能通过洪查维,寻找聂尚允当日在南京的活动轨迹,以此来找到新的线索。

    洪查维约林笑棠见面的地点是在汇中饭店的咖啡厅,这里是上海达官贵人的聚集之地,鱼龙混杂,七十六号和日本人也不敢在这里大张旗鼓的活动,相对来说安全了许多。

    林笑棠只带了郭追和焦达来赴约。此前焦达在车站遇袭中为掩护林笑棠而深受重伤,经过一段时间的救治,已经痊愈归队,林笑棠就将他调到身边和郭追一起充当自己的贴身保镖,这让焦达很是兴奋。这期间,林笑棠研制的防弹衣经过实战的检验,再经过改良,已经投入生产,但所需的特种钢材实在是少之又少,所以,制作出的数量也不多,林笑棠就先分配给了尚振声、火眼以及自己的侍卫们使用,这对于他们来说更是如虎添翼。

    洪查维就坐在咖啡厅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林笑棠在他对面落座后,服务员将咖啡放到林笑棠的面前离开后。还没等洪查维开口,林笑棠就迫不及待的说:“有件急事,你先听我说!”

    洪查维一愣,随即笑着点点头。

    “当日在南京,你是怎么遇到聂尚允的?”林笑棠紧盯着洪查维,一字一句的问道。

    洪查维咳嗽了一声,满脸狐疑,“你怎么想到问这个?当天的情况你不是都了解吗?”

    “我问的是,我和何冲遇到你们之前,你们是怎么遇到聂尚允他们的?”

    洪查维一伸手,“打住,你搞错了。是我们先遇到聂尚允的,当时他是自己一个人,虽然还有两个人,但见面时一个已经死亡,另一个受了重伤,没多久也死了,之后我们遇到了日本人,刚好此时,那些国军士兵出现,才救下了我们!”

    “什么?”林笑棠忍不住惊呼起来,“你是说,聂尚允之前并没有和国军士兵在一起?他还有两个同伴,只不过都死了?”

    洪查维放下咖啡杯,“没错,是这个意思!”

    “那在你遇到聂尚允的时候,他有没有说过什么话,或者有什么古怪的举止,还有……?”林笑棠连珠炮似的发问。

    “等等”,洪查维打断了他的提问,“据我所知,聂尚允前些天已经死了,这个时候,你打听这些陈年旧事做什么?是不是有什么情报?”洪查维带着一丝狡猾的笑容问林笑棠。

    林笑棠白了他一眼,“实话告诉你,当日我回去是为了找我大哥大嫂,我怀疑他们两人的死与聂尚允有关系,所以才要调查个水落石出。”

    “真的?”洪查维似乎有些怀疑,“就算有关系,现在人都不在了,你还怎么报仇?这有意义吗?”

    林笑棠苦笑不已,他深知面前的洪查维不是个易于之辈,简单的理由是瞒不过这只狐狸的,“我们中国人的想法你是不会明白的,我大哥大嫂虽然不在了,聂尚允也已经死了,但他背后的人呢?我始终怀疑他也只不过是某人的棋子而已,所以,我要找出当天的一点一滴,直到查出我大哥大嫂的真正死因,以及幕后的黑手!”

    洪查维听完后,长叹一声,“你们中国人之间的勾心斗角,我真是看不懂。派系林立、明争暗斗,到底是为了什么?金钱或者权利,好像不全是,某些大人物似乎他们并不缺少这两样东西,但却乐此不疲,真是难以理解!”

    洪查维忽然一笑,“其实我今天找你来,也是想找你帮忙的。你想知道当天发生的事情,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绝对不会漏下一个字,但你要答应我,尽全力帮我完成我的任务!”

    林笑棠一摆手,“你也打住,先告诉我是什么任务,要是帮你们美国人办上不了台面的事情,先说明,我没什么兴趣!”

    洪查维哈哈一笑,“这你尽管放心,任务是针对日本人的,也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完成之后,也绝对会有好处,怎么样?”

    林笑棠想了想,点点头,“成交!”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