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一百零二章 露出端倪
    随着和尚的倒地身亡,厅中林笑棠等人一时间都愣住了,火眼飞快的跑到敞开的窗户边。对面房脊上迅速的闪过一个黑影,等火眼瞄准时,黑影已经没了踪迹,火眼恨恨的一拍窗框,“又是他!”

    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道,地板上的红白之物煞是刺眼,林笑棠紧紧捏着拳头,牙齿咬的格格作响。这是第二次了,这是同一个杀手第二次在自己的面前杀人灭口了。和尚,不过是一个张啸林的狗腿子,应该不会和聂尚允扯上什么关系,这一点林笑棠非常肯定。那唯一行得通的解释就是:和尚认得杀手。

    院外此时已是一片喧哗,负责在街道上守卫的日本兵,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将整个旅馆围了个水泄不通。旅馆老板和伙计被单独看押起来,客人也被命令呆在房间内。不多时,向井也赶了过来,看到院子里的情形,不禁火冒三丈。

    “八嘎,竟然敢在我的辖区内进行暗杀活动,目标竟然还是我的客人!这是在向皇军宣战!”向井马上命令部下封锁城门,同时命令伪军配合日本士兵展开全程搜捕,务必要找到杀手的踪影。

    林笑棠此时已经逐渐冷静下来,看向火眼,火眼向他使了个眼色,悄悄摊开手掌,手中赫然是刚刚刺伤和尚手腕的暗器,林笑棠点点头,火眼随即收藏了起来。

    看到向井大有将旅馆的老板、伙计和客人都带回去一一审问的趋势,林笑棠赶忙上前劝解,声称事情的起因不过是自己在上海的帮会恩怨,与其他人无关,向井实在犯不上如此大费周章,不能因为自己而扰乱了整个临安的安宁,这样也有损于日军在本地区的治理。

    向井对于林笑棠的态度很是满意,说心里话,他也不想这样兴师动众的搜查,搞得全城人心惶惶,要不是看在林笑棠所送的礼物面子上,他才懒得管这些中国人的所谓明争暗斗。于是,向井谦让了一下,在林笑棠的坚持下,撤销了之前的命令。出于安全的考虑,向井邀请林笑棠到驻军营地休息,也被林笑棠婉言谢绝了。

    随后,向井命令旅馆又为林笑棠等人准备了几间干净的上房,这才带着手下,布置好了岗哨,打扫干净现场,通知本地义庄将尸体运走。这才带着大队的士兵离开。

    安顿好以后,被吓得不轻的旅馆老板赶过来千恩万谢,林笑棠带着歉意安慰了几句,又打赏了一些钱,整个旅馆慢慢恢复了平静。

    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一点钟,林笑棠让火眼去接应詹森。火眼面有愧色,被杀手两次在众人面前堂而皇之的成功狙杀目标,火眼也觉得面上无光,为此特地向林笑棠请求处罚,林笑棠笑着摆摆手,“这个杀手都是远距离狙击,难不成咱们将警戒线布置到百米开外?再说,他的目标摆明了不是我,他只是想切断一切可能暴露他和他身后主使人的线索,这样就值得咱么深思了!”

    火眼离开后,焦达匆匆的走进来,“老板,刚才还有一个活口,我把他藏了起来,应该还能问话,你快去看看吧,撑不了多长时间,他非要见到您才肯开口!”

    林笑棠顿时来了精神,跟着焦达一路小跑,来到了后院的柴房。

    柴堆的后边,强一虎已经为那个人简单的止血、包扎了伤口,但他中刀的位置在小腹,刀口很深,失血过多,伤者脸色如同白纸,气若游丝,已经在弥留之际了。

    林笑棠蹲下身,俯在他的耳边,“要什么条件才能把你知道的东西告诉我?”

    伤者勉强睁开眼睛,“林老板对待手下的爱护,是全上海都知道的,我只要求一笔钱,能让我的家人衣食无忧!”

    林笑棠点点头,“我答应,如果做不到,我林笑棠必遭天谴!”

    伤者聚集起残存的力量飞快的说了一个地址和人名,林笑棠吩咐焦达,“通知上海方面,一万块法币明天务必要送到这个地址,亲手交到这个人手中!”

    伤者闻听,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我信你。你听好,我们今天来杀你,所有的事情都是和尚和万里浪策划的,张老板并不知情。那天在杭州,和尚遇到一个人,本来没什么,但到了临安,我们又见到他,和尚怀疑那个人也是为了你而来,那个人叫小杨,长枪……!”

    声音戛然而止,林笑棠转过头,伤者圆睁二目,已经停止了呼吸。

    但他所透露的出来的东西,已经足够了。

    林笑棠将他的双眼轻轻阖上,吩咐道:“找个机会,联系当地的义庄,多花点钱,一定要隐秘,把尸体或者骨灰送回上海,交给他的家人。记住,不要暴露咱们的身份。”

    强一虎等人将尸体搬走后,焦达凑到林笑棠的身边,“老板,这个小杨,莫不是就是十三太保中的长枪小杨?”

    ……

    直到凌晨三点,火眼才将詹森接应回来,两人从后墙悄悄跳进来,直接来到了林笑棠的房间。

    看来詹森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身上的外套全是刀口,所幸没有受伤,他接过林笑棠递过来的茶水,大口痛饮,就趁这个时间,林笑棠将刚刚获取的消息讲给了他和火眼。

    火眼一皱眉,“如果真是他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怎么讲?”林笑棠盯着火眼。

    “这个长枪小杨,是个独行杀手,闯出名头来,不过是最近几年的事情,因为很少出现,所以便排名十三太保的最末一名。但此人从出道至今,从未失手。一杆长枪、百步穿杨,加之他行事低调,就连十三太保中人也没人知道他的真面目。这个人上一次出手,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这次却突然现身狙杀聂尚允和和尚,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呢?”

    “我判断”,林笑棠伸出两个指头,“杀聂尚允是为了掐断我追查的线索;杀和尚则是为了灭口,因为和尚认得他!”

    火眼点点头,“有道理!”

    林笑棠转向詹森,“你那边呢?”

    詹森静静的放下茶碗,脸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神色,“可以确定是个日本人,而且是个日本忍者!”

    “忍者!”林笑棠一愣,火眼和焦达则惊呼起来。

    这次杭州、临安之行居然能牵扯到日本人,这是林笑棠万万没有想到的,他脑中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但仔细回想一下,林笑棠又觉得不太可能,自己的身份包括参加剧痛训练班的经历是尽人皆知的,来开训练时,沈最已经将自己的原有档案销毁,而取代于新的档案,这份档案情况属实,完美无缺,如果日本人以此来怀疑自己,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唯一的可能就是怀疑,仅仅是怀疑。

    但怀疑就值得日本人动用忍者吗?这一点又太说不过去了。要知道,虽然忍者在日本的南北朝时代、战国时代虽然大放异彩,但自从德川幕府建立之后,就对各忍者部族进行了毁灭性的打击,留下来的只是很少一部分,而且是绝对忠于幕府的忍者流。而明治维新以来,日本接受了西方各种新技术和知识,忍者这个流派已经渐渐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加之培养优秀忍者的花费巨大,所以忍者逐渐沦为各大家族、豪门甚至是皇族的私人卫队,等闲势力根本没有实力豢养这些战斗机器。

    所以,话说回来,能舍得派出忍者的这股势力到底是谁呢?任林笑棠想破了脑袋,也没得出一个答案。

    “他的身手很好,虽然受了伤,但实力没有受到影响,在县城里不能开枪,我追到一条河边,被他借河水遁走了!”詹森轻描淡写的说道。

    “一个忍者、一个狙击手!看样子还是两方面的人马,真看的起我林笑棠!”林笑棠摸摸下巴,苦笑道。

    “那和救国军方面的约定还执行吗?要不,我和那边联系一下,暂时先押后!”强一虎试探着问道。

    “不”,林笑棠摇摇头,“既然已经被盯上了,现在放弃也没什么意义。一切就照原计划执行,虎哥,你通知救国军方面,我明天下午进山,让他们派人接应。这次就以我为饵,引那个忍者和长枪小杨现身,争取一网打尽!”

    詹森的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林先生,我奉劝你还是小心一点,目前我们知道的只有这两个人,水下暗藏的不知大还有多少,恕我直言,你的这个计划有点太冒险了!”

    火眼和强一虎也劝解道:“老板,不值得冒这么的风险!”

    林笑棠摇摇头,“咱们和老权见面估计已经被他们盯上了,当务之急,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将错就错,引出他们,尽量抓到活口,摸清幕后主使人的真面目,这两个人太危险了,如果不能活捉,只能杀掉灭口,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