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一百零六章 狙击手的对决
    “哪里打枪?”雷震赶忙问高处的哨兵。

    哨兵正在拿着望远镜看远处的情况,闻言回答道:“报告长官,是对面的山上!”

    “对面的山上?”雷震有些狐疑,“那里没人居住啊!”

    此时,外边又响了两枪。老权和火眼等人也都跑了过来。

    雷震一指枪响的方位,“老权,那里不是无人区吗?怎么会有枪声?”

    老权仔细看了看,“那个哑巴猎户好像就住在那里,周围并没有别的人!”

    “哑巴猎户!”林笑棠的心猛的一紧,立刻浮现出那双熟悉的眼神。

    “雷大哥,那个哑巴猎户今天救了我的命,我总感觉他有点熟悉,但一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能不能找人带我过去看一下,我害怕是我的对头要找他的麻烦!”

    雷震摇摇头,“那里的地势极为险要,就算是白天,也很难有人能上去,现在是晚上,太危险了。”

    火眼挤过来,“七哥,我以前学过夜间作战,攀岩也在行,你受了伤,就让我过去看看吧,我猜测是长枪小杨那家伙找到了那个哑巴!”

    林笑棠飞快的思索了一下,点点头,“一定要注意安全,尽量把那个哑巴带回来!”

    雷震看林笑棠的态度如此坚决,不好再说什么,就命令老权带领两个当地人跟着火眼一同过去。

    ……

    月亮已经从厚厚的云层中探出了头,照的山峰一层银白。火眼和老权沿着峭壁间的小路爬上了峰顶,一座孤零零的木屋显现出来,屋中还有若隐若现的亮光透射出来。

    一名手下指指木屋,小声的对老权和火眼说:“这就是那个哑巴的住处。”

    老权看看火眼,火眼静静的将自己的狙击步枪又检查了一遍,背在身后,拔出手枪,“你们等着,我过去看看!”

    老权一点头,“我们在身后掩护你!”

    山顶的风声打着旋儿,发出口哨一般的怪声,火眼一猫腰,迈开大步向着小木屋摸过去。

    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火眼迈步举枪走进屋里。

    屋里散发着一种野兽独有的腥味,地上的火堆还没有熄灭,火光一闪一闪,周围散落着一些骨头,屋里只有一堆石头垒砌的床,铺着几张兽皮,墙边搁置了几根削尖的木头,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火眼放下枪,走到屋外,对着老权他们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

    老权等人匆匆赶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夜空中突然又传来枪声,山林中的飞鸟顿时被惊起一大片,趁着夜色,惊慌失措的飞上天空。

    火眼利索的摘下步枪,利用瞄准镜迅速锁定了枪声响起的方向,“在这儿等我,注意那个猎户!”随即,疾奔而去。

    老权一把没拉住他,狠狠地一跺脚,冲着两名手下说道:“他不熟悉这里的地形,你们留下来,我跟上,有什么情况还是按照老办法示警!”

    ……

    这是一片山坡上的灌木丛,火眼赶到这里的时候,周围已经恢复了平静。火眼踩着深可过膝的野草慢慢的向前搜寻,空气中传来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火眼不时看看脚下,终于被他发现一堆杂草上沾染的血迹,他用手摸了摸,还没有凝固,证明受伤的人并没有离开多长时间。

    火眼看了看前方,不远处一个黑影一闪即逝,他飞快的追了上去。

    黑影像是受了伤,所以移动的速度并不快,火眼很快就迫近他将近五十米的距离,他头上鸭舌帽的轮廓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

    火眼拉动了枪栓,瞄准了他的背部。

    黑影的身子一震,拉动枪栓的声音分明已经落到他的耳中,他站住了脚步。

    “你动,我就开枪!”火眼冷冷的说道。

    小杨无奈的将手中的步枪丢掉,举起双手,慢慢的转过身。

    皎洁的月光下,火眼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样子。小杨看来是追踪了不少时间,身上满是泥土的痕迹,左肩还有一块伤口,脸上也有不少灰尘,似乎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这件事好像和你们没关系,我在追我的目标!”小杨故作轻松的说道。

    火眼继续瞄准,“聂尚允死在你的手上,这事就和我们有关系,那个哑巴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找他?说清楚,你就可以离开!”

    小杨苦笑,“拜托,我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任何人只要出得起价钱,我都可以为他做事。”

    “少来!”火眼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只要你肯说出你知道的事情,我们可以付给你双倍的价钱,甚至是三倍,五倍、十倍,随便你开价!可以吗?”

    小杨眨眨眼睛,“听起来很有诚意的样子。不过,这次不行,那些人我真的得罪不起,下次吧!”他竟然笑了起来。

    他的手突然一抖,一道银光向着火眼激射而来,随即便一猫腰,抓起地上的步枪窜入灌木丛中。

    火眼侧身避过,随手便是一枪,但还是没打中。

    老权在身后跟了过来,差点被小杨甩出的飞刀扎了个正着,他赶忙一蹲身子,才算躲了过去。

    “你来干什么?”火眼蹲下身,压低声音没好气的说道。

    “来、来帮忙!”老权讪讪的回答。

    “藏好,这小子枪法出奇的好!一会你开枪吸引他开火,记住,打完枪立刻换地方!”火眼叮嘱了一句,匍匐下来,向着前边爬过去。

    火眼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灌木丛中的黑影中,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毛瑟98k狙击步枪,他透过瞄准镜扫视着小杨消失的那片区域的每一块角落,但看了一会儿,但那名小杨自从上次转移位置后并没有再开枪,所以一时也不能找到他的确切位置。

    此时,老权开枪了。

    果不其然,小杨随即向着老权隐身的地方连开了两枪。

    火眼眼睛一亮,随着小杨那一枪的火光,他迅速捕捉到了小杨的准确位置,他连忙扣动了扳机,那片草丛一晃,这让火眼的心一沉,“操,没击中要害!”

    瞬间,一个黑影便快速翻滚到了火眼的视线死角,火眼暗骂一声,马上移动自己的位置,果然,他刚刚离开,对方的子弹跟着便到了,打在他刚才隐身的地方,溅起破碎的泥土。

    火眼依旧用瞄准镜扫视着视野中的每一寸土地,山风呜咽着吹拂着这片山坡,树木和灌木丛无助的摇摆着,除了这些,似乎连常见的飞禽走兽都被火眼和小杨之间的争斗吓得都躲了起来。火眼能够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呼吸声音,整个呼吸的过程绵长而平静。

    火眼知道,小杨就躲在离自己不到五十米的距离之内,但两人都不能确定对方的准确位置,像刚才那样的交手,短短的五分钟之内,两人已经又进行了三次,火眼被小杨的子弹划伤了脸庞,而小杨又实打实的挨了一枪,两人就这样漫长的僵持着,谁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进行。

    火眼屏住了呼吸,闭上眼,用心聆听这山坡上的一举一动,他只知道,对面的小杨已经挨了自己两枪,第一枪应该是打在他的背上,第二枪是打在他的肩膀上,这个时候,他一定要为自己止血了,不然,自己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和他熬着,也能把他熬死。

    忽然,火眼的耳朵一动,他似乎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喘息声,好了,那小子应该坚持不住了,再来点动静,再来一点就成!

    果然,山风再一次猛烈的时候,顺着风向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火眼心中暗喜,小杨开始处理伤口了,或者他是想全力一击,但,火眼需要的动静已经足够了。

    他的袖子中慢慢滑出一颗美制手雷,左手手指悄悄的勾上了保险环。

    火眼平复了一下呼吸,让呼吸保持在一个稳定的节奏,右手的手指已经搭在了狙击步枪的扳机上,他瞄准了声音传来的方向,观察着那里的动静,终于,一片草丛不合时宜的微微抖动了一下,他不再犹豫,立马扣动了扳机。

    一声闷哼,小杨中弹,但绝对不是他的要害,他一个翻身就想再次逃出火眼的射击范围,但火眼并不会再给他这个机会,扣动扳机的同时,火眼的左手手指已经钩住了手雷的保险环,射击之后,他就松开手中的狙击步枪,用右手一拉手雷,然后准确扔到了小杨所处的位置。

    “轰隆”一声,一个人影被炸起了一米多高,随即落在地上,再无声息。

    火眼拍拍身上的土,将狙击步枪背在身后,举起手枪,慢慢的移动到小杨的位置。

    看到小杨的样子,火眼不禁一笑,这家伙,被手雷炸断了一条手臂。还有他的春田步枪则直接被炸成了两截。

    小杨的面孔已经扭曲,右手紧紧按着自己的伤口,双眼怨毒的看向火眼。

    火眼依然举着枪,将他身上仔细搜索了一遍,将暗藏的匕首和飞刀都找了出来,这才向着远处喊了一声,“老权,出来吧!”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