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乘风归去
    可林笑棠说什么也不肯先行撤退,常欢无奈,只好趁其不备,一掌击在他的后脖颈上,林笑棠回身怒目而视,这才昏了过去。

    常欢背上林笑棠,柳乘风和四名老兵带上手雷掩护着向后厢房撤退,陈宫途也在手下的簇拥下跟着撤了下来。

    后厢房的墙壁上有一扇暗格,打开之后,便是一个小的暗门。常欢等人保护着林笑棠钻了出来,邱掌柜说的没错,后边确实是临近陶然亭附近的看山楼。

    穿过一条水渠,爬上山坡,众人停下脚步,不远处的揽翠亭和窑台已经是灯火通明,不知道有多少人向这边包抄过来。常欢扭头对陈宫途说:“陈站长,咱们这么多人在一起目标太大,不如分开行动吧,能不能冲的出去,就看各自的运气了!”

    陈宫途点点头,看看常欢身上的林笑棠,“告诉林站长,他救了我一命,对付他的事情,我是再也做不出来了。但戴老板绝对不会放过他,请他务必小心!”

    常欢沉声道:“明白了!”

    陈宫途这才带着手下向着北边突围过去。

    常欢等人不敢逗留,沿着山坡上的小路一路向西,没多久就遇到了日军,仗着手中的手雷,硬是炸开了一条血路,也幸好这边拦截的日军人数不是很多,众人才得以冲出包围圈。

    走了没多久,身后便传来鼎沸的人声,夹杂着军犬的狂吠。柳乘风看看左右,四名老兵已经是浑身浴血,看来身上的伤不轻,常欢的腿上和肩膀上也中了一枪,也幸亏众人都穿着防弹背心,所以要害全被护住。柳乘风检查了一下武器和子弹,看看周围的环境,猛然间看到路边的一座不算太大的寺院,依稀可以看见门楣上的一块牌匾,“龙泉寺”。

    柳乘风转身对常欢说道,“再跑下去不是办法,你带着老板进寺庙里躲一躲,我们几个吸引开日本人的注意力!”

    “那怎么行!”常欢很清楚柳乘风这么做的后果,立刻就急了,“让我去,我受了伤,你来照顾七哥,也许机会更大!”

    柳乘风淡淡一笑,“别争了,当年护送高陶两位的时候,我就是必死之人,要不是老板出现,我哪里还能活到今天。我跟了王站长十年,就是不愿意当汉奸才留在老板身边,现在家人的生活都有了保障,我还有什么可牵挂的。再说,你的腿伤能跑多远?”

    常欢无言以对。

    柳乘风和几个老兵招呼一声,“兄弟们,咱们上路!”

    老兵们坚毅的一点头,互相对视一眼,同时露出笑容。

    柳乘风等人合力将常欢和林笑棠送上寺庙的墙头,常欢慢慢的将林笑棠放在草地上,转身又爬上墙头。

    柳乘风刚要转身,却又停下脚步,低声对着墙上的常欢说道:“告诉詹森,他欠我的那笔帐,以后在下边见了面我会慢慢的跟他算!”

    说完一笑,冲常欢敬个军礼,大步赶上几名老兵,他们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常欢将随身携带的胡椒粉从墙头撒下去,将身子压低,看着成队的日军从古寺庙门前经过,在军犬的引导下向着柳乘风等人的方向追了过去。

    ……

    柳乘风等人边打边撤,直到面前的湖水挡住了去路,湖面上开了两艘日军的巡逻艇,强烈而刺眼的灯光伴随着子弹射过来,柳乘风等人连连中弹。

    柳乘风等五人互相搀扶着,口中渗出血沫,但就是没有倒下去,枪里已经没有了子弹,柳乘风等人黯然将枪丢在地上。

    巡逻艇在湖面上逼住了柳乘风等人,大队的日本士兵也呼啸而至,将五人严严实实的包围在湖边。

    如林的枪口直挺挺的对着五个人。

    柳乘风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看看左右的老兵,“兄弟们,打了这么多年鬼子,到了咱们上路的时候了。记得,咱们身上都有防弹背心,这玩意说什么也不能落到鬼子的手上,所以,咱们不能留下自己的囫囵身子了!明白吗?”

    老兵们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他们一起把手伸进怀里,摸出了自己仅剩的美制手雷。

    柳乘风大喝一声,“兄弟们,走啊!”拉开了保险环,冲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群鬼子。

    四名老兵也各自找准一个方向,义无反顾的冲了过去。

    弹雨中,几个踉跄的身影抽搐着,但脚步却丝毫没有停顿,直到五朵灿烂的烟花在日本士兵的人群中相继炸开!

    ……

    此刻的陈宫途,也同样陷入到绝境之中,七八个跟随他一起冲出来的手下,已经倒下去一半,周围灯火通明,黑压压的的日本士兵在火把和探照灯的照耀下,慢慢逼近过来。

    陈宫途长叹一声,慢慢的将举枪的手臂垂下来,“弟兄们,你们投降吧!这次来摆平真是大错特错,因为一个李葆初,让我们全军覆没,这些内斗有什么好处?你们都是被我连累的,日本人问什么你们就说什么,将所有事情推到我身上就行!”

    一个形貌粗豪的汉子跳过来,“站长,刚刚那些人掩护咱们撤退的时候,可没选这条路,都是爷们,咱们不会比他们差!”说完一挥手,“是爷们的跟我搏一把!”

    一阵枪声响过,战场恢复了寂静,陈宫途阻拦的手停在半空,惨然一笑,对着那些静静的躺在血泊中的手下敬了个军礼,喃喃道:“你们这是何苦!”

    “快放下枪!只要你肯投降,我们保证你的生命安全!”对面的一个日本军官用不太纯正的汉语说道。

    陈宫途整了整衣服,平静的对着日本军官一笑,“休想!”说完,一横手臂,左轮手枪直接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老子宁死不做汉奸!”

    ……

    常欢背上林笑棠,一步步地向着寺庙的大殿走去,四下里漆黑一片,天空中已经飘起了雪花,寒风刺骨,在常欢的身后,是一长串醒目的血迹。

    终于,常欢再也坚持不住,慢慢的滑落在地上,他想抓住林笑棠的收,可挣扎了几下,还是没成功,昏了过去。

    响声终于惊动了寺庙里的人,一个穿着灰布僧衣的僧人从大殿旁边的僧舍中走出来,接着屋里刚刚点上的灯火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林笑棠和常欢,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他赶忙走进后院,不一会,四五名僧人走了出来,将林笑棠和常欢抬进了僧舍。

    两个小和尚拿着扫把和水桶,将地上的血迹擦了个干干净净,又爬上墙头,看看是否留下了什么痕迹,最后才将大门又检查了一遍,悄悄的退进僧舍中。

    灯火下,几名僧人看着床上依然昏迷不醒的林笑棠和常欢,脸上不由得浮上一层忧虑的神色,一名年轻僧人对一名中年僧人说道:“师兄,今晚日本人在附近抓人,会不会就是他们两个。”

    中年僧人点点头,“应该没错,但凡是日本人追捕的的人,一定是抗日的,看着两人的身形,身手应该都不错,身上还有武器。智嗔,一会快点帮他们换好衣服,包扎好伤口以后,就抬到后院的地窖中。日本人没抓到人,一定会挨家挨户的搜捕的,咱们一定要小心,不能让他们落到日本人手里。”

    智嗔连连点头。

    ……

    雪下的越来越大,纷纷扬扬的落下来,不一会,边疆地面变成了一片雪白。

    林笑棠慢慢的睁开眼睛,后脑还是有些许的疼痛,他揉着脑袋坐起身。“这是哪里?”等他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冒出了第一个疑问。

    旁边的木板床上,常欢还在昏睡着,脸色有些苍白,图上裹着厚厚的白布吗,看来伤口已经被处理好了,自己身上的伤口也给包扎完毕,空气中一股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

    这里好像是一个地窖,堆放着为数不少的粮食袋子和成捆的大白菜,桌子上点着一盏油灯,忽明忽暗。

    看看自己身上,已经换上了一件半旧的棉袍,自己的武器则布置了去向,“怎么就我和常欢两个人,其他的人呢?”林笑棠不禁有些疑惑。

    林笑棠披衣下床,慢慢的走上地窖的台阶,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

    这是一个小院,古色古香,墙上还有佛家的偈语,看来应该是座寺庙。

    林笑棠走进院子,雪花落在头顶,说不出的清凉。但四下里五人,一切都是那么静谧。

    只有小院的正殿中还亮着光,林笑棠循着光线走过去,门并没有锁,林笑棠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禅房,空气中弥漫着香灰的味道,长明灯随着吹进来的寒风摇摆不定。

    林笑棠在香案前停下了脚步,香案上摆放着一排整整齐齐的灵牌,供奉着香火,看来是寺庙极为尊重的人。

    林笑棠一个个的看去,这些人名很陌生,只是其中一个让林笑棠有些熟悉,却想不起在哪里听说过。“周朝坚,怎么这么熟悉?”

    林笑棠念叨着这个名字,眼神不由自主的移向最后一面灵牌。

    林笑棠忽然间愣住,一股寒意从后脖颈一直上窜至脑门,浑身上下每根汗毛都立了起来,他一把抓住那面灵牌,手指摩挲着上面的名字,一时泣不成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