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叛徒
    凌晨时分,常欢也醒了过来,大腿上的子弹已经被取出,智空他们还搞来了消炎药,所以,只需静养一段日子即可恢复。

    林笑棠问起柳乘风等人的情况,常欢顿时沉默了,林笑棠也没有再追问,就是常欢不说,他也猜到了大概的情形。李葆初的投敌使自己损失了几名忠心耿耿的部下,还有邱掌柜他们,也都白白牺牲了,还有陈宫途他们,估计也是凶多吉少。

    一次信心满满的北平之行,居然落得这么一个结果,林笑棠觉得责任全部归于自己,有必要好好反思一下。没有摸清楚李葆初的底细,就贸贸然的和其会面,也幸亏邱掌柜当时行事缜密,没有让李葆初接触到联络点的情况,要不然,现在暴露的就一定是林笑棠本人了。

    林笑棠向智空借了身便装,默不作声的穿戴起来,智空见状忍不住问道:“笑棠,你不是打算出去吧?”

    林笑棠点点头,“我出去看看情况,顺便回我们的联络点看看,现在我必须想办法和南京或者上海方面联系上。”

    智空点点头,“那你千万小心,一会儿我也出去一下,和我们的兄弟联系下,要是他们知道林教官的弟弟来了北平,还要带着咱们打鬼子,肯定得乐翻!”

    智空潜伏在北平的军训团同袍大概有五十多人,都是在北平抗战后留下的,隐藏于市井之间,依靠他们建立北平站只是权宜之计,毕竟他们是军人,并不是专业的特工,林笑棠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迅速调动一批南京或者上海的特工来北平参与重建,手把手的交会这些老兵各种技能,让他们迅速的转换角色,成为真正的谍报人员。

    ……

    大雪下了一夜,早上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积雪埋到了脚脖子,但因为是北平今天的第一场雪,所以积雪并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就开始融化,道路上泥泞无比。

    林笑棠穿了一身深蓝色的满布长袍,头上扣着一顶露棉花的帽子,用智空送给他的围脖遮住了大半个脸,两手笼在袖间,走在街上,毫不起眼。

    来到了后门大街,林笑棠在诸多的古玩铺中闲逛着,视线却有意无意的向着谨文斋看去。谨文斋的大门紧闭,看样子是得到了消息,这里的人员已经撤退了。

    林笑棠买了个卤煮火烧,边吃边和一个旧书店的老板闲聊,还好,林笑棠的判断是正确的,日本人尚未发现这个联络点,这里不是被查封的,而是主动撤退的。

    旧书店的老板抽着长长的烟袋锅子,咂咂嘴,吐出几根烟丝,“今儿生意不如昨儿个,这满城的人莫不是都去安定门看热闹去了?”

    林笑棠随口回了一句,“安定门有什么热闹可看?”

    老板一笑,“这位爷,您是不知道,昨儿夜里可是热闹的紧,枪炮声那叫一个响亮,整整折腾了大半宿,把我吓得差点没钻床底下!”

    老板深吸一口烟,吐了一口浓痰,“今儿早上一打听才知道,昨晚小日本的和人干仗,听说可死了不少人,咱们这街上那谨文斋您看见没,就那邱掌柜竟然是一抗日分子,昨晚死在了右安门东街那儿。您说,原先我怎么没看来他竟然是这么一位人物,可惜喽!”

    老板接着说道:“小日本的最晚死了不少人,听说今天把那邱掌柜和其他人的尸首都挂在了安定门那儿示众,我操他大爷的小日本,人死了,都不让安生,楞要暴晒十天、以儆效尤,这他妈是人干的事吗?咦,人呢?”

    林笑棠胸中陡然升起了一股难以压制的怒火,他三两口将火烧吞下肚,就准备往安定门走一遭看个究竟。

    刚走出去没多远,林笑棠就警觉的发现自己被人盯上了。

    他没有回头,而是径直走进了旁边窄小的胡同,后边那人紧紧的跟了上来。

    一只手搭上了林笑棠的肩膀,林笑棠早有准备。刚要回身击拳,但一看见那人的脸庞却是一愣,“詹森,你怎么来了?”

    詹森冲林笑棠摇摇头,示意他跟着自己,两人在胡同中七拐八拐,确定没人跟踪后,这才在路边的一个茶摊上找位置坐下。

    “您出发的当天,尚先生就找到我,让我来北平暗中保护您。今天早上我找到联络点,却发现人去楼空,没办法,只好在这附近转悠,顺便打听一下你们的消息,结果却听说了昨晚的事情!”

    林笑棠叹口气,“这次栽了大跟头了,柳乘风和四个兄弟全部遇难,联络点的邱掌柜也牺牲了,还有陈宫途他们!”

    詹森呆住了,“柳乘风,柳队长也……!”

    詹森幽幽的叹口气,接着说道:“我还欠着他的帐没还呢,想不到……,唉!:

    林笑棠解劝道:“你们从前的那都是误会,别再一直放在心里了。老柳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这么多天,他虽然对你爱答不理的,但却没有说过你一句不是!”

    詹森默然的点点头。“林先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先护送您回上海吧?”

    林笑棠的眼中蓦然出现一缕杀机,“日本人把邱掌柜他们的尸体都吊在安定门示众,我要想办法将他们的遗体偷出来,我不能让他们死了也不得安生!”

    ……

    林笑棠带着詹森回答龙泉寺,此时,智空也带着两个精干的汉子回到庙里。

    智空向林笑棠介绍这两个人,一个叫刘保家,一个叫秦汉,两个人都是当年军训团特务连的军官,同样参加过军官俱乐部,都是北平抗战之后留下来的。目前,两人都在北平的伪警察部门做事,其中刘保家还是户籍处的一个头目。

    两人见到林笑棠,得知他是林笑君的亲弟弟,显得格外亲热,说起当年的往事都是唏嘘不已。

    林笑棠问起刘保家昨晚遇伏的事情,还别说,刘保家还真的了解一些内情。

    原来,在不久之前,中统在北平的地下活动负责人后大椿被捕,迅速投靠了日本人,由此顺藤摸瓜,中统的地下组织被日本人破坏殆尽。其中又牵扯到军统北平站,又有一大批人被捕,李葆初就是其中之一。李葆初受刑不过,答应与日本人合作,放出去之后便于上海军统取得了联系,之后利用陈宫途奉命急于除掉林笑棠的心理,将其引到了北平。

    林笑棠猜测,邱掌柜找到李葆初时,很可能便是他刚刚被放出来的时候,结果误打误撞,将自己这一干人等也引进了日本人的圈套。

    林笑棠将自己打算抢回邱掌柜等人遗体的计划告诉智空等三人,三人互相看看,智空摇摇头,“太冒险了,笑棠你别误会,我不是反对你的计划,可自从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后,北平城内的比之往常严了许多,这个时候想要在安定门把尸首抢回来,难度太大了,一个不小心,我们就要折损更多的人啊!”

    林笑棠无奈的点点头,“这个我何尝不知道,但一想到邱掌柜他们被挂在寒风中,我这心就像刀割一样难受!”

    刘保家猛然抬起头,“我倒觉得这不是不可能。”

    林笑棠等人立刻转过头看向刘保家。

    刘保家详细的解释道:“这两天警察局在配合日本人全城搜捕,城里的岗哨、巡逻是比从前多了好几倍。不过安定门那边我是知道的,据我所知,是挂了两具尸首,日本人对这个显然没放在心上,布置的岗哨也不多,只要我们行动迅速,应该可以得手!”

    一旁的秦汉忽然插话,“刘哥,安定门早上的垃圾车,是几点经过?”

    “五点!”刘保家下意识的回答道,“你是说……?”

    秦汉点点头,“没错,利用垃圾车将遗体接出来!”

    智空一拍巴掌,“你们两个家伙,看来是胸有成竹啊!只要能接应出来就解决了大问题,抢遗体的事,就交给我,我带几个兄弟趁夜摸到安定门,说什么也要把遗体抢回来!”

    林笑棠摆摆手,“陈大哥,抢遗体的事情就交给我,你派给我两个人就成。明天早上五点钟,你们负责让垃圾车准时接应我们,将遗体装上车混出城去,我们自己有办法脱身!”

    刘保家和秦汉一点头,“没问题,到时候,我们准时接应。其他的,我们还需要做什么准备?”

    林笑棠又仔细想了想,“刘大哥,你详细的告诉我安定门的警戒情况,包括日本人的人数、巡逻时间和规律等等,一定要全面,不能有遗漏。”

    刘保家点头答应。

    确定好了方案,众人的心头都是一松。

    刘保家转向智空,“陈哥,早前你让我追查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

    智空顿时站了起来,“快说!”

    刘保家的面色沉重,“咱们的猜测无误,当年林教官和白教官就怀疑这件事情是有内奸从中作祟,泄露了咱们132师的撤退路线,小鬼子才在天罗庄一带从容设伏,佟副军长和赵师长也因此壮烈殉国。这件事情掩盖了这么久,直到不久前,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接触到日军当时关于天罗庄战斗的档案,将其中一段完整无误的翻炒下来,又请可靠的人来翻译,才找出那个叛徒的名字!”

    智空握紧了拳头,“是谁?”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