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宅门
    冯运修听闻林笑棠竟然是军统的人,不禁又惊又喜,自从北平站和天津站被日军查获,负责人周世均和曾澈相继被捕,他们的组织就失去了统一的领导,目前的一切活动都是出于自发状态,日常的人员组织、军火武器和行动指示都断了来源,此时能再和军统方面取得联系,对于他们来说不啻于意外惊喜。

    林笑棠刚要说话,却忽然感到一阵眩晕,詹森察觉到他的不对劲,马上扶住他。

    经过了这几天的拼杀和忙碌,刚才一直提着精气神的时候,林笑棠还没什么感觉,这时候一放松,却觉得脚下发飘,浑身发冷。詹森赶忙查看他胳膊上的伤口,果不其然,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崩裂开来,鲜血已经浸透了贴身的衬衣。

    短头发的女学生似乎略懂些医术,连忙为林笑棠把把脉,又看了看伤口,不禁惊呼了一声,“这是枪伤,子弹虽然取出来了,但伤口还是有感染的迹象,需要马上处理!”

    詹森也愣了,他扶起林笑棠就要往外走,女学生和冯运修拦住他,“你要去哪儿?”

    “当然是回去治伤!”

    女学生摇摇头,“你们那儿有大夫吗?有药材吗?”

    詹森摇摇头,又点点头,“只有伤药和消炎药!”

    女学生笑了,“那管什么用,他连日来奔波,又没有好好休息,身体的机能已尽极限,所以伤口愈合的难度加大、速度放缓,简单的用伤药和消炎药只能暂时压制住伤情,迟早还是会显现出来的。看他的情形,现在至少要静养一段时间,辅以药物治疗,这样才不至于会落下什么隐患!”

    詹森顿时发了愁。

    女学生冲着冯运修一挤眼,“交给我了,反正我爷爷的花房还空着呢!”

    听到这句话,冯运修和其他两名青年忍不住一哆嗦,“又去那儿?!”

    女学生翻翻白眼,“怎么,不愿意?难不成你们还有更合适的地方吗?”

    冯运修等人赶忙点头称是,“就那儿、就那儿,挺合适的!”

    此时,林笑棠的身体已经有些发抖,脸庞也有些发红的迹象,詹森伸手拭了拭他的额头,滚烫。詹森有些焦急了,“别说那么多了,只要能救他,怎么着都行!”

    ……

    几个人叫了辆人力车,走街串巷,直奔大栅栏的磨厂街。一进街口,便不停的有人和女学生打着招呼,“四小姐!”的问候声不断。女学生笑容满面的一一应对着,看来和这里的人颇为熟稔。

    走到一所大宅院的偏门,众人扶了林笑棠下车,詹森给车夫钱,车夫却一瞪眼,“爷们,看不起我不是?白家老号的人坐车我怎么能收钱,打我脸不是。就算是跑到通州,照样是镚子不收!”

    说完,没理会詹森,拉着车一溜小跑没了踪影。

    女学生看看詹森窘迫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拍拍他的肩膀,带着众人进了门。

    一进门,林笑棠昏昏沉沉的倒也罢了,詹森可是看傻了眼,这所宅院比他想象的要大了数倍,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众人就穿过了至少四个跨院,房舍古朴庄重,布局严密、颇为讲究,一看便知是北平城里的大户人家。

    两个一水天蓝色棉袄的仆人一早就迎了上来,愣是找了一张躺椅,将林笑棠抬了起来。

    刚走到花园的时候,一个穿着考究棉马褂的中年人从里边接了出来,看见女学生立刻喊道:“我的小祖宗啊,您这一夜跑哪儿了,亏我在七老爷面前打了掩护,要不然,这整个家都要闹翻天了!“

    话还没说完,一眼看到后边的冯运修等人,还有被抬进来的林笑棠,顿时愣住了,“我说,您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女学生笑嘻嘻的拉着他的胳膊,颇有些撒娇,“济生叔,都是我的同学,在这儿呆两天,你可千万别跟我爷爷说啊!”

    济生顿时苦了脸,“又是花房?”

    女学生一点头,“没错,住客房爷爷一定会知道啊,只能住花房了。”

    济生哀求道:“小祖宗,您就让我多活两年吧,七老爷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次的帐还没跟我算呢,这次要是知道了肯定得一脚踹死我啊!”

    女学生双手晃着他的胳膊,“济生叔!你是咱们内宅的管家,就当我求你了还不成。就两天,好不好?再说,爷爷指不定什么时候才来呢,到时候,你提前通知我,我们躲出去就行了呗!”

    济生无可奈何。

    ……

    说是花房,但整个面积却比普通的四合院小不了多少,屋子里温暖如春,摆满了各种花草,虽然不是多名贵的品种,但看得出,主人平时打理的很细心,窗明几净,地面上连浮土都没有。

    花房的最里边是一张软榻,旁边还有书桌和茶几,林笑棠就被安置在这里。冯运修等三人出去打探消息,女学生则找了一个五十岁左右,形貌粗豪的高大老者过来。

    老者一看这情形,扭头就走。女学生赶忙拉住他,“风爷爷,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老者狠狠瞪了她一眼,“小丫头,你不是不知道七爷的规矩,外边的事情少搀和,现在可倒好,隔三差五的带人回来,出了事你让我怎么跟七爷交待!”

    女学生又是一顿软磨硬泡,看得出,老者对她甚是疼爱,很快便经受不住她的狂轰滥炸,乖乖的坐了下来为林笑棠诊脉。

    林笑棠此时已经清醒了一些,但是四肢虚弱无力,只得礼貌的对老者点点头。

    老者一边诊脉一边打量着林笑棠和詹森两个人,眼神中透出复杂的意味,查看林笑棠的伤口后。什么也没说,走到案几旁,提笔开了药方。

    “伤口问题不大,略有些感染,只是连日劳累,心力交瘁,才将以前所积累的一些旧患引了出来,安心静养半个月,按时服药就行了!”

    女学生欢天喜地的接过药方,“谢谢风爷爷,还是您最疼我!”

    老者没好气的回答道:“小丫头片子,就知道整天给我找事情做。快点,把他原先的衣服给换了,屋子里洒点水,对他有好处!”

    女学生立刻去找了一套棉袍,老者和詹森帮林笑棠将衣服换上,林笑棠低低的说了一声:“多谢长者!”

    老者哼了一声,“别谢我,我不管你是谁,最好别连累我们四丫头!”

    换衣服的时候,林笑棠贴身衣服中的一张纸条飘落到地上。老者心中一动,用脚踩住,趁詹森没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捡起来,拢进了袖子中。

    冯运修却在此时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锦文、锦文,好消息啊!”

    结果一头撞在了正要出门的老者身上,抬头一看,顿时身子矮了半截,“风爷爷好!”

    老者冷哼了一声,出了门。

    冯运修长出一口气,拍了拍胸脯,这才来到软榻前,冲着詹森和林笑棠一竖大拇指,“两位大哥,你们的手段真是了不得!”

    女学生不明所以,催促着冯运修快点讲清楚。

    冯运修这才眉飞色舞的讲了起来。原来,安定门上悬挂的日本士兵尸体已经被发现,消息迅速传遍了北平的大街小巷。能在日本人的眼皮底下堂而皇之的杀了卫兵,劫走尸体,这对日本人来说绝对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北平四九城的老少爷们瞬间便将这件事情传了个神乎其神。

    冯运修精明的很,想到昨晚见到林笑棠时他们的衣着,立刻就将这件事情牵扯到林笑棠的身上。

    女学生惊讶的看着林笑棠,“真是你们做的?你们太了不起了!”

    林笑棠只是淡淡的笑着,并没有说话。

    詹森咂咂嘴,“大惊小怪!”

    而隐藏在门外的老者却将冯运修的这些话听了个一清二楚,他攥紧了手中的纸条,转身离开。

    ……

    中午的时候,林笑棠的伤口已经再度包扎完毕,女学生也按照老者的药方抓来了药,煎好之后让林笑棠服下。詹森在这里也是左右无事,林笑棠就打发了他回龙泉寺向智空等人报个平安。

    林笑棠的本意是抓些药回去治疗,但女学生和冯运修却是死活不肯,两人已经将林笑棠当做了神一般的存在,非要林笑棠在这里安心养伤,还说外边已经开始了全城搜捕,这时候倒不如留在这里,也能保障安全。

    期间,林笑棠问起这里是什么地方,女学生的回答倒是干脆,“我家!”弄的林笑棠倒不好再详细打听。

    晚饭之后,女学生和冯运修相继离开,林笑棠就独自呆在花房中。晚饭后,又用了一次药,也许是药效的缘故,林笑棠感到脑袋发沉,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再醒来时,看看窗外,漆黑一片,也不知道到了几点钟,林笑棠觉得喉咙中火烧火燎的,这才转过身子去拿软榻旁边茶几上的水杯。

    此时,他却突然发现,黑暗中,软榻前一个黑影正坐在自己的身旁。

    林笑棠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黑影挥挥手,花房中一盏电灯打开,白天见过的那个高大老者也走了出来,静静的站在那个身影的背后。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