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内衣的尺寸
    山坡上满是荆棘和野草,林笑棠和斯嘉丽就抱在一起打着滚儿向下滑去。满是尖刺的荆棘枝条将两人的衣服划得满是口子,林笑棠相比斯嘉丽,显然更有经验一些,手中的步枪早已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他紧紧的抱着斯嘉丽,将斯嘉丽的脑袋紧紧抱在怀里,才没让荆棘枝条划伤她的脸颊,但饶是如此,两人也被满是棱角的石头碰出不少伤口。

    山坡的倾斜度并不大,但距离却是颇长。两人顺着山坡滑下去足有两三分钟才在山脚下停住了下滑的趋势,落地的那一刹那,斯嘉丽的整个身体重重的压在林笑棠的左臂上,顿时将他的胳膊压得有些变形。

    林笑棠痛哼一声,立刻松开紧拉着斯嘉丽的右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左臂,“骨折了!”林笑棠的脸痛苦的有些扭曲,心中却在苦笑不已,自打幽灵给了他这副钢筋铁骨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受枪伤和刀伤之外的伤,想不到竟然被这外国娘们破了自己的金刚不坏之身。

    斯嘉丽只觉得天旋地转,但林笑棠在自己身下垫的那一下,她也清楚的感觉到了,加上林笑棠痛苦的一哼,她也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容易等自己稳定下来,斯嘉丽立刻上前查看林笑棠的伤口,果然,左臂已经骨折了,林笑棠脸上的淤泥也被杂草蹭掉了不少,脸上露出皮肤的地方显现出不少伤口,触目惊心的一块在额头上,已经渗出了鲜,血。

    林笑棠努力的想爬起来,但实在是没有力气支撑,而斯嘉丽也使不出力气来搀扶,只好扶着林笑棠在草地上躺下。好一会,林笑棠才缓过来这口气,在斯嘉丽的帮助下靠到一块石头上坐下来,左臂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轻轻一动就疼的直淌冷汗,林笑棠试探着用右手捏了一下,除了疼痛没有别的感觉。

    周围是一片树林,太阳已经下山,四周的景物看不太清楚,也不知道山峰上的人们搜索下来没有。

    也幸好这山坡的坡度不是很大,否则一头栽下来,就算不死也是重伤。两人从下边向上看去,顿时升起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而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斯嘉丽此时也恢复了理智,想起刚刚的冲动,心中立刻悔恨不已。

    “你没事吧?”林笑棠强忍着伤痛问斯嘉丽。

    斯嘉丽低下了头,“林先生,实在对不起,是我……”。

    林笑棠摆摆手,“这个时候,就不要再说这个了,查一查自己有没有受伤,咱们得想办法爬上去吗,山峰上的人未必能看见咱们跌下来!”

    不得不说斯嘉丽的运气不错,当然这也得益于林笑棠的刻意保护,她身上只是一些擦伤,还有就是下巴上有一个小伤口,估计是滑下来事碰到了地面。总的来说,没什么大碍。

    “快点,咱们得快点上去,不然,等太阳完全落山了,咱们的麻烦就大了!”

    斯嘉丽咬着嘴唇将林笑棠扶起来,但林笑棠随即又感到自己的右脚脚踝一阵钻心的疼痛,斯嘉丽赶忙让他坐下,自己扳过他的右脚,仔细看了看,长出一口气,“只是关节扭伤,没伤到骨头!”

    斯嘉丽站起身,走了几步又走回来,将一根木棍递给林笑棠,然后这才扶着林笑棠重新站起来。

    刚开始时,林笑棠还不好意思将全部的重量压到斯嘉丽的身上,但走了几步之后实在是坚持不住,重量这才一点一点的从木棍移到斯嘉丽这边。

    滑下来的时候感觉山坡的坡度并不大,但要是想要再爬上去,就明显的不一样了,加上两人都有伤,于是乎,爬了好一会,但距离并不远。

    不一会,林笑棠头上的鲜,血顺着脖子流到了手上,其中一些也流到了斯嘉丽的手上,斯嘉丽抬起手,接着微弱的光亮看了一下,惊呼出声。

    林笑棠勉强笑笑,“今年可是够倒霉的,受了几次伤了!”

    斯嘉丽看看周围,又大声喊了几声,四下里无人回应。

    而林笑棠此时已经有些头晕了,身子也有些发软。

    斯嘉丽没有办法,只好架着林笑棠走向一个背风处。只是没想到,竟然意外的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木棚。

    斯嘉丽精神一振,赶忙扶着林笑棠走进木棚,将他安置在棚子中一堆杂草上,又赶忙四下里寻找可以为他包扎伤口的东西。

    但木棚里一无所有,除了杂草和一堆木头的灰烬。

    斯嘉丽一咬牙,回身看看林笑棠,他已经闭上了眼,脸庞有些发白。

    斯嘉丽走到木棚外,背对着林笑棠,脱下自己的外套,用力将自己的内衣撕扯下来,又将贴身的绒衣用随身带的匕首滑下一大块,这才穿好衣服。

    斯嘉丽用自己的内衣将林笑棠受伤的左臂包扎起来,挂在他的脖子上,做成一个简单的支撑架。又将剪下的绒衣布片包在林笑棠的头上。

    一股香气顿时钻进林笑棠的鼻子,他睁开眼睛,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手臂,却蓦然间愣住了。

    “这是什么?”林笑棠看清楚了手臂上的东西,苦着脸问斯嘉丽。

    斯嘉丽白了他一眼,“明知故问,现在只有这么多东西,能绑住你的手臂就好,至少不会错位!”

    林笑棠只好讪讪的点点头。

    斯嘉丽这才坐回林笑棠的身边,“不知道强尼长官他们什么时候能找过来?”

    林笑棠指指棚子里剩下的木柴,“在门口点着吧,或许他们能够看见!”

    斯嘉丽这才转忧为喜,立刻站起身去点火堆。

    林笑棠打量着棚子里的摆设,鼻子中除了淡淡的幽香,还闻到了一种野兽身上独有的腥臭味道。

    他看看那堆灰烬,里面还夹杂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野兽的骨头,看得出,似乎是有人曾经在这里打猎,在棚子中炙烤猎物,还在这里休息过一段时间。

    “打猎?”林笑棠猛然想起二狗的名字,“难不成这里就是他曾经一个藏身处,难怪怎么找都找不到他,一定是今天的枪声惊动了他,他又改变了隐藏地点!”

    想到这儿,林笑棠再也坐不住了,他用木棍支撑住身体,用尽全身的力气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木棚外,已经点燃了篝火的斯嘉丽有些惊奇,赶忙上前来扶住他。

    林笑棠在斯嘉丽的搀扶下走出二十米远,冲着黑乎乎的群山大声喊着二狗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直到声嘶力竭。

    斯嘉丽惊讶的看着他,虽然不知道林笑棠是因为什么变得这么失态,但还是没开口来问。

    黑压压的群山中毫无征兆的传来一声狼嚎,林笑棠一个激灵,又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大喊了几声,但此后再无回应。

    林笑棠甩开了木棍,无力的坐回到地上,“为什么,你为什么还要躲着我?”

    斯嘉丽大气不敢出一声,呆呆的看着沮丧的林笑棠,不知所措。

    身后的山梁上,也传来了若隐若现的人声和火光。斯嘉丽循声看去,顿时激动的跳了起来,跑向那些火光,“我们在这里!”

    ……

    营地里,郭追和火眼忙着为林笑棠清理伤口,两个人紧紧绷着脸,面上的表情透露出来他们正在苦苦的憋着。

    林笑棠无奈的挥挥手,“行了,想笑就笑吧,别憋着了!”

    火眼扔掉手中的纱布,抱着肚子笑成了一团。郭追还是死撑着,但双手却是不住的抖动。

    “七哥,你真是命大福也大,就这待遇,真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火眼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郭追包扎好伤口,两只手轻轻的捻起斯嘉丽的内衣,眼睛有些发直,“我的天哪!这娘们的身材真是没的说!”

    火眼一扭头,眼光顿时被吸引住,“乖乖,这是什么尺寸!别说绑胳膊了,七哥,就算是绑你的大腿也没问题!”

    林笑棠抓住桌上的茶杯扔了过去,“操,你拿去荡秋千吧!”

    看到斯嘉丽有些夸张的内衣,林笑棠也有些发呆,“发育的真好!”

    火眼接住茶杯,附和的说道:“没错!”

    林笑棠一扫火眼,没好气的一指他,“你,这两天下山的时候,去买几件内衣,还给斯嘉丽教官!”

    火眼顿时愣了,“我,凭什么我去?”

    “你不去谁去?难不成要我去?”林笑棠故意一瞪眼睛。

    火眼顿时苦了脸,“七哥,这你让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去买啊?再说,临安城里有没有这种东西啊?”

    “那我不管,反正东西你也看过了,就按这个尺寸来,实在没有,你就买肚兜回来?”

    火眼也来了劲,站起来,“买也行,七哥你去问好尺寸,就算跑到杭州,我也把这东西给买回来!”

    郭追见势不妙,生怕牵扯到自己,赶紧一溜烟跑了出去。出门就看到了捧着一些水果的斯嘉丽。“斯教官!您,您来了!”

    斯嘉丽没有理他,径直走进了营房。

    火眼如遇大赦,冲林笑棠一使眼色,“七哥,交给你了,打听好了,告诉我就成,一定没问题!”

    说着,冲斯嘉丽点头一笑,“斯教官,你们聊,你们聊哈!”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