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除夕之战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的溜走,接下来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林笑棠在天目山的基地中过得忙碌而充实,险险就忘了时间的存在。要不是郭追提醒他今天就是除夕,恐怕他连过年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斯嘉丽也没有离开,获救的那天晚上,林笑棠和她深谈了一次,抛开内衣的尴尬事不提,两人就狙击手的日常训练充分表达了彼此的意见,而见识到林笑棠有些变,态的实力之后,斯嘉丽也意识到自己的狙击水平其实在林笑棠的面前是不值一提的。但因为这件事情,也激发起了斯嘉丽性格中不服输的一面,她开始虚心的向林笑棠请教有关的专业知识。林笑棠也趁此机会将幽灵记忆中的有关后世狙击手的一切倾囊相授,当然,火眼是厚着脸皮也加入了进来。

    士兵们的训练也没有停顿。林笑棠深知美军的作战是建立在强大的炮火支援和充足的后勤保障上的,因此没有全盘照搬他们的训练方法,他将目前国内的现实情况详细的讲解给几名美国教官,和他们一起研究符合实际的训练办法,也算因地制宜、因材施教。

    上海的尚振声考虑到了春节的因素,除夕这一天,大批的补充物资通过水路辗转运进山区,八百名士兵、训练班的学员包括美国教官看到物资的丰富都不由得瞠目结舌,继而便是欢声雷动。

    这其中一部分是尚振声准备的,还有一些是董嘉怡通过董氏家族筹集的,至于另外的一部分则是洪查维的新年礼物,包括一些红酒、香槟、雪茄、罐头等。

    为此林笑棠宣布放假三天,士兵们更是了乐开了花,整个基地立刻陷入到过节的气氛当中。士兵们换上了平时不舍得穿的新衣服,忙着杀牛宰羊,识文断字的士兵更是忙的不亦乐乎,拿着毛笔不停的写着春联,即使是累得手腕都抬不起来,脸上依然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喜悦笑容。

    冯运修等特训班成员得到了林笑棠的首肯,一大早就和狙击训练班的士兵进山打猎,中午才回来,收获自然是极为丰富,小到山鸡、野兔,大到鹿和野猪,应有尽有。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冯运修他们白天和士兵们一起参加体能训练,晚上跟着正在养伤的林笑棠学习专业知识,所有人都瘦了一圈,肤色也成了健康的小麦色,整个人较之进山前精神了不少,就连白锦文也不例外。

    几名美国教官也换上了便装,当然也是山里庄户人家做的新衣服,这些高鼻深目的洋人穿上了百姓们的衣服,让所有人都忍俊不禁,但这几个人倒是自我感觉颇好,或许是没穿过这样的服装,几个人从里到外都偷着新鲜劲,尤其是斯嘉丽,穿上了山里姑娘的粗布碎花棉袄,梳起一条大辫子,更是显得清丽脱俗,让一众光棍士兵们惊艳不已。

    郭追用胳膊一捣火眼,“火眼哥,老板不是让你去帮斯嘉丽教官买衣服吗?”

    火眼顿时脸一黑,“买个屁呀!整个临安都没有这东西,还是在杭州订的货,暂时到不了,只好先用肚兜了!”

    郭追摸着下巴,脸上现出原来如此的表情,“我说呢,怪不得上下翻飞、无拘无束呢!”

    火眼无语,“你小子,这训练班没白上,水平见涨!”

    ……

    下午的时候,老权匆匆进山,他原本是在两天前出去打探消息的,计划在一个星期之后返回,但此时却突然出现。

    老权没有惊动太多人,而是悄悄的找到了林笑棠和雷震。

    “情况不是很乐观,日本人突然开始了进攻枣阳和宜昌一线,五战区六个集团军进行阻击,战斗刚刚打响,目前形势还不明朗!”

    林笑棠打断了老权的话,“之前我们收到上海的电报,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你说的不乐观的情况是什么意思?”

    老权缓了一口气,“为了配合正面战场的作战,日本人决定对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据说,山西和河北那边已经开始交火。我们这两天发现杭州和临安的日伪军有调动的迹象,我担心目标会是天目山,所以急匆匆赶回来报信,咱们这边要做好准备,以策万全!”

    林笑棠和雷震对视一眼,随即下达了命令,“立刻通知弟兄们,今天晚上不准喝酒,热闹热闹就行了,东西敞开了吃,九点钟便恢复战备。还有,山里的岗哨一律加双岗,暗哨多加一倍,口令每两小时更换一次,密切注意进山路线的动静。另外,派人通知山区的***游击队,让他们也做好准备,有什么消息即刻互相通知!”

    ……

    夜里十点钟的时候,林笑棠便接到了山外岗哨传回来的消息,已经发现日伪军的先头部队,他们乘坐汽车沿着进山的大路马不停蹄的向山中进发,路上已经有几个村庄遭到他们的荼毒,百姓伤亡惨重,村子也都被一把火烧光。考虑到他们行进的速度,估计回到凌晨四点钟左右到达基地所在的区域。

    参与此次扫荡的日军共有将近一个大队的兵力,总数约为八百人,配备有一个炮兵排,据目测还携带着两门九二式步兵炮,另有重机枪十挺和迫击炮若干。配合的伪军是临安保安团的一个营,共计四百人,他们的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计。

    进山的道路一共有两条,一条是大路,另一条是条小路,也就是林笑棠等人为躲避日伪军的盘查哨所而走的那条小路。林笑棠和雷震匆匆商议了一下,鉴于敌人目前走的是大路,所以就由救国军的主力来负责在营地距离大路三公里处的虎跳峡设伏。

    目前虽然部队只有八百人,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和补充,现在这八百人的战斗力要超出同等数量的国军几倍,加上林笑棠不惜血本的装备,八百人几乎都配备上了不逊于日军的武器,尤其是还有大量的迫击炮和狙击手,因此,只要占据有利地形,重创来犯之敌绝对没有问题。

    至于那条小路,目前看来,敌人尚未觉察到这条路线的存在,所以,雷震建议,可以通知游击队在那一带布防。

    林笑棠同意了雷震的建议。于是,部队立刻开始集结、分发弹药,赶赴虎跳峡设伏。

    ……

    虎跳峡,顾名思义,谷口狭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部队设置的伏击圈就在这里。

    山谷中的唯一一条通道顷刻间被埋上了大量的地雷和炸药。大战在即,林笑棠也不由得有些紧张和兴奋,借着月光看了看手表,指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三点钟。

    此时,一直监视着日伪军动向的人员跑回来,向林笑棠和雷震报告,敌人已经到达伏击圈外一公里处,他们已经舍弃了汽车开始步行前进,估计最多半个钟头就能到达这里。

    探子一脸兴奋,“长官,这次咱们逮到大鱼了!鬼子的队伍中竟然有两个大尉、两个中佐和一个大佐!”

    林笑棠一愣,“四个中佐和一个大佐?兵力呢?是否也增加了?”

    探子莫名其妙,“没有啊,还是样子,加上保安团的伪军也就一千多人,临来时我们还专门数了一遍!”

    雷震低头沉思了一下,“是有点不对劲,鬼子充其量是一个大队的兵力不到,像这种地方卫戍部队,大队的主官一般都是中佐,怎么忽然间冒出一个大佐来?”

    “大佐的服装有什么不同吗?”林笑棠忽然问道。

    探子摸着脑袋想了半晌,“光线太暗,鬼子也没有打火把,不过鬼子大佐的军装好像比其他的军官颜色要深些,似乎有点绿色。”

    “宪兵!”林笑棠一下子反应过来,“一个宪兵大佐怎么会参与到地方部队的清乡扫荡事务中来,而且仅仅指挥了不到一个大队的兵力?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林笑棠出于特工的本能,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呢?林笑棠又将整个环节仔细的梳理了一遍,但一无所获,他索性将这次应对的所有措施又都过滤了一遍,这才发现,自己这边唯一的软肋就在于游击队驻守的那条小路。

    林笑棠想起,日本人对于每次战斗的准备是很充分的,不说别的,就拿他们手中的军事地图来说。早在北平保卫战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日本就曾派遣大批暗探深入国统区,描绘地图,了解风土人情以及各地驻军情况和战力,为即将开始的侵略战争的做准备。可以说他们所用的军事地图,甚至比国军手中最精确地地图还要详细几分,这也是日本人往往能够预见到国军战斗走向的一个原因。

    而这次,自己这方面似乎有些太一厢情愿了,联想到之前忍者在小路伏击自己的情况,林笑棠不仅惊出了一身冷汗,既然忍者能够跟踪自己找到那条小路,天知道他们会不会已经将这条路线的情报传递了出去。万一日军发现了这条小路,再派遣一支部队由小路进攻,如果游击队坚守不住,那等待林笑棠等人的将是腹背受敌的局面。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