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你好毒
    董嘉怡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搬出柯华。原因是董镇南来的一封信,信中老爷子提醒女儿,虽然她和林笑棠早已确定了关系,但毕竟还没有成亲,董家在南洋和国内也是知名的大家族,身为董家大小姐的董嘉怡天天住在林笑棠的酒店里,时间一长,难免会让外边的人说闲话,所以老爷子建议董嘉怡先搬回董家在上海的公馆。

    对于父亲的劝慰和教导,董嘉怡一向是乐意接受的。母亲去世的早,父亲虽然又娶了两房姨娘,但除了董嘉怡三兄妹,他一直没有再要子女。董嘉怡兄妹都明白父亲的苦心,父亲是怕妾室仰仗子女飞扬跋扈,将来影响到几个嫡亲儿女的地位。所以,董嘉怡兄妹三人队老爷子的话是言听计从,当然他们也明白,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兄妹的未来。

    董嘉怡从南洋来上海,本就是来探望林笑棠的伤情,原本就没有带多少行李,但饶是如此,也收拾了几大箱子。要不是尚芝一直在身边帮忙,董嘉怡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尚芝整理着董嘉怡日常穿的衣服,却忽然停下手,拿起一张加装了镜框的照片,跑过来,“小姐,您看,这是什么?”

    董嘉怡接过来一看,脸色顿时有些微红,“是当年我们在大学里戏剧社的合照。”

    尚芝很是好奇,“那一定有少爷了?”

    董嘉怡指给她,“那,这个就是他,这个是大头!”

    尚芝顿时笑出了声,“这个是大头少爷?怎么那么胖啊,还梳了个这样的发型?”

    照片上的大头高高的昂起头,一个中分的发型格外醒目,两边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胖大的脸庞,显得特别滑稽。

    “小姐,您呢,您在哪儿?”尚芝满照片的寻找着。

    董嘉怡无力的垂下脑袋,“小丫头,你故意的是吧,这么大个人我就不相信你看不到!”

    “哪儿呢?”

    “那,这不就是我了!”董嘉怡万般无奈的指给她看。

    尚芝顿时捂住了小嘴,比对着照片和现在的董嘉怡,“小姐,就像两个人,你是怎么变成现在的样子的,教给我好不好,我也想瘦一点!”

    董嘉怡一头黑线,“再解释一遍,我那是婴儿肥,没有特意减肥,长大了自然就瘦了!”

    但尚芝似乎没听见,依然在执着的寻找着林笑棠的身影,终于在左边的角落里发现了他的身影,“啊!小姐,你看,是少爷啊!”

    尚芝把照片捧在眼前,仔细的端详着,“少爷没什么变化啊,还是这个样子啊!”

    尚芝目不转睛的看着照片中的林笑棠,时而微微蹙眉,时而傻傻的一笑,竟然抱着照片看了好几分钟。

    董嘉怡侧过脑袋,轻轻的拍拍尚芝,“小芝,你没事吧?”

    尚芝受惊似的身子一颤,赶忙将照片塞回行李箱,脸庞竟然瞬间红了起来,“啊!我忘了,小姐的衣服洗好了还没叠呢?”说完,转身就往洗手间走去。

    “小芝,那是洗手间!”董嘉怡提醒道。

    “啊!“尚芝一抬头,顿时脸更红了,赶忙低下头,走进了董嘉怡的卧室。

    董嘉怡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噗嗤一笑,拿起照片,用手点指照片上的林笑棠,“你呀!可真是个坏家伙。我以为只有我自己中了你的毒,没想到……!”

    ……

    林笑棠很感谢潘其中送来的情报,透过这些,已经可以大概勾勒出聂尚允背后究竟是些什么人。

    林笑棠也感叹,自己和姓裴的还真是天生的冤家,杀了一个裴中伟,又出来一个裴中岩。可以想见,裴中岩在聂尚允的背后的势力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神秘的海岛基地、与万全的交集,还有他的国防部二厅的职位,都显示出他具备了指挥聂尚允从事各种活动的能力,也许他就是那只幕后黑手?

    还有裴刚,这小子可以说是林笑棠天生的对头。从第一次见面,两人就针锋相对,包括在方柔的死上,林笑棠通过方柔的日记,就隐约觉察到那天方柔被选中去餐厅服务,弄不好就是这小子在背后搞的鬼。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笔账迟早要和他们裴家人做一个了断。

    潘其中答应林笑棠,白起和他们其他的眼线将会继续追查这件事情,一旦有了新的发现将立刻通报给林笑棠。

    这让林笑棠感激不尽,但潘其中却摆摆手,示意这件事情也牵扯到抗日大业,他们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其实,今天来,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潘其中此时才说道。

    林笑棠也明白这是应有之意,但潘其中接下来的一番长谈却让他有些糊涂了。

    潘其中竟然对目前的局势展开了长篇大论。

    欧洲的局势在持续发酵中,德国在吞并了波兰之后,自身实力得到迅猛扩张,英法军队依然在马其诺防线不闻不问,始终没有开过一枪。即使是如此,明眼人也都知道,欧洲的战事一触即发,而且一旦开始,就将是席卷全世界的大规模战争。

    而亚洲的日本也极力想参与到这一场战事中。在他们的政府内部,统制派和皇道派在激烈的斗争中,北上和南进两种战略僵持不下。民国二十八年的诺门坎战役就是日本军方对北上战略的一次试探。只是没想到,日军自诩为精锐的关东军在俄国军队的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幸好欧洲局势恶化,俄国没有趁机扩大战果,日本这才得以苟延残喘,保住了东北三省的地盘。

    虽然日本政府和军方内部的争论仍在继续,但天平的砝码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向南进的方向倾斜了。

    此次的枣宜会战便是日军的又一次力图以战迫和的尝试。日本在中国原先的八十五万陆军的军力配置已经达到他们国力的极限,自从去年开始,便开始有意识的削减,并将部分野战部队转化为地方守备部队,希望以此减轻国内的供给压力。但后果便是,野战部队数量减少,战斗力下降,而且日本国内的军火生产已经达到最大负荷,但远远不能满足战场的需要,日本的军需供给已经不足淞沪会战时的三分之二。

    日本迫切的希望开辟新的战场,来减轻国内的经济压力,而国军在徐州、武汉战役中并未遭受大的损失,反而有利的重创了日军,这让日本不得不面对他们最为恐惧的持久战争,所以,为了能迫使重庆方面接受何谈,日军只能迫不及待的发动了枣宜会战。

    但其实,日军的兵力已近捉襟见肘,不得不从关东军和本土抽调兵力参加会战。

    “等等!”林笑棠打断了潘其中的话,他敏锐的抓住了潘其中话中的关键词语。“这些日本人的情报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尤其是这些反应日本人实力的具体数字!”

    潘其中赞赏的点点头,自己的一番苦心没有白费,这件事情目前还没有办法直截了当的告诉林笑棠,上级的意思是通过他在沦陷区的势力为这次任务实施保障,看来,他已经发现了自己隐晦的提醒。

    “这是我们的渠道!”潘其中只说了一句。“目前正在最紧要的关头,为了确保安全,我不能透露什么,但以后,你一定会知道。”

    林笑棠释然,“需要我做什么?”

    潘其中口述了一个地址,“这是一个联络地址,绝密的,我们想拜托你尽最大可能的保护它,目前它还处于休眠状态,一旦启动,带来的将是足以影响到世界战争格局的情报!”

    林笑棠复述了一遍,确认无误。欣然接受了潘其中的请求。

    “有时间的话,去那里坐一坐吧!我们会把你的资料交给联络人,暗语我会教给你,多了解一下,以后配合会更默契。记住,这个秘密只能你我三人知道!”

    林笑棠一笑,“放心,我不会让朋友失望的!”

    ……

    路旁的小酒馆里,元剑锋一身常服,独自喝着闷酒。下班后,他没有回家,就来到了这个离家不远的小酒馆,一连个把月的无所事事让他倍感无聊,但真正让他感觉到压抑的还是自己在处里的地位的下降。

    还是那个副处长的职位,还是有房有车,但以往的一切权利都被庄崇先收回了。元剑锋甚至觉得自己在军情处就是一个多余的人,虽然每天“元副处长”的称呼不绝于耳,但在他听来,那分明是一种嘲笑。

    宗飞已经被提拔为总务处的处长、刘骞升任行动队队长,两个人一文一武,将元剑锋原有的权力一分为二接收过去。现在的元剑锋感觉自己更像是一幅挂在军情处里的照片,摆设而已。

    一杯浊酒下肚,那种灼热感让元剑锋感觉好了一点。他抬头看看外边,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寒风卷着落叶,一如他心中的萧瑟。

    一辆黑色的轿车悄悄的停在了巷口,车上后座的黑影,看了看小酒馆中自斟自饮的元剑锋,轻轻一拍副驾驶座位上一个光头大汉,“四宝,把他找过来见我!”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