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容有失
    王梓敏似乎觉察到万全心理的变化,随即又是一番威逼利诱,好容易才将万全安抚了下去。

    经过谍报队一段时间的训练,万全顺利毕业。这之后,便正式成为了研究系情报组织的一名成员,被安排至九战区长官部参谋处下辖的作战情报队实习,之后便按照命令成为研究系情报机构驻上海的一名潜伏人员。

    万全怀疑,自己被安置在上海,这本身就是王梓敏一手安排的,而且,很可能是他一早便已计划好的。

    民国二十七年年末,万全来到上海,而王梓敏作为他的直接上级也来到了沪上。直到这个时候,王梓敏才将一些组织的情况透露给万全,但对于上层,王梓敏则三缄其口,并以及其严厉的语气交待万全不得做任何打听。

    于是乎,万全也只能了解到自己的这个组织的大概轮廓。组织人手不多,在上海,万全和王梓敏是单线联系,期间万全也见过外地来人,但都是王梓敏在接洽,对于王梓敏接触的人和事,万全一概无从知晓。

    但通过来往的情报,万全还是了解到一些内幕,组织是一个严密的情报体系,人数虽然很少,但都是单线联系,虽然效率不高,却增加了安全系数。而且这个组织并不是一个独立机构,而是依附于军统、中统、国防部二厅甚至于是研究系等国民政府情报机构的,人员也错综复杂,而这个组织存在的目的,直到现在万全也并不清楚。

    到上海之后没多久,王梓敏便在一次行动中丢了性命。于是万全当仁不让的成为了组织在上海的代理负责人,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接到了上面让他去接回小杨的命令。

    到达海岛后,万全首先见到的是一直隐藏在王梓敏背后神秘的上级,国防部二厅的裴中岩以及聂尚允。两人亲自接见了万全,并对万全加入组织后的成绩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正式任命他为上海区的负责人,并将王梓敏之前掌控的资源全部划拨给他。同时,也向他交待了下一步的任务。

    万全听着裴中岩的任命时,心中感觉复杂至极,自己在这个泥潭中注定要越陷越深了。

    之后,他和小杨便奉命火速赶往长沙,此时,长达半年之久的武汉会战激战正酣,万全两人就在这个时候混进了已成国军兵营的长沙。

    他们的目标是58军中的一个姓闵的团长的身边的一名勤务兵,为此,裴中岩给万全调动了长沙的部分人手,配合他们混入军队寻找。

    而找到那名闵团长的时候,他已经在一次战斗中阵亡,他身边的人或死或散,那名叫张二狗的勤务兵早已经失去了下落。

    无奈,万全只得命令小杨和手下展开大海捞针似的寻找。

    功夫不负有心人,小杨凭着在上海滩练就的打听功夫还真在这中间发现了张二狗的踪迹。得到消息后,万全立即给所有手下下令,全力配合小杨抓捕张二狗。

    可就在这个时候,张二狗所处的58军新编12师接到了开拔的命令,小杨等人无奈只得跟随部队北上。

    在行军途中的一次宿营时,小杨安排人趁着夜色动手,但张二狗的警惕性极高,偷袭的人不但没有得手,反倒被他打晕,小杨和他交手时,在他脸上砍了一刀,但日本人的空袭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张二狗趁乱带伤逃走了,之后便再也没有他的下落。

    万全和小杨等人灰头土脸的回到上海,通过这一段经历的磨练,万全学到了在军统几年内都没学到的东西,他开始意识到在这个乱世中,一个人想要保住性命,一定要有足够的资本,不管是日本人还是国人,都是不可以信赖的,一切都要靠自己。

    万全一到上海便开始马不停蹄的接收王梓敏留下来的一切资源。但让他失望的是,由于组织机构和框架的局限性,王梓敏留下来的这些东西无外乎是一些情报渠道、几处规模不大的产业,以及并不宽裕的人手。虽说资金相对宽裕,但相比较军统和中统在上海的分站,万全这里就像是一个贫民窟。

    这之后便是聂尚允带人偷偷潜回上海,对于他趁乱想夺取军统上海站的做法,裴中岩是不认同的,但聂尚允在组织内部德高望重,参与了很多机密的筹划,因此裴中岩投鼠忌器,并没有大战旗鼓的表示反对,而是私下里给万全发来了命令,要求万全严密监视聂尚允。聂尚允如果事成,那就皆大欢喜,如果失败,就立刻执行家法,断绝一切泄露组织机密的可能。

    万全接到命令后,立刻安排小杨执行,在这个过程中,他注意到了林笑棠的存在。在林笑棠假装受伤,对聂尚允反戈一击并将其逼上绝路的时候,小杨果断的干掉了聂尚允。

    但聂尚允的死也将林笑棠的注意力吸引到了万全的组织身上。同时,万全也察觉到聂尚允身上似乎隐藏着一个重大的秘密,他没胆子亲口去问裴中岩,于是便开始对王梓敏留下的,尚未销毁的秘密档案进行了翻查。

    万全的心中有一个谜团,作为一名特务,他敏感的察觉到聂尚允、王梓敏、包括裴中岩,以及当年在南京被暗杀的周朝坚以及那个张二狗,他们之间似乎有着某种联系,好奇和疑问引导着万全翻开了那些尘封已久的档案。

    ……

    民国二十六年,淞沪抗战爆发,日军兵锋直指国都南京。关于南京的坚守和放弃,国民政府高层犹豫不决,直到最后时刻,才任命唐生智为南京卫戍司令,决意固守南京。但此时,军心已乱,部署仓促,大批没来得及撤退的市民被堵在城中,城内一片混乱。

    12月8日,日军占领南京外围防御阵地,开始对城墙防线发动攻击。12月11晚,大本营来电致唐生智,“如情势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此时,驻守中华门的88师师长孙元良放弃阵地,擅自带部分部队向下关撤退,虽被36师宋希濂阻拦,但已造成城中大乱。唐生智仓促间布置各部撤退,一时间,各部长官、士兵争相撤退,南京城沦陷。

    南京之战爆发前,国民政府主要机构已经迁往武汉,包括留存的大批文物、黄金、货币也都分批向后方撤退。

    但其中一批隶属于中央金库的黄金却在运送途中出现意外,失去了踪影。当时,由于日军的不断逼近,南京城内已经是一片混乱,国民政府曾责成国防部二厅汇通军统调查这批黄金的下落,但战端一开,各部门自顾不暇,还哪有时间和精力仔细调查黄金的下落。

    裴中岩当时是国防部二厅的主管国内情报的第三处处长,奉命调查此事,于是便联系了聂尚允一起追查此事,希望浑水摸鱼,拿下这批黄金作为组织的经费,当然,这也得到了组织内其他高层的一致同意。

    经过周密的调查,中央金库的两名职员逐渐浮出水面。一个是叫做周朝坚、一个叫做林笑君。

    周朝坚是当时中央金库的副主管,这批黄金便是由他全权负责运往西南的,包括押运事务的协调和路线的涉及,都由他一手操办。林笑君则是他的助手,两人据说私交很好。整个运送中的参与人员,包括从南京卫戍师调遣的两个连的士兵,包括十余辆卡车全部在浙江境内的群山中失去了踪影。

    而这段时间,周朝坚也曾借口到上海办事,失踪过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

    可以说,关于这次押运黄金的案件中,现在只剩下这两个知情人,他们的嫌疑也是最大的。

    但聂尚允并不敢贸贸然就下手,一方面根据情报,这个周朝坚在国民政府内的关系盘根错节,尤其是和孔家以及陈氏兄弟关系匪浅,一个不慎,便容易引起各方的反应;而林笑君,据说是某位国民政府元老的女婿,这样一来,聂尚允就有些犹豫了;再一方面的原因,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如果采取太过激烈的手段,容易引起别的势力的注意。

    也因为这样,聂尚允只是在南京不断的访查两人的情报,并开始初步和两人接触,试图将两人拉进组织里来。

    可是,两人却始终没有任何表态,只是不停的与聂尚允打着太极,虚与委蛇。

    日军进逼的脚步越来越近,聂尚允也越来越焦躁不安。形势的改变最终源于一份情报,这份情报是王梓敏从武汉发来的。

    日军占领上海后,破获一个地下抗日组织据点,从其中发现关于周朝坚的一份情报,有确切的证据显示,周朝坚是***派驻到国民政府的高级特工人员,而且有意向将大批资金转移至根据地。

    这份情报到达上海后,便随着据点被破获而落入到日军手中,再也没有机会发送到根据地。

    而王梓敏凭借着自己在上海伪政府的渠道,得到了这一消息,立刻便传递给聂尚允,同时,派出杀手长枪小杨,命令他即刻暗杀周朝坚,他的建议是这批黄金就算石沉大海也不能落到根据地的手中。

    聂尚允也同意了王梓敏的计划,随即,周朝坚就在离家不远处的小巷中被暗杀了。

    聂尚允也加大了对林笑君的监视力度,现在只剩下他一个知情人,所以,无论如何,不容有失!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