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一百七十二章 商场如战场
    慈善舞会是奢华而无趣的,林笑棠听着台上诸位嘉宾和司仪口若悬河的说辞,顿时兴致索然,忍不住打起了瞌睡。旁边的庄崇先看见他惫懒的模样,顿觉可笑,“你小子,董家小姐走了之后,是越发的肆无忌惮了,听说你最近每天都呆在夜总会里,你可要小心这些花边新闻传到董家人的耳朵里啊!”

    自从周佛海与李士群暗通款曲,联手驱逐了丁默村之后,庄崇先和林笑棠作为仅有的两个盟友,如今走的是越来越近了。但林笑棠始终对庄崇先这个人保留了一份戒心,这个人看似人畜无害,但焉知道是不是扮猪吃老虎的角色,加上因为算计张啸林被庄崇先设局摆了一道,所以,林笑棠目前与庄崇先打交道,虽然看着亲热,但始终是高度戒备。

    “我的庄处长”,林笑棠打个哈哈,“您就别来取笑我了,最近这段时间诸事不顺,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婆跑了,生意被某些人压制的抬不起来,我都打算撂挑子去普陀山烧香,问问前程了,你有兴趣吗?”

    生意不顺的意思,林笑棠指的是物资统制的事情,果不其然,周佛海在李士群的蛊惑下,拿下了主管物资统制计划的马启文,将其贬到了后勤部门,马大少爷哪受过这种闲气,当即请了长期病假回家享福了。好在当时林笑棠提醒过他,所有的往来账目和资料都已经编制的天衣无缝,该销毁的证据也全部搞定,这才没被一心赶尽杀绝的李周二人抓住把柄。

    庄崇先眨眨眼睛,“是吗?我怎么听说你又挂上了新的路子,有发财的事情还瞒着我?”

    林笑棠促狭的一笑,“正在谈,还没结果,您老放心,有这种好事情,一定会有军情处一份。再说了,上海滩的风吹草动,还能瞒过您的耳目,上次货仓那件事情,应该是军情处的人马最先到达现场吧,却愣是忍着一动没动,看着七十六号和特高课被打的落花流水。”

    庄崇先干笑两声,“还是你够狠啊,连特高课都敢算计。”

    林笑棠耸耸肩膀,“您还真是抬举我啊,不怕把实话告诉您,不是我敢动特高课,而是想和我合作的那支人马胆子大!”

    庄崇先一愣,“你小子到底找来什么人,想做多大的生意?”

    林笑棠神秘莫测的笑笑,伸出一根手指,向着北面指了指。

    庄崇先手中的酒差点没洒出来,“蒙古人?俄国人?还是***?”

    林笑棠顿时被酒呛得咳嗽起来,“老兄,你的想象力未免也丰富了些吧!没那么远,再近点!”

    庄崇先想了半天,这才犹犹豫豫的说出了一个名字,“关、关东军!”

    林笑棠立即作出一个噤声的架势,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这更让庄崇先心里七上八下,这个小子居然不声不响的挂上了关东军的路子,那可是日本驻华军队中的绝对精锐,有几十万人马的关东军作为生意伙伴,那这生意不用问就是一个聚宝盆啊。

    庄崇先的眼里难得的露出了敬畏而又羡慕的神色,这让林笑棠很是满意,对于庄崇先这个人,如果不用绝对的实力来威吓他,他是一定不会久居人下的,这么大的岁数,居然还有那么强烈的权力欲望,林笑棠心中暗自摇摇头。

    酒会是日本商会和上海总商会联合举办的,因此,也到场了不少日本的株式会社,日语不停在各个角落响起。庄崇先曾留学日本,日语当然是精通,因此没多长时间便与几个日本人聊起来。军情处最近几年虽然颇不得志,但庄崇先和宗飞这两人却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在南京和上海置办了不少产业,以此为根基,确保了整个机构的正常运转,要知道,仅凭伪政府的那些经费和资金可是保障不了庄崇先麾下数目客观的手下的生活,做情报工作可是非常花钱的,这也是他非常热衷于与林笑棠合作的原因。

    林笑棠有些无聊的喝完手中的红酒,将酒杯放在桌子上,刚要准备找个机会离开,却发现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林笑棠愣了一下,随即迈步追了上去。

    可转瞬间便失去了踪影,林笑棠索性上了楼梯,站在二楼的楼梯扶手旁乡下看去,酒会厅里人潮汹涌,人头攒动,林笑棠一时也找不到目标,只得悻悻的下了楼,有心在厅里再找上一遍,可是一想到董嘉怡临别时那如泣如诉的眼神,林笑棠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穿过人群,林笑棠向大门的方向走去,路过大厅旁边的沙发时,却被一人叫住,林笑棠转身去看,却是宪兵队大佐佐佐木。

    佐佐木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礼服,还打着领结,精心修饰过的头发和胡须,看起来比平时倒少了些阴鹜,多了些儒雅,只是瘦高的身材在人群中显得特别引人注目。

    作为上海除租界之外所有区域的安全工作的负责人,佐佐木也是今晚酒会的邀请对象,可看他的样子,确实和林笑棠一样对这样的场合提不起兴趣来。林笑棠的出现,正好让他拜托了几名商人的纠缠,忙不迭的告辞,然后拉着林笑棠来到了酒会一个不显眼的角落。

    佐佐木长出了一口气,掏出手帕擦擦额头的汗,林笑棠不觉有些好笑,一个上海滩有名的情报机关长,竟然也有如此窘迫的守候,不禁让人有些诧异。

    “林君,您这是要走吗?”佐佐木结果林笑棠递过来的香烟,点着后问道。

    “没错!”林笑棠毫不掩饰自己对这种场合的不适应,“再待下去,我会窒息的。”

    “哦?”佐佐木显得有些好奇,“这里可是商人寻找机会的天堂,你怎么会这样讨厌呢?”

    林笑棠默默下巴,“你可能有些误会,我是一名商人,但我更信奉实力至上的原则,在这里或许会遇到很多达官贵人,但是如果没有实力,但带给别人的只能是不舒服的感觉。反之,如果拥有雄厚的实力,无论你在天涯海角,都会有大生意找上门的。”

    佐佐木顿时笑出了声,“林君,您可真是一个有趣的人,不过这一点倒是和我们军人的作风有些相似,一切以实力说话。”

    林笑棠笑着点点头,“商场如战场!”

    佐佐木显然很是欣赏林笑棠的这些所谓理论,但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凑近林笑棠压低了声音,“林君上次所说的合作,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林笑棠张开双手,“随时可以,但在这之前,我必须要搞清楚,佐佐木阁下您需要我做哪方面的工作,我们的合作又涉及哪些方面呢?”

    佐佐木的眼球转动,对于林笑棠提出的问题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已经从军二十年,包括在中国都已经呆了有十年的时光,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渴望着回到家乡,在这场遥遥无期的战争中他看不到一点希望,每天早上一睁眼,他都渴望着能看到亲人熟悉的面孔。为此,他不惜上下打点,希望能以一种体面的方式回到本土任职。

    所以,现在佐佐木极度缺乏的就是金钱,林笑棠的出现,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

    宪兵队本身可以生财的途径有很多,佐佐木在中国耳濡目染,也了解到一些官员发财的办法,但这些他不能做,一旦被发现,等待他的将是军事法庭的审判,以及剥夺军籍的处罚,到那个时候,就算回到国内,他和他的家人也将再也没有勇气抬起头来。

    佐佐木甚至有些羡慕大谷和也,大谷和也和他不同,他不在乎所谓军人的荣誉,而且他也有足够的能力和金钱来维系目前的处境,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他在和林笑棠合作。于是乎,佐佐木心底开始慢慢浮现出一个想法。

    林笑棠看看佐佐木的沉默,心中对佐佐木的顾虑一清二楚,之前,在和佐佐木见面之后,林笑棠便通过大谷和也以及立花治长对佐佐木这个人进行了深入的了解,对他在军中的位置以及个人的性格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佐佐木一些隐秘的内心想法也透过立花两人以及这些分析渐渐浮出水面,林笑棠自问已经能猜到他心底六七成的想法。

    林笑棠吐出一口烟雾,像是在自言自语,“现在,帝国驻上海的各部皇军,其实暗地里都有自己的合作对象以及生意渠道,比如大谷和也所属师团和我的合作,七十六号和海军陆战队之间的合作,军情处和梅机关、以及海军参谋部的合作……”。

    佐佐木无奈的叹口气,还是没有说话。

    林笑棠继续说道:“之前我对佐佐木大佐的提议,实际上包括两个方面。当然,这两方面的合作内容都是绝对需要保密的,我明白宪兵队所处的位置,所以,关于这一点,阁下可以完全放心。”

    佐佐木的眼睛一亮。

    “第一,是关于宪兵队和隆盛之间的合作,隆盛目前的大部分都在公共租界以及法租界,这部分不劳阁下担心。主要是我们位于租界之外的这些产业,需要阁下的全力维护与扶持,当然,我会将年利润的一半作为入股的份额,全部交给宪兵队。”

    佐佐木猛地吞咽下一口口水,隆盛的规模在上海人尽皆知,这些位于虹口等区域的产业虽然不多,但也足以满足佐佐木的胃口和宪兵队的需要。

    林笑棠看看佐佐木,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第二,是关于我个人和佐佐木大佐的合作。相信阁下也清楚,上海是全亚洲的金融和经济中心,海运走私延续至今,这其中,帝国海军占了最大的份额,其次便是陆军以及七十六号,实不相瞒,自从南京方面削弱了隆盛掌握的物资统制生意的份额之后,我现在已经是入不敷出,所以,我打算在走私这方面动些脑筋,就是不知道阁下是不是有兴趣?”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