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一百八十章 游说
    林笑棠和庄崇先离开丁家的时候,周佛海刚好在门口下车,一路风尘仆仆,一脸的倦容。抬头看到林笑棠和庄崇先,顿时脸上现出尴尬之色。

    不为别的,林笑棠和庄崇先之前都和周佛海有些矫情,但之前,周佛海和李士群结盟,暗中摆了丁默村一道,便是和林笑棠、庄崇先两人划清了界限,虽然说这世上并没有永远的敌人,但他还没有机会来向两人解释其中的原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马启文和林笑棠被排除出了物资统制计划,而马启文更是因此愤然离职。所以,周佛海见到林笑棠时的不自然更多一些,毕竟以前林笑棠在南京时没少在他身上下过功夫。

    周佛海看着迎面走下台阶的林笑棠和庄崇先以及在后边相送的丁默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倒是林笑棠和庄崇先两人,对视一眼,转眼间便换上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笑着迎了上来。

    丁默村哼了一声,背着双手站在一旁,一句话不说。周佛海更觉不自在。

    林笑棠干笑了一声,上前和周佛海握手,“周部长辛苦了,原本以为我和庄老就是最早的,没想到周部长却是连夜从南京赶了过来,实在是古道热肠,我替丁部长多谢了。”

    庄崇先在一旁拈着胡须频频点头。

    周佛海讪讪的点点头,“墨村是我的至交好友,时俊的事情我怎能不来呢?”

    林笑棠冲庄崇先使个眼色,庄崇先会意,上前和周佛海攀谈起来。

    林笑棠笑着退到丁默村的身边,满脸笑意的看着周佛海,嘴边却轻轻对丁默村说道:“小不忍则乱大谋!”

    丁默村这才慢慢转过身来,冲着周佛海做了个请的架势。

    周佛海这才松了一口气,在丁默村的带领下,迈步进入丁家宅院。而林笑棠和庄崇先则借此机会告辞。

    看着丁默村和周佛海的身影消失不见,林笑棠的眉宇间闪过一缕忧色,“周佛海此来,显然是要调和丁默村和李士群的事情,周佛海历来是和稀泥的高手,这次会不会被他给压下去。”

    庄崇先嘿嘿一笑,“压得下去吗?就算让他给压下去,不也是件好事吗?”

    林笑棠眼珠迅速的转动几下,立刻恍然大悟。

    ……

    李士群漠然的看着周佛海在灵堂上完香,鞠躬完毕,这才将他引到偏厅就坐。周佛海找个机会刚要开口,丁默村已经伸出手掌一拦,“周部长,您今天只是来吊唁我二弟,别的话就不要再多说了!”

    周佛海大窘,站起身,不由分说抓住丁默村的手,“墨村,我知道你因为之前的事情记恨我,但我既然做到了那个位置,也是身不由己,一切事情都以平衡为主啊。”

    周佛海也是真的急了,居然连“平衡”二字都说出了口,这也大出丁默村的意料之外,脸上的神色也稍稍缓和了一些,但嘴里的话还是充满了讽刺的意味。“岂敢哪?您是中央军委会委员,行政院副院长,财政部长,身兼多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丁某人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败军之将,何敢言勇呢?”

    周佛海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

    丁默村放开周佛海的手,站起身,冲他一举茶杯,示意端茶送客。

    周佛海情急之下喊道:“墨村,千万要以大局为重啊!”

    丁默村的身形一颤,脸色顿时变得通红,“大局,大局就要以时俊的一条性命来保全吗?我知道,他李士群是将前些天的火车站刺杀案算在我们兄弟头上,我承认时俊年少气盛,是在一些场合说过一些醉话,但就凭这点他李士群就要杀了时俊,周部长不觉得此人有些太跋扈了吗?哈哈,既然时俊已经走了,我也没打算独自苟且偷生,请告诉他李士群,我丁默村是他从重庆请来的,这条命也随时等着他拿回去!”

    一番话喊得歇斯底里,院子里的仆人们闻言纷纷避让,生怕沾染上什么麻烦。

    周佛海半晌没再说话,看着丁默村颤抖的背影,良久,这才走上前,轻拍他的肩膀,“我明白,这件事情于情于理,士群都做的唐突了些,但墨村你也不是没有错在先。我这次来,是受了汪先生的嘱托,来做你们的和事老。”

    丁默村闻言变色,刚要说话,周佛海按住他,继续说道:“我明白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角色,但没人能比我更合适。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来上海。现在的局势,汪先生独木难支,正需要我们这些人一力扶持,打造一个统一的国家。你和士群虽然你有恩怨,但现在并不是处理私人恩怨的时候,我刚刚说的就是汪先生的意思,什么地方都可以乱,但是上海不能乱,一切以大局为重!”

    说完话,周佛海冲着丁默村一抱拳,迈步就向外走去。

    丁默村的声音的突然响起。“周部长,我丁默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是非恩怨,总有一天我会和他李士群算个清楚,实不相瞒,我手中已经掌握了相关的证据,时俊的死跟李士群和吴四宝脱不开关系。但请周部长转告汪先生,我丁默村是蒙他大力提拔才有了今天,此时此刻,我分得清轻重缓急。我只有两个条件,一,吴四宝必须要死;二,杀我二弟的凶手必须要死!”说着,丁默村一挥手,“周部长慢走,不送了!”

    丁默村没有再回头,而是径直的转入后边的宅院,只剩下周佛海,呆呆的站在原地。

    原本,周佛海是不远再受丁默村的奚落,所以干脆将汪精卫推了出来,反正话已经带到,听不听的就不是他周佛海可以做主的了,回到南京,他也完全可以向汪精卫有个交待。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盛怒之下的丁默村居然直截了当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这也是一个保证,至少目前这段时间,只要答应了丁默村的那两个条件,上海和南京就能消弭一场内乱。但,这两个条件……,周佛海一脸苦笑。

    ……

    “不可能!这两个条件想都不要想!”李士群冷冷一笑,吐出了一句话,让周佛海的心瞬间跌到了谷底。

    旁边就坐的李士群心腹万里浪、唐惠民等人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王天木坐在李士群左手边的位置,一言不发,不停的抽着烟。

    周佛海无奈的摸摸脑袋,“那怎么办,你们两个还要大打出手不成?”

    李士群一声狞笑,“好啊,看他有什么资本和我打啊?”

    周佛海无奈,柔声细气的说道:“士群,不过是各让一步的事,洋人的事情咱们做不了主,且由他丁默村折腾去,那吴四宝不过是一个小卒,就算交出去,又能怎样?”

    李士群指指在座的诸人,“这里的诸位,四宝并不是跟我最久的,但外边的人都知道,吴四宝是我李士群养的一条狗,而且是一条忠犬。特工总部初创时,包括和军统开战的时候,要不是他吴四宝,我李士群早死了八百回了。如果我把吴四宝交给丁默村,那我以后还怎么来做这个主任!”

    万里浪、唐惠民等人血脉喷张,纷纷起身高喊支持李主任之类的话语,唯有王天木依然沉默的吸着烟。

    周佛海无言的颓坐回椅子中,看着李士群一干人等群情激奋的模样,内心中那种无力掌控的感觉愈发厚重起来。

    周佛海离开之后,吴四宝连滚带爬的跑进会议室,跪在李士群的面前连连磕头,“主任大恩大德,四宝永世不忘!”

    李士群看着他,哼了一声,“你还有脸来见我,让你去好好整治一下丁时俊,你可倒好,出手就要了他的性命,这种情势,你让我怎么收场?”

    吴四宝也不回答,只是跪在地上,脑袋埋在双手之间,身体不住的颤抖

    李士群叹口气,“行了,起来吧。最近的风声很紧,周佛海已经被我顶了回去,这不是因为你的关系,而是之前他在我竞争警政部长的时候下绊子的原因,他最近和唐生明等人走得很近,政府里马上就要形成一个新的派系,日本人对此很反感,这也是你小子造化大,捡了一条性命。上海你暂时不要待了,即可到苏州去暂避一下风头。”

    ……

    林笑棠坐在特工总部大门对面的一辆汽车里,看着周佛海垂头丧气的从里边出来,车队径直开向了火车站的方向。

    林笑棠满意对身旁的尚振声说道:“看来周佛海的调停没起到一点作用。”

    “这恐怕是老板你一早就知道的结果吧?”尚振声笑道。

    林笑棠摇摇头,“起初我确实是这种想法,借丁时俊的死,挑动丁李二人自相残杀。可庄崇先说的也有道理,如果丁默村能够隐忍下来,说不定,不久之后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不管他的目标是李士群还是吴四宝,我们都可以坐收渔利,等着看笑话了。”

    尚振声微微点头,“我觉得吴四宝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