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二百零六章 是福不是祸
    表面上看来,李士群目前已经进入了个人全盛的时期,周佛海不是不愿意与唐生明等人结盟,是在是李士群在日本人的推动下蹿起的太迅猛了,这令周佛海之流已经产生了深深的忌惮,所以目前他们只能选择观望。

    很显然,成海岸之前的努力也即将烟消云散,每每想到此处,林笑棠总是不自禁的黯然神伤。

    “关于元剑锋这个人,你怎么看?”尚振声忽然问林笑棠。

    林笑棠一愣,他并没有想到尚振声能忽然间将思路转向元剑锋这个他略有些忽视的人物。但就是这么一个提醒,让林笑棠瞬间想到了最近元剑锋的所作所为。

    转到七十六号之后,元剑锋的行事风格有了很大的变化,心思也缜密了许多,据林笑棠打探回来的消息,创业大楼报务员的死亡,也就是元剑锋从中发现了蛛丝马迹,才使得矢泽慎一将注意力放到了安义明的身上,而再整个事件中,元剑锋扮演着什么角色,林笑棠还并没有完全看清楚。

    尚振声将手中的烟蒂掐灭,“你还记得我们怎么发现的杀害丁时俊的那个白俄人吗?”

    “不是在赌场发现的那个七十六号的眼线透露出的消息吗?”林笑棠反问道。

    尚振声呵呵一笑,最近林笑棠在忙些什么他并不知道,但他本身并没有闲下来,对于目前组织最大的敌人七十六号,尚振声很是下了一番功夫。

    针对这七十六号的灵魂人物——李士群,尚振声通过组织的关系和情报网络搜集了大批的资料,就是为了应对接下来可能要面对的困难局面。通过抽丝剥茧般的分析,他敏锐的关注到了一件事情,之前李士群和丁默村的争斗,其中存在着很多的疑点。

    第一,丁默村兄弟为什么要暗杀李士群,就当时的情况来说,就算干掉了李士群,丁默村也绝对不会是最大的受益者,相反,他还有可能因为触怒日本人而招来杀身大祸。第二,丁时俊的死亡处处透着诡异,身为七十六号的一名高级干部,居然如此窝囊的死在一个酒瓶之下,这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说是因为酒后争执吧,现场那么多的人,白俄人的那个酒瓶为什么偏偏落在了他的脑袋上。还有,李士群这个时候会杀丁时俊吗?完全没有必要,作为七十六号的指挥官,他完全可以将事情做得天衣无缝,这样的手法,似乎有点太儿戏了。

    最关键的还是第三点,透露白俄人信息的这个金勉出现的有点太“及时”了,而且恰好是出现在林笑棠的赌场中。很多人都知道丁默村、庄崇先和林笑棠之间的关系,这个时候,掌握着重大信息的金勉却忽然出现在林笑棠的地盘上,而且一举一动丝毫没有任何顾忌,如果说是巧合,未免可信度不高。

    由此,尚振声开始了对金勉的调查。查清楚这样一个凭空出现的人物,也许正是解答所有疑问的关键所在。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狗仔队不懈的努力,尚振声很快掌握了金勉所有的社会关系和活动轨迹。

    金勉是南京人,南京陷落后,辗转来到上海谋生,因为之前在南京时家境不错,所以来到上海没多久,就凭着他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家产很快被败了个精光。之后混入青帮,季云卿全力帮助李士群筹建七十六号时,他也作为其中一份子进入到七十六号中。但由于身份低微,所以混得很不如意,也只是在外围打打下手。

    金勉的脑子转的很快,还有一手开锁的绝活,这才得到了吴四宝手下张振国的赏识。七十六号偷盗高级轿车贩卖,金勉就是执行者之一。这次丁时俊被杀,其实是金勉在其中搞了鬼,吴四宝原本接到的命令是要丁时俊的一条腿,但没想到金勉找来的洋人却直接将丁时俊打死了,为此,金勉被吴四宝狠揍了一顿。

    尚振声在金勉接触的人员中,找到了元剑锋的影子,两人都是私下见面,这让尚振声不禁起了疑心,如果是两人都是七十六号的人,见面在所难免,但在元剑锋进入七十六号之前,两人就有了接触,但其中的问题就值得考究了。

    为此,尚振声立即电告南京尚怀士,请他帮忙查一下金勉和元剑锋的关系。很快,结果出来,两人的确是远亲,早就认识。

    林笑棠听完尚振声的讲述,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么说,丁时俊的死,有可能是元剑锋授意金勉,故意出了纰漏,将脏水泼到李士群和吴四宝的身上?”

    尚振声神秘的笑笑,“恐怕没那么简单,你再向前想一想!”

    林笑棠看看尚振声,脸上露出一丝怀疑,“不会吧?挑动丁默村和李士群内斗,他元剑锋还够不上那个分量吧?”

    尚振声的神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对于这样一个原本并不放在眼里的角色,可是忽然间却发现,他已经有了可以一搏的资本,甚至有能够扭转局势的能力,这对于组织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原本也这么认为,可死的那两个刺客,却又和元剑锋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所有的痕迹现在已经被他擦得干干净净,若不是我们下手快,恐怕到现在还被他蒙在鼓里!还有,刺杀李士群之前,丁时俊参加过一次七十六号的宴会,席间喝多了,曾经说过李士群的不是。巧合的是,那晚,送丁时俊回家的人,正是元剑锋!”

    尚振声的话,让林笑棠的心中顿起波澜,不知不觉间,元剑锋已经慢慢“成长”起来,他的这一连串动作不仅使丁默村和李士群陷入争斗,也让自己走进了一个危险的境地中。之前,林笑棠曾经打算过利用金勉这个人,将吴四宝引入圈套中,争取借日本人的手除掉李士群这个左右手,但现在看来,这是元剑锋成功的误导了自己。

    也许,元剑锋想对付的不仅仅是吴四宝和李士群,可能还有自己。想到这儿,林笑棠的心中涌上一股浓浓的寒意。

    随着几下敲门声,尚芝推门进来,闻到屋中的烟味,顿时皱起了眉头,林笑棠和尚振声尴尬的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解释道:“就一支,没多抽!”

    尚芝没好气的将一封电报放在办公桌上,“看看这个吧,有的你们头痛了。”

    林笑棠莫名其妙的看了一遍,却忽然间放松下来,轻轻一笑,递给尚振声。

    尚振声匆匆浏览了一下,眼睛斜视林笑棠,“这你还笑得出来?”

    林笑棠无所谓的摸摸下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

    一场不期而遇的冬雨让上海的温度骤降了好几度,路人纷纷裹上厚厚的冬衣,新年即将到来的时刻,并没有让上海这座城市感受到多少喜庆的气氛,相反,街头上不时走过的日本兵,却在不断提醒着租界内的人们,这里已经成了名符其实的沦陷区。

    英国人和美国人成了租界内此时最落魄的一个群体,银行、报社、商店等等都被查封,英国人和美国人被迫要到宪兵司令部登记,曾经的洋房、别墅、产业都成了日本人的私有财产,就连仅有的存款也要存到日本人和伪政府开设的银行中,每周只能取出仅够户口的限额来。

    教堂和红十字会开设的难民点和施粥棚一时间人满为患,林笑棠出门的时候,已经吩咐尚芝在柯华的门前也设了一个施粥点,但汹涌而来的人群着实将他们吓得不轻,只好通知了新成立的巡捕房,由他们派出一些人手来维持秩序,以免难民丧失理智,冲进柯华去。当然,这些都是要付钱的。

    林笑棠在焦达和几名手下的护卫下来到柯华不远处的一个浴池。这里属于青帮的产业,早先是属于张啸林的门生的,现在听说已经归到了万墨林的名下。

    来浴池光顾的人数骤然减少,林笑棠的出现,让老板着实兴奋了好一阵,张罗着林笑棠几个人来到里边的单间,送上了茶水和干果,林笑棠等人脱下衣服,将浴巾围在腰间,问老板,“来了吗?”

    老板收起笑容,小心的回答道:“就在隔壁的单间,一共三个人,两个是保镖,他自己在里边洗澡,刚搓了背。”

    林笑棠点点头,起身向外走去。

    隔壁单间的房门是打开的,两个保镖正在外边的木床上打着瞌睡,冷不防,便被两支枪顶在了脑袋上,随即便被人架了下去。

    林笑棠优哉游哉的走进单间,这里的陈设和隔壁的一样,外边是休息室,里边则是专门为贵宾准备的单独的浴池。

    里边的一个男人仰头靠在浴池壁上,丝毫没听见外边的动静,似乎正在闭幕养生,林笑棠也没说话,“扑通”一声,径直跳进了浴池。

    那人被溅了一脸的水,顿时便站了起来,刚要破口大骂,却看见林笑棠笑嘻嘻的站在浴池中,“你,你怎么来了?”

    “元副主任,挺会享受啊!”林笑棠大模大样的坐到元剑锋的旁边,舒服的呻吟起来,“过瘾,这大冷天,在池子里一泡,真是过瘾啊!”

    元剑锋不自然的笑笑,“找我还搞得神神秘秘的,吓我一跳!”

    林笑棠转过身,一脸寒意的看向元剑锋,这下可把元剑锋看的心里直发毛,“干,干什么?”

    林笑棠忽然一笑,“打开天窗说亮话,丁时俊的事情你做的不错!”

    元剑锋立刻站了起来,但随即便想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了,又悻悻的坐了下来。

    林笑棠察言观色,心中雪亮,这些事情肯定便是他在背后搞的鬼。

    “我很好奇,你做这么多事情,究竟是想对付吴四宝,还是李士群,抑或你的目标本来就是我呢?”林笑棠看着他的脸问道。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