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二百二十九章 完美的夜袭
    美军飞行员看着林笑棠举手间干掉那个鞭笞自己的日本军官,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抬起右手,不停的在前胸划着十字,“上帝啊,您是听到了我的祈祷吗?”

    林笑棠伸手松开日本军官的尸体,回身对他一笑,“上帝听没听到我不知道,不过我听到了。”

    美军飞行员喃喃道:“您是上帝的使者吗?”

    林笑棠摇摇头,“不,我只是你的朋友。”

    郭追钻进帐篷,“老板,药效已经发作,外边全部乱起来了!”

    林笑棠轻轻一拍手,对着美军飞行员说:“亲爱的飞行员先生,怎么称呼您呢?”

    “您称呼我肖恩就行。”

    “好的,肖恩”,林笑棠走到他身后,帮他解开身上绑缚的绳子,“现在开始,请一定遵照我的吩咐去做,我会全力帮助您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好吗?”

    肖恩小鸡啄米似的的点头。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外面一名国军士兵跑进帐篷,“长官,油料库爆炸了!”

    林笑棠指着他,“找个僻静地方发信号,红色信号弹,千万注意安全!”

    整个日军军营此时就像一锅烧开的滚油,平白被人加进了一瓢凉水,于是瞬间沸腾的一塌糊涂。另一座油料库不多时也发生了爆炸,冲天的火光甚至能掩盖住刚刚腾空而起的一颗耀眼的红色烟火,大队的日本士兵一手提枪,一手提着裤子,满脸痛苦和绝望的看着军营里亮如白昼的火焰,一时间都呆住了。

    国军突袭的炮击就在此刻准时如约而至了,一颗颗炮弹划着诡异的弧线钻进了密集的日军军营中,绽放出一朵朵妖艳的火花,而伴随着火光的一闪而逝,带走的是数不清的日军士兵的生命。

    林笑棠等人此时已经趁乱潜出了军营,躲在一个树林茂密的小山坡上,聚精会神的看着山下的乱象。

    林笑棠恨恨的一跺脚,“这个张耀国,炮击个什么劲,这些鬼子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趁这个时候杀进来,根本就不用费劲就能拿下这个阵地,这么多好东西被这一通炮击,真他妈浪费啊!”

    好在炮击在十分钟后就结束了,或许是张耀国也发现了日军军营的混乱,果断的下达了总攻击的命令,几百名全副武装的中国士兵,顺着山路,嗷嗷大叫着冲进了如同虚设一般的兵营,接下来,就纯粹是一边倒的屠杀了。很多国军士兵,连手中的枪都懒得用了,挥舞着寒光闪闪的砍刀,到处寻找着毫无防抗能力的目标砍杀,随着刀光在火焰中频繁闪现,一颗颗头颅落地,鲜血就像无数细小的支流,渐渐汇集,不断浸润着干涸的大地。

    林笑棠冷静的观察着战场上的变化,没过多长时间,日军就已经全面溃败了,国军虽然占得先机,但无奈参与攻击的人数相比较日军而言,还是太少了,部分日军拼死杀出一条血路,留下一路的鲜血和臭烘烘的排泄物,几乎是含泪才冲出了重围,向着东北方向头也不回的逃去。

    林笑棠等人换下身上的军装,也趁势杀下了山坡,他们的目标很明确,直接奔着日军的联队指挥部而去,而此时,日军的户田联队指挥部已经被张耀国的部队团团包围,没办法,在火光中,挂着联队战旗的指挥部特别引人注目,几乎所有的火力都不约而同的被吸引到这里来。

    此时的指挥部,帐篷还燃烧着熊熊大火,十几名日军士兵被大批的国军士兵包围在中间,最中间的是一名大佐军官和三名佩带着中佐和少佐军衔的军官,林笑棠分开人群,国军士兵看到是他们,赶忙面带崇敬之色的让开一条道路,张耀国也快步迎了上来。

    “唐长官,太漂亮了,我打了这几年仗,从来没这么痛快过,虽然小鬼子这个联队并不满编,但已经是被咱们彻底打残了,看架势,中间那个军官就是他们的联队长,他手里还抱着他们联队的战旗呢!”

    张耀国话还没说完,中间被包围的那个日本军官嚎叫了一声,作势就要用手中的打火机烧掉战旗。

    林笑棠大喊道:“快开枪,别让他把战旗烧了!”

    说是迟那时快,周围的国军士兵同时开枪,纷飞的子弹瞬间将十几名日本人打成了筛子,中间的那个大佐军官身中十余弹,用武士刀支撑着摇摇欲倒的身体,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杀气腾腾的中国士兵。

    林笑棠轻蔑的点点头,“行,有点武士的样子。”他转头对郭追说:“送他上路,记住,留个全尸,这家伙的尸首还有用。”

    郭追迈步上前,从背后抽出厚背砍刀,走到那名日本军官的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举起的大刀,又向上指指天空。

    大佐军官勉强抬起头,看着他,眼中露出一丝解脱和感激的神情,缓缓闭上了眼睛。

    郭追一拧身,大刀挥出,寒光闪过大佐军官的咽喉,鲜血激喷而出,那军官向后倒去,手中紧握的战旗也飘然落地。

    周围的国军士兵的队伍沉默了,人们呆呆的看着场中横七竖八的鬼子尸体,却猛然间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士兵们又哭又笑的互相抱在一起,欢呼雀跃的扔出自己的军帽和钢盔,朗朗的星空下,硝烟依然在肆无忌惮的弥漫,但所有人的心头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喜悦和兴奋完全占据了。

    林笑棠默默的走出人群,走到一片还算干净的草地上坐下,浑身摸索着,却找不到自己身上带着的烟卷,忽然想起,烟卷在换下的日军军装里边装着,早就仍在刚才潜伏的山坡上了,他懊恼的挥了一下手。

    面前却忽然伸过来两只手,两只手里赫然是两盒香烟,林笑棠抬头一看,大头和火眼笑嘻嘻的站在面前,每人手中都拿了盒香烟。

    “知道你离不开这个,这是刚刚在帐篷里拿的,纯正的日本货!”

    三个人坐在一起,惬意的吞云吐雾,看着狂喜的国军士兵毫无节制的庆祝着、发泄着。

    军营里早就找不到一个活着的日本人,几乎每具日本人的尸体都被国军士兵搜了一遍,大到枪械、子弹弹药,小到日军士兵的私人物品、戒指、钢笔、手表等,都落进了国军士兵的口袋。

    林笑棠皱了皱眉,挥手将张耀国喊了过来,张耀国正满头大汗的指挥士兵将日军联队指挥部的各种物资搬运到山上,听见林笑棠叫他,飞也似的跑了过来。

    “唐长官,您找我?”张耀国边用袖子擦脑门上的油汗,边笑嘻嘻的问道。自打这一仗之后,从张耀国到188团的各级军官还有普通官兵,人人对林笑棠等人的印象更是好得不能再好了,这也是因为,这些年在中日双方的战场上,国军能取得如此酣畅淋漓的大胜的次数实在是屈指可数,每一战,即便是胜利,国军将士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哪里会像今天夜里这样,不费吹灰之力,便歼灭了大半个日军联队,还击毙了联队长,缴获了联队战旗,要知道,战旗可是每支日本军队的生命,日军士兵是宁可战死,也不愿战旗落入敌手的啊!

    “招呼兄弟们,意思一下就可以了,心情可以理解,但现在还是在战场上,抓紧时间把弹药物资运到咱们的阵地上,别一个劲儿搜刮死人身上那些玩意儿!”

    张耀国立马一个立正,“是!”

    林笑棠忍不住一笑,“得了,我可不是你的上司,用不着拍我马屁,还有两件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办,办好了,你这个代理团长,马上就能转正!”

    张耀国眼睛一亮,“请长官训示,卑职一定尽力!”

    林笑棠伸出两个手指,“第一,马上派人将那个美国人送回咱们的地方,先帮他包扎好伤口,给他弄点吃的,把他给我照顾好;第二,德山咱们的部队里有随军记者吗?如果有,马上带他过来,将战场的全景照下来,另外给那个日军联队长和他们的战旗来个特写,将统计的日军伤亡情况都告诉他,照片和相关文稿立刻发往六战区司令部,还有那个飞行员,也给他来两张。这两件事一办,说给你个团长都是亏了你!”

    张耀国听得如痴如醉,两眼放光,“多谢长官栽培,我这就去办,再给唐长官也照几张,我会交代那个记者,让他如实报道,将唐长官的丰功伟绩上报到战区司令部,哦,不,是重庆大本营,戴老板那儿也送一份。”

    林笑棠赶忙一摆手,“滚蛋,别自作主张,功劳全是你和弟兄们的,就照我说的去办,不许带上我一个字的事,知道吗?”

    张耀国糊涂了,站在原地一脸迷茫。

    林笑棠一瞪眼,“还不快去!”

    张耀国无奈,只好一溜小跑的忙去了。

    一旁的大头呵呵一笑,扔掉手里的烟头,“你这份大礼可把这个小团长给砸晕了,你就不留一点给自己?”

    林笑棠摇摇头,用手指指张耀国的背影,“像他们这些人,才是国军中真正的栋梁,功劳不给他们还能给谁?他们的官越大,中国军队在抗日战场上的胜算才能多一分,不帮他们我们帮谁?”

    他忽然自嘲般的一笑,“至于我,就算我再低调,上边也会知道的,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还是先把眼前这场仗打好吧。”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