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二百三十一章 蝴蝶效应
    林笑棠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利用手里的肖恩这张牌,迫使美国人向国民政府施加压力,促成外围部队尽快打开局面,甩开或者突破日军的牵制和阻拦,以求常德城的顺利解围,但究竟如何做,才能将肖恩的作用有效的发挥出来,林笑棠的心中并没有底。

    常德城中并没有国军的随军记者,但令林笑棠感到意外和惊喜的是,在余程万的57师指挥部中竟然有两名美国记者。于是在余连长和常欢下山之后,林笑棠火速向余程万发报,要求他尽快派人将美国记者也安全送达德山防线,同时,他也将自己的想法透露给余程万,这对于目前无计可施只能困守孤城的余程万来说,不亚于在绝望之际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所以他很爽快的同意的林笑棠的一切要求。

    看看天色,已经到了凌晨,林笑棠始终没有一点睡意,他径直走出了帐篷,准备呼吸点新鲜空气。外边纵横交错的战壕中,微微传来一阵鼾声,那是有些国军士兵已经睡着了。月亮的光芒已经有些黯淡了,伴随着山峰上不时吹过的阵阵冷风,整个德山战场显得寂静而安详,丝毫看不出这里曾是几千人以命相博、血肉横飞的的死地。

    林笑棠在脑子里反复斟酌着自己的计划,诚然,常德之战目前已成死局,近二十万国军精锐被十余万日军牵制在外围动弹不得,而常德城与德山就像日军包围圈中的两座连在一起的孤岛,或许再来一个巨浪,两座孤岛就要同时被吞没了,在这个时候,林笑棠只希望自己的好运能够再多一些。

    其实林笑棠不知道,从那经陷落的那一天开始,历史因为他生命的延续,已经渐渐发生了偏离,不知不觉间,林笑棠悄然的以自己的方式改变着身边的人和事情,进而影响到一场战斗、一场战役甚至是一场战争。而这一切,林笑棠没有丝毫觉察。

    真实历史上的德山防线在此时早已陷落,张耀国带领跟随他的两百勇士也早已跟随德山阵地永留史册,而恰恰是林笑棠的到来,不知不觉之间,竟然改变了这一切,德山防线依然固若金汤,曾经将德山防线踩在脚下的户田联队也已经灰飞烟灭,只是不知道今后的历史究竟会走向何方,或许,林笑棠这只小小蝴蝶的翅膀的轻轻一振,真能带来让历史都为之侧目的惊涛骇浪。

    “长官。”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

    林笑棠被打断了思路,扭回头看去,月光下,一张满是皱纹黑黝黝的脸庞正满脸是笑的看着他。

    “你是?”林笑棠仔细看了看黑脸庞的老兵,发觉自己并不认识他。这是年龄大概在五十岁左右的老兵,各自不高,身形精瘦,佝偻着腰身,双手不停的搓在一起,看样子有些欲言又止。

    “这个,这个。”黑脸老兵几次鼓足勇气,但还是说不出口。

    “别紧张,有话慢慢说。”林笑棠从口袋里摸出大头给他的日本香烟,递给黑脸老兵一支,又伸出打火机。

    黑脸老兵又是作揖又是鞠躬,忙不迭的接过香烟和打火机,手哆嗦着点上,猛吸了一口,这才平静下来。

    他的眼神闪烁着,“这个,长官,我是咱们188团3连炊事班的,我姓赵,大伙儿都叫我老赵。”

    林笑棠笑着点点头,“哦,老赵啊,找我有事?”

    老赵的脸不自然的笑了一下,“是,是这么回事,张营长,啊不,张团长,昨天吩咐我准备点泻药,咱们团又没现成的药材,我就带了几个弟兄到德山去采草药,呵呵,我是本地人,对德山熟悉,所以,这个……”。

    林笑棠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冲着老赵摆摆手,“得了,老赵,我明白了,你在这儿等我。”

    说着,林笑棠转身进帐篷,顺手从日军缴获的财物中翻了一下,拿了几块墨西哥鹰洋,看样子是日本军官的收藏品。

    到了帐篷外,林笑棠将几块鹰洋塞在老赵的手里,“老赵,我说话算数,这次咱们偷袭鬼子军营,要是没有你的药,也不可能打得这么漂亮,我已经和张团长说了,要给你记一功的,这些是我的心意。”

    老赵激动的嘴唇发抖,双手不住摩梭着鹰洋,“多谢长官、多谢长官,我活了这大半辈子,第一次遇到向您这样和气的长官,你一定能大富大贵、官运亨通、多子多福!”

    林笑棠笑着摆摆手,“承你吉言了,老赵,还有个事,我想问你!”

    “您说,您说。”

    林笑棠摸着下巴想了想,指指老赵的下身,“我让你准备的是泻药,没错,效果是不错,可这小鬼子怎么一个个的家伙硬的像旗杆一样,都被打死了,还杵着个帐篷?”

    老赵老脸一红,“长官,实在是不好意思,张团长当时吩咐的时候,没告诉我您要多少,我这心里也没谱,总想着反正是打鬼子,那就越多越好,但时间紧急,没办法,我就凑了一些让牲口发情的药,加在里边,想着这也能让鬼子难受一下,所以?????”。

    林笑棠听后一愣,接着就是哈哈大笑,“老赵啊,你这下可是错有错着啊,不错不错。”

    老赵看林笑棠这么高兴,知道这下算是投长官所好了,心里猛的轻松下来,也是笑容满面,连腰杆都挺直了许多。

    林笑棠看着老赵,忽然心里一动,“老赵,你知道鬼子的毒气战吗?”

    老赵赶忙点点头,“听说过,很早以前就参加过淞沪抗战的兄弟们说的,说鬼子那毒气弹可是厉害,人如果闻了那烟,轻者头晕恶心,睁不开眼睛,重者眼睛就得瞎了,身上的皮肉都得烂掉。”

    林笑棠点点头,“不错啊,鬼子很多部队都配备了这种东西,我是怕他们会用在咱们德山阵地上啊。”

    老赵思索了一阵,抬起头,脸上竟然显示出前所未有的严肃和坚决,“长官,我只是个兽医,祖传的手艺,要说让我破解小鬼子的毒气弹,我没那本事,可是我有法子找到这德山上的草药,只要把药配齐了,并且风向合适,我担保点着了和那小鬼子的毒气弹效果差不多。”

    林笑棠不可思议的看着老赵,他没想到一个不起眼的老兵,居然会懂得这些东西,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他上前一步,双手按住老赵的肩膀,“老赵,就照你说的去做,我让张团长派给你一个排的兄弟,你马上去山上采药,时间越快越好,当然,草药也是越多越好,明白吗?”

    老赵昂起头,一个标准的立正,“是,长官,一定完成任务!”

    林笑棠看着老赵挺直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心中的一块大石也终于落地,长时间以来,他一直对日军的毒气武器心存忌惮,因为早在南京陷落时期,他就见识过毒气武器的威力,这次据守德山,他唯一担心的就是日军会使用这种威力巨大的杀招。好在攻破日军军营的时候,国军找到了一批包装完好尚未使用的防毒面具,这就能帮助国军士兵正面应对日军的毒气攻势。老赵的出现,使得国军也存在了能够拥有毒气武器的可能,这让林笑棠的内心欣喜莫名。

    安排好了老赵的事情,已经是凌晨时分,卫兵来报告,常德城的美国记者到了。现在,常德和德山之间的通道还保持畅通,白天,日军飞机会不停的轰炸,到了夜晚,通道会相对安全一些,只要平安通过沅江,一钻进德山的丛林就可以摆脱日军飞机的纠缠。

    林笑棠走进帐篷的时候,两名穿着毛呢西装的美国人正在和肖恩热烈的交谈着,看到林笑棠进来,肖恩马上热情的站起来,照例又是一个热情的拥抱,接着便是向他的同胞介绍,两位记者是美国《独立日报》的驻华记者,分别是托马斯和萨姆,几年来两个人一直从事中日战争的有关报道,这次就是来专程采访常德会战的,由于两人坚持要在战争一线采访和报道,所以直到日军完成对常德的包围之后,两人也没有撤出。

    林笑棠和两个人依次握了手,派人去请还在阵地上视察的张耀国回来,毕竟林笑棠不想在两名记者面前表现太多,而且,张耀国才是本地的军事主官,由他来接受采访最合适不过。

    张耀国来了之后,也许是没接受过采访的缘故,面对记者的提问时总显得有些紧张,虽然之前林笑棠早已交代好所有的细节,但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将眼神看向林笑棠,两名敏锐的美国记者很快捕捉到了这一点,加上期间肖恩对林笑棠的推崇,他们便将对林笑棠的身份的质疑通过很隐晦的方式表达了出来,但林笑棠顾左右而言他,接着便借口有事,转身出了帐篷。

    林笑棠慢慢走到阵地的制高点,风很大,他不由自主的裹紧了军装外的外套,太阳已经偷偷探出了头,一点点的挣脱黑暗的束缚,将自己的光芒悄悄洒向每一个角落。

    远处,尘土飞扬,杀气峥嵘,一眼看不到头的卡车车队和行进的土黄色洪流正慢慢的汇聚到德山脚下,一场血战又即将拉开序幕。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