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二百四十九章 陷落
    黄山官邸的周边是深深的壕沟,壕沟之后便是设施完备的防御工事,其中有通道与隐藏重要人物的山洞秘密相连,山洞中向下三层,是可以抵抗烈性炸药的安全屋,其中包括了电讯处、秘书室、军火库、医疗室以及储存食物和淡水的仓库,侍从室三百人的队伍目前就在护卫着这个山洞,依托坚固的共事,和迎着早晨晨曦冲上山来的人接上了火。

    沈开樾从委员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电讯处的人员还是忙的不亦乐乎,但得到的结果很不乐观,直到现在通讯仍然没有完全恢复,电话依然不通,所幸的是求援电报已经发了出去,看来重庆方面也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正在着手补救。目前急需的便是时间,用时间来换取一个无人知晓的结局。

    沈开樾迎面碰上了一名医疗室的女大夫,她年龄不大,清秀的面容,沈开樾只知道她姓齐,是一年前刚刚从美国归来的留学生,因为医生精湛,被吸收到官邸医疗组,但目前还是属于外围人员,平时主要为工作人员治疗看病。由于齐大夫是单身,所以吸引了侍卫队中大部分青年军官的注意。

    但她似乎单单和一名侍从室的浙江籍军官,叫做邵品芳的关系不一般,据说两人是在热恋中。

    现在,齐大夫就和邵品芳躲在角落里窃窃私语,这让沈开樾不禁眉头一皱,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谈这些儿女私情。

    “邵品芳,别忘了你的职责和岗位!”沈开樾冷冷抛下一句话,并没有看两人的表情,大步向山洞外走去。

    朝阳已经升起,但阳光却被硝烟遮住了大半,整个黄山官邸附近到处是横飞的子弹和不断闪现的爆炸。

    沈开樾猫着腰来到防御工事的最前沿,卫队的一名军官正指挥着士兵还击,子弹不停的击打在工事的水泥掩体上,发出沉闷却刺耳的撞击声。

    “情况怎么样?”沈开樾问指挥军官。

    军官回身看到沈开樾,慌忙回答:“长官,情况太不对劲了,对面全他妈是十八军警卫团的部队,刚刚天没亮的时候,他们悄悄的上山,被哨兵发现,干掉了咱们设在外围的七八个明哨和暗哨,还好山下刘本昌所部逃出来一名士兵及时通报了消息,我们让他们停止前进,他们便展开强攻,火力很凶猛,我估计至少要有一个营的兵力!”

    军官的话让沈开樾吃了一惊,对面的敌人竟然是守卫在进入官邸要道上的十八军,十八军的底细沈开樾很清楚,如今警卫团公然进攻黄山官邸,那就是明目张胆的反叛。难不成罗广文有了反意,那他背后的土木系呢,还有谁参加了这次叛乱,难道说……。沈开樾自己都不敢再想下去。

    沈开樾交过一名心腹士兵,让他立刻将情况报告给山洞中的蒋介石。看着密密麻麻扑上来的全副武装的士兵,沈开樾的心头满是寒意。

    “命令兄弟们,无论如何要坚持住,十八军叛变,山下还有别的部队,求援电报已经发出去了,只要坚持住,重庆附近的国军都会赶来支援,明白吗!”沈开樾明知道自己的这些话未必能起到多大作用,侍从室卫队随时精锐,但经过这么些年后方的安逸生活,战斗力究竟还剩下多少犹未可知,加上最近这几年,所有浙江籍军官都将进入侍从室卫队为升官的捷径,更是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侍从室卫队人员的良莠不齐,相比较当初西安和南京时的卫队,现在的沈开樾只能是做到这些了。

    好在目前卫队还占据着坚固的防御工事,依托有利地形总算打退了敌人的第一次进攻。沈开樾松了口气,吩咐军官整顿士兵,准备迎击下一次进攻,自己则带了两名卫兵到工事各处检查损毁和武器补给。

    不远处便是一个隐藏在山坡上的小型碉堡,这里控制着进出黄山官邸的大门,易守难攻,还拥有两挺重机枪,可以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刚走到碉堡门口,沈开樾变觉察到情况有些诡异,工事里是有战死士兵的尸体,但这一段工事的情况却有些不对头,门前的一挺重机枪属于暗堡,但外面倒毙的两名士兵却赫然是原先的机枪手,工事里的士兵忙忙碌碌的搬运军火,只有沈开樾发现了这个细微之处,现在两名机枪手看到沈开樾带人过来,神色顿时有些不自然。

    沈开樾仔细看了看倒毙士兵的尸体,却被吓了一跳,两人脖子上各有一个刀口,显然是被人制服一刀封喉。

    沈开樾刚要喝问,对面的两名机枪手顿时从腰间掏出手枪就要向他开枪,好在身边的两名卫兵反应不慢,飞身上前和两名机枪手滚打在一起,沈开樾不敢再犹豫,飞身上了另一侧的工事墙壁,冲进了碉堡内。而不远处工事内的士兵见状不好,纷纷赶上前来帮忙。

    碉堡内已经倒卧了四具尸体,正是原先驻守在这里的士兵,一个黑影正蹲在墙角,全神贯注的摆弄着什么。

    沈开樾认得此人的背影,大喝一声,“邵品芳,你在干什么!”

    蹲在地上的邵品芳身子一颤,回过头来看见沈开樾,顿时一愣。趁着邵品芳转身的一瞬间,沈开樾看清楚了邵品芳身边地上摆着的东西,立刻吓得魂飞魄散,那分明是用油纸包裹的整整齐齐的烈性炸药。

    沈开樾不敢耽搁,飞身扑倒了邵品芳,两人就在碉堡中扭打在一起。

    令沈开樾诧异的是,邵品芳的身手竟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原本靠关系进来的他,竟然变得勇悍无比。

    以沈开樾的眼光看来,这个邵品芳绝对受过严格且专业的军事训练,他的身手一定可以排在卫队的前十名,不用说,他刻意隐瞒自己的身手和能力,一定是敌人派进来的奸细,他是想用烈性炸药炸毁碉堡,为冲上来的敌人扫清障碍。

    虽然在扭打中,沈开樾还是感觉到深深的恐惧。这是什么样的势力,竟然将手伸到了领袖的身边,进入侍从室卫队的军官虽然有部分是靠关系进来的,但进来之前都要受到严格审查,这个邵品芳是用了什么手段混进来的,而自己和侍卫长王世和竟然没有一丝察觉,如果一旦被他得手,那形势将立刻逆转。

    沈开樾是在侍从室卫队已经八年,在进入侍卫队之前便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之后,又参加了美军举办的训练班,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到卫队之中,当然,进入之前,沈开樾的履历便已经被审核多次,加上他又是浙江籍,所以很快收到重用。

    沈开樾的身手还是比邵品芳略高一筹,很快便占据了上风,但邵品芳却势若疯虎,发疯一般的冲向墙角的炸药堆。

    当第三次被沈开樾击倒后,邵品芳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沈开樾用膝盖压住他的胸膛,夺走他腰间的手枪和匕首,还没问话,邵品芳却一把抓住他握着匕首的手腕,向着自己的胸膛狠狠捅了下去。

    邵品芳的嘴里吐出血沫,狰狞的笑起来,对着呆若木鸡的沈开樾断断续续的说道:“就、就算杀了我,也没用了,他们,他们已经上来了!”随后气绝。

    沈开樾赶忙丢开邵品芳的尸体,站起来看向碉堡内的窗口,不远处,大队的手臂缠着白布的士兵已经冲到了碉堡前,沈开樾慌忙抬起碉堡内的机枪,却发现,根本没有子弹,一定是邵品芳做了手脚。

    沈开樾疾奔出碉堡,外边的士兵已经干掉了邵品芳的两名手下,正慌乱的抬起机枪扫射冲上来的士兵,沈开樾这才发现,冲在最前边的十几个人全部光着头,头上缠着白布,嘴里竟然喊的是日语。

    “日本鬼子!”沈开樾的瞳孔猛的收缩起来。

    机枪终于欢快的演奏起来,十几个鬼子瞬间倒下了大半,但还是有两三个身影直接向着碉堡跑了过去,他们的身上背满了挂着手雷和手榴弹的包裹,虽然被子弹连连击中,但还是迅速贴上了碉堡的墙壁。

    “快撤退!”沈开樾边跑边挥手大声向着士兵们喊道。

    话音刚落,炸雷般的声音便已经响起,巨大的气浪和狞笑的火焰吞噬了工事中绝大部分士兵的身影。

    沈开樾被气浪高高抛起,重重的跌在草丛中。

    还没等沈开樾清醒过来,几名士兵就跑到了近前,搀起他就踉踉跄跄的大步向后撤退。

    碉堡和官邸的大门腾起的爆炸映红了整个天空,如雨一般的石块和泥土从天而降,洒满了整个官邸,大队的士兵从废墟上踏过,冲进了这个重庆乃至西南的指挥中枢。

    沈开樾的耳朵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脑子中却回荡着那惊心动魄的爆炸巨响。他的双耳已经流出鲜,血。木然的被士兵们簇拥着向着最后的阵地,山洞防御工事跑去,他回身看向身后,依稀可见有些扭曲但饱含着无穷杀气的面孔冲了进来。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沈开樾问自己。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