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不平静的夜晚
    春日离开之后,敏高怔怔的坐在椅子上,他回想着今晚发生的一切,越想越觉得自己已经掉进了一个深深的陷阱之中。

    班达要求自己甩开小岛的监视,非要和自己单独见面,但敏高很清楚,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已经充分可以证明两人并不是一条路上的人,迟早会兵戎相见。敏高原本没想过要杀掉班达,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临,但他也万万没想到,班达竟然首先拔出枪来,把自己打伤,手下的还击,让班达的胸腹连中数弹,就这样眼睁睁的死在他的面前。

    直到现在,敏高才觉察出这其中不一样的味道来。显示班达约自己见面,将自己从码头引开,接下来就是小岛被杀,同时正金银行再次遇袭,一连串的事情就像一轮组合拳,打的日本人和自己喘不过气来。可现在呢,自己和国防军倒成了最大的嫌疑人,包括哪些行凶的匪徒,敏高猜测他们一定就是班达的手下,他们做这些事情的目的就是要跳起日本人和当地人之间的仇恨。而敏高偏偏无从解释。

    难道这就是班达要达到的目的?敏高不禁这样问自己,可是,可是他已经死了,这之后的事情还与他有什么相关?难不成还隐藏着更大阴谋?

    想着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敏高头痛欲裂。

    ……

    时间已近午夜,酒吧的枪战结束后,失魂落魄的敏高便命令两名心腹手下将班达的尸体抬上了汽车,打算送到偏僻的地方掩埋掉。毕竟是一个镇子上走出来的兄弟,虽然现在反目成仇,但敏高也不忍心班达曝尸荒野。

    车子开到江边的一片椰林中,两名手下将车停好,这才从后座拿了铁锹下来,找了一块开阔地开始挖坑。

    半个小时后,两个手下停了下来,擦擦脸上的汗水,扔掉铁锹,走到汽车边,打开后备箱。

    两人顿时呆住了,原先用来装“尸体”的麻袋已经被利刃划开,已经没了生气的班达却坐了起来,闪电般的将手中的匕首架在了一名敏高手下的脖子上。

    另一人吃了一惊,赶忙要拔枪。不远处的黑暗中却钻出了好几个黑影,黑洞洞的枪口包围了汽车。

    两名敏高的手下识趣的将身上的武器都丢在地上。两个个黑影走到班达面前,扶着他从后备箱里爬出来,其中一个黑影问道:“哥,怎么样?”

    班达捂着胸口,“没什么大碍,只有一颗打透了,小意思!”

    另一个黑影一笑:“没办法,趁手的材料只有这么多,七哥做的这个防弹的家伙能有这种效果已经不错了。”

    班达定定心神,“请转告先生,我们愿意参加他的组织。”

    黑影赞许的拍拍他的肩膀,“想通就好,七哥也知道,不让你和敏高深谈一次,你是不会对他们死心的,欢迎你!”

    两人重重的一握手,黑影将眼神转向那两个敏高的手下,“他们怎么办?”

    班达一咬牙,从黑影手中抢过手枪,对着两人的头部各开一枪。

    黑影冲身旁的人一点头,几个汉子走过来,搬起两具尸体扔进了挖好的坑中。

    ……

    元剑锋被一桶井水浇了个透心凉,瞬间苏醒过来,醒来之后茫然的看着四周,不禁惊呼出声,赶忙摸摸自己的脸颊,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

    林笑棠不由得笑了,“你不是在做梦!”

    斯嘉丽好整以暇的坐在一旁,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正在修补着自己的妆容。

    元剑锋从地上爬了起来,“我这是在哪儿?”

    “我们已经得救了,不必害怕!”林笑棠淡淡的安慰了一句。

    元剑锋好一会才平静下来,求助似的看向林笑棠,“小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林笑棠耸耸肩膀,“别问我,我也是被他们绑来的,现在还是稀里糊涂的。”

    元剑锋有些失魂落魄,一旁的卫兵给他拿了条毛巾,现场也没有别的衣服可以换,他只得先简单的用毛巾擦拭一下。

    春日的副官得到命令,安排车辆将林笑棠和斯嘉丽以及元剑锋送到了警备司令部中安置起来,这里处于重兵保护之下,也显示了春日对三人的重视。

    另外,元剑锋的几名手下和斯嘉丽的随从也被安排到了司令部的宿舍中,和三人居住的院落相邻。

    林笑棠很清楚斯嘉丽带来的人一定也是美国人的特工,所以用了些夜宵便告辞回到了房间,而斯嘉丽则带了自己的女翻译和另外一名随员回到房间,三人估计是要商量什么事情。

    到仰光的这些日子,反倒是今天能安生的休息一下,所以林笑棠回到房间便洗了个澡,换上春日派人送来的新衣服,美美的倒上一杯酒,点上一根香烟,惬意的倒在藤椅上享受这难得的宁静。

    今晚的行动出乎意料的顺利。从副官的口中林笑棠得知了小岛的死讯,看来猜霸已经得手。班达那边应该也没有什么纰漏。林笑棠的愿意便是由班达吸引开国防军的注意力,同时也让班达和自己的上司有一个交流的空间。通过对于国防军和缅甸新政府高层心态的揣摩,林笑棠断定班达和敏高的这次接触一定会是以破裂而告终,而林笑棠也正需要像班达这样的熟悉缅甸局势的人的加入,这样,仰光站才能保持着对新政府的渗透。相信这次深谈会帮助班达看清高层的本来面目以及他们内心中真实的想法,如果猜测不错的话,敏高是会下决心来铲除班达这些人的。毕竟这些人的存在对于新政府和日本人的合作市一个潜在的威胁。

    临出发时,林笑棠将自己简易制作的一件防弹背心交给了班达,受条件的限制,这件背心的功效不是很好,但保住他的性命应该没有问题,林笑棠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将班达吸收进自己的组织,以便尽快搭建起仰光站的雏形来。

    至于正金银行,则是林笑棠深思熟虑之后确定的目标。日本人和国防军的注意力都被班达吸引,这个时候,正金银行绝对是最为空虚的,林笑棠便用这样的方法帮仰光站筹集到第一笔建设资金,同时还能光明正大的将自己和斯嘉丽送回到日本人当中,这样的计划环环相扣,应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现在就看能不能瞒过春日和元剑锋这两个人了。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然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林笑棠站起身,扭开房门,元剑锋颇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口。

    “小七,能不能跟你聊两句?”

    林笑棠侧身将元剑锋让进屋,对于元剑锋的到来,林笑棠还是有些心理准备的,这个人自从进入七十六号之后,做的那些事情让林笑棠有些刮目相看。简简单单的便挑起了李士群和丁默村之间的争斗,让吴四宝也悄无声息的死在了日本人的手里,这和之前林笑棠印象中的那个人反差很大,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元剑锋正在逐步的显现出他的潜力,林笑棠甚至在潜意识中把他当做了一个最为难缠的对手,当然其中是包含了夏之萍的因素,因为她的存在,让林笑棠始终不能对元剑锋产生杀意。

    林笑棠心情有些发杂的打量着元剑锋,他的眼神有些躲闪,但整个人已经恢复了常态,并没有因为这次的绑架而产生什么不良的心理影响,看得出心理素质提高的很快。

    林笑棠递给他一杯酒,元剑锋接过来,:“能不能把整件事情给我说一遍,我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林笑棠笑笑,他知道元剑锋这不是为了打听事情的经过,而是要摸清楚自己出现在缅甸的原因。于是,林笑棠便将事先准备好的桥段很认真的向元剑锋复述了一遍。

    元剑锋似信非信,不停的偷偷观察着林笑棠,看得出,绑架对他来说不过是托词,他更像搞清楚的是林笑棠为何在这个时候神兵天降出现在了仰光。

    林笑棠冲他一笑,“我的事情很简单,不相信的话就去问问波琳小姐,她是我在上海时就认识客户,还有这里的春日司令官,他们绝对会去调查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的。”

    元剑锋讪讪的摆摆手,“你误会我了,只是这次仰光之行发生的事情也有些太离奇了,不弄明白的话,我想最近一段时间很难睡得好。”

    “你在上海就能睡得好吗?”林笑棠反唇相讥,“七十六号那么多派系,李士群手下的人都会服你吗?难道你每天不用担心他们的算计吗?就连李士群恐怕你也要防着三分吧?”

    元剑锋一愣,随即苦笑,“小七,你这实话还真是难听啊!”

    “之萍就容忍你这么做,难道你就没想过你们的将来?”林笑棠毫不留情。

    提起夏之萍,元剑锋就觉得心头猛然间冒起了一股熊熊烈火,忽的站起来,“不要跟我提她!”

    元剑锋的反应让林笑棠也愣住了,他敏感的察觉到两人之间好像是出了什么问题。

    元剑锋也觉察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于激烈了,尴尬的笑笑。

    就在此时,敲门声再度传来,还没等林笑棠赶过去开门,房门便被人推开,春日晴彦的身影在门口显现出来。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