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二百八十一章 密谋
    林笑棠和斯嘉丽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始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但这间办公室也仅仅只是一间办公室而已,连一件多余的家具都没有,除了书桌,便是书架。两个人环视一周,脸上都显出恐惧的神色。

    情急之下,林笑棠迈步走到书架前,想要将书架拉开一条缝,让两个人钻到后面去,而斯嘉丽则抢先一步跳到了窗户那儿,径直爬到窗外。

    林笑棠刚一用力,书架却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将林笑棠惊出了一身冷汗,随即,他便发现,这个书架的下半部分似乎忽然间凸出了一些。

    林笑棠顾不得多想,赶忙用手一扳,下边竟是一个暗门,原来他在搬动书架的时候,竟然无意间触动了机关。此时,办公室门那边已经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林笑棠不再犹豫,一矮身钻了进去,随手将暗门恢复到原位。斯嘉丽看着林笑棠隐没在书架中,吃了一惊,但没敢再回来,只得反手将窗户关好。

    暗室里边漆黑一边,充斥着潮湿的霉味,林笑棠用手探了探,这里似乎就是房间的一个夹层,空间并不大,角落里还有一个类似于保险柜的东西。

    办公室里传来脚步声,林笑棠不敢再乱动,便直接坐在了地上,将耳朵贴至暗门上,倾听外边的动静。

    从脚步声可以听出来,进门的是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将门反锁好,一开口林笑棠便听出了他的声音,正是警备司令春日晴彦。

    “这个房间是山下阁下的办公室,也是司令部最为安全的所在,绝对没有安装窃听装置,所以在这里的谈话,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春日晴彦说道。

    “春日君考虑的很周到。”另一个人随意敷衍了一句,听得出,他似乎对春日晴彦并不是很尊重,甚至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春日晴彦走过去,打开了窗户,让屋子里的潮气都排出去,转头看向身后的那个男子,“高岛介已经来到仰光了,接下来估计会有大的行动,我应该怎么做?”

    男子倒背着双手,在屋子里踱了两圈,“关东军这些家伙还真是不甘寂寞啊,前短时间,他们利用帝国派遣军在重庆安插的特工人员,为他们策划的叛乱提供帮助,结果一败涂地,白白损失了大批的潜伏人员,其中还有我们策反的中方人员,帝国空军为此也付出了几倍的炸弹。”

    这个男子的声音略有些尖利,林笑棠觉得很耳熟。

    男子笑着看看春日晴彦,“现在他们又想将手伸到南洋来,春日君,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呢?”

    春日晴彦一并脚跟,“我只忠于天皇陛下!”

    林笑棠的心中一动,这个春日晴彦果然不简单,居然已经背叛了高岛介。

    男子满意的点点头,“春日君的忠诚,天皇陛下是知道的,所以这次你的任务便是保护山下阁下的安全,帝国的南进计划以及缅甸攻略的执行绝对不能出现意外。”

    “阁下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保护山下阁下。关东军这些家伙,也只是向将更多的权力抓在手上,毕竟他们的代言人已经退出了内阁和大本营,我猜测他们也不会有胆量影响到帝国的国运之战。”

    男子摇摇头,“下克上是关东军那些家伙和少壮派军官的传统,我们一定要加倍小心,绝对不能出现无法收拾的局面!”

    春日晴彦点头称是。

    男子说道:“只是之前,小岛君和秋上君接连殉国,东京来电,让我来仰光查清楚他们的死因,另外还要接手这里的物资交接工作。我不好公开露面,这次见面之所以这么严密,完全是为了躲避高岛介的眼线。”

    春日晴彦忽然想打了一件事情,“这次正金银行的劫案有很多疑点,小岛君和秋上君表面上看来都是死于缅甸的叛军手中,但我总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高岛介目前还不是能够完全信任我,我猜测,这件事情会不会是他们干的。还有一个可疑的人员出现,虽然他的解释都很合理,还有证人作证,但我还是感觉这个人有疑点。”

    “哦?”男子颇感兴趣的看着春日晴彦,“他叫什么名字?”

    “是一名中国人,叫林笑棠,从上海来的。”春日晴彦回答。

    “是他!”男子惊呼出声。

    春日晴彦很诧异,“矢泽阁下,你认识他?”

    林笑棠顿时从这个称呼中想起了这个尖利声音的主人,原来是上海特高课,以及特别宪兵的负责人矢泽慎一。

    “春日君的担心没有错。”矢泽幽幽的说道,“这个人的确是一个危险人物,关于他的底细我一直都在查,但始终没有什么结果。这是个很聪明的对手,从来不会留下一丝痕迹。他突然出现在这里,一定有明确的目的,再说,他和高岛介也有暗中的联系,不排除是为了两人之间的合作而来的。盯紧他,他每天的动向都记录下来,也给我一份。”

    春日忽然笑起来,“其实我们是不是有些小心过头了,这家伙其实也是一个好色之徒,看来这就是他的弱点。我在他们的房间中都安装了窃听装备,今晚发现,他其实和那个意大利商团代表有染,两个人现在正在房间鬼混呢!”

    “是吗?”也许是“好色之徒”这个字眼刺痛了矢泽慎一,自从受伤之后,矢泽慎一便失去了身为男人的特征,现在的他,就连偷偷的看上一眼羽田空,都会觉得痛不欲生,这一切都和那个已经被杀的地下党特工有关系,说不定,林笑棠也是他们的共谋之一,矢泽发誓,一定要让林笑棠痛不欲生。

    “想不到春日君倒是有意外的收获,呵呵,好色,这还真是他的最大弱点啊!”矢泽狞笑起来,眼睛中散发出无穷的阴冷气息。

    两个人渐渐话题转移到别的方面,林笑棠也失去了再听下去的耐心。他开始四下打量起这个夹层,看来春日并不知道这个夹层的存在,或许这是山下奉文修建的,不会,日军攻进缅甸只有短短的半个月时间,山下奉文在仰光也不过只呆了四天,绝对没有时间来对房间进行改造,再说,山下奉文的目标是整个南洋,他的立足点绝对不是仰光这里。

    那这里会是谁留下的呢,难道是英国人?林笑棠接着墙壁缝隙透过来的些许光线,观察着整个夹层,面积很小,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地上散落着几张资料,林笑棠捡起来看看,都是一些来往的信件的残页。

    林笑棠的目光最终还是落在那个保险柜上,这是个法国产的FICHE-BAUCHE保险柜,林笑棠看看保险柜的锁眼,这个时代的保险柜还是相当落后的,与林笑棠脑海中幽灵留下的保险柜种类来看,现在的这个简直是一个玩具,连最基本的多锁栓结构都没有。林笑棠从地上捡起一根生锈的铁丝,摆弄了几下,锁就应声而开了。

    林笑棠小心的拧开保险柜,这里的东西应该已经被原先的主人清理过了,空荡荡的,只留下一个油纸包,鼓鼓的,好像装着不少纸张。

    林笑棠将油纸包拿出来,吹去上面的浮土,轻手轻脚的将里面的纸张抽出一份来,一看之下,欣喜若狂。

    原来,这里包裹的竟然是英国殖民政府对缅甸全国地貌、地形勘测的文件,看时间,应该是最近十年的勘测结果,里面包含了缅甸的地理、自然环境,资源等等,最重要的是,里面居然还有整整一册缅甸各地的地图,而且是最详尽的那一种。林笑棠怀着惊喜的心情,看看其中的一张地图,可以说,英国人对缅甸的考察是非常详尽和精确的,在这张地图上得到了充分的验证。

    林笑棠的双手不禁有些发抖了,英国人匆忙的撤离,将有价值的东西一扫而空,而留下的这些“垃圾”竟然有如此重大的意义,当然这是对林笑棠而言。

    目前,远征军已经进入缅甸开始第一次的异国作战,对于缅甸地理人文的陌生也是远征军目前最大的短板,加上缅甸当地人对英国人的仇视,对中国人的冷漠,也造成了远征军无法拥有获得战地情报的第一手资料,反倒是日本人,他们征召当地人作为向导,等于是在自己的主场作战,当然具有更大的优势。

    不过那些优势从此不复存在了,林笑棠看着这些地图,第一次打心眼里有些感激英国人。这些地图竟然制作的比部分军用地图还要详细,远征军得到它,将会对整个缅甸的地理了如指掌,恐怕日本人就要因此而倒大霉了。

    林笑棠郑而重之的所有文件都塞进背上的背包里,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此时,外边春日晴彦和矢泽慎一的谈话也接近尾声,两人商议了接头联络的渠道,随后便是关门和脚步声渐渐远去的声音,一切又归于平静。

    不大会的功夫,斯嘉丽略带着颤音的声音响起,“林,你在哪里?”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