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二百八十四章 危机初现
    耿孝正作为原缅甸远征军驻仰光的联络官就是在这个时候抵达了同古,原本他是跟随远征军长官司令部一起行动的,但随着战事的进行,远征军高层越来越发现,对缅甸这个国家缺乏了解已经成为目前最大的问题。别的不说,基层指挥官和士兵对于缅甸当地的民俗文化的认识便接近于零,更不用说当地人对于远征军的反感了,在他们的眼中,英国人是侵略者,中国军队是帮凶,而日本人则是将他们解救出来的盟友。

    在缅甸国防军,也就是前缅甸独立义勇军的策划下,缅甸当地组织起了多如牛毛的抵抗组织,开始自发的袭扰远征军,投毒、暗杀、小规模的袭击层出不穷,让远征军方面头痛不已。在这种情况下,远征军一方面开始有针对性的采取一些政策缓和与当地人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则抽调原安置在缅甸工作、熟悉当地情况的人员补充到远征军部队中,帮助军官和士兵了解当地文化,并对当前战事的进行提供参谋。

    此时,萧山令所部已经进入同古,并奉命驻守永克冈机场,同时与200师戴安澜所部组成临时指挥机构。在第一指挥官的任命上,萧山令大度的采取了退让的方式,戴安澜是黄埔出身,也是蒋介石的最为喜爱的新晋将领,而且对缅甸战事做过精心的研究和准备,所以他才是目前同古保卫战最适合的指挥官。虽然萧山令现在是远征军的副总参谋长,但他也明白自己目前的处境,所以很明智的退居到副手的位置,全力辅佐戴安澜布置守城事宜,这一点,也让戴安澜感佩不已。

    耿孝正到达同古报到之后,便投入到工作中。先是举办了基层军官的缅甸当地土语培训班,教授常用的语言短句,利于与当地人交流,另外便是讲授一些缅甸的风土人情,尤其是告诉士兵缅甸是一个以佛教信仰为主的国家,让士兵一定要注意照顾到缅甸当地民众的信仰问题。耿孝正的工作投入和职业精神,让司令部的军官们很是欣赏,戴安澜和萧山令对其也是另眼相看。

    这个时候,日军第55、56师团主力已经紧逼到同古城下,总兵力达到近三万人,而远征军一方,驻守同古的戴安澜和萧山令所部,共计一万六千人,而廖耀湘的新22师还在于日军的阻击部队激战,暂时不能对同古起到支援作用。

    远征军虽然在兵力上不占优势,但200师却是一支在抗战中屡建功勋的机械化满编精锐部队,别的不用说,单说火炮配备方面,两个师团的日军总共配备了二百余门野战炮和迫击炮,而200师一个师的兵力便配备了160余门各类型火炮,这还没有加上游击旅增援时带来的各种火炮,唯一的缺憾便是制空权的丧失,远征军需要在没有空军配合的情况下面对三个日军航空中队的轰炸,这点遗憾是无法弥补的。

    进驻同古之后,戴安澜便命令部下开始修筑防御体系,还好英军原本就将同古当做一座防御性城市来修筑,作为缅南平原上仅有的要塞来对待,所以,各梯次的防御体系还算完备。

    戴安澜从城外防线视察回来,带着耿孝正等军官刚刚走进指挥部,迎面便遇到了刚刚归来的萧山令。两人打了个招呼,这才带着几名副手和参谋走进办公室。

    侍卫赶忙将准备好的凉开水端上来,众人一通牛饮,没办法,缅甸虽然和云南的气候条件很相似,但差别还是有的,每年一到四月,便进入到最为炎热的季节,平均温度都在三十摄氏度以上,而从六月开始一直到九月都是所谓的雨季,不用问,高温湿热将是缅甸这段时间内气候的主要特点,这对于刚刚进入缅甸的远征军来说,多少会有些不适应,所以,萧山令此次出城便是组织军医和略懂医术的士兵采摘一些避暑的草药,防止军营内出现大规模的传染病,另外,一旦日军猛攻开始,伤员和牺牲人员遗体的处置也要采取极为严格的措施,一个不慎,将会影响到整个同古守军。

    耿孝正忽然开口道:“副总参谋长,卑职还有一个小建议。”

    萧山令笑呵呵的抬起头,对于耿孝正这样一个勤勉的年轻军官,他还是颇为看好的,虽然这个人是出身于川军,和川军高层有着密切的关系,但萧山令用人从来不问出身,尤其是他自己也并非正宗的嫡系出身,所以更加没有这种芥蒂。“大胆说!”

    “自从日军南方军司令阿三正三突患疾病退出指挥序列之后,远在菲律宾的山下奉文便得到破格提拔,来到缅甸担任临时指挥官,兼任第十五军指挥官,这得益于他在新加坡、马来亚、菲律宾的不败战绩。这个人虽然对进攻有着浓烈的兴趣之外,本身却异常的细致和缜密,这些,之前军统仰光站在被查获前,曾经向我远征军上报过一份详细的情报,所以,这次山下奉文一改之前疾如风雷一般的进攻风格,先是在仰光滞留了两天,而后,在试探性攻击之后,又停止了对仰光的总共。我认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图谋。”耿孝正不卑不亢的说道。

    戴安澜和萧山令赞许的点点头。

    “所以,我认为,我部要做好打持久仗的准备!”耿孝正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戴安澜点点头,“这点我和萧副总参谋长已经达成了一致,英军溃退之后,我部要独立面对两万多精锐日军,其中还有山下奉文从关东军抽调的一个机械化师团,难度可想而知,所以,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一旦战事开始,我们就没有时间来调整部署了。”

    萧山令站起身,“戴师长,机场方面的防御阵地还需要加固,我这就即刻赶回去,同古这边的后勤保障我看就交给耿孝正来负责吧,他毕竟在缅甸呆过一段时间,不仅会当地方言,也懂风土人情,做事情效率会更高一些。”

    戴安澜也同意萧山令的建议,于是便命令耿孝正暂时署理同古方面远征军的庶务处处长的职务,将一应后勤的琐碎事务都承担起来。

    耿孝正起身,似乎颇有些犹豫,“师座,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讲!”

    “是这样,我有个朋友,她的家人之前陷落在仰光,这个人也是之前重庆方面派过来的特派员,我想是不是能通过远征军的情报系统代为打听一下。”

    戴安澜皱起了眉头,“是哪一个啊?”

    耿孝正看看戴安澜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回答,“唐林。”

    萧山令一下子长大了嘴巴,“你也认识……?”

    戴安澜却有些武断的打断了萧山令的话,冲着耿孝正一瞪眼睛,“放肆,这是什么时候,大战在即,情报部门哪有时间来做这些事情,再说,既然是重庆派出的特派员,那就是军人,军人自当有战死沙场、马革裹尸的觉悟,这么一个当口,怎能耗费人力物力去找一个人,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提!”

    耿孝正慌忙点头称是,连胜道歉,眼神中却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耿孝正离开之后,戴安澜冲萧山令一抱拳,“铁侬兄,刚刚冒犯了。唐专员的事情目前还是最高机密,我出兵同古的时候,罗司令亲自召见,除了军事上的安排,便是让我秘密查探唐专员的下落,并再三交代,唐专员是国之干才,如果有他的消息,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还有就是注意保密。这个耿孝正虽然很能干,但毕竟是川军出身,他的底细我们并不清楚,所以不得不防啊。”

    萧山令这才醒悟过来,不由得有些惭愧,“是我大意了,你这一说我才想起来,连这个耿孝正是怎么认识唐专员的事情我都没问,着实是我唐突了。”

    ……

    耿孝正从临时司令部出来之后,便钻进了不远处的一座民居,这里已经被司令部征用为军官宿舍,参谋一级的军官都被安排在这里,他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不大会的功夫,就有一名军官跟着过来。

    “情况怎么样?”耿孝正问随后跟过来的军官。

    “上午的时候我跟在你们后边已经查探清楚,55师团的阵地距离同古防御阵地只有三公里的距离,我找到了一处可以混出去的缺口,凌晨时分就可以开始行动。”

    耿孝正的脸上慢慢浮现出笑容,不禁坐回到椅子中,悠然的点上一支香烟,“很好,自从原田正男君玉碎之后,我们已经和派遣军失去了联络,很多情报都不能及时的送出去,在重庆的潜伏人员除了我们几个临时被抽调到缅甸,其余的都没能幸免,现在,我们只要和对面的南方军联系上,以我们的能力绝对可以将同古作为礼物献给帝国军队,到时候,你我就可以作为帝国的功臣永载史册。”

    军官的脸上也露出向往而狂热的神色,可又有一些疑问。“吉川少佐,那为什么你要追求那个支那女人呢,难道说,你真的喜欢上她?”

    耿孝正的脸上现出一丝戾色,“一个支那女人算得上什么,我感兴趣的是她身后的整个家族和财富。你记住,作为特工人员,我们唯一的使命就是潜伏,潜伏的越深,将来的成绩便越大。董氏家族作为南洋华人的领袖,很多秘密活动都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要我能打进他们的家族内部,就一定能够掌控他们和重庆甚至是美国人交易的内幕。别忘了,还有那个支那女人的未婚夫,那可是一个神秘人物啊。”

    耿孝正咂咂嘴,“不过,说实话,那个董嘉怡还是很和我的胃口的。”

    两人相对一阵窃笑,但耿孝正随即严肃起来,“凌晨你就出发,但要注意返回时间,记住,我们需要的是潜伏,不能出现任何破绽。还有,告诉他们同古防御计划的同时,还要请他们协助查找一个叫做唐林的重庆特派员,这个人如果没有死,现在一定会在仰光,让他们务必要找到这个人!”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