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二百八十八章 亡羊补牢
    戴安澜和萧山令接到小屁的示警之后,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日本人的进攻在即,却受到这样的密报,整个同古城的防御体系变成了和尚头上的跳蚤,明摆着的事儿,让戴安澜和萧山令如何不心惊肉跳。

    戴安澜忽然想起一件事,开口问前来报信的那个人,“你说你是仰光站的?可据我所知,仰光站早已经被日本人查获……”。

    来人一笑,不卑不亢的回答道:“鄙老板萧副总参谋长应该认识。”

    萧山令一愣。

    “鄙老板姓林,是您的旧相识。”

    “你是说林小七!”萧山令张大了嘴巴。

    来人点点头,接着说道,“这次擒获的日本人我们已经带来了,因为事涉机密,所以没有直接带进司令部,请两位长官安排可靠人员去将他带进来。对于这个日本人,我们用了一些手段,但只是得到一些消息而已,至于说他的同伴和上级,这个人一个字都没有透露出来。”

    戴安澜和萧山令不敢怠慢,立刻命令自己的副官跟着来人去将日本间谍提押过来,暂时隐蔽的关押起来。

    萧山令看看戴安澜,“衍功老弟,日本人马上就要开始进攻了,这个时候,咱们怎么应对啊,城内城外的防御体系被小鬼子摸了个通透,这仗胜算不大啊!”

    戴安澜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柄阳(戴安澜原名)奉委座命令,坚守同古,掩护英军撤退,这次孤军深入,生死不过是须臾之间的事情,兵临绝境,只能随机应变了。萧副总参谋长,我打算这样做,既然日军已经获悉咱们的防御配置,我们的薄弱点相信他们已经了然于胸,况且目前战事开启在即,咱们不可能做出太大的调整。所以,咱们不妨反其道而行之,将原先的薄弱点改为严防死守的区域,打乱日军的部署。另外,立刻通知炮兵部队,马上转移阵地,将火力覆盖区域调整为日军将要进攻的方向,打他个措手不及。”

    “行”,萧山令拍案而起,“衍功老弟,城防就全交给你了,我们游击旅的兄弟们全部交由你指挥,那个日本间谍就先交给我来审理,这些家伙在同古城里,迟早是我们的心腹大患,你放心,最迟两个小时,我一定从这家伙的嘴里撬出来所有的潜伏间谍名单。”

    “拜托了!”两双大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

    随着戴安澜的一声令下,整个同古顿时忙碌起来。炮兵忙着将火炮转移位置,各个部队随之展开调防,但一切又都是在极隐秘的情况下进行,街道上除了杂乱的脚步声、车轮碾压地面的声音,整个城市内居然听不到任何说话的声音,宪兵执法队身背飘荡着红绸的鬼头大刀,杀气腾腾的站在各个交通要道的路口,严密监视着城内的一举一动以及士兵们的言行。

    对于城内出现的变故,耿孝正本能的赶到有些不对劲,他看看手表,已经接近于早上九点钟,按道理说自己的手下应该已经办完了事情赶回来了,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人影。耿孝正将整套安排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破绽。手下到日本人那边应该不会出什么变故,回来的时候可能性也不大,毕竟远征军这方面也派出去不少摊子,自己的手下很轻松便能蒙混过关。

    那这会是什么原因呢?耿孝正百思不得其解。

    接着便是全城部队的调整,这让耿孝正吃了一惊,难道说戴安澜已经知道防御地图泄密的事情了,这让耿孝正本能的想到了“撤退”两个字,但他还是不死心,他和几名同伴好不容易躲过重庆的大搜捕,才在远征军内潜伏下来,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怎么能见到一点风吹草动就轻言撤离呢。

    耿孝正鬼使神差的溜了出来,先是和几名同伴打了个招呼,嘱咐他们密切注意城内的动静,随时准备开溜。接着他便小心翼翼的混进人群中打探消息,从一个见过面的营长口中,耿孝正得知,这样的换防对于200师算是家常便饭,戴安澜用兵虽然不拘一格,但战前准备却异常缜密谨慎,麾下部队常常交叉换位,与敌造成错觉。

    听到这样的解释,耿孝正才算把心放到肚子里,毕竟,现在只是部队的调防,充其量不过是混淆视听的小把戏而已,那些防御阵地可是死的,总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改变,所以,他的判断是这些调动无关大局。

    轻松下来的耿孝正这才满意的带着答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却全然没发现,向自己提供情报的营长也施施然的跑到角落里,和躲在角落里的耳语了几句,几个人随即散去。

    ……

    春日晴彦带着两名侍卫离开意大利商团的营地,刚出大门,便停住了脚步,返身问侍卫,“刚刚我喊出名字的时候,那两个人有什么反应?”

    “那个男人没什么表情,好像叫的不是他的名字一样,女的有些惊奇,似乎对阁下的行为充满疑问。”

    春日晴彦点点头,这样的反应也在他的预料之中,如果林笑棠就是唐林,那一定会拥有过人的心理素质,这样的小试探应该不会起到什么效果。但越是这样,春日晴彦反而越觉得林笑棠这个人有重大的嫌疑,因为这个人出现的实际实在是太巧合了,而且他的能力和素质也让春日晴彦感觉到深深的忌惮。最重要的是,他还和高岛介这样的危险人物勾结在一起,如果确定他是重庆方面的人,那么他究竟在策划些什么就很值得三思了。

    一旦他与高岛介联手,将南方军搞个天翻地覆,那么大本营的一切计划豆浆付诸东流,这样的后果,春日晴彦想起来都觉得头皮发麻。

    “这个该死的高岛介,难道他们这些人就不清楚现在帝国究竟需要些什么吗!”春日晴彦脸色狰狞的咒骂道。

    春日晴彦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他反骨告诫自己,目前作重要的是同古的战事,暂时不要想那么多,派遣军的间谍中应该有人见过这个唐林,等到同古之战尘埃落定,一切就都可以见分晓了,反正这个人已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插翅也飞不出去。

    正在沉思间,地面忽然传来一阵令人心悸的颤动。耳朵中霎时间充满了火炮的轰鸣声,抬头看去,日军的炮兵阵地上腾起大股的烟雾和火光,同古战役开始了。

    ……

    春日晴彦走之后,林笑棠的脸上的轻松慢慢消失不见,凝重之色反倒越来越甚。

    斯嘉丽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反手握住他的手掌,只觉得他的掌心冰凉。

    林笑棠轻叹一声,转身坐下,“事情有些不妙,我可能,暴露了!”

    斯嘉丽吃了一惊,刚要问清楚情况,拉维武大步走进帐篷。

    林笑棠赶忙起身,“联系上没有?”

    拉维武点点头,扭头看看斯嘉丽,林笑棠一摆手,“有事情尽管说。”

    “老板,咱们的人已经就位,都已经布置妥当。不过,班达他们抓到了一个日本人,怀疑是潜伏在远征军那边的,在凌晨时分赶过来向日军报信,经过班达的审问,他招供了一些东西,其中就有同古城内布防情况。”

    林笑棠瞳孔一缩,“同古城的布防?”

    拉维武赶忙解释,“古站长也赶过来,他已经命令将人送到了同古城内,另外,泄密的事情也第一时间通知了远征军,如果要做出调整的话,时间应该还来得及。”

    林笑棠忖度起来,到底会是谁呢,这个人知道自己的化名,这个化名是当初参加军统会议时才开始启用的,直到今天也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化名就是他林笑棠,当然,在常德的时候例外,但林笑棠绝对可以肯定常德之战中绝对没有超过三个人了解这个化名的底细。在一个就是在决定来缅甸之后,中间的环节很多,大本营和军令部以及国防部中都有人知道这个名字,但并不知道这是林笑棠的化名。可就算是这个化名,同样是国民政府内的高级机密,身份地位不到一定层级根本接触不到。

    那这个日本潜伏间谍是如何得知自己的情况呢?林笑棠百思不得其解。关键是,林笑棠还不能确定这个间谍是否和自己照过面,如果照过面的话,那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了。

    林笑棠的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将所有可能性都重新梳理了一遍,想象着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这个时候,他必须将各种应对都准备好。

    就在这个时候,日军的炮火声响了起来。

    林笑棠三人马上跑到帐篷外。没错,的确是进攻开始了,头顶的飞机呼啸而过,远处的同古城已经笼罩在一片浓烟之中,日军各部成梯次排列,在装甲车和坦克的掩护下,向着同古方向慢慢靠近,而军营中反倒加强了戒备,这个时候如果想要在这里动些什么手脚,绝对是不智之举。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