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穿越 > 逆袭民国的特工 > 第一卷 第二百九十八章 坑爹的洞房
    六月初六这一天,也就是董氏家族为林笑棠和董嘉怡安排的结婚日期。

    之前,林笑棠悄无声息的从缅甸赶回泰国,联络了沈胖子、大头等人,精心策划了向董嘉怡求婚的行动,也正是这次成功的求婚,完美的将董嘉怡这个董氏家族唯一的女儿变成了自己的未婚妻。

    而那段时间,疯狂涌进董家大宅的各路宾客,则是大头、沈胖子以及在泰国上下奔走的马启祥夫妻共同组织的。当然其中绝大多数还是仰慕于董家在泰国的超然地位而来的,而且国民政府各个派系的人马则是始终在关注着林笑棠的一举一动,也由此知道了林笑棠迫切赶回曼谷原因,于是便迫不及待的登门拜访,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进一步笼络林笑棠以及他身后的董氏家族。

    而日本人也紧追步伐,登门送礼这是林笑棠事先没有想到的,时候听董嘉怡说起,林笑棠这才想到,这或许是高岛介为表达谢意而采取的一种方式,林笑棠也就释然,毕竟日本人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董氏家族在泰国已经有近三百年的历史,虽然是华人,但也很注重当地的风俗和传统。自从得知林笑棠以这种方式来向自己的女儿求婚之后,董镇南老爷子便有些不满,这倒不是对两人之间的婚约有意见,而是不太认同两人的这种求婚过程,毕竟在他这种上了岁数的老人眼中,两个人就算是订婚什么的,也要遵从相应的传统和仪式。

    于是从一个月前,两人又按照泰国的习俗重新履行了一遍求婚和订婚的仪式,老爷子这才喜笑颜开。

    婚礼这一天,泰国王室专门由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邀请了曼谷多名高僧来到董家参加婚礼、祝福新人,并将曼谷郊外一座面积不大的皇家庄园作为礼物送给董嘉怡和林笑棠,这对于董家来说绝对是无上的荣光。

    泰国的还礼按照习俗都在下午四点钟开始,这个时候,天气已经不算很炎热了,习习的海风吹过,别有一番清凉舒爽的滋味。

    从内心来讲,林笑棠最为反感这些繁琐的习俗,原本大哥大嫂结婚时便是在家中摆了两桌酒席,邀请一些之交好友来到家中,热闹一下就算是婚礼了,所以连带着林笑棠也极端推崇这种简单化的仪式。

    但现在,身在泰国,董嘉怡家中又是当地的望族,大批的政界、商界甚至是王室的贵宾都要登门道贺,于情于理,婚礼都要按照当地的习俗来进行。没办法,为了成功娶得美人归,林笑棠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繁琐的婚礼一直进行到晚上,两人跪在新房的矮榻上,接受着宾客们的祝福,头上戴着客人们送的双喜纱圈。

    双喜纱圈又叫“吉祥纱圈”,是用纱做的两个纱圈,如同碗口大小,另有一条圣纱连接两纱圈和圣水钵,再经过参加婚礼的每个和尚的手。双喜纱圈要在行洒水礼前,由婚礼主持人或双方的长辈分别戴在新郎新娘的头上。泰国人认为圣纱经和尚念过经或符咒后,将产生一定的法力。按泰人习惯,如果先脱新郎的纱圈,预示将来丈夫掌握家庭大权;如果先脱新娘的,则妻子掌大权。所以马启祥在婚礼前特意提醒林笑棠,一定要想办法让长者先脱掉自己头上的那个,省的以后事事要看老婆的眼色。可林笑棠总觉得他是在说自己,听说他和纪家小姐成婚以后,可是没少被老婆教训,之前的种种恶习也都不复存在,真正做到了脱胎换骨、重新做人。

    戴好双喜纱圈之后,便是婚礼中最为神圣的洒水仪式。洒水前,林笑棠两人首先点香、拜佛,然后双双坐在准备好的矮榻上,头部朝向规定的方向。两人双手合掌向前伸出,准备接受洒水,下方放有接法水的盆。洒水仪式的主持者将法螺水洒在林笑棠两人的手上,祝愿新婚夫妇相亲相爱,白头偕老。接着参加婚礼的客人依次上前为两人洒水祝福,然后由亲戚洒水祝福。最后,作为新郎林笑棠这边长辈的寓公为夫妇两个拿去吉祥纱圈,结束洒水仪式。

    一时结束后,亲朋好友先暂时退出房间,只留下林笑棠和董嘉怡,以及双方父母长辈等人,佣人们摆上椰子酒和拜神布,林笑棠点燃两支蜡烛和两支佛香,与董嘉怡一起礼拜祖宗神灵,接下来便是跪拜双方的父母长辈。

    林笑棠的父母早已不在,大哥大嫂也在南京去世,寓公曾一江便当仁不让的成了林笑棠这边的长辈。

    看着一身盛装的两位新人在自己面前盈盈拜倒,寓公心潮起伏,眼眶却在不知不觉中有些湿润了,他的心头忽然有一种深深的遗憾。当年,自己女儿的婚礼自己因为负气没有去参加,甚至连份贺礼都没有送去,现在想起来,在发觉自己当初实在是有些过分了,直到现在,想要挽回,却再也没有可能了。

    察觉到寓公的惆怅,一旁坐着的董镇南伸出手掌在寓公肩上拍了拍,“老家伙,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佑中是你的子侄,也是你的孩子,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可不能流眼泪,知道吗?”

    寓公抹去眼角的泪水,笑着点点头,“还用得着你来提醒我?我这是高兴的!”

    董镇南一阵哈哈大笑,“对嘛,咱们这些人,快意恩仇,年轻时风里来雨里去,刀光剑影,但求一醉,何苦为俗事牵绊了一腔豪情!”

    董镇南看向林笑棠,“那件事情,我只是一个提议,你和嘉怡商量好了没有?”

    林笑棠和董嘉怡对视一眼,董嘉怡的脸色微微发红,但两人还是坚定的点点头。

    “什么事情?”寓公一愣,“我说董镇南,你可不许现在说公事啊,小七和嘉怡这刚刚成亲……!”

    董镇南摆摆手,“让佑中和你说!”

    “是!”林笑棠调整一下姿势,冲着寓公的方向跪好,拉起董嘉怡的手,“江伯,我和嘉怡商量好了,我们所生的第一个男孩,我们会让他姓曾!”

    “啊!”寓公手一颤,手上的辈子都掉落在地摊上,身后的常耀赶忙扶住他,但看向林笑棠的眼神则全是惊喜和感谢。

    董镇南白了寓公一眼,“你个老家伙,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不比当年了,不过是过继给你一个我们家的子弟,你就至于成这个样子吗?”

    “老董,你真的确定,要把小七他们的孩子过继到我这里?”寓一把抓住董镇南的手臂。

    董镇南叹口气,“老曾,咱们年纪也都不小了,现在求得不过是子女的平安喜乐,孙男娣女承欢膝下,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几十年的老兄弟了,我还能不明白你心里的苦,早年跟随中山先生征战四方,现在老了,这些事情就交给他们年轻人去做吧。月华和笑君走得早,也没能留下一儿半女,佑中是笑君的亲弟弟,也就是你的子弟,将来他的孩子到了你那儿,不也一样是你的孙子嘛!”

    董镇南指指常耀,“这些年,你和阿耀两个人为伴,两个老家伙凑在一起总难免要想些过去的事情,我是怕你越想,这身子骨老的越快。所以呢,我就想了这么个法子,你也看到了,佑中他们夫妻两个也都同意,孩子将来三岁之后便交给你抚养,你和阿耀两个老小子的这一身本事也被带到棺材里了,都便宜我外孙算了,哈哈!”

    在董镇南的笑声中,寓公和常耀不禁老泪纵横,他们很明白董镇南的心意,他这是要为他曾一江还有曾家留一条血脉啊!

    很快,寓公也哈哈大笑起来,“行,一言为定,等我孙子出生,我就那儿也不去了,就留在曼谷,和阿耀一起教他读书识字,我们两个的这些东西,一点不能藏私,全部交给他,不敢说让他成就一番大事业,至少得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仪式刚一结束,心情大好的寓公和常耀便拉着董镇南到酒宴上去喝个痛快,而接下来,新房里的林笑棠看着一身素白纱裙,亭亭玉立、宛如画中仙女一般的董嘉怡则有些心猿意马。

    可没成想,还没等他和董嘉怡说一句话,董嘉怡的堂姐、堂妹、几个姨娘便闯了进来,后边跟着一脸坏笑的大头等人。

    林笑棠当时便有些懵了,“这是做什么?你们要把我老婆带哪儿去啊?”

    董嘉怡的姨娘们一愣,“姑爷,没人告诉你吗?泰国当地的习俗,新婚第一天,新郎新娘是不能同房的,新郎要独自守新房,一直到几天后的吉日,我们再把新娘送进洞房的!”

    “还有这坑爹规矩?!”林笑棠顿时呆了。

    一帮女眷顿时嗤笑不已。董嘉怡笑着一呡嘴唇,“傻样!”说着,董嘉怡从床铺后边的柜子里拿出两套早已经叠好的睡衣睡裤交给林笑棠,轻轻凑在他耳边,“别急,初九我就能回来了!”

    林笑棠一屁股坐在地毯上,“什么!我要守三天洞房!”

    董嘉怡和一众女眷笑语嫣然的退了出来,大头、马启祥和詹森、郭追等人一拥而入,大头的嘴巴恨不得咧到耳朵边,“傻了吧,怂了吧,你小子没招儿了吧!这可是泰国上千年的规矩,你以为人家一如花似玉的姑娘就这么容易跟你入洞房啊,老七,这三天,你什么也别干了,就陪着兄弟们喝吧!”

    马启祥摇着头,“唉,吃一堑、长一智啊!”

    23